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人
富爸爸自己找 維力食品總經理張天民


「張君雅小妹妹,妳叨ㄟ麵已經煮好!」廣告中捲髮小妹妹靸著拖鞋卡卡卡跑,就為了不讓麵爛掉。
同樣情節也發生在張天民身上。十年前,為拯救父親的麵廠,他四處奔走,就為了不讓麵廠「爛掉」,即使被銀行趕出門,「頭低一點,沒有事情不能解決。」
順利讓公司進入重整後,他全力拉抬麵廠,創造出熱賣的一度贊、張君雅小妹妹等商品。
為減輕債務負擔,張天民邀對手統一入股,董事長拱手讓人,張天民說:「有了統一這個富爸爸,誰還覺得我會倒?」原來出生含著的那根湯匙,還可以找根閃閃發亮的換過來。


維力炸醬麵一賣30多年,單支商品就有8億元營收,近年陸續推出一度贊、張君雅小妹妹等,每年都有3成成長。


父親留給張天民負債30多億元的維力麵廠,每談到債務,張天民只能苦笑:「這是個很好的歷練嘛!」

張天民小檔案
生日:1960年生
學歷:明志工專工業管理科畢
經歷:維力產品經理
婚姻:已婚,育有3子1女
最喜歡:員工對維力的向心力
最討厭 :悲觀、喪志
經營哲學 :設定好最壞的狀況後,再全力往前衝。

「 哈!哈!哈!我爸留下的債務這麼多,不知道第幾代才還得完啊!」訪問中,一談到債務問題,張天民就是一陣誇張地輕鬆以對的態度,當他第五次大笑時,我終於忍不住問他:「從來沒埋怨過嗎?」


張天民(左)的父親張登旺(中)創辦的正義豬油,曾是國內最大的食用油廠,張登旺原打算將事業交給大哥張天曜(右)。(張天民提供)

為父扛債 當歷練
一、二、三、四、五…笑容僵了五秒,他眼神一轉,又哈哈了二聲:「妳有沒有這個機會啊!讓妳父親放幾十億元的債務給妳?哈!往好的地方想嘛!這是個很好的歷練。」說完他又兀自笑了起來,這個答案其實是說給他自己聽的吧!
張天民的父親張登旺是著名的豬油大王,因研發將油脂中的多元不飽和脂肪酸分離出來,降低膽固醇的含量,陸續推出了清香油等,旗下的正義豬油,一度成為國內最大食用油品廠。一九七一年,張登旺投資的維力炸醬麵廠出現財務危機,事業日正當中的他順勢接手,將清香的豬油添加到麵裡,創造了長銷數十年的維力炸醬麵。
靠著炸醬麵單一商品,維力穩坐台灣速食乾麵龍頭,張登旺左手正義豬油、右手維力麵廠,野心愈來愈大,投資期貨。一九九六年卻慘賠,只得賣出正義豬油廠,維力麵廠則負債三十六億元,從此陷入財務重整長達十多年。


統一前年入股維力,羅智先(左)成為維力董事長。張天民(右)說:「找個富爸爸來,有什麼不好。」(張天民提供)

放下身段 搏轉機
「當時父親操作期貨,每天進出的資金都是好幾億元。」次子張天民原來根本不在接班名單中,張登旺想將事業交給長子張天曜,早安排長子接掌正義豬油事業體。至於張天民,則被安排在維力生產部門,擔任營業部主管。
「那時我爸信用破產,銀行根本不願意跟他談。」張天民倉卒接下維力總經理的位子,代替父親與銀行團交涉。
「朋友都跟我說:『你接這個要幹嘛!工廠關關勒,卡緊跳出來啦。』可是我不能丟下父親跟這麼多員工不管,我爸要我當保人,個人債務也有十億元吧!唉呀!反正這輩子還不完了啦。」張天民說。
當時,維力的債權銀行有三十二家,參與討論的債權人有一百多個,「每個人罵一分鐘,一個半小時就過去了,我都沒機會發言。」
「每家銀行看到我去,不是乾脆把我轟出來,就是指著我的鼻子罵:『維力錢藏到哪裡去了,給我拿出來!』」張天民苦笑:「那時只學到一件事情,就是頭要低、腰要軟,才能解決事情。」「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不能適應這樣低聲下氣的生活。」


站在製麵機前面,張天民說:「我們的設備比統一、味丹都新,因為2個廠房分別燒掉跟震掉,廠房都是新的。」

因禍得福 打基礎
由於維力本身的營運非常好,張天民認為要還債還是得從本業顧起。他先緩和債權銀行的的追債。「我請最大的債權銀行臺企進駐公司,所有的資金都經過他們的手。」「其他債權銀行的談判都透過臺企,我則可專心經營公司。」
一九九七年,法院裁定維力進入重整。此時維力工廠發生大火,二棟廠房燒掉一棟,「需要一個月才能復工,可是市面上都已經看不到維力的產品了!」「拜託台電趕快拉電線,員工拚命加班,七天後就復工。」
二年後,又來九二一,震垮上次火災沒燒到的那一棟。這次在債權銀行的協助下,重新興建廠房,「怎麼看福、禍呢?很難說的,沒有火災跟地震,維力到現在可能都還是三十幾年前的老廠房,當時的災難,反而為我們今天奠定好的基礎。」


