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致中拿錢安撫親信 珍挺病體主導扁辦


陳水扁遭羈押後,扁家權力結構開始變化,變成男主內,女主外,寶徠花園廣場內的決策核心,由陳致中主導,吳淑珍則開始插手扁辦業務。知情人士說,扁家人頭戶及幕僚,受到吳淑珍無情卸責的影響,決定展開反撲,陳致中為了滅火,要吳淑珍依照扁入獄前的交代,出面安撫扁家帳房陳鎮慧及扁辦主任林德訓等幕僚及家人,並表明願意負責張羅保釋金。此外,也要扁辦人員定期向珍報告業務進度,再交由受扁之託、坐鎮辦公室的總統府前祕書長陳唐山負責執行。
而隨著結案期限逼近,為了避免扁家「情資」外洩,陳致中一面替陳幸妤過濾交友名單,要家人保密防諜,另一方面,也安撫妻子黃睿靚,要她再忍耐一陣子,就可以帶著女兒出國過著自在的生活。


吳淑珍代夫出征,日前開始插手扁辦業務。


陳致中在扁遭羈押後,站上第一線主導扁家司法攻防策略。


陳水扁遭羈押禁見後,原先由他主導的二大決策核心機制∣掌握金脈的寶徠花園廣場家庭會議,以及文宣與組織的執行機構扁辦,已經悄悄改組,由陳致中坐鎮寶徠運籌帷幄,針對法律攻防戰進行沙盤推演;扁嫂吳淑珍則插手扁辦業務,負責對外撒出人脈網絡,找管道安撫幕僚群及其家屬,以積極鞏固智囊中心。


扁家核心決策機制,還是以寶徠花園廣場內的家庭圓桌會議為主。

歷來第一夫人風格
◎蔣介石夫人蔣宋美齡 1927年與蔣介石進行權勢和財富的政治聯姻,參與提倡新生活運動、籌備空軍、西安事變救夫、多次赴美求援、成立婦聯會辦醫院和學校等,國內外聲譽崇隆,有「永遠的第一夫人」之稱,但也曾包庇家族承攬軍火利益、袒護外甥孔令侃經商犯罪、向蔣要官等。
◎蔣經國夫人蔣方良 很少露面或參與公開活動,長年低調度日,因尊重蔣宋美齡,對外從不自稱「蔣夫人」或是「第一夫人」。
◎李登輝夫人曾文惠 恪遵賢內助角色,夫唱婦隨,甚少自發參加公開活動,只在2000年時被謝啟大、馮滬祥指控選後押運8500萬美元赴美,控告對方誹謗勝訴。
◎陳水扁夫人吳淑珍 因扁怕老婆,「夫人路線」盛行,商界爭奪利益(如SOGO案、南港展覽館案)、升官(吳振吉、余政憲、蘇煥智等)、占缺(羅太太夫婦)等都透過珍,發展出官邸政治。她又掌管扁家財務與政治賄款獻金,爆發詐領國務費案和洗錢案,使扁和親信多人遭收押或起訴。
◎馬英九夫人周美青 馬英九當選後短暫維持在兆豐金的工作,很快便辦理退休。平常打扮樸實,舉止低調。現擔任中華民國紅十字總會名譽會長,頗熱中參加公益,關心原住民學童。


扁遭羈押時,扁辦幕僚曾面臨群龍無首窘境。


扁家大帳房陳鎮慧,剛解除羈押,身心俱疲,短時間內不會回扁辦工作崗位。


扁辦主任林德訓在停止羈押後,只想回家陪小孩。



張羅交保 扁家出錢
知情人士指出,十一月二十日陳鎮慧被特偵組提訊當天,傳出可能具保停止羈押,吳淑珍馬上透過友人轉知陳的家人及律師,指陳前總統遭收押前已交代她,本案遭羈押的昔日部屬如邱義仁、馬永成、林德訓、陳鎮慧及親屬吳景茂,如果有機會獲得交保,扁家會代為張羅保釋金,請家屬不必煩惱。後來陳鎮慧無保開釋,沒用到保釋金,但吳淑珍在後扁時代拖著病體打點一切,已不言可喻。
接著,十一月二十 四日特偵組提訊林德訓後,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解除羈押,由法院裁定是否交保或其他強制處分,吳淑珍得知消息後,也立刻把話傳給林德訓的家人及律師,如要保釋金,她會準備,後來林德訓以二十萬元交保,這二十萬元就是扁家所準備。
此外,吳淑珍也透過電話要求扁辦人員,儘速把林德訓及陳鎮慧的位置清理乾淨,以迎接他們二人回來。據扁辦人員表示,林德訓及陳鎮慧都是扁辦的一分子,扁辦同仁都很關心他們,但因為二人才剛從看守所出來不久,需要休息一陣子,也許休息幾天後,就會回到辦公室來,所以他們已先行把林、陳的位置給清理妥當,隨時等待這二位昔日的夥伴回到工作崗位。

