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洗錢案追擊 鎖定扁家第二代


特偵組偵辦扁家弊案,12月12日下午宣布首波偵結國務機要費、龍潭購地、台北南港展覽館,以及洗錢案等4大案,認定扁家收賄及侵占國務機要費共7億8,000萬元,將前總統夫婦陳水扁、吳淑珍等14人依貪污等罪名提起公訴,並罕見的請法院對陳水扁處予「最嚴厲之制裁」,另嚴詞批判吳淑珍利用總統夫人身分,「大肆干政、搜刮財物,紊亂體制、敗壞官箴」,請求法院從重量刑,幾乎認為阿扁執政8年,扁家就是動搖國本的貪婪一家。


特偵組檢察官偵辦扁家弊案,12日首波起訴阿扁等14人,並請法院對阿扁處予「最嚴厲之制裁」,為司法史首見。


十二月十二日下午三時許,最高檢察署檢察總長陳聰明與特偵組主任陳雲南,在法務部一樓大廳,向數十家中外媒體宣布首波偵結眾所矚目的扁家弊案,前總統陳水扁夫婦及陳致中夫婦,因國務機要費、龍潭購地、南港展覽館及洗錢案等四大案被起訴,創下司法、政治史的紀錄。阿扁一家在首波起訴中,被認定貪污多達七億八千萬餘元,而這只是特偵組偵辦扁家弊案的開端,後續還有二次金改等大案即將展開偵辦。


阿扁擔任律師時官司勝率很高,為自己辯護的移審庭果然高明,力抗6名蒞庭檢察官,成功獲得無保釋放,一夜休息後即精神奕奕準備絕地大反攻。

連環爆 南港案起了頭
其實,特偵組在偵辦扁家弊案一開始並不順利,今年五月二十日阿扁卸任後,特偵組雖立案要偵辦國務機要費,並把阿扁等案件相關人限制出境,但毫無進展,因阿扁卸任前將國務機要費案內的相關案件列為機密,直到總統府於八月間將該些案件解密後,特偵組才連同扁家瑞士的七億元海外密帳案展開偵辦。
不過,就在這二大案偵辦告一段落後,檢方高層與特偵組曾就案情開了一次重要會議,當時檢方認為扁家海外密帳曝光,就務必要把國務機要費去向調查清楚,證明公款確實被私用、濫用,不要急於在海外資金流向查明前起訴,避免在法庭攻防中被歸類為「歷史共業」。
此外,檢方高層也希望特偵組能加快腳步,根據洗錢案的資金流向查出阿扁親自涉及的弊案,而不光只是國務機要費案。
特偵組今年九月間,逐漸釐清扁嫂吳淑珍的洗錢網絡,集中在大哥吳景茂等娘家及大學同學蔡美利家族,南港展覽館弊案出現蔡美利弟弟蔡銘哲後,整個案情急轉直下,發現吳淑珍令內政部前部長余政憲洩露評選委員名單給力拓營造公司,力拓因而行賄評選委員,順利拿下南港展覽館興建工程。
力拓董事長郭銓慶因南港案被羈押後,為了保住家族事業力麒集團的經營,轉為汙點證人,全盤供出行賄吳淑珍九千萬元,及如何利用妹妹郭淑珍在美國帳戶幫扁家洗錢的細節,使扁家洗錢案越滾越大。


