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傳真
天喜驚爆跳票 老闆密開同志SPA


去年底盛大迎娶日本溫泉首富之女,讓天喜旅行社總裁郭正利一炮而紅。但本刊調查發現,天喜日前竟爆跳票436萬元!天喜導遊氣憤地向本刊說:「郭正利一面向導遊借錢周轉,一面花鉅資開同志三溫暖。他的日本老婆不滿被冷落,9月已獨自回日本了!」


天喜總裁郭正利(左)與新滝祥子(右)的世紀婚禮才滿1年,就傳出天喜跳票、郭正利苛刻冷落嬌妻的消息。(蘋果日報)


去年底,天喜旅行社總裁郭正利花費鉅資,迎娶日本山代溫泉首富之女新滝祥子,因排場驚人,號稱「世紀婚禮」,引起社會轟動。

娶進門 冷淡棄台中
天喜是台灣專辦日本旅遊的旅行社泰斗,年營收超過五十億元,旺季時每個月可以出三百多團!郭正利和祥子結合,除了私人情感外,外界也認為郭正利得到日本老婆幫助,天喜的營運將更上一層樓。
不過世紀婚禮之後,結果卻出人意表。天喜導遊向本刊驚爆:「祥子付出青春、無怨無悔的等待郭總裁多年,終於嫁到台灣成為郭太太,但結婚後不久,她就被長期冷落,一人獨居台中。」
導遊進一步爆料說:「更扯的是,郭總裁對老婆冷淡,今年十一月自己卻花大錢開設同志三溫暖。他號稱擁有龐大身價,出團卻不給足團費,還透過公司高階幹部以『財務吃緊』向一百多位導遊借了三千多萬元,開給員工的支票,還陸續跳票。導遊敢怒不敢言,有時帶團心情不好,倒楣的都是旅客。」
本刊進一步查證發現,天喜旅行社在十一月十七日當天應該兌現的三十二張支票,全部跳票。跳票金額總計達四百三十六萬元,其中跳票金額最少的只有四千多元,最大一筆為四十八萬元。
郭正利和祥子二人是在去年九月九日結婚,這個日子象徵婚姻能長長久久。在公開場合,他們夫妻總是同進同出。祥子友人透露:「媒體採訪時,祥子對郭正利非常尊敬,一般日本人稱老公都叫『阿那答』,但她都叫『郭先生』;郭正利走到哪裡,祥子都跟在後面服侍。」


郭正利一邊喊沒錢向導遊借錢,一邊又砸幾千萬元投資同志三溫暖,讓拿錢出來的導遊氣憤難平。


10月17日
三溫暖試營運首日,郭正利到場坐鎮,指揮如何接待客人。


三溫暖走道邊,公開放著裝滿保險套(右)和潤滑油(左)的竹簍。



當眾罵 嬌妻已返日
但私底下,情況完全不同。瞭解內情的人士透露說:「祥子婚後一直獨住在郭正利在台中美術館附近買下的豪宅『AZ學生活』中,郭正利則住台北淡水,偶爾才去台中探視老婆,二人形同分居。」AZ學生活的管理員也向本刊記者透露:「我到這裡好幾個月了,只看過郭董一次。」
在台中獨守空閨的祥子,因為不會講中文,也沒老公陪伴,加上之前聽過井口真理子坐計程車遭殺害事件,她只敢搭公車到中興大學學中文,日子過得孤單又可憐。
天喜員工也為祥子抱不平說:「郭正利不喜歡祥子到公司找他,只要發現祥子來,他就會請她出去;有一次祥子穿合身窄裙去找郭,郭竟叫她當著眾人的面,彎腰搬東西,搬太慢,郭還大聲斥責。」
祥子畢業於日本慶應大學文學系,曾遊學法國,也曾擔任日本某媒體的新聞主筆,在日本時是家族事業「湯國之森」傳統手工藝品村的總支配人,是一個事業成功的女強人,但嫁來台灣後,卻只能當個被老公冷落的可憐家庭主婦。
外界一直傳聞,郭正利有同性戀傾向,結婚後,媒體專訪他,他特別澄清傳聞:「訂婚當天,有五個女員工離職,可見多少人暗戀我。」但奇怪的是,今年九月,他任由老婆獨自返回日本,自己卻和朋友在台北開了一家奢華的同志三溫暖「ANIKI」。