憂心監聽 神經緊繃
目前扁辦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辦好三場挺扁晚會,十一月二十二日在台北舉辦的首場聲援晚會,扁辦自評效果不錯,接下來還要在台南及高雄各舉辦一場。但這是阿扁遭收押後,扁辦自行決定辦的活動,在接洽場地與邀請來賓的過程中,也只和受扁之託前來扁辦坐鎮的陳唐山及台北市黨部主委黃慶林商量,吳淑珍多表示尊重,並授權陳唐山執行。
扁辦的情形如此,寶徠花園廣場內的氣氛則大不相同,由於扁家的大小事務在媒體爭相報導中,一一被攤在陽光下,扁家因此彌漫著一股保密防諜的氣氛,彷彿上演著電影《全民公敵》的台灣改編版。
熟悉扁家的人士說,這陣子,陳致中好像在和虛擬的情報單位作戰,整天神經緊繃,懷疑電話被監聽,甚至認為不只家裡被放了竊聽器,屋外四週可能也布滿了情報人員,隨時在用高科技器材,監聽、監看他們家人的一舉一動。
最近,和陳致中通過電話的人,只要內容觸及敏感議題,他便會像突然斷電般,短暫失去回音,除了扁家人外,大多數人可能都得花好一番力氣,才能了解他要表達的內容。該人士還開玩笑說,可能是陳致中知道扁在總統任內,也對許多人進行監聽,才會疑心生暗鬼,認為藍營重新執政後,也會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陳致中懷疑扁家遭監聽,要妻子黃睿靚重要事情別在電話裡談。


扁遭羈押後,扁辦業務委由總統府前祕書長陳唐山執行。


為了保密防諜,陳致中考慮購買反監聽偵測器材。



竊聽手法五花八門
一般人印象中的竊聽,是諜報警匪片中潛入竊聽對象居所,裝上針孔攝影機或「小蜜蜂」,對方的一言一行都無所遁形。但這種方式侵入性太強、恐違人權,因此在《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中明文禁止,當局只能以截收、監聽、錄音、錄影、拆信檢查等方法監控通訊。
只要設備夠先進,竊聽市話手機都不難,電子郵件或即時通也都可以攔截。電腦駭客入侵竊密時有所聞,常見手法是以電郵挾帶木馬程式,不小心開啟就中毒,儲存的資料被駭走。
前幾年喧騰一時的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的ECHELON(梯隊)監控系統,可以截聽過濾各種以衛星或微波訊號傳播的電話、傳真、電郵等通訊。歐盟指控美國除了用以反恐及打擊犯罪,甚至還挪作商業間諜之用。
使用256位元加密的Skype網路電話,一度被認為無法竊聽,但最近爆出Skype在中國壓力下被迫合作,讓中國得以監控國內外Skype通訊。可見世上沒有完全安全的電子通訊,只有靠自己小心為上。

追查洩密 測探虛實
陳致中常常找妻子黃睿靚就媒體報導的內容進行研究,針對他們的行蹤及家中談話內容被曝光的情形,試圖追出洩密的管道,通常都是先從家裡的保母及幫傭開始查起,再擴大到曾經在扁家進出的人員及友人,只要發現可疑對象,他們就會找理由打電話給對方,拐彎抹角地探聽虛實,就算對方不承認,至少也可以達到嚇阻的效果。
不過,扁家內部訊息卻沒有因此中斷外流,陳致中懷疑,他們家顯然是遭到監聽。知情人士說,陳致中曾考慮要買反監聽器材,但因有更重要的司法攻防戰要煩惱,再加上他們只要一出門就會引來媒體跟拍,為免橫生枝節,這項行動才一直被擱置。
在扁家,這種疑神疑鬼的念頭,最早是從扁開始,扁在總統任內,經常找調查局進總統府作反監聽偵測,但因為信不過調查局,之後,又會找國安局再試一次,甚至曾委託民間廠商到總統府做測試。而扁婿趙建銘也曾懷疑,以前在家幫傭的阿卿嫂,其實是岳母吳淑珍派來監視他的小密探,趙想盡理由,說服扁夫婦幫阿卿嫂另做安排,才脫離她的掌控。


