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親友大反撲 嫂抱怨珍不顧吳家死活


扁遭羈押,為了自保,陳致中躍上第一線主導律師群在法庭上的攻防策略,扁家也決定不南遷高雄,人文首璽豪宅已委託友人尋覓買主,而隨著扁家洗錢案白熱化,過去一直信賴扁家的人,也漸漸看清現實的一面。
熟知內情人士說,扁家人一毛不拔,吳淑珍的哥哥吳景茂冒著風險擔任人頭戶期間,竟是純義工,一塊錢都沒分到,出事後,吳景茂的太太陳俊英怨嘆,珍只關心她的錢,一點都不在乎吳家人死活。而被發現曾私下分掉扁家佣金的人頭戶、吳淑珍的同學蔡美利、蔡銘哲兄弟,如今也被珍貶為騙徒,視為欲除之而後快的仇人。


扁珍現實,幕僚及親友協助扁家辦事,有責無錢。


吳景茂借扁家當人頭帳戶,一毛錢都沒拿到也被羈押。


蔡銘哲打著我的名號,還印名片假冒我的特助,在外面招搖撞騙」,吳淑珍最近逢人就睜大眼睛,用沙啞的聲音怒罵蔡美利、蔡銘哲姊弟,還說,「自從阿扁當了總統後,我們家突然跑出很多堂哥。」這種突如其來的情緒轉變,還曾嚇到前來拜訪的民進黨立委們。
知情人士指出,十一月十三日那天,柯建銘等立委登門慰問吳淑珍,親眼看到她的委員們,當時都因為她虛弱的樣子,為之動容。
半躺半坐的靠在沙發椅上見客的阿珍,因為怕冷,就算室內開著暖氣,也穿著高領線衫,外加厚毛衣,但身形仍顯削廋,過程中,珍不時因為脹氣不舒服而按摩肚子,但皮包骨的她,連按摩都仿佛可以直接觸摸到內臟,立委形容,珍談話的聲音氣弱游絲,就算緊臨身邊的人,也要很吃力才能聽懂她的談話內容。
不過,這個被形容像風中殘燭般的吳淑珍,一看到電視新聞上播出,扁家人頭蔡銘哲向檢方指稱,是她同意讓蔡家兄弟分掉辜家一億元佣金時,態度180度大轉變,在場人士形容,她低沈無氣的聲調頓時鏗鏘有力,對著立委們大罵蔡銘哲說,若被她看見一定「會殺了他」,這個突然的轉變讓立委們都看傻了眼。

珍計較 會殺了他
但對了解扁家的人士來說,吳淑珍的摳門已經不是新聞,「扁家的錢是只進不出」,絕對不可能允許蔡美利、蔡銘哲姊弟分佣金,所以蔡家暗摃的機率比較高,因為到現在才得知蔡家曾A過他們的錢,而讓吳淑珍如此憤怒。
不要說對外人如此,對待兄弟手足,吳淑珍也同樣一毛不拔,像哥哥吳景茂一家人也不例外,吳景茂的太太陳俊英就曾經氣憤的對友人抱怨說,「我們一家人幫扁家那麼多,一毛錢都沒拿到,就被押進去了,如果有拿被關,那也沒什麼話好說。」而且出了事,扁家連一點表示也沒有。
陳俊英怨嘆,吳景茂就是太疼吳淑珍,才會落到今天這步田地,回想當初珍堅持要嫁陳水扁,遭到父親反對時,個性倔強的吳淑珍,拗著脾氣,馬上就收拾了行李要北上和阿扁私奔,當時要不是吳景茂陪著她上台北,代表女方出席結婚典禮,還拿錢安頓扁珍一家人,怎麼會有今天的扁家,如今疼愛妹妹的吳景茂,換來的卻只有一家人都身陷官司是非,難以脫身。


