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與偏見
質量壟斷的時代



插圖.甄梓掀


這是網絡時代,也是個資訊氾濫的時代。氾濫的不只是資訊的數量而已,無限量資訊全面競爭,更全面提升資訊的質量。
物極必反。在量化資訊氾濫的世界,時事、潮流必然是由精英貨品、精英人才來支配。This is a game of monopoly, the dictatorship of quality. 這是個精英質素壟斷的資訊世界。
網絡是個無孔不入、無處不在的互動傳播世界,最好的內容必然有最多人看,最好內容吸引的用家,其數量往往是次一等質素的無限倍。假設資訊是完全透明、普及的,每個人都自自然然會選擇最好的東西。
生產一磅重麵包的成本比生產半磅重的麵包多一倍,若然兩個麵包都賣同樣價錢,在自由選擇下,人們當然會選擇一磅重的麵包。儘管生產一磅重麵包的成本比半磅重的只是貴一倍,但前者卻可比後者吸引多千萬倍的人。這便是資訊批量效率發揮的魔術棒力量了。
或許你會說,若然兩個麵包的區別是一個比另一個好吃一倍而不是重一倍,它們吸引的人數便不會這麼懸殊了。這個說法也許有道理,但既然資訊是普及和透明的,分別應該不會太大,因為資訊互動的效益是在質量而不是在數量上反映出來。
當然,不管市場資訊如何發達亦不可能做到完全普及、完全透明,以至在將數量的單元化作質量單元時,兩者的對比便不見得不那麼明顯了。可是質量上的分別仍然是不難被辨認出來的,尤其是與消費者切身利益攸關的貨品,他們更會特別重視。當然,質量涉及價值觀、文化品味上的差異,也令質量上的比較變得複雜。
不過,在資訊普及、透明的網絡時代,在很大的程度上我們可以假設價值觀、文化品味是愈來愈共通化、大同化;在同一個市場,這個趨勢尤其明顯。在同一市場競爭的貨品,通常面對來自同一族群、同一文化背景的用家,他們的品味都幾乎相同;在這樣的市場,用家都會選擇最好質量的貨品,質量懸殊,在競爭下產生的神奇批量效應遠遠超出其生產成本的比例。


複製資訊產品的成本幾乎是零,這是資訊產品跟一般產品的一個主要區別。每生產多一個單元的一般產品,其成本會按比例遞升。例如生產兩雙鞋,其成本往往比生產一雙鞋多一倍。或者你會說,生產千千萬萬雙同樣的鞋,其平均成本是會下降的;不過,這個批量效益是很有限的。這跟資訊產品不同,只要你生產了第一件資訊產品,再複製千千萬萬件,甚至無限數量,其邊際成本都幾乎是零。這便是資訊的神奇批量效應了。所以我們說,在資訊普及、透明的世界,質量便是王牌,精英貨品和人才將壟斷資訊市場。
我們都喜歡說,在資訊發達、知識普及的現代世界,已再沒有知識權威了。這個說法有一半是對的,另一半卻是錯的。是的,現今已再沒有長期的知識權威,因為資訊大量流通,競爭劇烈,今日的一個好的idea,到明天便不難會被另一個更好的idea、更新的知識比下去了。
但像Andy Warhol說的,在這個資訊世界,每個人都有十五分鐘的名氣光輝。儘管一個最新、最好的idea只有短短一天的光輝,在這一天將有億萬寵愛在它的一身。因為在資訊普及、透明的今天,每一個人都會選擇採用這最新、最好的idea,故此在這短短的一天它便是壟斷了市場的權威。當然世事永遠都不可能像我說的這樣極端,但我的意思是清楚不過的。
是的,每個人都可參與網絡的資訊世界、提供他們的知識和idea。這也就是說,在這樣開放的世界,每個人都在尋找追求最新、最好的知識,最新、最好的idea。這也等於說,每個人都對精英產品 —— 和這些產品背後的精英 —— 趨之若鶩。故此在億萬人無時無刻不在互動參與的網絡資訊世界,大家其實都在無時無刻追求精英。我們追求的不僅是相對地好的貨品,而是最好的貨品;因為一瞬間我們便可以知道,什麼或誰是最好的而在哪裡才找得到它或他。
過去一座容得下幾千以至一萬人的歌劇院可以說是空前絕後的了,可是現在,億萬人可以同時欣賞觀看一首歌、一齣戲、一個電視節目,跟這個數量的觀眾比,過去的觀眾量只是一粒塵埃而已。
資訊普及大眾化的後果必然是精英化,因為一旦普及大眾化便沒有權威的壟斷了。知識普及、需求普及,霎時間最好的都人所共知,也就人皆欲得之,一瞬間最好的便氾濫起來幾乎壟斷全球的眼球。這是無限數量資訊的互動迸發出來的質素壟斷,哪怕這只是Andy Warhol說的十五分鐘的光輝。這也可以說是個速度壟斷的世界,最好的才只有十五分鐘的光輝,但在這十五分鐘的權威卻壟斷了網絡資訊的大同世界。
不管是什麼人或什麼機器都不可能跟時間賽跑,故此也就沒有人跳得出時間的範圍。將時間像橡皮膠那樣拉長,但我們的時間觀念也在不斷改變,因為物換星移的速度也不斷在加快。
以前的人說,光陰似箭,那僅是形容時間過得很快,現在那卻是對時間很實際的描述。在網絡的資訊世界,天涯海角、千里一步;科技的進步,更是百年一閃。資訊繁榮透明了世界,也擴闊了我們的視野。
以前,我們的視野範圍局限於屋簷下的事物;今日,我的選擇平台無遠弗屆、包羅萬有。我們看得到的、知道的事物在無限量地擴充,我們有數之不盡的選擇。可以供我們選擇的事物前所未有地多,可是我們擁有的時間卻一點也沒有增加。
故此相對於我們的選擇,時間反而是壓縮了,時間再也裝載不下我們要做的事情。要在有限的時間內裝載更多的東西,我們便只好選擇裝載最好的東西,故此我們的選擇便愈來愈從數量轉向質量。質量是無形的,可以讓我們無限量地裝載在有限的時間框框裡,質量的追求因此成為活在網絡資訊時代的現代人的最終追求目標。我們無疑已進入了質量壟斷的精英世界。
物以罕為貴,其實我們中國人一早就知道質量將壟斷一切的道理。物就是量,罕有的是質;質之所以為質,正是其罕有性。那裡並沒有定奪質的天平,有的僅是人的需要。
質量從選擇開始,開放前中國大陸的人民沒有選擇,國營企業的產品質量都一塌糊塗。跟那時的貨品比,現在的毒奶是很大的進步。最少毒奶的設計會讓你有個好喝的感覺,那才可以毒害你;毒奶要讓你覺得好喝才可以令你喝到死為止,但毒奶的生產商並不是想你死的。以前的國企就算真的想你死也不會用矜貴的牛奶來害你;牛奶罕有,自己喝豈不更好?以前你聽說過毒奶或別的毒這毒那毒嗎?故此毒奶事件反映的,正是生活質量化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