今年維力推出炸醬罐頭,在網路上引起風潮,網友紛紛研發各式炸醬食譜。

定期出新 降風險
不過,同業倒是開始趁火打劫。因為維力光是炸醬麵單支產品,每年就有五億元的營收,趁維力陷財務危機,統一、味丹紛紛推出炒麵、乾麵、炸醬麵,瓜分乾麵市場。
「沒想到,本來沉寂的乾麵市場反而因此被炒熱,維力炸醬麵一年內成長到七億元。」張天民呵呵的笑著說,老天爺在某些地方還是眷顧他。
穩住乾麵市場後,張天民順勢開發各項產品,並將每年五千萬元的廣告預算提高到每年一億元。張天民說:「一九九七年台灣發生口蹄疫,所有的豬肉製品都沒人要,我就想,哪天麵粉有問題,維力不就完了!所以此後每年我都會推出二到三種新產品,擴大市場,降低風險。」


維力尾牙宴上,張天曜(左)代替父親出席,張天民(右)笑說:「我們兄弟感情很好,因為債務沒什麼好爭的。」

調適廣告 年輕化
一九九九年推出大乾麵,年輕的企劃人員想出了「要幹!吃飽了再幹!」的廣告,讓張天民很不習慣:「我們是老企業耶!這種話我都講不出來。」在企劃人員的堅持下,張天民只好讓步:「出問題,企劃部經理就辭職!」最後,這支廣告打響大乾麵,一推出就有二億元的營收,從此他不再插手管廣告。
「有次,有支廣告花了二千萬元猛打,我都沒在電視上看到,就把經理叫來問,經理回我:『總ㄟ!我們的廣告是要給年輕人看,都挑卡通、偶像劇的時段播出,你看到我們就失敗了』。」
靠著張天民苦心撐下維力,十多年來,維力不僅沒有因為財務問題而倒下,反而連年業績攀升,一路從每年營收十億元,到今年已經有二十四億元。泡麵市場整體排名,更從市占率僅有一成的老三,目前市占率已達二成二,擠下味丹,僅次於食品大廠統一。
創下高業績後,張天民找來統一入股:「負債這麼多,光靠我自己賣麵,恐怕這一輩子都還不起。」前年,統一以每股一百三十九?七六元的高價,總計八?九億元,拿下維力三成的股權,並由羅智先擔任維力董事長。今年統一計畫增資二?五億元,張天民本想靠著這次增資,讓維力儘速脫離重整,卻遭公平會以「市占率達七成,二家合併將壟斷市場」為由反對。
原想透過統一入股來脫債的張天民,重整無法達陣,經營權卻得與統一分享。大家都等著看二者如何互動?


統一以每股近140元入股維力,張天民覺得很驕傲,還將剪報貼在辦公室白板上。

讓出董座 脫債務
「有什麼不好,妳說啊?統一這麼大,我有靠山啦?他們又沒有拿走我的實際經營權,我實在想不出來有什麼不好,妳說啊?」張天民自顧自的回答外界的好奇。
張天民說:「維力還是個負債的公司,現在有了統一這個富爸爸,誰還覺得我們會倒?而且維力大陸、東南亞市場都還沒有進去,未來跟統一合作,可以打進這些市場。」
老天給他一個留下債務的爸爸,張天民卻自己去找了一個富爸爸,原來出生含著的那根湯匙,還可以找根閃閃發亮的換過來。

張君雅現象
維力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張君雅小妹妹的手打麵廣告,今年這支廣告中的張君雅,還被維力拿來當旗下的休閒食品名稱,1年就拿下2億元的營收。


(資料照片)

發想
當初廣告訴求,是針對30歲以上的家庭主婦,經歷過早期農村社會的里長廣播的時代。廣告策略以素人歌手「恆春兮」的廣播帶為發想腳本,藉由里長廣播:「不管你吃麵ㄟ中間去接電話、收衫還是打ㄤ,忙完了回來,那碗麵還是Q塊塊。」


品牌
今年維力推出「張君雅小妹妹」系列產品,包括捏麵、杯麵、巧克力餅乾等,成為第一個由廣告發展出來的產品線,張天民笑說:「每個遇到我的朋友,都在跟我要張君雅公仔啦!你就知道有多夯了。」


代言
廣告中飾演張君雅的簡嘉云,一炮而紅,不僅演戲,還接下反菸代言。維力推出張君雅小妹妹產品時,產生肖像權糾紛,張天民說:「張君雅是我們創的耶,沒告她就不錯了。」

後記
父債子還,對於父親張登旺,張天民始終不願多談,維力每年尾牙,他照例邀請爸爸,但只有大哥參加。「父親專心做慈濟,不管事了啦!」追問他與父親的互動,他緊張地說:「妳又要說我家人,我不要,我要談產品。」
至於原本要被父親安排接棒的大哥張天曜,目前在高雄繼續從事豬油生意,張天民說:「我們兄弟感情很好,沒什麼問題,反正都是債務,有什麼好爭的。」
看著他與大哥合照時,挺直腰桿的模樣,父親留下的債務,對他來說也許是上天的禮物,一個讓他能夠在父親面前,證明自己能力的最佳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