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潮
創意家 撿出復古味 蕭青陽


花錢買古董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能在垃圾堆裡找到古董才稀奇。
設計唱片封面之外,蕭青陽最大的嗜好就是撿垃圾,從日據時代的玻璃燈到西式老沙發,都在他的客廳中出現,不中也不西,卻有一股濃得化不開的復古味。


這款70年代的復古沙發,原本是街邊垃圾,經過整修後舒服好坐。蕭青陽說:「用舊了還可以再換一次椅面,又是另一種風貌。」


蕭青陽(右二)最新作品,是與學生們在萬里用沙包堆起浮球形狀的屋子。


蕭青陽的工作室在北縣永和四號公園旁,訪客出入一律要登記,但管理員一聽到我們找的是他,立刻揮揮手放行示意不用登記;電梯門一開,我才恍然大悟,工作室的門根本是敞開的,裡面一目了然,主人都這麼大方對外開放,當然也就不用做什麼人員過濾。


桌子是蕭青陽花4千元在二手舊家具市場買的,上頭畫有阿根廷革命列士切.格瓦拉的大白柚,則是陌生人寄給他的。

拉皮 舊貨翻新
近50坪的空間裡,蕭青陽只隔了一個房間,其餘全是以家具隔開的開放式空間。偌大的客廳裡,只擺了幾張在眷村常見的木頭沙發椅與木桌,這些家具,全部是他在這幾年的時間裡,陸續從垃圾堆裡撿來的。
「這張板凳是我當兵時,從苗栗的客家庄撿到的,當時我帶著它坐統聯回台北,還被司機虧是怕沒位子要自己帶椅子喔!」談起撿家具,蕭青陽顯得眉飛色舞,他坦承這是自己的嗜好,而且從18歲當兵前就開始,「我老婆剛跟我交往時,她覺得我怪怪的,因為每次騎車經過垃圾堆都會停下來看半天。」
舊沙發雖然古意盎然,但也看得出曾經歷過時間歷練,卻一點也沒有骯髒不潔,因為每個撿回來的家具,都要花上蕭青陽至少1個月的時間整理加工,「有些舊家具上的漆已剝落,我會去買去漆劑把所有顏色去除,恢復木頭原本的顏色,之後用細砂紙磨平,最後請老師傅重新繃布。」



飯廳椅子不是撿的,就是從二手舊攤買的,所以每張都不一樣。

挖寶 像在當賊
「以前的沙發裡面都是塞稻草,我會請師傅換成泡棉,客廳3張單人座的椅子,連工帶料1萬元整。」雖然覺得這個價格並不便宜,但因為著迷復古的東西,蕭青陽還是樂此不疲。
不單是桌椅,玄關與客廳的玻璃吊燈也全是「撿」回來的,「這是我潛進花蓮製糖廠的廢墟中拆下來的,是日據時代的吊燈。」他撿東西撿出心得,分析玻璃燈有雕花跟銅製配件,通常是日據時代的產品,沒有雕花的玻璃燈就是國民黨剛來台時公共空間用的燈,比較不講究。
不只在垃圾堆撿舊貨,蕭青陽也會跑到廢棄的民宅裡尋寶,「有一次進入承德路的廢墟拆燈,發現有人的呼吸聲,仔細一看是遊民。」他坦言會有點錯亂,覺得自己像在偷東西,但還是不改其志。



復古沙發加收音機,矮邊桌裡放了許多年代久遠的錄音帶,讓人以為錯置年代。

量爆 讓賢同好
「撿垃圾手腳一定要快,很多人都像我一樣在撿家具,不過大家都很友善。因為我家實在放不下了,所以有時看到不錯的,如果有同好喜歡,我會讓賢,還會幫忙他們一起搬。」撿東西對他而言,樂趣來自挖寶時的驚喜,不一定非要有收穫。
除了家具,電扇、玩具都出現在蕭青陽的工作室,還有從地上堆到半個人高的錄影帶跟漫畫,也有從海邊撿來在上面作畫的浮球,甚至是一些塑膠小玩偶也排滿了櫃子上。
他感嘆地說:「人其實不能一直陷入回憶狀態,還是要年輕一點好。」不經意地打開工作室唯一的房門,裡面竟然堆滿了一個個紙箱,連走路的空間都沒有,難怪蕭青陽克制自己不要再撿了。