為防扁家情資外洩,陳致中替陳幸妤過濾交友名單。

投書報社 抒發心情
現在,為了躲避媒體跟拍及不明人士跟蹤,陳致中要黃睿靚減少和他一起出門,如果要和朋友外出,穿著也要儘量低調,並請朋友派車到寶徠花園地下停車場接她,之後再找個有隱密包廂的餐廳才可以,但重要的事還是不要輕易向朋友提起。
陳致中甚至也替姊姊陳幸妤過濾交友名單,這讓原本朋友就不多的她,幾乎不與外界聯繫。最近,陳幸妤只跟一位高姓友人走得比較近,平常沒事就在家裡翻翻報章雜誌,或盯著電視新聞及政論節目看,尤其不會遺漏扁家相關的報導,連模仿扁家人的秀也看。陳幸妤曾對友人抱怨,模仿她的藝人「ㄚ子」真是太無聊,而這些觀後心得,也將一一在媒體投書中抒發,友人說,她每次寫完稿都會拿給弟弟陳致中看,或用網路傳給先生趙建銘校稿後,再傳給報社刊載。
親近扁家的人士說,陳致中的擔憂讓扁家人都神經緊張,本來相當喜歡社交活動的黃睿靚,以往連扁在家裡和政商人士餐敘,她都會不請自來,主動加入,甚至一有機會也會把弟弟找進家裡,協助黃家拓展人脈,但最近卻變成只要一聽說有外人要到家裡來,黃睿靚都會藉故不出席。

婆媳尷尬 避免照面
日前有立委及獨派人士到家裡慰問吳淑珍,就因為無緣近距離接觸到這位前王子妃而大表失望,又因為不好意思開口向陳致中探問行蹤,只好把焦點轉移到一直被媒體評為豪奢的扁家內裝擺設。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扁家大廳電視機旁立著的透明櫥櫃,裡頭放的都是閃閃發亮的水晶飾品和琉璃藝品,但這些名貴飾品的吸引力,還是遠不及前王子妃。
已經好一陣子沒有出門逛街血拚、關在豪宅裡成了籠中鳥的黃睿靚,除非必要,大多關在房間而很少到客廳活動,因為她不喜歡和婆婆吳淑珍待在同一個空間裡,面對那種不知道要聊什麼話題的尷尬。黃曾對友人說,她也知道珍身體不好,一天要如廁好幾趟,作媳婦的看到不去幫忙也說不過去,但黃認為,自己太瘦小,根本沒力氣抱得起吳淑珍,只好避免和她相處,但也因此讓吳淑珍常感嘆,子媳不孝。
友人說,壓力讓黃睿靚覺得全身肌肉緊繃、脖子僵硬、痠痛,為了讓身心獲得短暫舒緩,黃常一個人悄悄跑出去,到附近找熟識的師傅幫她按摩、推拿,最近,黃睿靚血液裡的好動因子也開始作祟,重新進行她的名媛社交活動。


陳致中要黃睿靚以後出門儘量分開行動,才不易引人注目遭跟蹤。


黃睿靚已計畫好從洗錢案中解脫後,立即帶女兒陳潔歆赴美長住。


吳淑珍對於媳婦的不太搭理,感到相當無奈。



盤算出國 遠離台灣
只要和陳致中分開活動、穿著打扮不要太顯眼,黃睿靚幾乎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在外活動,最近在和企業界第二代貴婦團喝下午茶時,她語氣輕鬆地對朋友說:「我只要再忍一陣子就沒事了!」黃睿靚說,陳致中告訴她,這些案子她一定不會有事,只要再忍耐一段時間,她就能恢復往常的自由。一旦解禁,她打算帶著女兒陳潔歆出國長住,到時就不用再忍受台灣檢察官的傳訊,以及新聞、名嘴們的胡亂開講。
親扁人士說,扁家在美國仍然有許多落腳處,並不像陳致中日前對外所說的一般,因為要回台灣面對司法調查,已經把美國租好的房子及相關物品退掉,之前,陳致中一家赴美,應該另有要事。
再對照黃睿靚只和女兒陳潔歆講英文,希望她在西方國家受教育,成為音樂才女,對她來說國外的生活比起台灣,真是自在簡單多了,如果可以,她希望出去後就不再回到台灣來,這恐怕才是陳致中夫婦心裡最大的盤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