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丹麥1億賄款成謎 辜仲諒自首 解碼扁家洗錢


10月24日,中信金控大少辜仲諒在特偵組的策動下,返台投案,經過12個小時的訊問後,以1億元天價交保。消息指出,特偵組查出2004年4月,當台泥辜成允因龍潭購地案,匯了4億元進到扁家海外帳戶,同時間另有1億元自丹麥匯入的錢,懷疑是辜仲諒給扁、珍的另一筆賄款,事後因為帳戶多了丹麥1億元,辜成允還意外獲得1億元的退款。
扁家貪污洗錢案也因為辜仲諒到案而更完整,目前已進入撰寫起訴書階段,特偵組近日將偵結扁、珍所涉四大弊案,陳水扁很可能因為李界木、馬永成與陳鎮慧的證詞,涉貪罪嫌明確,遭求處25年重刑,吳淑珍更可能遭求刑30年最高刑期。


中信大少辜仲諒24日戲劇化地自日返台投案,特偵組問訊12小時後以1億元交保,訊後發表聲明,因紅火案向中信金股東及社會道歉。


中信金董事長辜濂松到特偵組作證,讓辜仲諒有回台投案的衝動。


十月二十四日上午十一點十分,特偵組側門出現一個久未露面身影—中信集團大少辜仲諒,從休旅車側身低頭進入特偵組,雙手還刻意用西裝外套遮住,避免戴手銬的畫面被拍到,而這也是除了不被聲押外,辜仲諒與特偵組長達一個月談判最在意的地方,「他不想載手銬畫面被自己的小孩看到!」辜仲諒友人說。

辜仲諒小檔案
生日:1964年7月31日
家庭:中信金控董事長辜濂松長子,與妻子羅惠玲育有2子,弟弟辜仲、辜仲立分掌開發金控、中租企業團。
學歷:美國華頓學院企管碩士
經歷:
1982年進入中信銀任職
2003年起出任中信銀董事長
2004~2006年先後兼任中信金控總經理、副董事長
2006年因中信金插旗兆豐金弊案遭通緝,辭去所有職務滯日不歸。
2008年11月返台應訊,1億元交保。

丹麥戶頭 沒人認
特偵組檢察官越方如,日前親赴日本與辜仲諒溝通,希望他回國解釋與扁家海外密帳間的關係,包括紅火案中,匯日幣三億元到日本三井住友銀行,中信銀溢價一億元購買鄭深池澄清湖大樓,後來匯五千萬元到扁家海外密帳;竹科龍潭土地購地案及洗錢部分,其中最讓特偵組好奇的就是,二○○四年四月間,從丹麥一家紙上公司匯了新台幣一億元進到美國扁、珍的人頭郭淑珍帳戶中。
丹麥這筆錢,與台泥董事長辜成允承認行賄扁家四億元的匯款時間剛好重疊。由於當初扁、珍的白手套蔡銘哲與辜成允敲定的佣金是四億元,但帳戶卻意外多一億元,蔡銘哲還在二○○四年五月間,打電話給辜成允告知此事,並退款一億元給辜成允。
只是當特偵組訊問辜成允時,他承認收到退款一億元,但否認丹麥那筆錢是自己匯的,辜成允強調:「丹麥沒有戶頭。」檢察官越方如後來偵訊中信金控董事長辜濂松時,他也說不知丹麥一億元的事,最後特偵組只好冀望辜仲諒可解開一億元的謎團。


