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行各業
語言治療師


「語言治療的目標在於溝通,只要讓旁人聽得懂,就可以了。」


沈素戎.40歲.台中縣
從事現職 4年.月薪 3~4萬


沈素戎正在幫6歲的巧伃上課。巧伃是聽障生,雖然配戴助聽器,高頻的聲音仍然聽不清楚。為了教「ㄒ」這個音,沈素戎撕了一張衛生紙放在唇邊,反覆唸:「星星」、「謝謝」、「洗臉」…等詞彙,讓巧伃理解這些音的氣息震動和發音技巧。
沈素戎本來是單純的家庭主婦,長子冠程1歲7個月時,她發現孩子怎麼對鞭炮聲沒反應?檢查後,兒子是重度聽障。她33歲才努力補習,插大考進中山醫學大學語言治療與聽力學系。「我剛開始的想法很簡單,就是要照顧我兒子,沒那麼偉大到要照顧所有人。」
她把教孩子的方法應用到其他聽障生,還能幫自閉症、唐氏症、學習障礙等兒童,及車禍傷到語言區的人復健治療。孩子聽不清楚,易有口齒不清的問題,例如:「對不對」會講成「貴不貴」,「阿公」會講成「阿東」,為了矯正發音,她常要設計各種語言遊戲─抽字卡、答對有獎…,讓孩子願意反覆交談、練習。
她是少數同時擁有聽力師和語言治療師專業的人,除了在學校、醫院,也在聽障團體服務。每天從早上八點忙到晚上十點,她說:「有些自閉症小孩坐不住、會亂跑,我常累到氣喘吁吁,可是每天跟小孩子玩,好有趣,比較不容易老。」


沈素戎用餅乾引誘,讓孩子正確發出ㄅ、ㄆ、ㄇ等雙唇音。

聽障生 不易專心
這天,她請記者試戴助聽器,她在一邊輕聲細語,我卻覺得耳膜快震破了。她解釋:「助聽器把所有聲音都收進來、放大。人們以為聽障生更容易專心,其實不是,孩子會聽見冷氣機、所有環境噪音,還要聽老師的教導,非常辛苦。」
偶然的波折,使沈素戎走上意外旅程。「我是獨生女,從小嬌生慣養,脾氣不好;我很感謝冠程,一路琢磨,使我成長。以前聽損超過90分貝(90分貝以上聲音才能聽見),註定是聾子、啞巴;他聽損100分貝,靠助聽器和語言治療,現在念普通國中,還拿到今年台中縣生物類科展第一名!」她不只是老師,更是聽障家長的知心人,也是過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