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元首到階下囚 阿扁獄中前倨後恭


阿扁因洗錢等案被羈押,進入台北看守所前,他指控押解的法警打人,入所後卻判若兩人,對獄警開口閉口說:「拜託」「謝謝」,前倨後恭的態度,讓人充分領教他善變的性格。
另外,針對陳水扁連續禁食108小時被戒護就醫,連檢察總長陳聰明也不敢小覷,擔心會對特偵組偵辦弊案產生不良效應,11月17日下午他緊急召集會議,決定加快弊案偵辦腳步,但第一步就是考慮在適當時機強制對陳水扁灌食恢復健康,才能儘快偵訊結案。


陳水扁前總統被羈押後連續一○八小時禁食,十一月十七日被以擔架送往台北縣立板橋醫院戒護觀察時,緊閉雙眼的面容非常憔悴。


阿扁被送往台北縣立板橋醫院戒護後,警方大批人馬隨即進駐維安。


十一月十六日,陳水扁前總統被關在台北看守所第五天,所方上午就發現編號二六三○的被告陳水扁,因禁食產生持續嘔酸、呼吸困難且全身痠痛,陳水扁很虛弱地告知所方人員左胸悶痛,讓看守所大為緊張,馬上為他照心電圖。


阿扁的支持民眾到台北看守所前表達「阿扁無罪」,抗議司法。

禁食虛弱 強制送醫
後來醫師顧及禁食中的阿扁可能引起併發症,於是決定當晚八時強制送板橋亞東醫院治療,由當時的急診室主任蔡光超診治。據了解扁到院時,血壓一五○/八○毫米汞柱,每分鐘心跳為偏高的一○八下,扁並不時說胸痛虛弱。
主治醫師蔡光超說,患者有嚴重脫水情形,但血糖正常,暫無生命危險。由於阿扁嚴重脫水,在急診室觀察期間,院方分別注射葡萄糖及生理食鹽水,以補充熱量及電解質。一整個晚上都待在急診室觀察的陳前總統,後來經評估可能需要持續觀察,但亞東醫院是教學醫院並無戒護病房,只能照一般病人方式處理,為了方便醫療,被轉至台北縣立醫院板橋院區治療。
阿扁於十七日上午八點十分轉往縣立醫院的七樓戒護病房觀察,該院副院長楊長彬說,陳前總統到院時血壓一二二/九○毫米汞柱,已恢復正常,但仍無強制進食,由院方派醫師進行會診觀察中。

小辭典
禁食與絕食

政治人物最近流行絕食及禁食,以之前遭收押的雲林縣長蘇治芬為例,就是不吃不喝,稱為絕食;而嘉義縣長陳明文及陳前總統只喝水或運動飲料,則稱為禁食。
三總家醫科兼任主治醫師陳永煌說:「禁食喝運動飲料比較好,因為可以提供一些基本的電解質及醣類,有一些熱量在;而喝水則純粹補充水份;前2、3天問題都不大。」
不過依3人的情形,出現狀況都在3、4天開始,會出現低血糖或輕微脫水、體力較弱情形;至於胃不好的人,則可能會有胃痛、嘔酸水,5天之後,像陳明文就出現尿液有酮體,就表示腎臟功能負擔變重,通常需由醫師介入治療。
若採消極治療,給予點滴減少基本的活動,可維持個十幾天不是問題,像蘇治芬即是如此。不過,陳永煌強調,到最後還是會強制餵食,若仍不治療,最後器官會衰竭、電解質失調也會影響心臟傳導,產生休克、死亡。


