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潮
優聚落 情繫後花園


北縣新店的花園新城,是台灣第一個大型山坡地社區,也曾是名人爭相落腳的聚落。
一位老住戶說:「我在這裡快30年,還覺得沒法掌握這片土地,因為四季更迭,樹會長大…。」也是居民的攝影家蔡永和則認為:「人永遠是這片土地裡最美麗的風景。」
這裡故事很多,風景很多,雖然房子逐漸老舊,許多人駐足過,因為種種原因選擇離開,卻依舊魂牽夢繫著這裡的日子。


位在山谷的花園新城,聚集各領域的藝術家,大片的山色,成為創作的能源。圖為畫家莊佳村。


社區裡的樹木樹齡高,養分吸收不易,樹旁特地安裝氧氣筒,維持老樹的健康。


從台北開30分鐘的車抵達北縣新店的花園新城,正好是社區巴士到站的時間,便利商店旁有居民正與菜販閒聊,林子裡的階梯一位年輕人閒步往上走,空氣清新幽靜,這風景,讓我們之後在山城裡繞啊繞著時,都不想關上車窗。


貓頭鷹是社區裡常見的動物,受傷的貓頭鷹在里長家休養,也成為小朋友的自然教材。

花城漫步 群樹環繞
為什麼搬到這裡來?我逢人必問。「因為這裡的環境啊!」里長、藝術家、舞蹈家、媒體人,個個都這麼說,很簡單的答案,卻是唯一的答案。為什麼這裡有這麼多特別的人?是特別的人都喜歡這裡,還是這裡讓人變特別了?這片土地好像散發奇妙的吸引力,讓花園新城這個大社區,擁有豐厚的人文風采。
走在花園新城,很難不被感動。跟隨里長謝水樹走訪社區,經過身邊的居民,沒有不停下打招呼的,里長跟我敘述藍鵲育雛的故事時,就被打斷了四、五次,熱情的居民連我都一併問候了。
「這裡到處都是樹,走出家門2分鐘,你就在森林裡了。」是里長的開場白。進到社區,迎面而來的是長長的鳳凰大道,過了社區圓環往左,楓香樹沿著兩旁生長,枝葉交錯在道路上方,天光穿過樹梢,微涼的秋風送上,腳步不自覺的緩慢起來,這條楓香大道,正是新城城鳥─藍鵲,孕育新生命的地點。



里長謝水樹為社區製作了導覽地圖,歡迎外地人來參觀。

人與動物 和平共處
「根據我們研判,那對藍鵲應該是新婚夫妻,才會挑錯地點築巢。」6年前的5月,一對藍鵲在居民必經之路上築巢,造成了大轟動,雖然居民能近距離觀察難得的生態,但是藍鵲卻也以石頭當武器攻擊路人,造成恐慌。
「動物有防禦的天性,為了不驚擾牠們,我們在周圍架起帷幕,設立生態看板,紀錄整個孵育過程,那時每天都在討論藍鵲的一舉一動,連藍鵲嘿咻都有人來通風報信。」往後每年,都可見到藍鵲在楓香大道上築巢,成為居民生活的一部分。
花園新城裡除了藍鵲外,另外讓人驚奇的動物,就是貓頭鷹跟飛鼠了。
這裡有飛鼠!真的假的?「對啊,我站在我家院子前,2隻飛鼠就在我眼前的樹上,在求偶呢。」一位攝影工作者說。身為野鳥中途之家義工的里長,則是與社區小朋友們在自家院子合蓋農舍,暫時收養山林裡受傷的貓頭鷹,建立起小朋友愛護動物的觀念。



清澈的蘭溪,成為居民的遊憩所,社區裡的水源都依賴溪水供應。

幽靜蘭溪 妝點山色
說到花園新城,必定提到蘭溪,我們繞過大半個社區,左彎右彎原以為沒路了,靠近才發現有個小陡坡,通往蘭溪的步道就在坡道一側,若沒熟門熟路的里長領著,很容易忽略。
往下走去,首先看到的是一塊開闊的草地平台,讓人心曠神怡,小蝴蝶飛過,赤足踏在蘭溪滑水平台,冰涼的溪水流過腳邊。再沿坡度往上,通過一段濕滑的小步道,各種爬藤植物、蕨類豐富,這段稱作「蕨路」;路上撥開攀樹生長而垂落的柚葉藤,踏著階梯,正是羊蹄甲開花的季節,粉嫩的花色點綴,如此幽靜的山林,難怪深受文藝人士喜愛。
也因為這片景色,吸引不少保育人士、生態觀察家、攝影愛好者來到花園新城。蘭溪協會理事長楊浴雲說,裡頭的住戶多是不同領域的精英,社區過去住過很多達官顯要,後來翡翠水庫禁建影響,許多居民遷出,房價跌了,反而讓藝術家、文字工作者、攝影工作者有機會進駐,無形提升了社區內的人文氣質。