吳淑珍的大嫂陳俊英曾因壓力過大,在接受偵訊後吞藥自殺。


扁家人頭戶蔡銘哲遭收押禁見,至今仍不知吳淑珍批他是騙徒。


扁遭羈押後,陳致中成扁家司法攻防戰的主導者。




蔡美利因洗錢案遭約談,得知吳淑珍將責任全推給他的兄弟後相當氣憤。


陳俊英向友人抱怨,丈夫吳景茂當扁家人頭沒拿半毛錢卻惹來一身官司。




前內政部長余政憲成敗全繫於扁家,如今因涉入扁家弊案身陷囹圄。

珍小氣 一毛不拔
不僅如此,珍對幕僚也一樣小氣,親扁人士說,過去扁幾經征戰,最後才能坐上總統大位,背後有不少出錢出力的幕僚和支持者,每回打了勝戰,核心幕僚都會向扁提議,是不是應該拿部份選舉節餘款出來犒賞有功人員,但每回扁都是要幕僚直接去問吳淑珍,不過,總是被珍一口回絕,認為那些錢,都是支持者要捐給扁家的,應該留著以後有重要支出時才使用,被拒絕的幕僚們,只好悻悻然離開。
親扁人士說,在扁被收押後,頓時失去依靠的吳淑珍,現在最依賴的就是她的寵物狗honey,不管睡覺、吃飯,永遠都抱著愛犬,連見客時,honey也都靜靜的趴在一旁陪她,讓珍較有安全感,但儘管如此,因為弊案壓力,讓本來就不好的身體更形惡化,知情人士認為,依目前的狀況,珍可能支撐不久,如果最後連在海外帳戶內的七億元都被充公,她肯定會完全失去求生意志。
下半身癱瘓的吳淑珍,腸沾黏的狀況相當嚴重,但因為身體太虛,血壓過低,無法負荷再次動手術治療,連營養針都不能施打,因此只能靠藥物減緩不適,再加上扁卸任總統職務後,醫療資源不如以往,能活多久,沒有醫師敢斷定,海外鉅款可能是現今珍求生最大的動力。

真會算 出脫豪宅
扁遭收押,讓一家人頓時亂了方寸,也使得原本預計十二月南遷高雄人文首璽的計畫有了大轉變,陳致中決定,豪宅裝潢工作因已接近完工階段,要設計師繼續完成,但他們將不會入住,而是要等到房價好轉時,將新家脫手賣出。
知情人士指出,扁當初完全不認為自己會遭到檢方羈押,還盤算這場官司至少要好幾年才打得完,因此計畫要搬到綠營票倉高雄長住,如今,陳致中確定中止南遷計畫,轉而又問才剛打消搬家念頭,把房子讓給弟弟一家人住的陳幸妤有沒有意願先搬到南部,而讓陳幸妤心理頗不是滋味,最後只好以工作都在台北為由,冷淡的回絕了陳致中的提議。
在確定陳幸妤不想搬家後,陳致中便告知吳淑珍,想要把高雄的房子賣掉,並且已請人代為尋找買主,等到房市好轉之後賣出。
扁家友人說,法學雙碩士的陳致中,在扁入獄後,發揮所學,成為扁家打官司的幕後正牌律師,扁家人雖已委任律師辯護,但個性主觀,不容易相信他人的陳致中,常常越俎代皰,主導律師辯護攻防策略,現在的陳致中,看起來很有自信,常一幅問心無愧的模樣,民進黨立委登門拜訪那天,陳致中也以扁家男主人之姿,安靜的坐在吳淑珍的身邊聆聽談話內容。在場人士形容,身材變壯的陳致中當天穿著短袖T恤,坐在珍旁看起來相當冷靜、沉著,和以往他們印象中木訥的小男孩完全是兩個樣。
陳致中也曾在陳幸妤的請託下,分神替姐夫趙建銘的官司想解套方法。友人說,趙建銘更一審仍被判七年時,曾對媒體說,他的聲音很微小,很卑微,但他很熱心,只是單純想為鄉親服務,民進黨要團結,不要切割,很多事,是媒體誤導,未審先判,「我不曉得你們這麼做,對台灣有什麼好處」,這種宛如陳水扁上身的談話,就是出自陳致中的建議。