大理石的牆面在裝潢時就預留了掛畫空間,成為蕭青陽展示作品的地方。

廚衛 狠砸大錢
6年前買預售屋時,因為想自己規劃設計,蕭青陽請建商不要隔間,連地磚、衛浴廚具設備都一併退掉,「因為工作室跟住家在一起,牆壁我選用大理石材質,比較像展示的空間,打算在上面掛一些我的作品。」
大理石牆面預留了掛畫鉤的設計,他的作品除了在牆上可見,客廳的矮櫃上也放了許多,讓人像進入唱片行的情境。而為了收藏擺放唱片及書籍,他訂製了許多木櫃,還利用木櫃隔開客廳與工作間之間的空間,讓工作間的人與客廳的人不會互相干擾。
有趣的是,家具全部是免費拾荒而來的復古風格,但蕭青陽卻花了大錢在廚具與衛浴設備上,衛浴是全套德國進口的V&B,花費將近20萬元,廚具則是跟麥當勞廚房一樣的美國品牌,也要近20萬元,「人有2個洞最重要,就是吃的跟拉的。」


蕭青陽撿到一比一大小製作的電動哆啦A夢,後來發現全世界只有限量10個。


漁民丟棄在海邊不要的浮球,蕭青陽在上面彩繪,成為繽紛特殊的擺飾。




用來區隔工作區與起居室的木製書櫃,由木工訂製,櫃子上都是蕭青陽(中)的收藏品。

混搭 古今交錯
「台灣東西多到不行,用撿的就撿不完。」沙發桌椅這一類家具,蕭青陽認為撿的就足夠,餐椅每張都是不同款式種類,但對於現代感十足的燈飾,則無法抵擋。
餐廳的主燈是從西班牙進口純手工吹製,外型像極了水母,要價5萬元,「這盞燈裡面故意吹了很多氣泡,像在水底一樣,當時我正在做海洋音樂祭,就把這盞燈當成是自己新居落成的禮物。」買貴的東西,應該讓他覺得有罪惡感,所以他都會找一個師出有名的理由,譬如新買的限量大公仔,他就說是買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已有3個小孩的蕭青陽還像個大孩子,喜歡跟朋友聚在一起,只能在客廳打地鋪睡覺的家人,得隨時做好捲起鋪蓋起床的準備,「老大讀國中了,需要自己的空間,今年才把住家移到附近,跟工作室分開。」因為小孩與他約法三章,撿來的東西只能放在工作室,所以除了睡覺,他多半在工作室,沒有舊貨為伍應該很不自在吧!


西班牙進口的水母燈,裡面有故意吹出的氣泡,暈黃的燈光很有層次。


蕭家5口在客廳打地鋪6年,今年才將住宅搬到工作室旁,讓小孩有好的睡眠品質。(本刊資料室)


懷舊的電扇也被蕭青陽撿到,而且還能使用。




視覺設計師 蕭青陽小檔案
復興美工畢業,1984年起和朋友組「日光&王子」工作室,幾乎包下當年所有暢銷專輯的封面製作,退伍後自組「蕭青陽工作室」,開始製作非主流的專輯封面,2005年及2007年分別以《飄浮手風琴》與《我身騎白馬》2張專輯入圍葛萊美獎最佳專輯設計。
另與精品FENDI合作設計女用提包,以及第九屆海洋音樂祭舞台設計,今年更與一群學生在萬里海邊用沙包蓋浮球屋。

挖寶舊家具心得
1. 每月月底台北縣市都有大型垃圾清運,巷口都會有民眾不要的回收舊家具,可以騎車到每個巷口巡一遍,過年前的選擇最多。
2. 老城區(如台南、基隆)和富有的鄉鎮(永和、新店中央新村)比較撿得到好家具,新移民城市或區域難有好貨。
3. 舊家具整修一定要找有經驗的老師傅,他們最清楚什麼樣的布料能讓古意重現。(推薦四號公園旁的劉師傅02-2928-9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