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男綠女

台灣製造《海角七號》田中千繪《流星花園》阿部力

國片《海角七號》開出令人振奮的破億票房,女主角竟是一位努力說中文、聽台語,努力在台灣生活的日本女生;日片《流星花園》迷倒不少年輕fans,而主角群「F4」帥哥中,竟然有一位的演藝生涯,是從台灣開始的。
演藝圈原本是夢想之地,而跨越國界所點燃的夢想煙火,看來格外燦爛。


脫離備受呵護的千金小姐生活,田中千繪一個人來台灣闖蕩,柔美的外型下有堅強的個性。

「第一次看到《海角七號》的劇本時,我想,噯,為什麼這個女生這麼兇?為什麼一直發脾氣?但慢慢熟了之後,我就越來越喜歡她了!」

各國遊走 田中千繪

彷彿老朋友般,田中千繪聊到《海角七號》中她飾演的角色「友子」,片中日本女生友子獨自在墾丁工作,又寂寞又害怕,於是強硬地武裝起自己。帶著溫柔微笑的田中千繪不像友子,卻也是友子。兩年前她中斷日本的演藝事業來台學中文,從一開始語言完全不通、只能窩在飯店邊啃餅乾邊流淚,到如今闖出一片天,決定留下來繼續努力;日本媒體形容她是「灰姑娘」,而打破國片十年來票房紀錄的《海角七號》,就是她的南瓜馬車與玻璃鞋了。
尤其《海角七號》剛在東京海洋影展奪得百萬首獎,「灰姑娘」可謂衣錦還鄉了。大家都很好奇,日本人看得懂片中笑點嗎?「我本來也擔心,因為日本人看電影不敢笑出來。我之前有去看周星馳的電影,太誇張,電影院沒有人笑出聲!還好這次在日本看《海角七號》,觀眾有笑出來,雖然沒有大笑,但我跟導演說,這樣已經很厲害了!」
田中千繪說得手舞足蹈,好像自己也是台灣人似地;通常日本人不是很受不了台灣的亂、就是愛上台灣的抖擻元氣,而田中千繪顯然屬於後者,從四年前與周杰倫拍攝電影《頭文字D》開始。
父親是日本知名彩妝大師田中東尼,媽媽和哥哥也都是彩妝師,從小便跟著進攝影棚玩耍的田中千繪,當上藝人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十六歲開始拍戲的她,念大學時接了在日本拍攝的《頭文字D》中一個角色,甜美白晰的她很得周杰倫喜愛,拍電影同時,又出任MV〈七里香〉女主角;與海外工作團隊首度合作的愉快經驗,對田中千繪而言簡直是命運的召喚,從來沒有離家過的她於是升起一股強烈渴望,想到周杰倫的國家來看看。


《海角七號》除了在台票房好、回日本也奪得影展百萬首獎,田中千繪(左起)與男主角范逸臣、導演魏德聖開心不已。
(果子電影提供)

直接 我喜歡

「那時候周杰倫很認真地用英文跟我聊天,他給我的台灣印象真的不錯。而且我看到他和工作人員相處,很親切,大家像家人一樣的感覺,我很喜歡,就覺得我應該很適合台灣。因為日本人真的太ㄍ一ㄥ了,有時候很煩;台灣人很直接,有些日本人會嚇到,但我不會,我比較喜歡直接!」
日本經紀公司只給田中千繪八個月時間學中文,就在她要回國前兩週,苦尋不著女主角的《海角七號》工作人員在網路上逛到田中千繪的部落格,讓她的演藝生命戲劇化地轉了個彎。「我聽導演講《海角七號》的故事時,感動到雞皮疙瘩,而且友子這個角色也很吸引我,我沒有演過這麼剛烈的女生!」片中有一幕是失意的友子喝醉大鬧男主角「阿嘉」(范逸臣)住處,田中千繪說,導演喊「卡」後她依舊止不住眼淚,因為想到剛在日本過世的阿嬤,來台灣之後所有異鄉人的孤單回憶,也全湧了上來。
「但演完很過癮!」她雙眼閃閃發光。那在現實生活中試試看發酒瘋好了?端莊的日本女生立刻出現:「不好啦不好啦,我不想打攪到別人。」
「從小我就很想到國外工作,可能受了我爸爸的影響,因為他二十幾歲就到好萊塢,我的夢想是和其他國家的人一起合作。」如今這夢想以一種苦盡甘來又無比熱烈的方式展開了,田中千繪說,聽說有人《海角七號》已經看了九次,實在太可愛了!而她也決定繼續以台灣為基地發展演藝事業,接下來的電影作品約末在十一月會推出,合作的導演是曾拍過《翻滾吧!男孩》與《六號出口》的林育賢。
而她現在到底有多融入我們的生活?一開始最受不了台灣人愛遲到的田中千繪承認,結果她回日本時,自己也犯遲到病了。「很誇張,我遲到一個小時!」她大笑:「還好那個人沒有生氣,因為他很像台灣人!哈哈!」


演出《頭文字D》時田中千繪(左起)、阿部力都只是小角色,如今已各自闖出好成績。(右為杜汶澤)(香港資料室)

