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觀點
昨天的惡夢


阿扁早已被沖到歷史的臭水溝,談論阿扁簡直浪費生命。但扁案每天都有新發展,不論噁心、憤怒、可憐或可恨,天天有新戲碼,他已經變成昨天的惡夢。




在金融風暴和經濟衰退的雙重危機之下,世界各國都暫時把外交軍事擺在一邊,全力搶救民生經濟,以保住飯碗和工作為第一要務,阿扁早已被沖到歷史的臭水溝,談論阿扁簡直浪費生命。不過,扁案每天都有新發展,不論噁心、憤怒、可憐或可恨,天天有新戲碼,叫人欲罷不能。
阿扁躺在擔架上,面色蠟黃又泛黑,集病人、罪人和囚犯於一身,此情此景和三一九槍擊案他躺在台南奇美醫院似曾相似。阿扁的厝頭這麼多,令人懷疑三一九也有內幕。其實這些貪腐案件,大都二○○四年之後才發生的,當年他應落選而不落選,才有今天這種悽慘的下場。
台泥董事長辜成允公開承認匯給扁家四億多元,吳淑珍也承認拿到二億元,不論是佣金、政治獻金或建國基金,這筆錢就是貪污的證據。辜家開第一槍之後,其他企業家也會跟進,阿扁在憂憤羞怒之餘,絕食變成他轉移焦點的唯一手段。
辜家送出去的四億多元,被白手套蔡家兄弟污了二億,扁嫂氣得要殺他,其實只是故作生氣狀,她一定知道A錢者人恆A之,騙人者人恆騙之的江湖規矩。她平白接受二億元獻金,天底下哪有這種好康的代誌。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這是賄賂,只是以佣金或獻金的名目,減輕彼此的罪惡感。
阿扁和阿珍看到被押親信幕僚的供詞,幾乎不敢置信,他們都把責任推給老闆和老闆娘,本來大家都是沉默的共謀,如今各人顧性命,扁珍飽嘗眾叛親離之苦,卻不知道親信幕僚對他們的憤怒與絕望已到極限,這些幕僚看到海角七億八億一直冒出來,也氣得想殺人。
阿扁高舉戴著手銬的雙手,一副從容就義之狀,在前呼後擁的一大堆維安人員的戒護下,卻大喊法警打人,英雄立刻淪為狗熊。他說要行使緘默權,接著卻滔滔不絕,他說求仁得仁,不提抗告,卻讓律師代他提抗告。他說不打點滴,接著就打了。他是伸縮性和可塑性極大的人,在強大的壓力下,這位政治神棍終於被打出無賴的原形。
扁家友人黃天福說,阿扁不在家,阿珍的排便沒有人幫忙,便祕更加嚴重,這位黃先生自己如有興趣代勞,無人反對。但全台灣誰會關心這種事,可憐的是住在鄉下的母親,她不識字,卻被扁家拿去當人頭,阿扁當八年總統,母親從未住過官邸一天,阿扁下台後卻同蒙其羞。
扁案開始時對政治衝擊很大,如今只剩下黃慶林、高志鵬少數人力挺,這些人的的形象不堪聞問,扁案與民進黨剪不斷理還亂,今後他還會設法糾纏台灣,但是他已經變成昨天的惡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