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號頭條
搶長庚董事 王文洋兄弟直攻台塑權力核心


台塑企業創辦人王永慶將於十二月三十日「奉厝」林口,而他生前,為了台塑王國打下百年基業以及「永不分家」的精心布局—以長庚醫院控股穩住台塑企業經營權,欽點「七人小組」接班領導模式,竟因王永慶對千億元資產未留遺囑,而在他尚未入土前,遭二房子女強烈挑戰。
二房的子女一旦主張父親逾千億元的海內外遺產,應依王永慶遺願捐出,且捐給以長庚醫院為主,二房子女則可依繼承比例,要求進入台塑企業控股大本營長庚醫院董事會,甚至進入台塑十寶董事會,合法重返台塑;屆時,三房恐不得不妥協。


左:台塑企業副總裁王瑞華原是長庚醫院董事長熱門人選,在二房出面爭取權力後,被迫退讓。(蘋果日報)
右:王永慶二子王文祥透過媒體放話,「台塑企業重任應由9名子女來扛」,還批評「看不懂7人小組在做什麼」。
中:王文洋在處理王永慶後事期間,表現低調,並與二房相安無事;告別式後,即傳出要弄清楚王永慶遺產,二、三房爭產戰火一觸即發。


原居王永慶身後的王永在,在阿兄過世後,以「另一位台塑創辦人」的身分,將進一步掌握長庚醫院的權力。


經營之神王永慶的告別式辦得盛大風光,四院院長齊為他的棺木覆蓋國旗,讓這位兆元台塑王國領袖的一生,畫下榮耀的句點。不料,老先生屍骨未寒,家族成員間的財產與權力鬥爭,就赤裸裸地搬上檯面。

寄存證信 查遺產
上週,先是旅居美國十多年、台塑人十分陌生的二房次子王文祥,二度在姊姊王雪齡陪同下受訪,丟出「七人小組不是接班而是協助」,以及「台塑企業重擔應由大家一起扛」(兩房共九名子女)的訊息;王雪齡說,父親有留下一封信,交代「基金會會交給我們這些孩子」。上週末,電視台播出二房子女預錄的專訪,他們拿出王永慶所寫的家書,表示與父親感情深厚。
多次放話,都不見二房長子王文洋,正令外界懷疑二房動作是否一致時,沒想到,本週一(十七日)媒體再爆震撼彈,指王文洋發存證信函給三房,要弄清楚王永慶的遺產。雖台塑緊急澄清並無此事,但二房爭產的企圖心昭然若揭,從序曲推至高潮,不但對三房造成莫大的壓力,更引來台塑企業近十萬名員工與八十多萬投資人關切。
一位熟悉王家人士說:「關於遺產的事,家族已委託律師處理。二房與三房子女互動不錯,家務事關起門來談就好,二房卻跳上媒體,尤其一向給人老實印象的王文祥,直接推翻他父親與叔叔二年前指派的七人接班小組,讓大家嚇一跳,真不知他們在急什麼?」





董事改選 前布局
本刊調查,王永慶二房著眼的,是三娘體系金脈─長庚醫院所持有的台塑企業控股權。
王永慶早在多年前,就已分配給每名子女各約市值二十億元的台塑企業股票,其他的財產,他大部分捐給長庚醫院、王長庚社會福利基金會及王詹樣社會慈善基金會等,既可節稅,又可做公益,更重要的是維護經營權。
接近王家人士說,王長庚及王詹樣二個基金會是單純領股息做公益,不碰經營。但長庚醫院則被王永慶規劃為穩定台塑企業的控股公司,截至今年十一月,長庚醫院已是台塑四寶台塑、南亞、台化及台塑化的主要大股東,能指派法人代表,進入董事會參與經營。目前長庚的代表在四寶中雖只出任監察人,但擔任四寶董事的老臣,也在長庚出任董事,權力結構搭配一致。
長庚醫院為一九七三年間,王永慶昆仲各拿市值十六億元、二百萬股的台化股票成立,為財團法人組織,董事會共十五席,依法律規定,捐股家族、社會賢達與專業人士各占三分之一,且由上一屆董事選任下一屆董事,鞏固家族控股地位。
去年十一月間,長庚醫院董事改選,王家五席董事分別為王永慶、王永在,王永慶三房女兒王瑞瑜、王瑞慧及女婿楊定一,由王永慶任董事長,任期到二○一○年十一月。
如今王永慶過世,遺留的董事補選預定十二月舉行,這攸關二房能否叩門進入台塑事業控股大本營的第一步,因此,二房迫不及待跳出來主張權利。

海外資產 待釐清
依王永慶生前作法,他名下的財產,是要逐年捐給長庚醫院與基金會的,「王永慶的繼承人,包括配偶與九名子女若協議遵照王永慶遺願,將遺產主要捐給長庚醫院,二房五名子女就可依繼承股權比例,合理地進入長庚醫院董事會。」一位不願具名的上市公司簽證會計師說。
目前王永慶遺產有三大部分,一是王永慶個人名下台塑、台化及南亞股票,依十一月十八日收盤價計算,約四百六十七億元;二是王永慶早年與人合夥後來獨資的萬順與秦氏國際投資二家設在維京群島的公司,共持有台塑、台化及南亞股票市值約六百五十九億元;三是王永慶透過海外信託的台塑關係企業持股,以及台塑美國七成持股約五百五十多億元等海外資產。合計近一千七百億元。
「王永慶昆仲捐給長庚醫院市價一千三百多億元的台塑企業持股,以及捐給公益信託基金與財團法人基金會的一百七十多億元持股,已經捐出了,就不能計入遺產中。」這位會計師說。
其實,王文洋等繼承人,只要向國稅局申請王永慶死亡當天的名下財產,就可以拿到財產總歸戶的清單,但因王永慶部分財產在海外,且有資產不在自己名下而是信託給銀行、律師等,因而傳出王文洋等人發存證信函,要全部釐清。