郭正利接受媒體採訪時,都會帶老婆一起受訪,營造夫妻和樂的氣氛,但2人卻長期分居兩地。


耗資數千萬元打造的ANIKI同志三溫暖,裝潢豪華,收費卻很平價,堪稱同志的天堂。


天喜旅行社年營業額超過五十億元,卻驚傳跳票,天喜導遊認為都是郭正利用錢不當所致。



郭正利小檔案
現職:天喜、喜達旅遊集團總裁
年齡:50歲
家庭:日籍妻子新祥子
學歷:日本東京室內設計專校畢
經歷:專營日本高檔旅遊,據估去年營業額50億元,個人身價達40億元,被稱旅遊奇才。同年花費1,600萬元,迎娶日本溫泉鉅子之女。


ANIKI三溫暖位於北市林森北路的暗巷中,還沒正式開幕,就已經引起同志圈的注意。

砸大錢 主攻男SPA
ANIKI三溫暖位於北市林森北路鬧區的一處地下室內,郭正利投資了好幾千萬元,擔任監察人,也是最大股東。和一般三溫暖很不同的是,裡面不僅裝潢豪華,還貼滿猛男海報,到處都放著保險套和潤滑油。特別的是,ANIKI每天都排定「特別節目」,週一到週日分別是青春漾男、裸祭慶典、軍官與我、熊出沒、夏日沙灘、激情週末、情慾天堂。
十月十七日晚上,ANIKI對外開放試營運第一天,本刊記者實地到場參觀,櫃檯內有二名穿白色緊身背心的肌肉猛男負責接待,郭正利則坐在櫃檯對面看文件。
原本肌肉猛男以已經試營運為由婉拒參觀,郭正利聽見後,立即站起身,表示歡迎,還吆喝櫃檯內的肌肉猛男帶記者四處走一圈。
十一月十三日(週四),主題是「熊出沒」,本刊記者二度到場。當天規定身上有肌肉、刺青或蓄鬍等符合「熊樣」者,可以原價八百元的七五折,也就是六百元的優惠價入場。記者問說:「臉上有少許鬍渣,算不算數?」肌肉猛男突然伸手撫摸記者下巴和鬢角說:「唉唷!這不算鬍子啦,不過你有鬢角,我們就算你有好了。」

附包廂 保險套任取
每個進去的同志,都可獲得一個白色提袋,袋內裝有保險套、潤滑油、浴巾和裝鞋的透明塑膠袋。服務人員都是肌肉猛男,置物區旁有一間燈光昏暗的活動區,可在裡面舉辦「趴踢」;活動區內備有躺椅,還有二間四人式的獨立包廂,包廂內放有保險套跟潤滑油;從置物區通往活動區的走道上,放有二個竹籃子,籃內也放滿保險套跟潤滑油,有需要都可自由免費取用。
記者實地在ANIKI體驗二個小時,發現館內人潮並不多,顧客大多是下班後隻身前來。一位長相清秀的年輕男子,只圍浴巾長時間坐在椅子上,盯著每個剛來的顧客看。
ANIKI三溫暖設備十分豪華,收費又很平價,對同志是個福音;但對天喜導遊來說,卻是心中的痛。


