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獄中學英文 扁:禁食二天就很痛苦


阿扁入獄2週,看守所的官方電台立德電台早晚對收容人播放廣播節目,阿扁比較感興趣的是早上7時許播放的「大家說英語」,他會邊刷牙邊跟著節目內容學習英文會話。

台北看守所對阿扁禁食也傷透腦筋,11月21日正式告誡阿扁,若再繼續禁食,會使他的獄中性行考核不佳,如被定罪可能影響累進處遇。

消息人士指出,阿扁在所方例行檢查時突然說:「我就不相信NORI(施明德)可以絕食4年多,我2天不吃就很痛苦了!」所方見機會難得,想勸他吃點東西恢復健康,不過,阿扁還是有聽沒有做,只肯喝水,讓所方沒轍。


阿扁持續禁食,經戒護就醫後仍送回台北看守所羈押,警方全程監錄,防止毆打風波再起。


十一月十六日,禁食一○八小時的前總統陳水扁,出現胸悶、呼吸困難等症狀,台北看守所根據醫生的專業建議,立即將他強制送至鄰近的亞東醫院。了解內情的所方人員都清楚,這是阿扁只喝水、不吃東西的必然結果,而且阿扁一定很痛苦,因為早在幾天前,阿扁無意間對所方人員吐出真言。

吐真言 絕食很痛苦
消息人士指出,阿扁是在所方例行檢查時,突然說:「我就不相信NORI(施明德)可以絕食四年多,我二天不吃就很痛苦了!」那個時點,所方見機會難得,想對阿扁機會教育,勸他吃點東西恢復健康,不過,阿扁還是有聽沒有做,只喝水,連運動飲料也不喝,讓所方沒轍。
獄政人員指出,當年施明德絕食,也讓法務部大費周章,在台北市汀州街的三軍總醫院設置專區,由軍警進行戒護,還有專人勸他進食;施明德一開始都不為所動,後來與獄政人員相處久了有感情,獄政人員便見縫插針,給施明德「為台灣獨立、為台灣建國」的台階下,施明德才勉強接受醫院的強制灌食。
獄政人員回憶,施明德只有身體到達需要強制灌食地步時,才不會抗拒醫護人員對他插管餵食,但之後還是繼續絕食。
十一月十九日,阿扁從台北縣立醫院板橋院區回到看守所後,仍繼續禁食,所方利用早、中、晚三次,到忠三舍四十六號房為阿扁檢查身體,以及一天一次的放封時間,柔性勸導阿扁不要禁食,以免搞壞身體,但阿扁還是我行我素。


美麗島案受刑人施明德服刑期間絕食四年多,數度被監所人員強制餵食。(中央社)


阿扁戒護就醫還押看守所後,警方為防範聲援民眾失序,派遣大批警方進駐。


特偵組檢察官林嚞慧(左起)、周士榆、李海龍,11月21日到北所偵訊阿扁,阿扁並未充分配合。



見醫生 有說也有笑
每次所方勸導後,阿扁連話都懶得說,只有將頭點一點,示意聽到了,可是用餐時還是不動食物只喝水,身體虛弱到所方早晚點名時,阿扁聽到自己的編號「二六三○」時,只能躺在地板上舉手,連喊「有」的聲音都叫不出來。
台北看守所將阿扁戒護就醫,被外界質疑禮遇過頭,所方也備感壓力。十一月二十一日特偵組林嚞慧、李海龍、周士榆三位檢察官,到看守所偵訊阿扁後,所方對阿扁持續禁食的行為正式發出警告,告誡阿扁若繼續禁食,即違反監所規定。
所方將從十二月一日起,以月為單位,對阿扁正式進行性行考核,如果紀錄不佳,將來扁被定罪發監執行時,這份羈押期間的性行考核,會影響他受刑的累進處遇,可能無法「逕編三級」,甚至影響未來的假釋。
不只如此,所方發現阿扁只在醫生為他量血壓、血糖、脈博時,才會話多一點,臉上還會笑著露出牙齒,心情好時會看著血壓計問醫生:「這樣子比較低哦?」詢問醫生意見。
所方直覺阿扁可能是對醫生有好感,十一月二十二日特別找來台北縣立醫院板橋院區的醫生,勸扁要進食及服藥,但阿扁對所方既警告又勸導的兩手策略不為所動,就是「只喝水」。直至二十三日,才喝了加水稀釋的運動飲料。
不過,消息人士透露,板橋醫院醫生到台北看守所,不只是勸阿扁進食,其實也是對看守所的醫療設備進行專業評估,為的就是準備對阿扁強制餵食。消息人士說,以看守所目前的設備,是無法對阿扁進行插管餵食,因為插管要動用到麻醉,但所方沒有麻醉設備。


