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短打
金管會失職 雷曼受害人求助無門


當東亞各國政府等以凍結雷曼兄弟境內資產等強硬手段,在第一時間保護連動債受害人之際,台灣民眾才發現,原來雷曼兄弟尚有逾二百億元留在台灣。
但這些錢,受害人看得到卻拿不到,因台灣金管會還在慢慢尋覓台灣購買連動債與美國雷曼兄弟之間的法律關係,惹得民怨沖天。


連動債受害人控訴金管會督導不力、法律不周全,縱容各銀行團恣意掠奪國民資產!


連動債受害人自救會15日邀集各縣市受害人,籌組正式協會,加強自救效果。


上週六(十五日)下午,連動債受害人自救會邀集各縣市受害人,籌組正式協會,以求發揮自救最大效果,「我們都知道雷曼兄弟在台灣還有錢,希望政府能夠硬起來,學學日本,把錢留下來賠給我們。」
「香港特區政府能幫投資人討回公道,台灣五萬雷曼連動債受災戶卻狗不理,台灣政府漠視我們的權利,政府該出面,不要罔顧百姓死活!」連動債受害人陳玉樹氣憤地說。

高鐵貸款 各方覬覦
從九月中雷曼聲請破產保以來,亞洲各國政府不是限制雷曼在當地的資產不得匯出,就是已對受害人做出保護賠償,唯獨台灣遲無動靜。
由於雷曼之前經由台灣寶來曼氏期貨操作台股期貨,因此在寶來曼氏期貨存放了五十七億元保證金;另一方面,美國雷曼兄弟亞洲投資公司參與高鐵聯貸案一百五十八億元,二○○七年已將資金全數撥款給高鐵。雷曼兄弟連動債受害人認為,這二筆共逾二百億元的資金,應挪移為賠償之用。
然而,這些錢早已是其他雷曼債權人覬覦標的。十月下旬雷曼兄弟全球破產管理人曾向寶來曼氏期貨詢問,如何才能提領雷曼兄弟在台灣這筆財產;而雷曼兄弟的銀行債權人,也傳出準備對高鐵貸款債務進行假扣押。
面對各方追索,高鐵發言人賈先德說,尚未接到法院同意第三人對高鐵貸款債務進行假扣押的書面通知,因此仍按合約正常還款給雷曼兄弟亞洲投資公司。
而手上握有現金的寶來曼氏期貨公司,則對雷曼兄弟全球破產管理人表明:「期貨業是政府特許行業,一切業務受到主管單位管理,雷曼得去找主管單位溝通,才能申請匯出。」
事實上,寶來曼氏期貨並不想匯出這筆錢。該公司高階主管私下說:「難道我們真的把錢還給他們呀!不可能的!他們(雷曼兄弟)公司都垮了,他們也不敢去找主管機關啦。」


金管會主任委員陳樹保護國內投資人不力,備受各界指責,在立法院遭立委圍繞,立委揚言削金管會的權。


台灣高鐵向雷曼兄弟亞洲投資借貸158億元,不少債權人摩拳擦掌,想拿下這筆債權。




解套措施 政府無為
雙方當初簽定是由花旗銀行擔任匯出的保管銀行,但雷曼也欠了花旗許多錢,一旦匯款花旗,即會遭到花旗主張債權抵銷,雷曼兄弟也不致要求寶來曼氏期貨匯給花旗,因而形成「錢留台灣」的現實狀態。這位人士說:「把錢放在台灣,欠台灣人的錢,也會比較好拿。到時看國際法院或是台灣法院如何判,再來分錢。」
民間業者信心滿滿,相反地,金管會的態度卻相當保守。金管會委員林國全十四日在一場研討會中指出,因我國投資人投資雷曼兄弟相關商品都是荷蘭子公司或美國總公司發行或保證的,與雷曼在台投資期貨保證金或高鐵的貸款,沒有直接相關,且台灣沒有法令可凍結境內雷曼在台資產。證期局長李啟賢與銀行局長張明道均指出:台灣是法治國家,一切必須依法才能處理,法律主體不同。如同甲的錢,不能拿來還乙的債。
然而,金管會並沒有積極從法律上為受害人解套。例如日本第一時間即依據《金融商品取引(交易)法》,凍結日本雷曼兄弟所有資產,確保日本金融機構及投資人逾一兆日元債權。我國雖也研議具同效力的《金融服務法》,卻還卡在金管會與行政院往返路途中,緩不濟急。
缺乏擔當、無法「苦民所苦」的金管會,讓台灣投資人迄今求助無門,是該好好檢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