檢察總長陳聰明密切注意陳水扁前總統健康,必要時將強制餵食,以加快特偵組偵辦弊案腳步。

病房戒護 加速偵辦
由於陳水扁仍是遭法院羈押禁見的被告,板橋醫院七樓有台北看守所的戒護病房,共有三個獨立床位,空間不到二坪,台北看守所總共派遣二名管理員及一名政風人員進駐,負責監看陳水扁動靜;病房外,則由警察及維安人員駐守。
醫療人員也透露,阿扁於二○○○年當選總統後,在任期內每年都會到台大醫院做健康檢查,每次檢查報告都顯示健康狀況不錯,如果按此健康情況,應該不致在禁食才進行二、三天就出現嘔酸水的情形,可能是八月十八日後,洗錢案等案子陸續爆發,陳水扁疲於奔命,南北奔波取暖,導致身體虛弱。
不過,檢察總長陳聰明擔心阿扁身體持續惡化,可能耽誤特偵組辦案進度,十一月十七日下午,陳聰明緊急召集負責全國看守所督導業務的台灣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特偵組主任檢察官陳雲南等人,進行意見交換。
消息人士指出,特偵組老早就在評估陳水扁蓄積的政治能量,當他從特偵組被移送台北地院聲押庭,竟聲稱法警打人,特偵組雖然錯愕,卻也發現陳水扁「狗急跳牆」,用上這種「無賴」步數,為防止陳水扁可能會繼續使出渾身解數、影響特偵組辦案。陳聰明於是指示所屬,隨時注意陳水扁動態,不僅要讓他健康,還要防杜串證,更重要的是「不能有任何意外」。


阿扁因洗錢等弊案,被台北地院裁定羈押,11月12日上午8時30分被押解進入台北看守所。

二六三○ 禮遇編號
其實,有「天下第一所」之稱的台北看守所,在阿扁入所之前,就已成立「安順專案」,忠三舍的戒護獄警都是百中挑一的資深人員,所方高層特別交代,除非阿扁有要求,否則不能主動接觸,而且在夜班值勤時還特別增派獄警為二名,互相監督,嚴防有私下接觸的情形。
加上阿扁入所前,又傳出「法警打人」事件,讓所方更加謹慎。不過,他入所後的態度卻非常謙虛,有任何要求都會向管理人員說「拜託」「謝謝」,反而讓所方大為訝異。
由於陳水扁是新收被告,進所後第一件事是身體檢查,走上體重機時,阿扁可能是心事重重,一個踉蹌差點踩空跌下來,還好旁邊有人上前扶了一把才沒有跌倒。雖然曾貴為國家元首,面對所方檢查肛門也沒有遲疑,而陳水扁自己也向所方表明右上臂拉傷,請所方注意,此外阿扁也交出身上的手錶、皮帶、皮夾。令人意外的是,曾經凡事有人料理的阿扁,皮夾內竟有一萬六千元現金來應付監所開銷,是否抱著未來可能會沒人搭理心態入所就不得而知。
在送進牢房前,所方詢問陳水扁要獨居還是有人陪?由於扁不想與別人同住,於是將他安排於忠字樓三樓左邊浴室旁第一間、忠三舍四十六號獨居房,與之前因台開案被羈押的女婿趙建銘是同一號房。不過,在收容人編號上,所方倒是禮遇前總統陳水扁,原本按照所方流水編號,陳水扁應是「二八八X」,但諧音可能與之前編號「二二六○」的趙建銘一樣,成為「離離拉拉」的笑柄,所以改為「二六三○」。


羈押陳水扁前總統的忠三舍四十六號房約一.八六坪,木質地板、有坐式馬桶及分時段供水的水龍頭,是北所作為被告禁見的獨居房。


阿扁在台北看守所內的伙食與其他收容人一樣,但陳水扁被押後只喝水,未食一粒米。


台北看守所派人24小時監看2630陳水扁前總統在忠三舍46號房的一舉一動。

2630的小特權
前總統陳水扁上週進入台北看守所,原本排定的入所流水編號應為288x,但因有諧音問題,所方最後改成沒有諧音的2630。也算是對前任總統的特殊禮遇。
2884→恁爸背死
2885→恁爸扒嘸
2886→恁爸趴落
2887→恁爸白痴
2889→恁爸被告