中信二少辜仲也因扁案曾遭特偵組約談。他強調,中信證只是幫吳淑珍買股票,沒有賄款。


辜仲諒進入特偵組時,刻意在法警保護下,用西裝外套遮住雙手上的手銬。


十一月十一日,陳水扁上手銬遭聲押,事隔不到一個月,特偵組已準備將他起訴,並求處重刑。



否認收牽線佣金
由於蔡銘哲當時認定該筆錢是辜家匯的才會退款,如今卻沒有人敢承認,這不得不讓特偵組懷疑,該筆鉅款可能另涉企業行賄弊案,也可能是辜仲諒所宣稱捐給民進黨的「政治獻金」。但辜仲諒只承認有給民進黨金額不小的政治獻金,但關於這筆錢他卻推說不清楚。
不過,親近辜家人土表示,丹麥一億元款項,「原本的確是要給牽線的辜仲諒,但被辜濂松知道後,立刻說『不可以收』,要兒子退還給辜成允。」知情人士說,若不是辜濂松擋下這筆錢,辜仲諒與辜成允二位辜家接班人恐怕都會栽進去。但辜仲諒否認有收佣內情。中信金也強調絕無此事。
雖然丹麥一億元謎團仍未解開,但辜仲諒返台投案,使扁、珍涉嫌龍潭土地收賄弊案更為明確。


龍潭購地案佣金流向表


為扁家洗錢案,特偵組指揮調局搜索中信金控總部,這也是讓辜仲諒返台的關鍵起點。

行賄賣龍潭土地
據特偵組調查,二○○三年六月,達裕開發跳票,爆發財務問題,當時的中信金控副董事長辜仲諒,先找朝升開發董事長蔡銘杰討論如何解套,二人原計畫找私人企業承購,但當蔡銘杰找弟弟蔡銘哲,辜仲諒找來辜成允一起討論後,一切就改觀了。
消息人士透露,辜仲諒告訴檢方,蔡銘哲當時向辜成允提議,應該走「政府收購」路線才會快。蔡銘哲也強調自己有實力說服吳淑珍,再由她「指示」陳水扁叫官員配合,這對於急需資金疏困的辜成允非常受用,「事後就由蔡銘哲與辜成允洽談,我們就退出,細節也不清楚。」蔡銘杰與辜仲諒如此告訴檢方。
根據特偵組調查,蔡銘哲與辜成允雙方議定佣金為四億元,前金是二千萬元。二○○四年一月間,辜成允就從海外先匯了二千萬元到美國郭淑珍的帳戶。二月九日,行政院國科會便以「超高效率」,與達裕開發簽訂土地買賣合約,計畫以八十六億元購買龍潭土地,並且在立法院編列預算前,先租用該地,三年租金,竹科還先付八億多元,當時與辜成允簽約的就是前竹科管理局長李界木。


台泥董事長辜成允承認匯款4億元給扁家,事後獲退款1億元。


辜成允給完2千萬元前金,陳水扁很快就與林百里在2004年3月4日到龍潭為廣輝廠動土。


白手套蔡銘哲以3百萬元交保後,立即將收受的佣金繳回國庫。




前竹科管理局長李界木,也在交保後匯了3千萬元入最高檢署帳戶,而他的證詞對陳水扁非常不利。

賄款所得繳國庫
消息人士透露,李界木在特偵組應訊時坦承,當時是受陳水扁總統親自指示,要盡快推動該案,所以才會全力配合。而且就在二千萬元前金付了之後,三月四日,陳水扁就親赴龍潭與廣達董事長林百里共同主持廣輝動土典禮。而這也是讓陳水扁遭到收押的最關鍵之處。
同年四月,在總統大選之後,辜成允接獲蔡銘哲的指示,將後謝三億八千萬元(一千一百多萬美元),分四筆從大陸、美國、瑞士匯入郭淑珍美國帳戶。賄款到位後,蔡銘哲依吳淑珍的指示,匯了二億元到新加坡吳景茂帳戶,二億元匯回台灣,其中一億元退辜成允,另一億元提領成美鈔與新台幣現金進入官邸;其餘一億元中的三千萬元,直接匯到美國李界木太太帳戶,剩下七千萬元則由蔡美利、蔡銘杰及蔡銘哲平分。
特偵組證實,蔡銘杰與蔡美利在二週前已將分得的四千五百萬元匯回台灣,進入最高檢察署台灣銀行帳戶。蔡銘哲則是在交保後,很快的就把二千五百萬元及力麒建設的一千萬元匯入最高檢帳戶。李界木也同樣已把貪污所得的三千萬元繳回國庫。

