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男綠女
中道人生 馬念先


《海角七號》捧紅了飾演「馬拉桑」的馬念先,其實以前,他也曾是當紅樂團「糯米團」主唱。但無論以什麼身份被認識,馬念先始終穩穩地過他的日子、作他的音樂;不似「馬拉桑」那樣衝衝衝,這是馬念先凡事不強求的中道人生。


馬念先穿著寫有「loser」的T恤,他看起來雖然隨和卻絕對不是輸家,不當搖滾憤青,務求過得腳踏實地。


為了即將舉辦的小型公益演唱會,馬念先和伙伴們興沖沖地進了練團室。「ㄟ,你那個音要不要這樣這樣…那樣那樣…,」馬念先慢條斯理地講半天,年輕捲毛的鼓手一臉茫然:「啊?我聽不懂耶,」大家笑到岔氣。練團室的氣氛百百種,嚴肅的、狂放的,而這絕對是我看過最好玩那種;但別忘了,馬念先之前是「糯米團」主唱兼吉他手,而「糯米團」的音樂,原本是動感又歡樂的。
還記得聞名各大KTV包廂的〈跆拳道〉嗎?「多年前寧靜的一個夜,我媽媽帶我來到紐約;現在要回來出唱片,麻煩大家賞個臉?」光想到這段惡搞〈龍的傳人〉的歌詞我就想笑,而馬念先不以為意地說:「也不怕人家講啦,我就是在唱王力宏。」八月在另一場小型音樂會中,他也把盧廣仲的〈一百種生活〉改成〈一百種飲料〉,high翻全場。就是說嘛。經濟差、政治亂,大家輕鬆點面對人生,多好!

馬拉桑不是本人
不過現在一提起馬念先,大家不是先想到音樂人,而是電影《海角七號》中的熱血客家業務員「馬拉桑」了;前陣子他在路邊拍廣告時,連騎腳踏車經過的歐吉桑,也像跳針似地一直大喊:「馬拉桑!馬拉桑!馬拉桑!」
《海角七號》紅了一票人,但受益最多的,大概就是馬念先和飾演「茂伯」的林宗仁了,或許因為他們在片中的形象最樂天知命,最能得到多數台灣人的認同;雖然馬念先覺得,自己演得非常不理想。「我第一次看到劇本,我就跟導演說,我沒辦法,你要告訴我怎麼演,因為『馬拉桑』這個角色,跟我的生活完全是南轅北轍的。」
馬念先是典型台北中產階級小孩,有一個知名兒童文學作家父親馬景賢,他的成長環境,幾乎可以用「真善美」來形容了。「我爸是在書堆裡過生活的人、媽媽是家庭主婦,他們不太限制我們什麼,就讓我們很自由,反正我跟我姐也沒有很壞。」小時候父親在圖書館工作,馬念先下了課便到圖書館找父親,父親很疼愛小孩,看他這陣子迷模型就為他訂日本的模型雜誌,那陣子迷拍照,就為他訂日本的攝影雜誌,而無論書中有黃金屋還是顏如玉,總而言之都是好的影響。馬念先沒有因此變成被寵壞的死小孩,反倒發展出作什麼都樂在其中的隨和個性,之後投身音樂,自然也不走頹廢搖滾青年的路線了。


《海角七號》紅了後,馬念先和飾演「茂伯」的林宗仁因為形象討喜最蒙其利,一老一少活動場子接不完。(蔡宜謀攝)


總是大喊「馬拉桑!」的客家業務員讓馬念先一炮而紅,但他說現實生活中,自己其實不是這種人。(馬念先提供)




身為第一個或主流唱片公司青睞的幽默樂團,「糯米團」當時超受歡迎。(馬念先提供)