王文祥與母親楊嬌在守喪期間,發言暗批三房,揭開兩房存在已久的心結。(蘋果日報)


在王永慶舉辦後事期間,吳欽仁、李志村與楊兆麟3位老臣,都緊跟在三娘李寶珠身邊。





信佛的李寶珠,找來藏傳佛教師父塔澤堪仁波切,替王永慶誦經超渡。

三娘請高僧誦經超渡
王永慶的二房與三房子女宗教信仰不同,他們為父親辦後事時,也出現「各顯神通」的較勁。

最先,10月16日王永慶大體從長榮航空運下來時,依傳統習俗,長子王文洋捧米斗,信仰佛教的三房長女王瑞華捧遺像、次女王瑞瑜持靈幡;然11月8日舉辦告別式,全程依二房子女的基督教信仰進行。

三娘李寶珠雖配合,但本刊瞭解,身為虔誠佛教徒的李寶珠,私下仍循佛教儀軌,找高僧為王永慶誦經超渡。她刻意避開慈濟、法鼓山、中台禪寺及佛光山等四大山頭及善導寺,為免讓二房難堪,透過友人找上藏傳佛教師父塔澤堪仁波切,逢做七時舉辦超渡法會。

塔澤堪仁波切原是喜馬拉雅山一佛教小國慕斯坦的王子,8歲出家,為藏傳佛教薩加派未來傳人,國語英語雙聲帶,1999年來台北講道傳法,道場設在寶清路,香港知名藝人郭富城即是他的信徒。

王永慶長媳、王文洋妻子陳靜文也是佛教徒,但去年病逝前,她特別交代好友,後事一切尊重夫家,採基督教儀式,但請友人在外頭誦經做七,直到出殯時,才請師父到墳前誦經。

三席董事 兩房搶
本刊調查,王家家族為平息爭議,已決議由王永在出任長庚醫院董事會的董事長,且因王永在的持股與王永慶相當,故王永在的長子王文淵也要拿一席,王家五席剩下三席,就看三房與二房怎麼「喬」了。
「這三席,理應都是姓王的,過去因王永慶不喜歡二房進入台塑,才把外戚楊定一拉進來;若二房子女主張進入董事會,未來三房勢必要妥協。」熟悉王家人士說。
有一就有二,二房若進入長庚醫院,接下來,台塑四寶中的台塑、台塑化及台化明年改選董監事,「三房兒女所擔任的台塑十寶董監事席位,也可能要有所退讓。」這位人士說。
這場二房與三房之爭,早在王永慶治喪期間,已冒出火花。向來沉默的二房楊嬌對外說:「奮鬥起頭很甘苦,我和他(王永慶)都很打拚,辛苦了十五年,之後娶了第三房,我們才離開。」充滿對三房的怨懟。


台塑七人小組中,分別由王永慶三房長女王瑞華、王永在長子王文淵、次子王文潮代表王家參與決策。


王永慶的寧波大乙烯(圖)投資發展不順,反倒越南石化廠本週獲准投資。




宗教信仰 起衝突
當時,王瑞華認為兩房都是一家人,曾嘗試當調人要打破彼此成見,當三房女兒們從媒體看到二娘的說法後,氣得大哭,還抱怨大姊王瑞華太一廂情願。
一位王家親戚說:「一九七五年王永慶赴美接受肺炎手術之前,都是一三五、二四六輪流住二房、三房,但三娘陪同王永慶赴美動手術,在旁照料,引起二房不悅,此後,王永慶才都跟三房住。」
兩房更大的衝突在信仰,原本大家協議不採任何宗教儀式,但八日王永慶告別式那天,「王雪紅一早就到會場,她帶來的教友占了前面的位子,親友竟被二房要求往後坐,讓老一輩的親戚不太高興。」一位王家親戚說。
二房還要全場包括總統馬英九等貴賓一起合唱詩歌,「這些沒在程序表上,二房也沒事先告知,讓三房很錯愕。」這位親友說。
主導告別式的二房,已經讓三房感受極大的威脅,親近王家的友人說,「現在大家長王永在的態度最關鍵。」王永在重感情,王永慶在世時,他週日都會到台塑十三樓陪哥哥吃飯,與三娘也維持不錯關係。
但目前王永在方面認為,兩房之爭是家務事,於公於私,他都不能說話。此外,台塑老臣意見也很重要,「王家對老臣很尊重。」


15日上午,王永在在兒子王文淵安排下,到長庚球場與十多位長年球友餐敘、聊天,精神不錯。


王文洋是否因王永慶過世,爭取回台塑企業掌權,已成為各界關注焦點。





王雪紅成功打造股王宏達電,最有實力回台塑爭產、爭權。

協調人選 王雪紅
至於二房子女誰出線?台灣女首富、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的身旁人士說:「以王雪紅的獨行俠的個性,不可能回台塑。況且,二房體系中,她是與三娘一脈互動最好的,沒有必要這時候去蹚渾水。」不過,王雪紅非常支持哥哥王文洋及弟弟王文祥,她有可能擔任二、三房爭權大戲中的協調者。
針對家族之爭,本刊詢問二房長女、南亞董事王貴雲,她答稱:「一切不知道。」台塑企業總裁王文淵十五日在林口高爾夫球場陪父親王永在球敘時,也說:「這些問題我不願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