吳淑珍將國務機要費案責任,全推給遭羈押的扁核心幕僚馬永成(中)。


前內政部長余政憲因涉及南港展覽館弊案遭羈押。




真擔心 哭兒絕食
除此之外,陳幸妤照常上班,同事們都感覺不到她心情低落,看來目前唯一真正心疼阿扁的只有扁媽陳李慎。
在扁總統任內幾乎不曾打電話到總統府的扁媽,日前特地要前去探望她的總統府前秘書長陳唐山,幫她撥電話到扁辦,希望秘書人員透過律師轉達阿扁,請他一定要進食,並且一再強調:「這是阿母的交代」,說著說著,就在電話裡哭了起來,而讓接電話的扁辦幕僚也跟著哭紅了雙眼。
知情人士指出,陳唐山受託進駐扁辦後,立即在阿扁遭法院裁定收押禁見的隔天,前往台南探視扁媽,告知阿扁的近況。
親近扁家的友人說,扁媽拜託陳唐山幫她撥電話到扁辦,要扁辦的幕僚人員透過律師轉達阿扁,手拉傷一定要看醫生,更要按時吃藥,否則只會愈來愈痛,並說阿扁從小就很堅強,也很孝順,「你告訴他,說這是阿母的交代,阿母叫他要吃飯…」,接著就哽咽的在電話裡哭了起來。
但事實上,讓扁媽擔心落淚的絕食行動,卻是扁在慌亂之餘臨時起意的,連珍事先也不知情。熟悉內情的人士說,扁因為事前完全沒有料到會被裁定羈押,因此才會選擇這種自己傷身、家人傷心的抗爭手段。
扁家友人指出,在收到傳票前,扁還在安排下鄉取暖行程,被裁定收押的那個週未,原預計前往花蓮開講,綠營地方人士在接到扁辦通知後,也積極動員支持者,但沒想到卻白忙一場。
知情人士指出,扁在無預警的狀況下收到傳票,便直覺認為,這回自己可能被聲押,之後大動作找民進黨內重量級人士開記者會,以為只要向往常般提前對外公佈自己將遭羈押的消息後,就可以利用支持者的壓力來阻止檢方下重手,但沒想到事與願違,在無技可施之下,才會採取絕食抗爭。


陳致中和妻子黃睿靚遭約談,因擔心像扁一樣被羈押,連行李都隨身攜帶。


陳幸妤依賴弟弟陳致中,拜託他替趙建銘官司想辦法解套。


扁家南遷計畫生變,陳致中託友人等房價上漲後,找合適買家脫手。



真設計 錯過出庭
傳票寄到前,扁還曾致電民間友人抱怨,自己被法官擺了一道,上回國務機要費案法官傳喚吳淑珍,他好不容易說動妻子願意出庭,但卻因為李勝雄律師突然接到法院通知閱卷,在看到台大醫院對珍身體狀況的評估文件後,臨時取消出庭計畫,扁事後私下怪罪這位自動請纓替扁家辯護的律師「假會」,就是因為這樣才營造出扁家沒擔當的氛圍,進而兵敗如山倒,引發相關人員轉污點證人,及企業人士自首、檢舉的風氣。
扁質疑,司法的目標是他,法官當初沒有料到珍會出庭,以為將像以往般稱病請假,才發傳票,但沒想到珍竟有意願出庭,消息傳出後,法官因為擔心珍在庭訊中壓力過大,又發生像上回一樣身體不堪負荷暈倒,甚至若不小心弄出人命,不但沒人承擔的起,也將影響扁家其餘弊案的審理,扁認為,台大醫院的診斷書風波,是法官在找台階下,主動向台大要求證明,設計扁家讓珍取消出庭計畫。
如今,扁的苦肉計,似乎引發反效果,有綠營人士向本刊記者怒指,「阿扁真是夠了」,先說遭收押是求仁得仁,甘之如飴,之後又絕食抗爭,還演出指控法警打人要求驗傷,沒幾天又被戒護送醫的鬧劇,該人士說,蘇治芬絕食,有人會相信她的清白,但陳水扁比照辦理,只是讓人「看破腳手」;而因扁家弊案遭羈押的相關人士家屬,也私下暗批扁家人無情卸責,並且強調,證據會說話,實際涉案的人絕對跑不掉。


台大醫院曾因外界批評替珍開立診斷證明而緊急召開記者會說明。


扁遭羈押絕食抗議,讓老母親陳李慎傷心的老淚縱橫。


台大醫院的診斷書成為吳淑珍免出庭的護身符。



長期抗戰 扁辦幕僚降薪
據指出,為了維持扁辦的運作,幕僚人員自動要求全面減薪,以準備長期抗戰;在此之前,阿扁已交待總統府前祕書長陳唐山,在他遭收押後,能時常到扁辦,為他處理重要事務,日常工作則由凱達格蘭基金會執行長王時思及扁辦代理主任劉導負責。
阿扁卸任後,即把凱達格蘭學校整併,只留下少許人員和扁辦合署辦公,目前凱校已不再招生,連工作人員也只剩新聘的執行長、前高雄市政府新聞處長王時思等少數人,扁辦的聲明均透過凱校網站公告,是扁辦對外連繫的重要窗口。
自從扁辦主任林德訓遭收押禁見後,即由阿扁的重要文膽劉導代理起主任職務,劉導在阿扁總統任內,是繼林錦昌之後專門為他撰寫重要文稿的首席文膽,深獲阿扁倚重;組織工作及對外行程接洽,則由江志銘負責,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辦好22日晚間的挺扁晚會,而江志銘也在近日積極串連各地挺扁人士共襄盛舉。


江志銘


劉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