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觀點
阿扁的國師


李鴻禧曾經是備受敬重的憲法教授,如今挺扁挺到骨頭裡,忘掉了自己一輩子的主張,看到阿扁做錯時不說話,看到阿扁受到一點冤枉,就呼天搶地詛咒別人,阿扁有這種國師護持,有今天的下場也不必太奇怪。




李鴻禧教授在挺扁大會上,公開詛咒檢察官三代不得好死,引起一陣撻伐之聲。不過,文人無行,士林之恥,古今皆然,既不必訝異更不必憤怒,因為他早已淪為權力之奴婢,阿扁今天的處境如此悽慘,幾乎任人踐踏,他也有不少責任。
他在挺扁大會上,用氣急敗壞的,完全情緒性的口氣詛咒特偵組檢察官,其護主心切的表現,比台北市黨部主委黃慶林更為勇猛。他曾經是備受敬重的憲法教授,如今挺扁挺到骨頭裡,忘掉了自己一輩子的主張,甚至忘掉這個社會應該有是非和善惡。
他對阿扁的貪腐和惡行,惜口如金,從來沒有講過一句話,阿扁還曾經承認做過法律所不允許的事,李鴻禧如果保持緘默,倒也罷了,如今卻公開力挺,而且聲嘶力竭,賣命演出,比黃慶林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此斯文掃地,令人不忍卒睹。
當年他與胡佛、楊國樞、張忠棟並稱自由主義的四大劍客,解嚴後卻因統獨意識而分道揚鑣,李鴻禧對民主運動的推動和啟蒙,有特殊貢獻,但在阿扁當權之後,他和阿扁逐漸產生依賴的關係。本來是國師與君王的平等關係,後來因利害而變質為主從關係,最後不自覺的淪為主僕關係。他的國師地位,早已被花蓮的另一位算命仙所取代。
李鴻禧有許多做官機會,他堅持不從政,甚至拒絕大法官的職位,當時大家以為他故作清高,但是他的兒子李俊俋卻備受阿扁的栽培,年紀輕輕,資歷不足,卻十分熱心政治,從副市長到政務官,像坐直升機一樣,最後找不到位置了,還在總統府內幫他發明一個憲改小組的辦公室。阿扁如此照顧他的兒子,李鴻禧投桃報李,幫阿扁主持他的凱校,雙方達成共存共榮的政治交易。他在挺扁大會上面的表現,就是這種交易的一部份,否則何必如此氣急敗壞。
同樣是支持本土派的李遠哲,對阿扁的支持是有條件的,做對時支持,做錯時就出來批評。李鴻禧看到阿扁做錯時不說話,看到阿扁受到一點冤枉,就呼天搶地詛咒別人,阿扁有這種國師護持,有今天的下場也不必太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