出入ANIKI三溫暖的同志,很多都是虎背熊腰的「熊族」,也是同志圈裡的搶手貨。


ANIKI三溫暖內設有30幾間小房間,可讓同志休息、享受歡愉。


三溫暖小房間內還有裝在小罐子裡的保險套和潤滑液,被同志們稱為是店家「貼心」的安排。




郭正利房產表
註:郭正利另投資中市豪宅三希大樓預售屋1戶,及高雄科技軟體園區1,500坪辦公室。

傳跳票 導遊成苦主
一位導遊說:「郭正利一邊說沒錢,向我們借錢;一邊卻又大手筆開設同志三溫暖,花好幾千萬元,讓我們這些借他錢的員工都很氣憤。」
據天喜導遊表示,天喜財務不穩定,從今年初就開始。剛開始時,導遊出團時公司給的團費常不夠,團費需日幣二百萬元,公司只給日幣八十萬元,其他日幣一百二十萬元須由導遊代墊;今年八月,情況更緊急,公司竟向導遊集體借現金。
一位本身也借給公司新台幣二、三百萬元的導遊說:「八月一日,導遊總長林約拿與幾位一線導遊召開臨時導遊會議,以『公司爆發創社以來最大財務危機』為由,要向導遊群借錢,填補高達七、八千萬元之譜的財務缺口。因為怕不借會沒有團可帶,因此約一百多個導遊都掏錢,湊了三千多萬元給公司。」
這位導遊說:「光是我這種小咖,今年陸續代墊及借給公司的錢就有二、三百萬元,現在還有六十多萬元沒拿回來,其他人更不用說了。有人甚至悲觀地打算拿不回來就算了,只要公司還在,能混口飯吃就好了,所有導遊的情緒都很低落。」
天喜向導遊借錢,會由郭正利以公司名義開支票當借據。為了避免跳票,天喜高階幹部會要求員工不要兌現。但還是有員工在近日向銀行提領,結果都跳票了。
導遊說:「很多導遊手上的支票,都在年底到期,而現在到農曆年前又是旅遊淡季,很怕公司的資金將無法度過今年寒冬,導遊們人人自危。」


郭正利(左)向天喜的導遊借了大筆資金,但卻驚傳跳票,員工擔心自己的錢會有去無回。


郭正利的日本嬌妻新滝祥子,平常一人獨居在台中的這幢豪宅中,出入只敢搭公車。


老婆放台中,郭正利自己則住在淡水這間豪宅內,享有自己的自由天空。(蘋果日報)




天喜財務不穩,郭正利卻大手筆投資同志三溫暖,被借錢給公司的導遊批評是「好大喜功」。

日飯店 拒接天喜團
天喜有財務問題,在旅遊業界和日本早有耳聞。天喜導遊透露:「曾有同業問說:『天喜不是沒錢了嗎,怎麼還能出團?』因公司嚴格規定,不得對外洩露財務問題,因此都只以『不要問我,我不知道』回應。」
天喜是郭正利一手創辦的。現年五十歲的郭正利,在嘉義朴子出生,父親原本是大地主,後因幫人擔保賠光家產,離家三年沒回去過,家裡最慘時,連電話都被貼上封條,母親只好帶著他和弟弟,到高雄投靠舅舅。
郭正利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就四處打零工,分擔家計。後來到來來飯店應徵,從門房做起,因嘴巴甜、記性佳,一路升上經理。
一九九○年,郭正利辭去飯店工作,開設天喜旅行社,一開始全公司只有三個員工,做得很辛苦,之後因祖父一句「路途長,沒主題」,他靈機一動,推出「四天三夜東京賞櫻團」,別人八天沒主題賣三萬八,他四天有主題賣二萬二,結果推出當天就額滿,從此天喜打響名號。
郭正利創辦天喜旅行社,不到二十年,就成為承辦台灣日本旅遊的泰斗,確實不容易,員工也戰戰兢兢的奉獻。但若他不正視員工的反彈,繼續發展其他行業,最後危及天喜的營運,屆時他後悔就來不及了!

回應
針對導遊指控天喜財務不穩,還向導遊借錢周轉,還冷落日本老婆,天喜總裁郭正利強調:「天喜財務沒有不穩,之前確實曾因匯率關係,造成一些困難,但已沒事。今年確實有開過會,向導遊拿錢,但這樣做是要收保證金,因為曾有導遊把團費捲款潛逃。我老婆是為了辦身分證才回日本2週,已回台,夫妻感情很好。」
有關同志三溫暖方面,郭正利承認,他有投資開同志三溫暖,這樣也沒什麼不好。郭正利說:「如果你說我是同志,我已結婚。公司有很多同事都是同志,我很尊重他們。如果外型好、條件佳,2個同志在一起,有什麼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