紐約眼
綠毛



插圖.含仁


因為關心張銘清和陳雲林事件對兩岸前景造成的負面影響,特地到大陸網站去探索瀏覽,想瞭解一下草根網民的態度和反應,意外發現一個新詞「綠毛」。這兩個字,形象鮮活,音調鏗鏘,乍看就有搶眼的效果,一聽就能記認流傳,表現了民俗智慧的創造力。再進一步,仔細推敲,又不難發現,「綠毛」一詞,跟兩岸三地過去幾十年民間初期交往接觸時產生的「老共」、「呆胞」和「表叔」等用語一樣,都是轉義(conotation,一譯「指涉」)複雜的負面形塑,暗示不同文化區塊之間的陌生、摩擦和敵意。
讓我們先分析一下「綠毛」的直接指謂(denotation)。
「綠」這個流行字,特別在當代,歧義不一,好壞俱全。在全世界範圍內,尤其是最近這二十幾年,是個公認的好字,代表人類對環境退化、生態污染的關懷與憂慮。綠色和平運動,對當代政治文化而言,不僅意味「正確」,而且是「良知」的代號。然而,這個字,一放在「兩岸」這個框架堶情A意義完全不同,而且,大陸人跟台灣人,反應可能兩極。台灣人內部,也可能南轅北轍。
台灣有所謂「綠營」這個用語,泛指民進黨和台灣獨立運動的所有支持者。「綠」這個指標字,對「綠營」全部群眾,基本表示維護本土主權獨立的理想和願望。同時,它也可以引申為針對其他「非綠」意見的抹殺和排斥。因此,「綠」這個字,在台灣,是內外有別的。它同時具有內凝與排他的兩種功效,也就是說,這個字,運用在政治文化領域,便成為促進組織活動的意識形態工具。
相對於「綠營」,台灣的政治語言,出現了「藍營」。
「藍營」的「藍」,和「綠營」的「綠」,從政治語意學這個觀點理解,其實是一對雙胞胎。
正因為它們都是意識形態工具,所以,凡帶有這種色彩的論述,不可能引導出真正有意義的認知,而且,應該視為知識上的人為障礙,必須不為所惑,小心破解。
再談一談「毛」。
這個字,只要從中國文字運用的習慣方面觀察,便可掌握。
中國人喜歡利用人對身體不同部位的觀念來表達輕重深淺。因此,毛、皮、肉、骨、血、心等指認生理元素的字,便有了象徵不同價值的抽象意義。評論藝術,心、血、骨、肉、皮、毛,代表不同程度的成就和境界的高低層次。對於人的生命,「毛」的位階,比「皮」還不如,是最無足輕重的部分,故有「輕於鴻毛重於泰山」的說法。這種觀念,早已深入人心,成為老百姓普遍認同的常識,聰明的網民隨手取來,鑄造新詞,立刻產生轟動效應。
「綠毛」二字,不但反映大陸一般民眾對綠營發動圍攻和平特使的反感,而且點明,「綠」這個字,運用在兩岸政治領域範圍,已經從「普世價值」和「黨派理想」的高度,一路下降到破壞交流的「流氓行為」這個檔次。
如此看來,「綠毛」的意義,遠不止民俗文化的創意,遠超過兩岸文化的隔閡,實已暴露台灣內部兩營之間無法調和的矛盾,必將帶來台灣未來的長期隱憂。
解析完「綠毛」一詞的指謂和轉義,不妨進一步探討一下,目前台灣兩個對立政治陣營,面對直接牽涉台灣兩千三百萬人今後禍福榮枯的兩岸關係,完全無法形成交集和共識的情況,有沒有出路?
如果有出路,出路何在?如何體現?
通過多年來對台灣和大陸內部發展以及兩岸關係演變的觀察,我感覺,台灣今後最生死交關的問題,可能還不是眼前的全球金融海嘯,也不是白宮與中南海之間的角色變化,而是台灣本身的內部調整。
藍綠兩個陣營,如果不能在短期內,通過相互積極影響,結束意識形態之爭,各自尋得合理的角色位置,最終建立健康務實的朝野互動關係,未來必然無法避免任人宰割的命運。
別說我聳人聽聞,且讓我提出大膽假設。


