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傳真

轉進海南島 星光部隊大舉撤台

星光部隊來台受訓計畫長達33年,但明年即將生變!知情人士指出,因馬英九主張兩岸關係和解,新加坡在月前派員前往中國海南島,選定某基地做為明年訓練基地,在台灣的星光部隊也隨著兩岸和解,逐漸移往中國,此舉未來勢將衝擊台星二國的軍事交流!


長年來台受訓的星光部隊,明年將大舉撤台移往中國海南島。圖為在台受訓的星光部隊。

台灣與新加坡合作長達三十三年的星光部隊來台受訓交流計畫,將在明年生變!據知情人士指出,月前,新加坡方面已派員前往中國海南島,就中國提出的幾個軍事基地進行勘察,並選定其中一個基地,做為新加坡部隊未來進駐訓練的場地;同時,雙方已經就合作事宜進行細部的討論。如果一切順利,新加坡計劃從明年開始,長期在台灣的「星光部隊」,可能就要轉往海南島進行訓練。


隨著馬英九總統朝兩岸和解邁進,星光部隊也隨著和緩情勢轉往中國訓練。


中國主動提供海南島基地給新加坡部隊訓練,月前新加坡終於派員進駐。圖為中國解放軍的聯合訓練。


來台受訓的星光部隊人員完全著我國軍制服,並參與國軍部隊的演訓。


我國空軍戰機在二○○七年漢光演習時,不慎墜落星光部隊營區,讓台星軍事交流蒙上陰影。

海南基地 明年開訓

該名人士指出,「星光部隊」南移訓練傳聞由來已久,但一直沒有積極進展,主要是新加坡在建國初期,海空軍成立,台灣軍方給了相當多的支援,因而建立長久情誼,新加坡在軍事上一直維持與台灣友好的關係。
不過,馬英九總統上任後,兩岸關係漸趨和緩,加上外交休兵政策的改變,及中國方面刻意加強與東協各國的關係,新加坡在權衡國家整體利益,與中國建立軍事交流的合作空間加大,也讓新加坡軍方作出了易地訓練的決定。
據指出,這次新加坡軍方前往中國海南島,不但已選定訓練基地,對於官兵所需要的食衣住行等後勤補給,以及部隊使用的耗材,也已派員到海南島幾個大都市與工業區進行調查,並以新加坡商人的名義拜會廠商,瞭解軍備品的供應情形,而且向當地廠家說明,若一切順利,這些貨品可望於二○○九年開始供應。

星光部隊小檔案

新加坡因國土面積小、訓練場地不足,1975年6月30日和台灣簽定台星部隊訓練協議書,定名為「星光演習」及「星光計畫」,從而開啟星國部隊到台灣訓練的歷史。
星國定期來台訓練的部隊,以陸軍的步兵、砲兵以及裝甲兵為主,訓練場地分別在屏東恆春保力山、雲林縣梅林、斗六砲兵基地、新竹湖口裝甲兵基地及空軍屏東防砲基地。另外,新加坡海軍也不定期來台進行聯合操演訓練。
每年來台演訓的星光部隊約1萬人次,大部分都以華人為主,但受到中國崛起,努力改善與東協各國的關係,台星軍事合作關係近年來逐漸降溫,來台訓練人次也逐年下降到約3千人次。

來台受訓 逾三十年

對於星光部隊可能在明年轉往中國海南島進行訓練一事,國防部官員表示,最近沒有聽說新加坡在台訓練計畫生變,這個傳聞已經很久了,但都是空穴來風。就他所知,今年星光部隊來台受訓,除了陸軍部隊之外,海空軍人員也有來台訓練,雖然人次漸少,但層次提高。
該名官員指出,星光部隊來台受訓已長達三十多年,每年都是部隊人員由新加坡來台,但是使用的武器裝備如槍械、火砲、彈藥以及車輛都存放在台灣,甚至部分彈藥都是向軍備局的(聯勤)兵工廠訂購,新加坡部隊也相當大方,特種車輛超過年限,都會以捐贈的方式送給台灣軍方。
在這些武器裝備還未撤離之前,他個人認為星光部隊撤離台灣可能只是個傳聞。但他並未否認星光部隊從過去每年有超過一萬人次來台受訓,今年卻不到三千人,部隊人數減少是不爭的事實。

東協崛起 靠攏中國

軍方人士分析指出,新加坡有意轉換到中國海南島進行訓練,而且這項傳聞近幾年一直沒有斷過,主要是因為中國的崛起,加上中國強調加入東協自由貿易區後,會以更優惠的關稅增加各國商品輸入中國,同時發表「南海宣言」,主張透過對話解決主權爭端,共同維護南海和平,以加強和東協各國的關係。
該名人士同時指出,新加坡自然瞭解中國崛起對於亞太戰略環境的改變,畢竟目前新加坡的假想敵,還是以馬來西亞為主。過去透過美國與其他亞洲國家(包括台灣)來影響、制衡馬國。但在中國崛起後,中國更能夠由政治、經濟各方面來影響馬來西亞,在權衡之下,自然會在軍事上加強交流、並向中國靠攏。
事實上,早在二○○二年,即傳出新加坡星光部隊可能南移訓練的消息,當時國防部官員表示,中國方面確實曾邀新加坡駐北京武官前往海南島「參觀」;同時,新加坡方面也確實減少來台受訓的梯次。但我軍方認為,中國並不是影響「星光部隊」考慮南移訓練的主要因素,因為新加坡政府也認為,既然是部隊受訓,就要以適應不同地形為考量,而決定將部隊分散在各地訓練。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重視與東協各國關係,以經貿交流與國際合作強化東協關係。(中新社)