龍潭決策收賄時間對照表
時間/事由
2003年6月 達裕開發跳票,辜家爆財務危機。
2003年7~12月 辜仲諒介紹辜成允認識蔡銘杰、蔡銘哲尋解套
2004年1月 辜成允匯2千萬元前金入郭淑珍美國戶頭
2004年2月9日 國科會與辜家簽約收購龍潭土地,且先租後售。
2004年3月4日 陳水扁與林百里到龍潭為廣輝動土
2004年3月20日 總統大選
2004年4月 辜成允匯4億元(含前金)入郭淑珍帳戶。加丹麥1億元共5億元。
2004年5月 蔡銘哲退1億元給辜成允

起訴扁珍 處重刑
目前,龍潭購地弊案所有當事人已全部傳訊到案,扁珍涉貪的證據已非常明確,先收前金,再下政策指導棋,最後再收後謝,「很少貪污弊案可以查得這麼明確,證據這麼充足。」辦案人員如此說。
特偵組已著手撰寫扁珍貪污洗錢的起訴書,陳水扁涉嫌龍潭購地弊案,檢方將依職務上收受賄賂罪起訴,最高可處七年以上重刑,加上侵占國務機要費部分,刑期在十年以上,洗錢罪是五年以上,檢方研判,陳水扁所犯三罪,合計可能遭特偵組求處二十至二十五年的重罪。
至於吳淑珍,因為多涉及一起南港展覽館弊案,與前內政部長余政憲共同涉嫌圖利力麒建設,依圖利罪五年以上刑責,可能會求處到三十年徒刑,這也是有期徒刑最高限度。雖然侵占公有財物,最高可處無期徒刑,但特偵組目前暫不考慮對扁、珍求處那麼重的刑度。
由於特偵組尚有丹麥一億元鉅款、侵吞外交密款案及其他企業行賄案偵辦中,就算陳水扁遭起訴移審法院,法官裁定繼續羈押的可能性非常高,何況辜仲諒返台投案,對陳水扁來講更是致命的一擊。


辜仲諒(右)
辜仲諒經過十二小時訊問後步出特偵組,雖然他是龍潭案的證人,但在紅火等六案中他是被告身分,這也是他必須面對的難題。


特偵組已著手寫扁、珍的起訴書,連日來特偵組幾乎天天挑燈夜戰。


總統府前辦公室主任林德訓,24日以20萬元交保,他涉及的國務機要費案,也將被起訴。



曾被扁騙 怕回國
辜仲諒決定返國的關鍵是陳水扁遭收押。熟悉辜家人士說:「二年前,北檢大動作搜中信金,偵辦紅火案時,扁要他走,結果走了後,又被通緝。」辜家公子被陳水扁騙過,實在嚇到,因此任憑檢調人員等勸服,寧可流亡在外,也不肯回國,唯恐陳水扁「亂咬」。
直到十月底,辜濂松到特偵組作證時,外傳辜濂松可能遭聲押,這讓辜仲諒非常激動,一度衝動想衝回台灣救父。後來辜濂松也確實傳達辜仲諒將返國的訊息,但十一月十二日陳水扁確定被羈押禁見,仍不見辜仲諒身影。因為原本放棄抗告的陳水扁,竟又請律師鄭文龍「代替」抗告,高院二十日裁定「程序不符」,予以駁回。辜仲諒才總算吃下定心丸,搭機返國。
特偵組檢察官越方如,二週前到日本策動辜仲諒回台,知道辜仲諒的供詞對扁、珍涉貪有正面幫助後,上週立即呈報檢察總長陳聰明,並邀集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台北地檢署檢察長林玲玉開會討論,決定將辜仲諒涉及中信金插旗兆豐金的紅火案、高雄澄清湖畔大樓交易案、八百張兆豐金股票內線交易案及買賣萬有紙廠不良債權等案,全部由北檢移交特偵組偵辦。
怕戴上手銬、怕被羈押的辜仲諒,在與特偵組達成默契下終於回台,外界除了希望他可以交代紅火案匯日幣三億元是否流入扁家外,也期待他可以幫特偵組解開扁家在日本密帳的潘朵拉盒子。