花園新城已是38歲的高齡社區,建築沿著坡地而生,每棟都有自己的特色。

名人雅士 低調付出
藝術家楊浴雲投身社區營造後才發現,原來新城裡頭有這麼多獨特的人,各自在自己的領域裡努力、發光。「14年前搬到這時,社區幾乎沒有管理,但為讓住的地方更好,多少關心起社區事務,也因為參觀了其他社區,發現有些社區營造得很成功,心生羨慕,產生使命感。」蘭溪協會如今成立四年,包辦社區的大小藝文活動。
每年4、5月份的花蟲季是社區重頭戲,蘭溪溪畔的油桐花與螢火蟲,景色優美。參與活動的對象也不只侷限花園新城的住戶,他們更希望拓展成為新店當地的文化特色。
每年花蟲季,蘭溪溪畔或是在社區公園裡,都有社區居民爭相投入,舉凡音樂、舞蹈、戲劇表演,都能找到不同領域的「專業」居民參與演出。辦過黑膠唱片展、茶道美學、生態漫遊、藝術聯展等,另外,文化學堂,音樂、繪畫、攝影課程也都有,講師就是花園新城裡的居民,等於是利用住戶自己的專才服務社區。



社區裡的住戶大多有通往自家的私人階梯,出入不受干擾。

輝煌平淡 風華不滅
詩人管管在花蟲季專刊上寫道:「花城有二十多部賓士車開到台北很拉風,這是20年前的輝煌…將軍就有20多位…。」道出當年花園新城的盛況。1968年建築師修澤蘭規劃了花園新城,是全台第一個社區,1989年極盛時期創出每坪20萬元的高價,不久即因建商發生財務危機而沒落,2003年房價跌到每坪8萬元,不勝唏噓。
社區道路從花園一路到十二路,建築依山坡成形,錯落大廈與別墅,順著坡地蓋成的階梯屋,庭院下是另一戶的屋頂,庭院門前的低矮圍籬,帶有與世隔絕的味道。
即使房屋已然陳舊,漏水、管線老舊等問題無可倖免,憑藉自然景觀與濃濃的人情味,仍無損它的魅力,老住戶不想搬離,房價平易讓新人心生嚮往,住屋率超過9成。
社區半開放式的花園新城,因建設公司停業,成了公部門與私人土地的曖昧地區,有關水源、道路、維修的問題都需要解決,里長、蘭溪協會、荒野保護協會,都盡力在為這塊地方奮鬥,更加深了居民的凝聚力。



花園新城聚集了許多舞者、音樂家,在這裡為自己的夢想努力。

人文故事 造就風采
「我原本只是來找朋友玩,後來就住下來了。」樂舞芳芸舞蹈劇場團場呂芳芸說,因為這裡安靜,讓她可以在女性議題與肚皮舞藝術的夢想的路上堅持著。選擇在這開設自己的練舞室,團員們從山下來練舞,順便可以親近自然,社區活動的時候參與表演,也算為社區盡一份力。
「當初因為婆婆住在中和,不得不賣掉這裡的房子搬走,但我經常魂牽夢繫著山上的日子,滿山的綠,早上真是被鳥兒叫醒的,小朋友隨意在社區裡跑跳也不擔心。」一位媒體人說,平日繁忙的工作,在花園新城裡,真能得到充分的休息。
花園新城裡,歷史故事很多,人的故事很多,風景也很多,每個人都有生活在這的理由,作家張念陽收集了13個人物放在書裡,這些都住在這兒的特別人士,更增添這裡的人文風味,花園新城也因濃濃的人情而更迷人。



別墅門前的低矮籬笆與階梯,透露過往大戶人家駐足的痕跡。


夜晚與白天的花園新城有不同的風情。



花園新城小檔案
位在北縣新店的花園新城,占地34公頃,為新城建設1970年興建,是台灣第一個大型山坡地社區。
開發早期,除住宅外,還有老人公寓、餐廳、幼稚園、超市、網球場、游泳池、教堂、鹿園及對外營業的遊樂場,1981年起建設公司發生財務困頓,遊樂設施也敵不過當時的大同水上樂園,逐漸荒廢,至今早已是單純的住宅社區。
規劃興建花園新城的女建築師修澤蘭,也設計過陽明山中山樓,抗戰時期就讀於中央大學建築系,是當時校長蔣中正的乾女兒之一,花園新城內立了一座蔣公銅像,就是出於這層關係。雖身為女性,她卻喜歡別人稱她「修先生」,因「先生」有老師之意,流經花園新城的蘭溪,即以修澤蘭的蘭字命名。
高齡80餘歲的修澤蘭,據傳已經二次中風。


詩人管管已住花園新城20年。

名人住戶點名
花園新城曾經是政治和藝文圈名人的最愛,柏楊、費玉清、陳文茜、林濁水和李四端都曾經是這裡的住戶。
這些年隨著房子逐漸老舊,費玉清等人已經搬離,柏楊已過世,名人住戶少了很多。知名度高一點的還有台北縣文化局長朱惠良、公共電視台董事長鄭同僚、教育部前主任祕書莊國榮、數位時代總編輯詹偉雄、詩人管管、藝術家莊普、作家徐仁修、口譯專家王麗莎等。


花園新城房市概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