請設想,如果近十幾年政客利用意識形態鼓動民粹搶奪政治資源的基本形勢不變,十至十五年之後,我們下一代接收的,是個什麼樣子的台灣?
美國國家情資委員會(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最近發表一份一百多頁的《全球趨勢報告》(全名為:Global Trends 2025-a Transformed World),預測大約二十年後,美國政治經濟實力相對式微,世界糧食、水資源減少,武器競賽加劇,核戰可能性增加,目前美國一霸獨強的局面,將為美、中、印三強分立所取代。尤其驚心動魄的是,該報告推斷,中國將在二十年不到的時間內,發展成頭號政治軍事強國,和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更由於中國的龐大人口和遍布全球的華人影響力,中國可能成為國際事務的主導力量。
前幾天,北京最高領導階層召開經濟工作會議,胡錦濤說了一句乍聽彷彿黨八股的話:「危機就是轉機。」如果配合大陸中央和地方各級政府為因應全球金融危機陸續訂立的各種方案觀察,這句「黨八股」,非但不是空話,很可能是世界矚目的重大事件。
「危機即轉機」不僅扣緊中國未來的發展,也指出美國歐巴馬政權的未來動向。距離正式上台執政還有將近兩個月,歐巴馬和跛腳布希,打破兩黨交接期間互相防範的慣例,居然開誠布公,共度時艱。歐巴馬提前宣布內閣重要名單,特別是財經團隊,網羅了當代公認的菁英,可以想像,明年一月後,美國即將規劃實施的新政規模、深度和魄力,也是一個開疆拓土的新局面。
台灣的命運,先天註定,取決於美、中之間的相對勢力消長。這個形勢,不管藍、綠,都有自知之明。因此,兩黨領導人的政治智慧,不在「理想」高下,而在於如何審時度勢,辨明美、中的矛盾底線,極大化地求取台灣生存發展的空間。
這是台灣政治的最高指導原則,民進黨執政如是,政黨輪替之後,國民黨執政也不能違背。
那麼,讓我們看看,蔣介石、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和馬英九,台灣六十年來的五代政治領袖的施政,符合這個最高政治指導原則嗎?
很遺憾,我發現,我們的最高政治原則,始終脫離不了意識形態幻化而成的所謂「理想」,遇有衝突,不惜犧牲的,往往是台灣全體居民的根本利益。兩蔣時代的官定意識形態是「反共」,李、陳所代表的兩個不同政黨的施政,有一條隱而不顯或若隱若現的意識形態底線,叫做「獨立建國」。馬英九上台只有半年,到現在為止,主觀意志的體現,也許受到現實處境影響,這條「最高原則」,雖然有跡可循,卻顯得有些搖搖擺擺。
這個時刻,大陸網站上面出現「綠毛」這樣的字眼,不免覺得怵目驚心。
為什麼呢?
因為,除了反映大陸草根社會對綠營政治的輕蔑和敵意,字義後面,隱隱約約,儲藏著北京政客和軍人隨時可以挑動的巨大仇恨因素。
總結一句話,台灣出路在於兩岸和平,而和平必須建立在理性基礎上面。台灣內部如果無法消弭非理性的對抗,又如何期待大陸的理性對待?

作者
台大哲學系畢業,一九六六年就讀美國柏克萊加州大學政治研究所,後因投入保釣運 ,放棄博士學位。七二年考入聯合國祕書處,一九九九年退休。作品包括小說、散文、評論與運 文學等,出版有《劉大任作品集》十二種(皇冠出版),本專欄亦結集出版《紐約眼》《空望》《冬之物語》《月印萬川》《晚晴》(印刻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