扁珍面臨的刑責

中信金接班危機 拆除引信
辜仲諒返國應訊,原本跌得鼻青臉腫的中信金股價,如獲甘霖,二十四日與二十五日連續二天拉出漲停板,順利收復票面價。辜少返國,對二十二萬中信金投資人而言,算是短空出盡,一是澄清中信辜家和扁家洗錢弊案的瓜葛,二是一掃中信辜家接班陰霾。

長子流亡 父上陣
四十四歲的辜仲諒,含著金湯匙出生,由父親辜濂松親手栽培為接班人,四年前陸續當上中信銀董事長與金控總經理後,引進「花旗幫」,在妹婿陳俊哲等人的幫襯下,掌控中信金王國。
辜仲諒的二個弟弟也各立山頭,大弟辜仲以中信證與中壽拿下開發金,小弟辜仲立主掌中租企業團,三人成了金融界版圖最大的兄弟檔。
辜仲諒上位後,辜濂松順勢退休,不料才全權放手,兒子就衝過頭出事。二年前,辜仲諒主導中信金插旗兆豐金,透過香港紅火公司以結構債「圈住」兆豐金股票,買賣間紅火賺進十億元價差,遭台北地檢署以「內線交易」及「背信罪」偵辦。
去年二月,辜仲諒未到案說明被通緝,時效長達二十五年,一夕間,天之驕子淪為首位被通緝的金控老闆,辜家盛世頓時變色。少主流亡在外,使中信辜家陷入接班風暴,年邁的辜濂松只好重披戰袍,親自上火線。他白天幫兒子管中信金,晚上回到不再三代同堂的天母老家,心力交瘁。「老爺子像洩了氣的皮球,」一位辜家老臣形容。


辜仲諒(左)找妹婿陳俊哲(右)打拚,結果因插旗兆豐金雙雙遭通緝。圖中為辜仲諒妻子羅惠玲,現居美國。(陳偉提供)


檢察官越方如到日本策動辜仲諒回台,為特偵組偵辦扁案打下定心丸。




辜濂松(右) 辜仲諒(左)
辜濂松千盼萬盼的長子辜仲諒24日終於返國,一掃中信辜家接班陰霾。

返國應訊 現曙光
在反貪腐的政治氛圍下,辜家衰事連莊。去年辜二少辜仲也遭查,扁政府甚至列出十大罪狀,要清算辜家,偵辦動作震得百年辜家招牌搖搖欲墜,是否牽動金融帝國版圖重組,引來各界關注。上個月,特偵組查扁家弊案,辜仲正巧不在國內,一時間「流亡」耳語四起。
當時,一位企業第二代與友人開玩笑打賭,「辜二少絕對會回國。一來證明自己清白,二來辜大少已遠走他鄉,二少也走的話,那二大金控江山豈不由三少來接,這是不可能的事。」果不其然,原訂十一月返國的辜仲,立刻提前返國。
如今,不但辜仲無事,等著完成開發金合併金鼎證,辜仲諒也返國,辜家接班風暴,瞬間解除。
金管會以違規懲處中信金後,辜仲諒先是辭去中信銀董事長,後來北檢偵辦並發布通緝後,辜仲諒主動請辭中信金副董事長等一切職務,如今他返國應訊,在官司上有了轉機,是否回鍋接班?金管會官員說,銀行負責人審查的消極條件是有沒有「判刑確定」,積極條件是沒有「誠信問題」。辜家人士則說不急。不過,辜家持有中信金二成持股,辜仲諒起碼的大股東身分不變。