特偵組在北所偵訊扁時,律師鄭文龍(右)等人也趕到陪同,鄭也因幫扁傳話被調查。


阿扁被羈押於北所忠三舍46號房,因具有前總統身分,加上禁食只喝水,成為北所最頭痛的人物。


阿扁在律見時,將自己寫的「給家後」情詩念給律師聽,並請其代轉給珍,還說這也是遺書。



逕編三級小辭典
獄政官員指出,重刑被羈押的被告,因官司訴訟長年待在看守所內,監所會依被告在監行為,進行性行考核,這項考核紀錄將成為被告未來定讞入獄服刑的重要依據。
一般受刑人入獄的累進處遇從四級起跳,但若被告羈押期間達刑期1/6,且性行考核紀錄良好,正式入獄時,獄方可核准逕升為三級,除家屬每週面會次數增加外,也可儘早晉升二級處遇,獲得假釋機會。

氣溫升 擦澡改淋浴
所方將對阿扁強制打點滴或營養針,施打後如果阿扁還是繼續禁食,再視其身體狀況考慮是否戒護就醫。而在打點滴時,阿扁如果抗拒,將依一般收容人處置方式施以五花大綁,固定頭部及手腳。
所方人員說,阿扁被押二週,已漸漸習慣看守所的規律生活。但因禁食導致動作較慢,平日多看前第一夫人吳淑珍及律師送來的八本書,其中較常翻閱的,就是阿珍送的台語版《聖經》,閱讀時阿扁特別正襟危坐,口中唸唸有詞,虔誠的態度讓管理人員也感受得到。不過,因盤腿久了會痠,阿扁偶而會起來做伸展操,活動筋骨。
剛入所時,阿扁洗澡以擦拭為主,但前幾天氣溫回升,阿扁突然在房內拿臉盆就著水龍頭的冷水,一盆盆往身上澆淋,顯示身體狀況還可以。
阿扁從板橋醫院返所後,大概太思念妻子吳淑珍,還用十行紙洋洋灑灑寫了五張「給家後」的詩,直嘆沒聽阿珍的話,選了政治這條路,在律見時一字一句念給律師鄭文龍聽,委其代轉給珍,並說這是情書也是遺書。
鄭文龍在阿扁被押這十幾天,頻頻透過律見對外轉達阿扁的獄中心情,因而遭調查有無違反律師法或律師倫理規範。

聽廣播 喃喃學英語
也因為阿扁是天字第一號的禁見被告,特偵組特別交代嚴禁其對外通信,以防串證;為達到特偵組要求,看守所連前來維護前總統安全的國安局也得罪了。
國安局原希望在阿扁放封時,有四人進入戒護區維護阿扁安全、有專人在戒護區內戒護、在戒護區外拉線監看阿扁,但這些要求全數被北所打回票,北所怕的是,阿扁透過朝夕相處的隨扈對外傳遞訊息,或將他在所內的相片外流。
目前規定一般受刑人或收容人可以看電視,但台北看守所還有官方的電台立德電台,固定在早上起床後及晚上就寢前,播放類似心靈對話的「拈花微笑」、「和風下午茶」、「人生好好」、「心靈桃花源」、「真心看世界」、「心中藏寶圖」等知性節目,以安定收容人的情緒,其中阿扁較感興趣的是「大家說英語」。這個節目約二十分鐘,大都在早上七時許、收容人起床盥洗時播放,阿扁刷牙時,嘴巴唸唸有詞,看似跟著節目內容學習英文會話。


