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給爸爸的掌聲


黃郁樺 20歲 苗栗縣 特技車表演




雙輪側開是黃郁樺擅長的特技之一,她也是台灣唯一做特技車表演的女性。


二年前,舅舅的特技團缺女表演員,我自願參加,負責開車走鋼索、二輪側開、攀爬高台等表演。這一行收入不錯,再加上我不服輸,所以就算怕高,還是咬牙硬撐,有次表演完,車門一開,就腿軟跪倒在地。
會這麼怕高,是因為六歲時受過傷。當時家境不好,我穿著二個哥哥留下來的衣服,因為衣服太大,我從貨車跳下來時,過大的衣服被勾到,手臂嚴重骨折,整整二年,右手都沒知覺。
當時心裡也有些怨爸媽,要不是穿舊衣服,我也不會受傷。也許爸媽因此內疚,對我特別好,像我二個哥哥都考上大學,但爸爸不給他們念,家裡只有我念大學。
我知道爸爸疼我,但他是做建築鐵工,晒得很黑,從小我都不敢讓他去園遊會,覺得很丟臉。後來,我念私立高中要住校,常常想家,他每天從高雄開車到台中看我,然後在校園的偏僻的涼亭等我,我知道他是怕我丟臉。其實,我很想告訴他,我已不在意了,只是說不出口。
練特技時,爸爸一開始反對,攔不了我,他就幫整個特技團建了所有鐵架道具,這樣他才覺得放心。他做了一輩子工人,建了無數高樓和大橋,每次大橋或高樓的開通剪綵,都沒他的分,一輩子沒得過掌聲。爸爸偶爾會在現場偷看我,只要有他在,我就特別賣力,因為我想把台下那些掌聲送一點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