在台灣已經待了兩年的田中千繪很喜歡台灣人的熱情直爽,原本性格端莊的她,如今也被影響得會開朗大笑。



田中千繪 Chie Tanaka

1981.8.17生
電視:《美少女H》《學校怪談》《富江恐怖之美少女》《特搜戰隊》等
電影:《春之雪》《乒乓》《頭文字D》《海角七號》等


外柔內剛 阿部力

與阿部力初見面,竟讓人忍不住啞然失笑。印象中明明記得他和Energy、阮經天等人曾演出電視偶像劇《米迦勒之舞》、也曾在電影《國士無雙》中化身性感女警官天心的逗趣搭檔,是個標準台灣帥哥,怎麼一開口說話,竟是濃濃的京片子,還說:「叫我冬冬就可以了!」
而他,現在又到了競爭激烈的日本演藝圈發展,在轟動的日本版《流星花園》電視劇與電影中,他甚至得以飾演台灣版由吳建豪所出任的「F4」之一--「美作」一角;這下更令人好奇了,阿部力到底是什麼來歷?
「我父親是中國人,母親是中國與日本混血,我是在黑龍江出生的,」中文名字叫李振冬的阿部力如是說。他十歲那年,日本人外婆決定離開久居的中國東北回到故鄉,全家人為了照顧年邁的外婆也跟著移民,小小年紀的李振冬於是冠上了外婆的日本姓氏,從此變成阿部力。一開始當小留學生的日子並不好過,「基本上我是一個很會忍耐的人,但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剛開始的時候不會日文嘛,常常很不開心,只好用身體去…,」他笑了笑,臉上含蓄地浮現了「打架」兩個字。
在陌生國度辛苦生存下來的內斂小男孩,逐漸沈醉在日本動畫片的世界裡,聽著悅耳的主題曲,希望自己將來可以成為一個歌手。「其實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我會離開日本,完全沒有,是我的父母說,不然你到中國學音樂好了,順便加強中文。於是高中畢業後我就一個人到了北京,在親戚的介紹下,進了北京電影學院進修表演班。」
而腳步一旦踏出、眼界一旦擴展,就無法回頭,想要追求得更多更多了。在北京唸書期間,阿部力被香港導演陳果挑中,矇矇懂懂地演出生平第一部電影作品《人民公廁》,然後他結識了表演進修班的歌手同學張信哲,兩人結為好友,經張信哲介紹,阿部力與台灣的緣分就這麼牽起來了。


《流星花園》電影版在日本狂賣票房近日幣60億,阿部力(左二)飾演「F4」的美作一角。(山水國際提供)

全都 是故鄉

「來台灣算是在學習吧,拍拍廣告、MV啊,認識了很多朋友,每天都覺得很愉快,」阿部力笑得平和,在國外生活對他而言,是一點障礙也沒有。後來他接拍《米迦勒之舞》與《國事無雙》,台灣的演藝事業看似正要起飛時,千載難逢的機會來了。日本《流星花園》製作群看到阿部力在雜誌上的照片,鎖定他成為日版「F4」中的一角,「因為這四個人的性格都比較特殊,他們覺得我有一種…可以協調大家的特質,也比較會照顧人吧,」他依舊笑得平和;而這《流星花園》電視劇第一部、第二部加上電影版,一拍就是三年,不捧紅他都很難。
「日本的劇組時間掌握特別準,對演員照顧得很周全,所以演員就要把你該作的表演做到,太多NG的話…對整體拍攝氣氛就會不太好。在台灣拍戲比較沒有壓力,大家不會在乎那麼多,我在台灣習慣了有什麼說什麼,所以剛回日本時,有時候上綜藝節目,他們還覺得我蠻好笑的。」
日版《流星花園》其他三人都比阿部力年輕,卻比他資深很多,「我從他們身上學到不少東西,譬如演員不只是道具,要跟導演溝通,像松本潤就會跟導演聊到很細很細,他很會照顧人,還很能喝酒!小栗旬很小就出道了,對於自己在表演上要什麼很明確,而且他很有趣、很會開玩笑;松田翔太也是在國外生活過的人,所以態度很大方。我們四人如果有戲在一起,那天都盡量不排事情,下了戲後一起去吃飯喝酒,有點像是朋友以上、兄弟以下的關係吧。」
即將接拍日本電視台五十五週年電視電影與十月檔的新日劇,阿部力來去匆匆地又回日本了,但他已經計畫即將在台灣發片,總算能一圓最初的歌手夢。「我想要在各地跑來跑去,回日本發展、到中國演電影,因為都是我的故鄉,台灣也是啊!」一直維持日本藝人客氣不多話習慣的阿部力,此時充滿了感情地說。


在日本接連演出大片與熱門日劇後,阿部力漸有大將之風,接下來還計畫到台灣發片。


阿部力(右起)曾與阮經天、Energy的阿弟與書偉一同演出曹瑞源導演的偶像劇《米迦勒之舞》。(台灣蘋果日報)


阿部力(右起)曾與楊佑寧、天心在國片《國士無雙》中搞笑演出。(台灣蘋果日報)


在好友張信哲(左)的演唱會上,阿部力曾經擔任嘉賓。(張信哲提供)

阿部力在中國出生、日本長大、台灣開啟演藝事業,這三個國家都是他的故鄉。



阿部力 李振冬 Abe Tsuyoshi

1982.2.13生
電視:《米迦勒之舞》《流星花園》《抹布女孩》《未來講師》《菊次郎與早紀》等
電影:《人民公廁》《大停電之夜》《國事無雙》《頭文字D》《我愛芳鄰》《流星花園》等


撰文:陳惠心 攝影:陳孔顧、嚴鎮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