星國選定海南島做為訓練基地,海南島一直是中國核潛艦的重要基地。圖為解放軍亞龍灣海軍基地。(Reuters)


星光部隊在台受訓屬於機密,但只要星國部隊一出意外,就成為各界關注焦點。

星光部隊演訓意外事件


國土侷限 外國練兵

但是星光部隊在台訓練項目,如砲兵及裝甲兵,因為台灣訓練場地日漸侷限,靶場周圍民眾不斷向軍方抗爭,與星光部隊也時起糾紛,而裝甲車壓壞道路或民間田地,賠償協調又十分傷腦筋。在國內民意高漲、軍事訓練場地窘迫下,新加坡的「星光部隊」要轉往他處,只是時間的問題。
新加坡因國土面積小,訓練場地不足,與多國簽約借用基地,三軍部隊的訓練都是移往各國進行。例如,空軍飛行員訓練都在美國,甚至新加坡採購的空中加油機,也是長年停在美國基地,提供該國飛行員訓練使用,空中加油機只有發生戰事時才會返國;陸軍部隊則是前往澳洲進行野戰訓練,新加坡與汶萊、泰國均有叢林訓練合作計畫。
至於和台灣的軍事合作關係,最主要是新加坡建國初期,海空軍建立時,台灣挑選了具有馬來西亞背景的華僑海空軍軍官,以辦理退伍的方式,前往新加坡軍方就職,建立雙方軍事關係。


過去,星光部隊來台受訓每年達1萬人次,並參加國軍各項演訓,後來逐年減少。

軍事交流SARS降溫

事實上,新加坡海空軍與台灣軍方關係相當深,例如國防大學前校長夏瀛洲上將,當年也是先在空軍辦理離職後,再前往新加坡空軍任職,後來因為想回台灣,經軍方同意,才返台辦理復職重回空軍。
就因為有這層的關係,一九七五年六月三十日,由蔣經國和李光耀簽署了台星部隊訓練協議書,定名為「星光演習」及「星光計劃」,初期以陸軍的步兵、砲兵與裝甲兵訓練為主;除了部隊訓練,新加坡與台灣每年三、九月都會定期舉行一、二次會議,定名為「星光會議」,討論內容涵蓋演訓和裝備研發、部隊訓練、軍事合作交流等議題。
後來,星光部隊擴展到海軍和空軍,二○○一年台、星簽訂新協議,除代訓傳統部隊,增加了星國主力戰車與鷹式防空飛彈部隊,不過,二○○三年SARS疫情爆發,星政府緊急撤回五千餘軍人,待疫情結束後,才陸續返台,但人數已降到三千多人。


國防大學前校長夏瀛洲上將,曾在新加坡空軍任職。


新加坡的海軍飛彈快艇也經常來台參與海軍的聯合操演。圖為星國飛彈快艇。

聯合演習 將成歷史

過去,星光部隊每年來台受訓約一萬人次,二○○四年四月時,曾經從新加坡運來一個師、八千人以上陸軍精銳部隊,與台灣陸軍進行聯合演習;二○○五年改名為「正午操演」,二○○六年一度更名為「頂峰二○○六」,但因媒體報導曝光,隔年又改名「正午操演」,並加入國軍漢光二十三號演習進行聯訓。
但是隨著星國來台受訓的部隊人數一年比一年減少,國防部的官員即私下表示,雖然雙方的軍事情誼還存在,但大環境一直在改變,星光部隊移往中國海南島或是其他國家訓練,只是時間早晚問題,我方早就有心理準備。

國軍將領 人事搬風

馬英九總統上任後,首波的國軍高階將領大幅異動日前核定,將於10月1日進行人事異動。這波是以陸軍高階將領為主,南部八軍團指揮官陳良濬中將,升任後備司令,八軍團指揮官由陸軍參謀長嚴德發中將接任;中部十軍團指揮官陳清國中將,升任陸軍副司令;十軍團指揮官由聯一人事次長趙希平中將接任。
至於陸軍參謀長職務由澎防部指揮官孫玦新中將出任,聯一人事次長職務則由國防部後備司長王興尉中將接任。至於被外界視為「扁家軍」的憲兵司令何雍堅中將,則不在這次的異動範圍。

撰文:朱明
攝影:攝影組、蘋果日報
編輯:徐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