折騰一日 早早入眠
忠三舍四十六號房只有一.八六坪大,裡面有坐式馬桶,使用完後要自己沖水,還要用菜瓜布刷洗,才不會產生惡臭,獄警曾拿換洗衣物及盥洗用具給他,被陳水扁婉拒,強調家人會把內衣褲及牙刷、牙膏送進來,不過他另外買了棉被舖在陰冷的木質地板上,隨扈也幫他帶了六套輕便運動服,阿扁在房間內盤腿坐著看資料時,都穿著運動服。
陳水扁十一月十二日九時三十分進入四十六號房,所方把早餐送進來,但他說太累想休息,沒有吃任何東西就躺下去準備休息,可是睡得並不安穩,以大八字睡、左右側睡等睡姿折騰二小時,阿扁都按規定將頭露出棉被。
中午十二時許,所方叫醒他吃午飯,他未進食繼續倒頭大睡,但這一覺卻睡得香甜,一直到晚上五時才被叫醒吃晚飯,他還是拒絕吃飯,只喝了點水,晚上在房內走動,活動筋骨後,很早就入睡。
隔日上午六時三十分起床音樂一響,陳水扁就起床盥洗,不過仍拒絕吃早餐,在房內看了很多相關案件的資料,也向所方要了原子筆筆蕊,擬好「撩落去」的十點聲明,交給前來面會的律師鄭文龍對外公布。


前調查局長葉盛茂(右)自知洩密愧對調查局,被押後對調查局一級主管的送餐慰問一概不收。


平日菸癮極大的前總統府副祕書長馬永成(左),被押後對看守所規定每天只能抽10根菸非常不習慣。


前總統府辦公室主任林德訓(左)被押後,在看守所內非常配合所方的要求。



獄警監視 裸身淋浴
面會時,律師說前第一夫人吳淑珍有送東西進來,陳水扁表情頗為凝重,許久才回神,所方檢查吳淑珍託律師帶來的三本書、菜瓜布、面紙及日本進口肥皂,發現夫人送來的《聖經》是罕見的台語版。
阿扁是台灣獄政史上第一位被羈押的前總統,看守所對他進行了重重監視,忠三舍、戒護中心中央台都有閉路電視監看,而且是鎖定四十六號房陳水扁的身影,雖然稱是保護他,但其實讓他置身「楚門的世界」,一舉一動都被獄警瞧得很清楚。
不過,阿扁卻泰然處之,也不因自己的身分而不敢光溜溜地在監視器前洗澡。在看守所的五天中,只有十六日戒護就醫當天,因太虛弱而無法洗澡,前四天,他分別以淋浴、擦澡的方式洗澡,洗完後並馬上洗自己的內衣褲。也因為禁食,阿扁也只有在入所第一天如廁大號一次,其餘都是排尿。
洗錢案爆發後,在押的被告除扁家大帳房陳鎮慧住在女所外,林德訓、馬永成、葉盛茂、蔡銘哲等人分別被關在忠三、孝三舍,平時他們都碰不到面,放風時間也會錯開。

昔榮今囚 醜態畢露
消息人士指出,前總統府辦公室主任林德訓最聽話,完全配合所方要求。前調查局長葉盛茂最為憂鬱,他私下向所方透露,很後悔替阿扁做過那些事,讓他從一名原來高高在上的情治單位首長淪為階下囚,心理上很難調適過來。
儘管葉盛茂因隱匿公文、洩密等案,讓調查局元氣大傷,但調查局一級主管官員還是集體送菜給他,表示關切,不過葉盛茂向所方表示,除了他太太送來的東西,其他一律拒收,顯露他對調查局的無限愧疚。
而菸癮很大的前總統府副祕書長馬永成,卻在入所後吃足了苦頭,依規定,入所的被告一天只能抽十根菸,根本不能讓一天至少二包菸的馬永成滿足,為此他曾向所方提出要求,希望能開放吸菸,但被所方以不符規定而拒絕。
二十二年前,阿扁因蓬萊島案涉誹謗罪案判刑確定,與前立委黃天福、前內政部長李逸洋一同入獄服刑八個月,當時,阿扁打著遭「政治迫害」的旗子,在群眾簇擁下「光榮入獄」,還被稱為「蓬萊島三君子」。
當時在獄中的阿扁,一度以法務部制定的獄中通信規定違法,進行絕食,而讓法務部低頭更改,為民主、正義奮鬥的意志與決心歷歷在目。如今物換星移,陳水扁一度高高在上,成為一國元首,卻因貪贓枉法被囚,仍猶做困獸之鬥,醜態畢露,令人始料未及。


阿扁(右)因蓬萊島案,與前內政部長李逸洋(中)、前立委黃天福(左)一起入獄服刑,被稱為「蓬萊島三君子」。(中央社)


阿扁的委任律師鄭文龍(前),送《驚歎愛爾蘭》等書給陳水扁閱讀,消磨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