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本經

第二次機會 范逸臣

這陣子坊間打招呼的慣用語是:「你海角七號了沒?」全民搞得像直銷。
片中男主角范逸臣演活了失意樂團主唱的不甘與憤怒,誰都想對著看不起自己的人吼叫:「你以為我是破銅爛鐵,但我真的不差!」這句話也最能代表范逸臣的心情。
初出道因翻唱《我的野蠻女友》主題曲而走紅,但之後卻好運不再,專輯賣不好、演電視劇被罵演技差、答應過要提攜當初一起組團兄弟的承諾,越來越遙不可及。當機會再一次來敲門,其實連范逸臣都沒把握可以扭轉命運。


《海角七號》給了范逸臣再一次翻身的機會,他說無論這效應會持續多久,至少讓大家看到不一樣的范逸臣。

《海角七號》票房破億,早打敗周杰倫的《不能說的秘密》寫下的紀錄,你以為男主角很紅?卻有網友留言:「范逸臣會唱歌喔?」范逸臣聽了也只好說:「有些事情要學著釋然。」

可是我真的不差

出道六年、發過五張專輯,卻還是有人不知道范逸臣是歌手,就跟導演魏德聖當初角色設定,找的是有叛逆色彩的黃立行、柯有綸一樣,范逸臣不是第一選擇。
「我第一次去casting(試鏡),導演對我的印象是文質彬彬、太溫柔!」
范逸臣說得太客氣,回顧他第一首走紅的翻唱歌曲〈I Believe〉長髮飄飄的造型,導演應該怕他是個娘砲吧!誰會料到情歌王子底下的血肉,是個不得志的搖滾歌手?
「能拍《海角》我也覺得運氣好。如果他是李安,一堆人擠破頭想演,當初導演需要協助,沒有人看中他,還有人問《海角七號》跟《長江七號》有什麼關係?但我很喜歡這劇本就去爭取了。畢竟這次機會可能是最後一次,就算是不小心流失掉,我覺得那也是在自己手上搞砸的,也不會覺得悶或什麼!」
電影賣座范逸臣感受到錦上添花的現實,竟然是最常相處的唱片公司同事。
「他們也不看好,我第一次拍電影能怎樣呢?直到我去日本參加影展前,他們說:『一哥,我去看了你的電影,很棒耶!』我很想跟他們說:『早就很多人跟我說很棒,你們現在才去看…』」


范逸臣剛出道長髮飄飄的情歌王子造型,跟骨子裡熱血搖滾客完全不搭軋。(豐華唱片提供)

留下來 或是我跟你走

范逸臣愛唱歌,專科時跟志同道合的朋友玩團,把商專當成醫學院念了七年才畢業,他哥哥不玩團,現在還真的在榮總急診室當醫生。
他一開始在pub駐唱遭父母反對,一個星期只唱一天能賺什麼錢?老是被趕來趕去,老闆常因為自己的朋友要唱,把他們換下來。
「我第一次覺得原來攀交情這麼重要。很多時候碰到不開心,憤怒跟不滿就找人聊天,不然怎樣哩?不然就是去喝酒好了!喝完再說,我會罵三字經啊!不好意思收錄吧!你們會罵的我都會罵,三個字五個字七個字都有。基本上我分不太出來哪個比較髒!」
駐唱一年後被經紀公司發掘,整團只要他一個人,還推他上台北發片。
「很多pub駐唱歌手都希望有朝一日來台北發片。團員對我的期盼是如果發展不錯,說不定他們可以連帶一起到台北。」
可是他從第二張專輯就成績開始下滑,他跟團員繼續聯絡,但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帶他們來台北?他圓了上台北發片的夢,卻沒有完成跟麻吉那個一起發展的默契,樂團也因此解散了。
對不起兄弟、自己的成績也不好、公司不讓他演電影、跨行去演電視劇《寶島少女成功記》也被罵演技差。什麼都無能為力,范逸臣開始喝酒,酒後路邊尿尿被拍又成了個笑話,內心很苦只是愛面子不肯多說,其實他還曾苦悶到酒後打人。
「就崩潰到打人啊,打經紀人。」范逸臣說酒後出拳卯經紀人,但經紀人還是有義氣地送他回家;經紀人還原現場,當晚范逸臣跟《寶島少女》的導演喝完酒,隔天一大早有南部通告,經紀人去他家叫他的時候被狂打一頓,到現在范逸臣從來沒在經紀人面前提過這件事,兩人很有默契地裝傻。