扁媳黃睿靚對扁家洗錢也知情,檢察官說黃知道的比特偵組還多,曾拿上百萬元現金在101買卡地亞鑽錶。


特偵組直指陳致中非單純被支配的人頭,他2005年自美返國後,逐步掌控扁家財務,是扁家洗錢的操盤手。


特偵組指扁嫂吳淑珍「大肆干政、搜括財物、紊亂體制、敗壞官箴」。




最高檢檢察總長陳聰明12日下午,於法務部宣布依貪污、洗錢等罪起訴阿扁等人,認定扁家收賄及侵占國務機要費7.8億元。

珍貪財 扁稱有進無出
台泥董事長辜成允在特偵組向國內企業界喊話時,透過律師安排,主動向特偵組供出二○○五年一月由行政院核准「先租後購」的桃園龍潭購地案,而行賄的金額是令人咋舌的四億元,其中扁家拿了三億元,特偵組也發現扁家向企業索賄的手法為「扁開口、珍收賄」。
特偵組調查時,辜成允證稱:「四億元是佣金,不是政治獻金,二○○四年捐政治獻金給國民黨,沒捐給扁。」檢方詢問蔡銘哲:「如果夫人沒提供任何幫忙,也不會給夫人佣金?」蔡回答「是。」檢方因而認定四億元就是龍潭購地案的對價,此案也因陳水扁的介入而拍板定案。
後來,因紅火案被通緝的中信金前副董事長辜仲諒,十一月二十四日返國投案,並說明龍潭案及二次金改案的二億九千萬元時,證詞更直指陳水扁夫婦共謀收錢。
起訴書指出,辜仲諒稱:「總統每次都說他做了很多事、花了很多錢,但他都沒說他需要多少錢,之後夫人說因為要成立基金會、做國民外交及阿扁支持選舉事務,需要金額能大一點,我印象中她提的是一億或二億元。」「總統不直接講要多少錢,因為他是總統我不敢直接問他,就直接去問夫人,夫人跟我講大概需要多少錢。」
辜更說,陳水扁還曾警告他:「不要再交錢給吳淑珍」,因為吳淑珍「有進無出」。
而陳水扁的親信馬永成,也對阿扁是否知道吳淑珍私下向企業收款表示:「我認為不可能全部不知道…,但總統不會跟我提這些…」特偵組因而認定陳水扁夫婦收賄,構成職務上行為收賄共犯。


前兆豐金控董事長鄭深池,因協助扁家匯款5千萬元,成為洗錢案被告,被調查中。

爭議款 陳鎮慧標奉示
至於陳水扁被控詐領侵占國務機要費部分,特偵組認定阿扁對總統府會計處每月呈送核閱的「總統府國務機要收支狀況表」、「明細表」等應完全掌握,對扁家濫用國務機要費很清楚。
特偵組發現,陳鎮慧大概認為終有一天會「東窗事發」,而製作隨身碟,因此對大額或有問題的帳目,都會特別在上頭註記「奉示」,表示是受扁珍指示動支。
扁家簡直把國庫當做私庫運用,阿扁的民進黨公職分擔金八萬多元是國務機要費付;陳致中、黃睿靚訂婚、結婚的大小開支,如喜餅、香菸、禮車、結婚當天紅包,也是國務機要費支出;連出動總統專機載扁家親友迎娶黃睿靚,所花費的五十萬元專機油錢,也是全民買單,並非當初對外所稱是由扁家花錢。
而在洗錢案中,瑞士、新加坡、美國及香港等地洗錢帳戶曝光,扁家即進行乾坤大挪移,將吳景茂名下的資金轉到黃睿靚帳戶名下匿藏。



力麒建設前董事長郭銓慶因行賄扁家,及提供帳戶協助洗錢而被起訴。

一筆錢 洗上二十餘次
二○○六年六月台開案爆發,阿扁還指示林德訓協調國泰金控副董事長蔡鎮宇,協助搬移藏匿國泰世華銀行保管室的七億四千萬元,阿扁有共同隱匿洗錢行為。
特偵組發現,阿珍將一千萬元現金交給哥哥吳景茂時,交代要找七、八個人、十個以上帳戶,每個帳戶不能匯超過一百萬元;還必須等一段時間後,匯至吳景茂外幣帳戶,再匯回新台幣帳戶,提現後才轉匯到國外帳戶。一筆新台幣上千萬元(約三十萬美元)的款項,卻一洗再洗,轉帳、提現超過二十次。
對一直強調自己是「單純被支配的人頭」的陳致中、黃睿靚夫婦,特偵組查出陳致中於二○○五年自美返國後,逐漸從吳淑珍手中接掌家中財務及負責海外帳戶資產的移轉,成為扁家的新掌櫃。
特偵組負責海外洗錢調查的檢察官越方如,在起訴扁家後指出,「陳致中夫婦知道的,一定比特偵組多。」明白指出特偵組對扁案的後續偵辦,將要對扁家第二代下手。扁珍未來在官司纏身之際,是否有餘裕庇護子女,將成為未來法庭大戰的矚目焦點。



吳淑珍哥哥吳景茂後悔幫扁家洗錢,對特偵組請法院對他從輕量刑感到欣慰。


台泥董事長辜成允在龍潭購地案中,為八十六億元達裕資金黑洞解套,二○○四年一月至四月,分次給付四億元佣金給扁家。



扁家犯罪 大事記





國務費 離譜報帳前十名
.陳致中違規罰單
.趙建銘汽車保養及打蠟費
.吳淑珍、陳幸妤洗髮費
.趙翊廷滿月油飯費
.陳幸妤聽演唱會門票費
.陳幸妤台南來回機票費
.陳致中結婚登記費
.陳致中健保費
.陳致中汽車燃料費
.陳幸妤綜合所得稅
◎上述等私人支用共計1,912萬407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