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行各業
魔術師助理


「助理與魔術師通常是兄妹或是夫妻檔,一方面是比較有默契,一方面是怕『秘技』外傳。」


馬妞(藝名) 四十二歲 苗栗縣 從事現職十二年 月薪約五萬元


馬妞平常要保持身體柔軟度,好在各種魔術秀裡「藏」身。


魔術師將助理馬妞裝入一個黑盒子裡,接著插入二把巨刀,雖然這是常見的魔術橋段,但馬妞皺眉唉叫了一聲,作足了戲感。「每個人都以為助理只是遞道具就好,其實我們還要負責帶氣氛,增加魔術的戲劇感。」
她穿著性感的秀服,這一行幾乎都是女性,「台灣的助理與魔術師通常是兄妹或是夫妻檔,一方面是比較有默契,一方面是怕『秘技』外傳。」馬妞的老公就是台上的魔術師,12年前結婚後,才開始舞台生涯,她說現在看老公一個眼神就知道要做什麼事。

曾想 獨立門戶
魔術師助理除了笑,平常還要練習拉筋,保持身體柔軟度,好在各種魔術秀裡「藏」身。此外,在婚宴場合遇到喝醉酒的人鬧場,馬妞要在台下趕人。有時因穿著清涼還被觀眾當成脫衣女郎上下其手,「這麼累又跟老公吵架的話,就想乾脆自己獨立門戶,但一想到老公找不到助手,還是算了。」
她和老公是平日就「逐遊樂區而居」,白天駐場表演,晚上跑婚宴晚會、廟宇建醮。「這幾年有很多『外國魔術師』,一樣的魔術,只要是白人變的,觀眾反應都很好。但這些把戲,明明十幾年前,我們就表演過了。」
魔術師也有失手的時刻,有時是「身體」沒藏好,被刀子剉傷;逃脫術手上的繩子解不開來;鴿子沒飛出來…。而觀眾卻以為這是故意設計的橋段,反而鼓掌叫好。
提起家裡二個讀中學的小孩,馬妞眼眶發紅,「早上出門他們還沒起床,晚上回家,他們又睡了,一、二個月沒跟小孩說上話是常有的事。」漂泊的日子,只剩夫妻彼此相互扶持,偶而也會鬥嘴。採訪這天,魔術師要她過來搬道具,馬妞裝沒聽見,她說:「台上我聽他的,台下那就不一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