當年的白馬王子造型超老土,范逸臣苦笑:「我不是沒別的衣服穿,是公司規定我只能穿這幾套,不然別人認不出我。」層層約束讓范逸臣綁手綁腳,過了好幾年的低潮生活。

為什麼抓我一個

在台東東河長大的范逸臣,國小生活是無憂無慮,山上跟朋友玩捉迷藏,在山上有太多地方可躲,隨便躲樹叢。找得到才有鬼!常常當鬼找兩三小時,躲那邊被蚊子咬才喊暫停:「我們設陷阱抓竹雞、斑鳩賣到山產店,一隻賣一百元,錢慢慢花,拿來買糖果。夏天就去游泳游到脫皮!」
他升國中時,當建築零工的爸媽因為台中比較有工作,舉家遷往都市,范逸臣也因此變得自閉,陌生的環境、陌生的臉孔,同學取笑原住民的范逸臣叫他「蕃仔猴」:「我還聽過別人更不堪的外號叫龜頭(台語),我就覺得也還好了。」
原本一句閩南語都聽不懂的他,現在可以唸台語演《海角七號》,是因他升國二的暑假狠K台語新聞跟布袋戲,范逸臣不想跟別人不一樣,偏偏老師愛在上課的時候點他名:「這種野生動物,你們台東那邊有沒有?
「我也不跟我哥說,說了他會覺得我很脆弱、會笑我。我爸媽根本沒時間去顧這些,簽聯絡簿都是我哥簽,我爸媽常忘記,我就會被老師打,我覺得好奇怪,不過是聯絡簿,為什麼要打人?
「我性格很賤,你硬要我去學我就不要,我喜歡自己做選擇,你幫我做決定,我反而不要。」
放牛班的范逸臣有個考上醫學院的哥哥,爸媽難免會比較,范逸臣一直強調不想走哥哥走過的路,在台中念專二的他第一次體驗到孤伶伶的感覺。
「爸媽因為工作少要搬回台東,我哥去台北念書,那天他們坐晚上十點多的夜車回台東,我在宿舍睡覺,我爸給了室友一封信轉交,我爸寫說:『你在台中要好好照顧自己…』雖然字句不是多麼沉重或有很多情感,但因為一直以來跟都爸媽住,現在發現要找一個人幫忙都沒有,我在台中沒有親人、沒有家了。」
慢慢地范逸臣習慣了一個人,來台北不過就像是搬到台中的另一個角落,第一次在台北落淚,不是感懷身世而是為了前女友。


范逸臣說自己的個性喜歡跟人家唱反調,也許是源自於當醫生的優秀哥哥當年管他太多,又因為樣樣比不上哥哥,乾脆走向另一條不同的人生道路。


范逸臣小時候在台東山上到處跑,國中搬到台中市時無法適應變得自閉。(范逸臣提供)


范逸臣(前排右)小時候就懂得現實:「從來沒有我點到的玩具,第二天會出現在我家。」

你若劈腿就去死一死

「她那時候有點憂鬱症,我工作又很繁忙,我受不了每件事我都要跟她解釋,但她又愛東想西想…」現任宣傳女友Maggie因為在他感情不順利、工作低潮時候一直陪在他身邊而日久生情,但兩任女友都愛吃醋,我問范逸臣拍床戲有沒有報備?他說:「我沒講,講了壓力很大,她看過電影之後有吃醋,她說:『喔!很開心喔!』這麼酸的話,我要怎麼回答?」
雖然是很煩,不過引發范逸臣愛意的源頭,卻是一種對不完美的探索:「要讓我有興趣的女生一定要有過人之處,不是很自閉、就是個性上有某些小缺陷,才會引發我的好奇,很急躁、容易生氣或是神經特別大條,你不覺得跟這種人一起生活很有趣嗎?」
他這麼奔放的個性遺傳自爸爸:「我爸覺得自己有藝術天分,喜歡音樂、繪畫,他之前還開畫展,現在又買一台電子琴、買琴譜自己學鋼琴,他不甘於自己只是一個老農夫。
「我跟我爸像?當然吶!他是我爸!」
但范逸臣頭髮的少年白,卻是遺傳到他形容「很腳踏實地」的媽媽,若說范逸臣的爸媽這一對是理想與現實的結合,那麼他們結纍出的果實,就是一直努力把現實拉近夢想的范逸臣,「我沒有阿嘉那麼失敗,因為他連最後一次的機會都不給自己。」對嘛!只要不認輸,眼前看到的都嘛是機會。


竟還有人是因為看了《海角七號》才發現范逸臣會唱歌,他目前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完全擁有自己專輯的主控權。

有雷

允諾票房破2千萬就裸泳的范逸臣蠻不在乎地說:「脫就脫啊!拍得到嗎?」
我冷笑一聲:「你當真以為我們不會租海底攝影機?」
范逸臣大笑:「那只會拍到一堆(黑色)水草吧!而且拍到又怎樣,你們能登嗎?還不是要打馬賽克。」
結果第二天小范是有去了墾丁露屁股給大家看吶,但他的小小范沒露,水草也一根沒拍到,之前的話還不都是嘴砲,真是說的比唱的都要好!
會演戲了喔!


范逸臣裸泳大露屁屁,比阮經天裸泳要有誠意許多。(許天瑞攝)

又紅了 范逸臣

英文名:VAN
阿美族原住民名:林納斯(出發之意)
生日:1978年11月3日 出生地:1台東東河
身高:173公分 體重:62公斤
學歷:台中商專商業設計科(現改制為國立台中技術學院)
專輯:《無樂不作新歌+精選》《不說出的溫柔》《愛情程式》《信仰愛情》《范逸臣同名專輯》
戲劇:電影《海角七號》、八點檔連續劇《寶島少女成功記》、舞台劇《我要成功》
經歷:組「龍捲風」樂團擔任主唱,因在台中pub駐唱被經紀人李士先發掘,發片因搭上韓片《我的野蠻女友》中文主題曲走紅,情歌王子形象深植人心,但第2張專輯之後銷售疲軟,事業低潮之際爆出「路邊尿尿」風波,形象大損,發片也屢受延遲,現因拍攝《海角七號》男主角阿嘉(失意樂團主唱),再度翻紅並成功扭轉形象。


范逸臣跟田中千繪拍床戲事前不敢跟女友Maggie報備,怕女友吃醋壓力大。

妝髮:小董 造型:JOJO李軒宇(四囍樂造型工作室)助理:小侯
服裝提供:Maison Martin Margiela、Loewe 場地提供:衝浪部落格

撰文:田瑜萍 攝影:嚴鎮坤 攝影協力:王聰賢 編輯:林品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