近年中信金辦尾牙,父子倆變裝登場,成了大會高潮。如今辜仲諒返台,未來父子同台可期。
2003年 1月


2003年 3月


2004年 1月



家變風暴 暫平息
本刊了解,辜仲諒確定返國到案說明的關鍵,在於「紅火案」將朝扁家洗錢的貪污案方向偵辦。此外,紅火案台北地院上個月一審宣判,中信金前財務長張明田等三人內線交易案無罪,只涉背信罪,而辜濂松曾向檢方作證說:「境外公司相關事宜都交給女婿陳俊哲。」等於說明當時擔任中信銀董事長的辜仲諒雖是負責人,但非主事者,且原由北檢偵辦的紅火案,已併案由特偵組接手,若紅火案朝背信罪辦,辜仲諒涉案程度仍有轉圜空間。辜仲諒返台也說明了辜家對此案評估是樂觀的。
辜仲諒回國的另個效應是,捲入扁家洗錢案的另一個辜家─和信台泥,險些與中信辜家爆發的一場家變風暴,暫時平息。
二個辜家的紛爭引爆點,是雙方七年前分家時的一塊產業─開發龍潭園區的達裕建設,因債臺高築而沒人要,台泥辜成允只好接手。
達裕二○○三年六月跳票,隔年二月竟得到「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行政院拍板由國科會將龍潭園區納入竹科,先租後買,為辜家解了套。直到最近,大家才知辜成允當時是在姪子辜仲諒牽線下,獲得扁政府支持,辜成允也為此付出四億元佣金。
辜成允的父親辜振甫過世後,遺孀辜嚴倬雲成了辜家輩分最高的長者,但達裕一事,辜嚴倬雲從頭到尾都被蒙在鼓裡。
辜嚴倬雲父親為北京大學第一任校長嚴復,辜振甫在大陸備受尊崇,多少與此有關,日前大陸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來台,第一個拜訪的正是辜嚴倬雲。辜嚴倬雲政治立場分明,一向鮮少與綠營往來,對陳水扁更是沒興趣,SOGO禮券案爆發後,民間倒扁力量組成紅衫軍時,辜嚴倬雲還跳出來響應捐款。


中信金股價因辜仲諒返國,連續二天拉出漲停板。


辜仲掌控的KGI凱基證券,因幫扁嫂代操百萬美元,一度遭約談。


辜成允(左後)因辜仲諒牽線捲入扁家弊案,母親辜嚴倬雲(左前)一度大怒,不理上門解釋的姪子辜濂松(右)。




辜家三兄弟各據山頭
資料來源:公開資訊觀測站、仲利控股官網
註1:辜仲諒2006年因故辭去中信金職務,目前中信金由父親辜濂松掌理。
註2:三兄弟掌管的事業資產金額,是將其負責的事業總資產加總。仲利控股在新加坡上市,其餘均在台灣掛牌。

辜嚴倬雲 曾氣炸
然辜嚴倬雲萬萬沒想到,她最鍾愛的兒子,竟然與她反貪的陳水扁有瓜葛。「辜嚴倬雲知道達裕案後,第一時間簡直是大翻臉,怒不可遏,分家時,辜嚴倬雲一句話也沒說,如今就剩辜成允這麼一個兒子,還搞成這樣(指辜仲諒牽成達裕案),辜濂松曾親自登門解釋,剛開始,辜嚴倬雲氣到不見面。」知情人士說。
後來經辜濂松說明及律師瞭解案情後,台泥辜家人才明白,「國科會覓地擴大竹科園區為既定政策在先,扁嫂特助蔡明哲、竹科管理局局長李界木開口要錢在後,不知情的辜成允怕有變卦,有人要他給錢,他就給,並非對價關係,而是涉及公務員索賄或詐欺。」知情人士說。因此辜成允才在十五日主動到特偵組說明,成了第一位自首的企業家。


官司纏身的辜仲諒,曾是最年輕的金融明星,能否化險為夷,重攀高峰,有待觀察。


辜家近年流年不利,唯獨遠赴新加坡上市的中租掌門人辜家三少辜仲立,遠離風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