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華台股教戰
長路漫漫的○九年(三) 利息滅絕的年代


以我長達12年擔任交易員(或操盤人)的專業生涯,以及3年專業財經作家的經歷,我總算在2008年的第四季大開眼界。以往,央行調降利率是多麼的罕見,更是相當的慎重,是好幾年難得一見降息的舉動。
其難得在於,降息幅度都只是半碼到兩碼之間,每次降息的間隔都至少有1到3個月的時間,就算是1990年起就陷入通貨緊縮的日本,也是從1993年開始降利率,至少也花了4到5年才把利率降到零。


2009年,全球可能會出現輪番拚命降息的狀況,在零利率尚未到來之前,政府公債是不錯的短中期投資標的。


從2008年第三季底起由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帶頭降息,緊接著歐洲、英國、日本、中國、瑞士、加拿大、澳洲、台灣…全球一輪猛攻,到了10月再一次大降息,11月、12月亦同,降息的次數與規模與範圍,就好像是電影ID4中全球對抗外星人的情節,連我這樣的專業人士都搞不清楚最新的利率。
其實,也不用傷腦筋去背誦最新的各國基準利率,因為到了2009年,多數國家的央行都會將利率引導到零利率的水準。你可別認為這是危言聳聽,2008年12月的美國短天期國庫券,一度出現負0.02%的成交利率。

零息時代 來臨
零利率是政策的必然結果,更是面對史上最大房地產泡沫裂解之後的歷史共業。走到這般田地的最大原因,是在於泡沫破滅後,就會接踵而來的通貨緊縮危機,而通貨緊縮時代的特徵是各項資產價值不斷地縮水,以及最可怕的是「負債不會縮水」。
想想看如果物價與經濟成長都跌5%,名目負債不變的情況下,不就是等同是負債被迫增加了5%嗎?相信投資人都同意這次的金融風暴的主因是太多人借了太多資金,去追逐不斷上漲的各種資產包括房地產、股票、原物料等,一旦這些資產價格發生劇烈跌價的時候,不管是個人企業金融業甚至於國家(如冰島、烏克蘭等)就會發生負債遠大於資產的「破產」窘局。
所以,要解決這種「大規模破產」的風暴,除了不能讓資產再度大跌以外,更要讓負債能夠降低,讓負債降低的術語就叫作「去槓桿化」,降低負債的傳統方法有「債務赦免」或「打折」,以及所謂的「紓困措施」。
但這些都只能對特定國家或產業實施,要大規模去槓桿化的方法,還有「減輕利息負擔」,讓全球的負債不能再無止盡的增加,而減輕利息負擔的最快方式,就是由央行帶頭將利率引導到低水準,讓受龐大負債與利息之苦的企業與個人增加喘息與生存的時間。

全球 競相降息
當然,這種作法有許多風險,最大的風險就是會誘使資金外逃。如1993年以來的日本和前幾年的台灣,畢竟資金會自然流向高收益的地方;不過,這次由美國帶頭搞利率大戰的話,各國不論是自願或被迫,都得跟著美國降利率,這樣就沒有資金外逃的風險了。
而全球央行最近降利率的次數,簡直比樂透彩開獎的次數還多,由此透露著這次金融風暴的殺傷力大過網路泡沫、亞洲金融風暴、日本房地產泡沫等過去20年的所有危機,所以,全球主要工業國家將利率一起降到零的日子,應該是在2009年的某一天可以看到。
至於究竟有沒有效果,古今中外,只有日本有過零利率的歷史經驗,很可惜的是日本的經驗顯示出零利率是無效的。只不過若史無前例的「人類聯合大降息」的狀況萬一發生的話,只要有幾個國家降息降得比較慢,它就要獨自忍受大量熱錢進去套利與升值的慘狀。
我認為2009年的國際金融匯市將會有更劇烈的變化,當然,在零利率還沒到來之前,政府公債都還是個不錯的短中期投資標的,而股市的投資恐怕要等到這些「好戲連連」的總體經濟大戰結束後再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