阿扁遭羈押、獄中禁食,激發綠營支持者惜扁情緒,紛紛站出來挺扁。


阿扁被羈押於北所期間,國安局也派人維安,但被安置於戒護區外,不能近身接觸阿扁。


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黃慶林(中)下跪,要求民進黨不要與扁切割,黃慶林也直接利用黨組織系統,動員群眾挺扁。



羈押後 挺扁成主流
前總統陳水扁遭收押,反而激起挺綠民眾大團結。十一月二十二日在台北舉辦的挺扁晚會,不但直接由民進黨的黨務組織系統進行動員,連民進黨公職人員都上台排排站,而有意再角逐總統的黨內天王更幾乎全員到齊。在群眾挺扁聲中,民進黨的命運,宣告再度和阿扁綁在一起。
在晚會中,白髮蒼蒼的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黃慶林,突然激動地跪下,用沙啞的嗓音高喊著:「要團結,不要和阿扁切割!」
黃慶林的激情演出,不但讓民進黨中央大感意外,也讓黨中央不得不正視,在黃下跪那一刻,站在他身後的二、三十人,包含民進黨多位縣市黨部主委、中評委,及北市傳統樁腳、里長等。
這些人都是黃慶林透過擔任「縣市黨部主委聯誼會」會長及北市黨部主委職務淵源召集而來的,形同挺扁基層樁腳大校閱。
除了縣市黨部主委外,當天的挺扁晚會上,民進黨籍台北縣市議員也全數到齊;即使民進黨在北台灣只剩很少的立委席次,但晚會上仍有近十位現任及卸任立委現身。
相較於扁洗錢弊案剛爆發時,阿扁南北取暖行程只能透過電台放送,或靠民間社團,甚至非民進黨籍的綠營友人動員;在扁被羈押後,挺扁反而不再是「不能說的祕密」。
據了解,挺扁動員也擺明看準了黨中央不敢拂逆挺扁民氣。二十二日的晚會,雖然是由長老教會掛名主辦,但台北市、台北縣黨部完全是透過黨務系統動員群眾,黃慶林還發文給設籍台北市的民進黨公職,要求分別認養動員員額,自主穿透黨的動員體系。黨中央對此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挺扁晚會中立場尷尬,未來幾場晚會傾向不再出席。


綠營天王順應民氣,站上挺扁舞台,前副總統呂秀蓮(前左)也出席二十二日的挺扁晚會,右為李鴻禧。


扁案凝聚綠營支持者走上街頭,民進黨未來將更難與阿扁切割。



眾天王 趁機爭露臉
扁遭羈押,營造了挺扁高潮,最尷尬的只剩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蔡英文在二十二日的晚會中,幾乎被台下的挺扁聲浪噓下台,只能鐵青著臉快閃離開。
蔡英文上台時,右手緊拉一旁的長老教會牧師羅榮光,彷彿一放手就會失去依靠,蔡不談挺扁,只請羅榮光為台灣禱告,聲音卻是顫抖的。禱告時,蔡英文的短髮遮去半邊臉,不讓群眾窺見她的不安;禱告結束時,蔡只講了六句話,但聲音完全淹沒在台下群眾「阿扁無罪」、「不要切割」的吶喊聲中。
從質疑司法人權中,重新找到出口的挺扁浪潮,除了重創蔡英文在黨內的領導外,也帶動民進黨天王重回舞台。
呂秀蓮、游錫堃、蘇貞昌等,志在下屆總統候選人黨內提名的綠營天王,皆趁勢重新站上民進黨群眾場合,形同自願被扁綁架,民進黨未來命運,和已退黨的陳水扁,更難切割。
扁辦預計再舉辦多場挺扁活動,民進黨公職和天王都已熱烈表明參與,連原本想在同時段舉辦群眾活動的民進黨中央,都被迫取消規劃。在惜扁民氣中,扁辦彷彿成了新的黨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