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傳真
退戲抬身價 馬如龍鍍金就放鳥


馬如龍與沛小嵐這對夫妻檔,靠著《海角七号》在演藝圈翻身後,對外主動表示將接演三立備檔8點檔《望女成龍》,得了金馬獎男配角後立刻反悔表示不演,除非價碼重議,氣得該劇監製龔美富也槓上馬如龍,大罵:「先放人鳥,還自己對外先告狀,這不叫大頭症叫什麼?」


馬如龍得到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當晚,跟李安導演、魏德聖導演、田中千繪開心慶功,過沒幾天就突然「哭么」不演已經答應演出的《望女成鳳》。


馬如龍在電影《海角七号》中演活鎮代表一角,在此同時三立正在籌備中的八點檔《望女成龍》,剛好戲中有一逗趣的里長角色,因此想到可找馬如龍演出里長,增加趣味和可看性。


馬如龍10月時為《望》劇拍攝定裝照,飾演里長一角。馬如龍的老婆沛小嵐本要演出縣長夫人,也已為《望》劇定裝,現在和老公雙雙退出。(三立提供)

主動公布 三立不悅
《望》劇監製龔美富十月中旬,請當時製作人郝孝祖和馬如龍夫妻談,由馬如龍演里長,沛小嵐演縣長夫人,談妥後並請兩人前來三立定裝,而馬如龍也主動對外公布接下《望》劇,並宣稱酬勞一集十萬元。據瞭解,馬如龍自行對外公布之舉,當時就已引起三立不悅,沒想到上週竟又放話說:「不演了」,理由是:「製作人郝孝祖被換掉,沒人通知我,我以為這戲就沒了。」並揚言:「現在就看三立誠意,價碼可重談。」夫妻倆同時退出,讓三立措手不及。
如今卻傳出馬如龍其實是想藉金馬鍍金抬高行情,正在等三立派人和他溝通。據瞭解,他接演《望》劇一集酬勞為三萬五千元,並非他對外號稱的十萬元,監製龔美富很生氣地說:「答應接演又反悔,這樣過河拆橋,我怎麼可能再主動去溝通,還重新談價錢呢!」
讓三立覺得不可思議的是,人都已來定過裝,竟就在金馬得獎後第二天,該劇統籌拿著新出爐的劇本要給他,並請他第二次定裝,等了他兩小時後得到的反應卻是:「還有這戲嗎?」龔美富說:「當時馬如龍來定裝時,還說他之後要拍魏德聖的《賽德克巴萊》,需要軋戲,我還當場都點頭答應。」


《望》劇監製龔美富不滿馬如龍出爾反爾,突然不演,更惡人先告狀,所以罵他有大頭症。

牽拖異動 監製傻眼
不僅如此,馬如龍還對於三立今年高雄跨年晚會找了一堆《海角》演員,竟然沒找他,抱怨連連,三立也很不爽馬如龍把八點檔演出和跨年晚會這兩件事扯在一起。更讓三立吐血的是,馬如龍不演的理由竟牽拖到前製作人郝孝祖身上,馬如龍認為:「製作人郝孝祖被換掉,沒人通知我,不知現在人情要做給誰?」監製龔美富說:「他說製作人被換掉沒通知他,就代表戲沒了,他不演了,是不是現在所有演員都可以來要求不演?那是不是只要我換掉編劇或導演,或任何工作人員,戲就沒了?」
龔美富說:「要講誠意,當初沛小嵐請她妹妹林秀玲來求戲演,他家有九個小孩要養,我二話不說就讓她演《台灣龍捲風》,到《望》劇定裝那天,我都親自去和馬如龍、沛小嵐見面,沛小嵐一見到我還很親熱地說大家很熟。
「這個里長角色的酬勞行情在二~三萬元,當初想給資深本土藝人一個演出空間,所以特地給他加酬勞,馬如龍先膨風說一集十萬元,又突然說不演要重談價碼,這不是大頭症是什麼?」
三立強調絕不可能和馬如龍再重談,現在里長一角改由李演出。龔美富說:「這角色本來就不是非要馬如龍不可,其實一開始鎖定就是李,現在只是換回原來的人。我只能說一齣戲大家都是一分子,如果連基本的職業道德和行規都不懂,就算有金馬獎加身,也不算專業吧!」
除了馬如龍之外,《海角》其他演員如田中千繪走紅後,也傳出大頭症,任意抬價挑工作,原本答應要替戴佩妮師弟方炯鑌擔綱MV女主角,之後卻放鴿子,改去替蔡依林的師弟黃靖倫拍MV。《海角》上映前,范逸臣的活動酬勞約十萬元,但現在也水漲船高,傳出尾牙場豐華曾開出一百萬元的價碼。
馬如龍的老婆,同時也是經紀人沛小嵐則回應:「根本是三立放我們鳥吧!當初說十一月初開拍,我們也不敢接通告,也沒通知我們有人事異動,等一陣子後,我們才開始接通告賺錢,現在通告已排到過年後,還要去大陸談新的電影,不是我們不演,這情形下根本沒辦法接演,我自問站得住腳。」


田中千繪走紅後,也傳大小眼並自抬身價,臨時放戴佩妮師弟方炯鑌鴿子,改為Jolin的師弟黃靖倫拍MV。


馬如龍(左)因在《海角七号》代表一角走紅,成為鹹魚翻身的資深藝人代表,還獲得金馬獎最佳男配角。




前製作人郝孝祖(左)原是《望女成龍》的製作人,他曾和唐林(右)傳緋聞。


馬如龍不演里長,此角改由一開始便鎖定的李王羅接演。




人紅漲價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