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珍求改運 第一愛犬戴八卦純金牌

扁、珍醜聞一一曝光,為了改運,吳淑珍曾託友人求助算命師,在算命師建議下,請人打造了1串約1兩重的八卦金項鍊,戴在形影不離的愛犬Honey身上,希望能為她及扁家帶來好運。
另一方面,本來扁和律師團已勸服珍出庭,後來因律師團發現台大醫院的覆函可當擋箭牌,曲意附和要珍再度請假,由於珍曾數度仰藥自盡,扁也不敢堅持,律師團才趕在18日晚間替吳淑珍請假,但又害怕此舉引發現場民眾的不滿,19日開庭當天,律師團竟沒人敢在台北地方法院露臉。


為了改運,吳淑珍在算命師的建議下,請人打造了一串數萬元的八卦純金項鍊,戴在形影不離的愛犬Honey身上。

海外洗錢案爆發後,扁家充滿了情緒及猜疑,吳淑珍為了逃避出庭以及陳水扁的責備,三天兩頭就以死相脅,讓律師和扁家其他成員頭痛不已。
為了扁嫂能夠稍微正常的過日子,扁家對吳淑珍已極盡委曲求全,甚至連扁的友人建議替珍的愛犬打一條純金狗牌改運的荒謬建議,都可以接受,只不過看在絕大多數經濟拮据的民眾眼裡,只能自嘆沒有生在扁家當狗。

狗金鍊值數萬元

前第一夫人吳淑珍的愛犬Honey,不但和珍同床共眠,吳淑珍甚至曾對友人說,Honey對她而言,簡直比陳幸妤、陳致中都還親。二○○四年九月,吳淑珍率領我國帕拉林匹克代表團前往雅典參賽,返國時,阿扁就帶著Honey到機場迎接吳淑珍,但就是不見陳幸妤姊弟,足證Honey在珍心目中的地位,確實無人能及。
除了用生病躲避司法調查,吳淑珍也求助鬼神。前陣子,她特地託友人打造了一串附有八卦墜子的金項鍊,戴在她總是抱在腿上、幾乎不離身的Honey身上,八卦金鍊在雪白的Honey脖子上,格外顯眼。扁家友人說,這條少說數萬元的金鍊子,據說是吳淑珍的友人聽算命師的建議,可以改運才特地打造。


律師李勝雄曲意附和要珍再度向法院請假,並說珍「勉強同意」,引起舉國譁然。


台大醫院覆函台北地院,卻被吳淑珍的律師拿來當擋箭牌,再度向法院請假,為此,台大連開2場記者會澄清。


吳淑珍愛漂亮,出門一定要化妝、穿名牌打扮貴氣,但自國務機要費案爆發後,為了讓稱病請假的理由看起來像真的,都得化淡妝保持病容。

2006年12月15日吳淑珍第一次到台北地方法院應訊後昏倒,緊急送到台大醫院後沒幾天,就在台大15樓景福病房叫外燴開起生日派對,替陳幸妤的次子趙翊廷(左圖)過生日。



珍又吞藥鬧自殺

但替愛犬戴上金項練,似乎還是改變不了扁家的命運。「我歸去來死死ㄟ!」的戲碼,三不五時就要上演一遍。先是二度推輪椅撞牆自殺,最近,吳淑珍又經常情緒失控,用沙啞的嗓音高喊著要結束生命,捉滿大小藥丸而漲大的手突然會高高舉起,並快速的往嘴裡塞,陳幸妤和陳致中姊弟見狀大叫:「媽!妳嘜安ㄋㄟ啦!」並衝上前,把吳淑珍的手從嘴邊用力撥開,同時伸手將珍口中的藥丸掏出。
親近扁家的友人說,自從扁家一連串弊案曝光後,吳淑珍的自殺戲碼就經常上演,每回扁質問到關鍵內情時,珍常常推著輪椅逼向阿扁,要扁和她「歸去作夥來去死!」死這個字,最近成了扁家人經常掛在嘴裡的口頭禪,但海外洗錢案爆發之後,吳淑珍吞藥自殺的舉動,卻真的把一家老小都嚇壞了,陳幸妤還經常打電話給外婆吳王霞哭訴,要外婆出面安撫吳淑珍。
之後,每回扁在家討論案情,若說到可能刺激吳淑珍的字眼,陳致中就會馬上插話轉移焦點;有時見扁太過急躁,還會不客氣的提醒扁,珍會坐輪椅有大半是因為他從政。扁家人總是在低氣壓中,小心翼翼的開家庭會議研擬對策。

盯看電視罵名嘴

知情人士說,這回為了國務機要費案,台北地院再度傳喚吳淑珍出庭,在外界關注的壓力下,原本扁和律師建議吳淑珍出面說明,珍雖百般不願,但也深知躲不了太久,因此原已同意,但後來又發現台大的覆函對她有利,加上律師也建議可以請假,而再度讓她成功閃避出庭。
但吳淑珍這種不尊重司法的行為,看在部分了解扁家人的眼裡,卻相當不以為然。一位親近扁家的人士說,吳淑珍根本好得很,身體狀況沒有外界想像得糟,有一點像慢性病,平時躲在家裡,說話還是中氣十足,最愛坐在沙發上,盯著電視掌握各節整點新聞,尤其不會錯過泛藍的電視政論節目,只要聽到她不中意的話,就會破口大罵,更時常舉馬英九例子,批評名嘴沒有以同樣的標準檢視馬的特別費案,看到入迷時,如果趙翊安三兄弟玩得太大聲,還會斥責小朋友「卡細聲ㄟ!」即便是感冒,吳淑珍也寧可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就算有外人在也不以為意。