作音樂 水到渠成
「進唱片圈就是時機到了,真的是這樣。我在學校連音樂社團都沒參加耶!大家把『糯米團』定義為地下樂團,其實我們也沒怎麼在地下樂團混過,只是想說寫一首歌、參加比賽留作紀念,然後就被唱片公司簽了,那時候唱片環境還蠻好的。當兵後香港有人找我們製作,接觸之後,慢慢地機會變多了,然後整個大環境開始不景氣,就開始有一些製作案開始會找我作,整個很順,我就又轉過去(幕後)了。」
被馬念先用不到兩百字敘述的這段,他由大學至今的音樂生涯,對某些樂迷而言,可是台灣音樂史上難以忘懷的回憶。「糯米團」算是第一個獲得主流唱片公司青睞的幽默樂團,顛峰期還曾遠征香港,簡直媲美國際巨星;採訪時碰上一位興奮的小姐,我們原本以為是因為看了《海角七號》,她立即澄清:「不是!我是『糯米團』的歌迷!每張專輯我都有!」
形容「糯米團」時期的自己曾是「機車新人」,「因為還在唸書,團員們都有些規劃,出國唸書什麼的,想說以後不可能靠這個吃飯,所以姿態擺得很高,通告還東挑西撿。」如今「糯米團」團員們真的四散、往各自的人生去了,而馬念先還留在這裡,默默地、知足地作著音樂,一年參與一兩部電視或電影演出,直到《海角七號》導演魏德聖找上門來,突然間,他就出現在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活動與代言場子裡了。


在前陣子很蔚為話題的綠茶廣告中,馬念先演出逗趣警察一角。(馬念先提供)


馬念先(右)和「自然捲」成員奇哥組成的「project early」發了兩張專輯。(莊立人攝)


正於中視播出的八點檔《光陰的故事》收視率極好,馬念先(左一)是主要角色之一。(右起楊一展、陳怡蓉、賴雅妍)(中視提供)




在《海角七號》裡「馬拉桑」取代「茂伯」彈貝斯,其實現實生活中他擅長的是吉他。

開眼界台北之外
我特別拿那支俗擱有力的「家具名床大展」廣告出來嘲笑他,而馬念先一臉認真地說,ㄟ,不是很符合「馬拉桑」的風格嗎?
「其實很多我的觀點,講難聽點,已經是台北人觀點,我不是故意的,是從小環境導致,我看很多事情,可能跟台灣其他地方的普世價值不一樣。對於像『馬拉桑』這樣的人或他的生活方式,或許我一輩子接觸不到,但把我這種人剔除開來之後,我發現,其他人通通能接受、認同他,而這些人的力量很大!這是一個很好的事情,不用在那邊ㄍ一ㄥ什麼態度,我想說換個角度去試試看(拍俗擱有力的廣告之類),還蠻有趣的。」
魏德聖曾說,《海角七號》這幾個主要演員都有種「不甘心」的特質,想要證明些什麼給大家看,除了馬念先,他對人生似乎已經篤定了。「我覺得,我比較沒有明星夢啦!像小應(「水蛙」)是非常想表演的人,林曉培(清潔工)曾經非常好然後掉下來,小范(「阿嘉」)也是,大家都還是想要站在舞台上…。當然掌聲一定會喜歡,但沒有我覺得也還好,然後現在這樣,ㄟ,也還不錯啊,」他和和緩緩地說,這樣的人,難怪可以和初戀女友交往十六年。
「馬拉桑」這角色又將馬念先帶回台前,除了演唱會還拍八點檔,精選輯也即將發行;採訪過程中他接了幾通電話,都是朋友來ㄠ他出席與接受各類活動及採訪的;他講得吞吐為難、經紀人在一旁皺眉,但最後還是都接了,推不掉。
而一個沒有明星夢的人,如何看待這一切呢?
「ㄟ,不景氣還有工作,那就代表景氣好的時候,ㄟ,工作會不會更多?」馬念先「嘿嘿」地笑了兩聲,這時候的他,還蠻有一點像「馬拉桑」的。


馬念先和合作的樂手一起為接下來的表演練習,物以類聚,大家練起團來氣氛輕鬆逗趣。


長得很old school,也喜歡復古事物的馬念先,有一台很漂亮的愛快羅蜜歐老車。(莊立人攝)



馬念先小檔案
1973.3.28 淡江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
曾任「糯米團」主唱兼吉他手,發行《青春鳥王》《糯米團》等專輯,之後與「自然捲」奇哥組成「project early」,並持續參與電視電影演出,包括《愛情來了》《美味關係》《流浪神狗人》《海角七號》等,目前演出中視八點檔《光陰的故事》,11/22將與信義鄉農會及Pizza cut five聯手於西門町「河岸流言」舉辦公益演唱party。


場地提供:公園Cafe(02-2719-8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