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傳真
看病 吃飯 買車 郎姑全程照顧邱澤


主演《無敵珊寶妹》的邱澤,魅力果然無敵,過去不僅能電到偶像藝人楊丞琳,現在也還能讓相差16歲的「郎姑」郎祖筠將他照顧得無微不至!據本刊目擊,郎姑不僅陪邱澤看皮膚科、買藥,連吃飯、吃甜品時都一再買單,又一同看車,可見郎姑對邱澤關愛有加,兩人感情好得讓人遐想!


11月12日 20:47
郎祖筠(左)、邱澤(右)離開臺安醫院又買完東西後,一起過馬路準備去吃飯。


多年前被影射是于緁書中曾與她SM的邱澤,因當兵入伍而銷聲匿跡,直到今年他退伍,並演出《無敵珊寶妹》後,卻再陷桃色疑雲,對方是年紀大了他十六歲的郎祖筠。

邱澤看病陪就診
十一月十二日晚上七點多,本刊直擊,邱澤和助理一結束三立錄影,就搭車去北市八德路上的臺安醫院,郎姑已老早在那兒等他,接著他們直接上六樓看皮膚科,郎姑也陪邱澤進入診間。五分鐘後,兩人又一起到醫院對面的康是美藥妝店,邱澤買了瓶「仁山利舒」洗髮精,不知是否最近頭皮屑突然爆增。
接著,邱澤、郎姑等三人又去「鬍鬚張滷肉飯」吃飯,然後由郎姑買單。過了一會兒,他們又去吃甜品,邱澤與郎姑聊得非常起勁,兩人還不時手舞足蹈,最後仍由郎姑付帳。吃完點心,他們又去附近的「杏一醫療用品」逛,邱澤的皮膚看來極需治療。
之後,郎姑、邱澤跟助理又去復興南路一家「人體地圖」服飾店逛,邱澤東翻西撿挑衣服時,郎姑則呵護備至地在一旁給意見。最後,邱澤沒買任何東西就離開,並與郎姑分別搭上計程車離去,邱澤則直接回家。
十一月十五日下午三點多,邱澤結束《無敵珊寶妹》的宣傳活動,就換裝搭車去內湖路一段某巷內的「飛翔汽車」,他跟車廠的人聊了很久,還試開一台福斯GOLF小車。不久,郎姑又搭著計程車現身了,她耐心地等邱澤試車回來,然後一起和老闆洽談,邱澤似乎想要買二手車。


19:35
郎祖筠(左)陪邱澤(右)看完皮膚科,一起從診間走出來,表情似乎很開心,兩人交情之深溢於言表。


19:51
邱澤(左)就診完,在郎祖筠(右)的陪同下,一起去醫院附近的藥妝店買了一瓶「仁山利舒」洗髮精。




十月中,郎祖筠擔任電影短片《夏日之詩》的戲劇指導,邱澤則是該片男主角,她還在記者會上當眾逗弄邱澤,兩人顯得非常熟稔。

搭肩散步聊開懷
晚間五點半多,邱澤、郎姑在暮色低垂時,一起徒步離開車廠,兩人邊走邊散步,郎姑還大剌剌地把手搭在邱澤的肩上。走到巷口,他倆坐計程車去安和路的「台北人餐廳」,兩人面對面坐著,邱澤點了晚餐吃,郎姑卻只是喝咖啡,交談時則將聲音壓得很低,但郎姑講話時表情生動、動作超大,像在演舞台劇一樣。直到深夜近十二點兩人才結束用餐離開,邱澤送郎姑搭車後,就和友人搭車去金山南路的一家pub玩耍。
今年六月初,邱澤剛退伍準備演出《無敵珊寶妹》前,才剛結束一段約一年的戀情,對方是一位在他服役時,經由朋友認識的圈外人。而當時他也開始上郎姑的進階表演課,然後他倆就愈走愈近,空閒時幾乎形影不離,郎姑對邱澤的好,開始招來耳語。


郎祖筠(左)與美國籍先生巴比(右)在2000年完婚,結婚8年至今沒有小孩。


11月15日21:45
邱澤(右)、郎祖筠(左)用餐完畢,他還細心地送郎祖筠坐車離開。


邱澤(左)前往內湖看二手車不久,郎祖筠(右)又趕到現場,就好像邱澤的保姆一樣。




孤僻弟V.S闊嘴姐


邱澤壞事傳千里




多年前,楊丞琳、邱澤因合演《原味的夏天》而談戀愛,但後來楊丞琳說交往八個月,見不到邱澤十次,兩人翻臉後分手。

卡債頭痛找人喬
外界傳言,郎姑非常熱心地曾經請求目前擔任市議員的師兄侯冠群,看能否幫忙處理邱澤在陽信銀行的卡債問題,就連邱澤想要出國,買機票或是訂房的大小事,都是由郎姑一手包辦,再加上很久以來,郎姑外籍老公巴比已未跟她一起出現在媒體上,所以三方關係更讓外界好奇。
就在這時,郎祖筠與邱澤的合作關係又更密切,據聞十月中網路暢銷作家藤井樹宣布,將自己出資把小說《夏日之詩》拍成短片,並表示邱澤是以友情價接演時,邱澤也承認他因入戲哭到崩潰、頻頻發抖,其實挖出他傷心情緒的高人,就是該短片的戲劇指導郎姑。
當年因舞台劇認識的郎姑與美國籍先生巴比,自從二○○○年九月結婚以來,至今沒小孩,而四十三歲的郎姑一直將成立八年的春禾劇團當作孩子,但因財務壓力,郎姑已將今年推出的《梁山伯與祝英台》當作劇團的封箱之作。


邱澤(右)退伍後一重返台灣演藝圈,就跟郭采潔(中)、張棟樑(左)挑大梁演出《無敵珊寶妹》,恰巧與楊丞琳主演的《不良笑花》對打。


10月16日晚間,郎祖筠在國家戲劇院演出,邱澤還特地前往捧場,欣賞《梁山伯與祝英台》。


因為財務壓力大,郎祖筠一弄完《梁山伯與祝英台》就結束經營8年的春禾劇團。



害怕親密母姐疼
今年中,邱澤重返台灣偶像劇行列,不知是否因邱澤前女友楊丞琳演出的《不良笑花》,剛好跟他的《無敵珊寶妹》對打,他才復出就遭楊丞琳指控說兩人交往時受了不少委屈,最後連分手都莫名其妙,逼得他只好自清:「我沒有錯啊!」無奈地承認自己習慣孤獨,他會不由自主地想逃離過於親密的關係。但顯然跟年紀大他一截的郎姑,不但讓他不想逃離,似乎更讓他享受到「母大姐坐金交椅」被照顧的滋味。
面對外界的疑慮,同時是邱澤經紀人、郎姑好友的廖天駿說:「郎姑可是邱澤在行天宮拜拜過的結拜姐姐,也是因郎姑牽線,邱澤才簽到我這兒來。」
郎姑則回應說,她婚姻很好、沒有離婚。跟邱澤、楊丞琳結緣在他們合演《原味的夏天》時,她引導單親長大的邱澤,演了數場很重要的哭戲,這幾年來她既像邱澤的老師,又像他姐姐、媽媽,不過並沒有幫他處理卡債。郎姑也強調她像邱澤一樣的弟弟很多,希望外界別誤解了。


阿姐吃嫩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