陳致中回台後,他才是扁真正的核心幕僚,過去扁的政治宣言,有許多都是陳致中的點子。


第一愛犬配戴純金打造的金牌,看在絕大多數經濟拮据的民眾眼裡,恐怕要自嘆沒有生在扁家當狗。


刻意淡妝露病容

該人士還說,吳淑珍很愛漂亮,只要出門都一定要化妝、穿名牌打扮貴氣,但自從國務機要費案爆發後,為了要讓稱病請假看起來像真的,有時珍偷偷和家人出門到飯店吃飯、逛精品店,都得化淡妝保持病容,這讓愛美的吳淑珍很在意,常常在外人注視時,不經意的用手將頭髮塞到耳後理一理,不希望看起來太難看。
有國安人員也曾私下爆料,吳淑珍生病攏係假,二○○六年十二月十五日,珍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到台北地方法院應訊後昏倒,緊急送到台大醫院後沒幾天,就在台大十五樓景福病房內叫外燴開起生日派對。據了解,那天是陳幸妤次子趙翊廷過生日,全家就聚在病房內唱生日快樂歌,嘻鬧聲之大,讓站在外頭的隨扈及醫護人員直搖頭說:「太離譜。」


吳淑珍吞藥自殺,嚇壞全家,陳幸妤還常打電話給外婆吳王霞(右),要她安撫珍。

嫌棄媳婦面相差

扁家衰運連連,吳淑珍曾私下向友人抱怨說,可能是媳婦黃睿靚長得不夠福態、下巴太尖,會剋到夫家。當初,陳致中要迎娶黃睿靚,珍極力反對,嫌黃身材太嬌小,配上本身也不高的陳致中,以後生下來的孩子也會是矮冬瓜,用優生學當理由,多次阻撓,還舉女婿趙建銘當例子說,因為他身材高壯,金孫趙翊安才會長得比同年齡的孩子高大。之後,陳致中向外婆吳王霞求助,才得以娶到黃睿靚。陳致中夫婦到現在還不知道,媽媽不喜歡媳婦的主要原因,其實是面相。
知道婆婆對自己不甚滿意的黃睿靚,私下更加倍討好吳淑珍。知情人士說,黃睿靚知道重男輕女的吳淑珍目前只把她當人頭帳戶,裡頭的鉅款多是留給陳幸妤及陳致中,未來她只有努力生出個兒子,才有可能擄獲珍心。
親近扁家的友人說,扁在總統任內,經常在玉山官邸宴請政經界重量級人士,而且每回都會要陳致中在一旁作陪,黃睿靚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順勢陪同陳家父子一起做公關,私下黃也會找機會巧妙的把弟弟黃漢強拉到官邸作客,進而替黃家布建政經人脈。
扁幕僚說,自從陳致中回台後,他才是扁真正的核心幕僚,過去扁的政治宣言,有許多都是陳致中的點子,大到入聯公投、小至國內的各項改革等。


吳淑珍曾私下向友人抱怨,扁家衰運連連,可能是媳婦黃睿靚長得不夠福態、下巴太尖,才會剋到夫家。

幸妤失控弟安撫

除了陳致中,扁也有意替女兒陳幸妤鋪路,宴請政經界巨頭時,也常把陳幸妤找來。但官邸人士說,陳幸妤對政治一點興趣都沒有,餐桌上總是心不在焉,有時甚至不顧扁正和貴賓談論要事,轉頭就大聲呼喊:「安安過來!」對她來說,兒子們的事比國家大事更重要。
面對和扁家相關的重要事情,陳幸妤也不太有自己的意見,總是把「我弟說…」掛在嘴邊,對陳致中說的話盡信不疑,且只有陳致中才有辦法在脾氣剛烈的陳幸妤鬧情緒時,讓她冷靜下來,前陣子陳幸妤對媒體的態度不甚友善,也在陳致中的建議下,一度好好站著,並面帶微笑接受採訪。惟洗錢案越滾越大,讓陳幸妤再度失控,回復對媒體的武裝。


陳幸妤對媒體的態度不甚友善,在陳致中的建議下,一度會好好的站著,並面帶微笑接受採訪。惟洗錢案越滾越大,讓陳幸妤再度失控,回復對媒體的武裝。

律師團 珍是夠了

顧立雄與扁、珍解除委任律師後,李勝雄自動請纓上陣,但一出手就招盡天下罵名;不只附和珍意要她請假,李勝雄還主動提議19日開庭當天連律師也不要出庭,他則到扁辦開記者會「說清楚、講明白」,結果記者會開完,立刻引起舉國譁然。
記者會結束後,扁辦幕僚一方面向扁報告,一方面也覺得李勝雄「沒說清楚、講明白」,而緊急約集記者再度說明。在這場珍拒絕出庭的戲碼中,律師團和吳淑珍雙方,還真是夠了!只是顧立雄不幫扁珍辯護,一時之間也沒其他的律師敢接,李勝雄自告奮勇,卻捅出這麼大的紕漏,讓扁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

撰文:溫惠敏 
攝影:攝影組、蘋果日報  
編輯:陳美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