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行各業

假髮設計師


「假髮一戴上去,往往一輩子拿不下來。」

掉髮,是一種稱不上病的新文明病,業者估算,20年前全台假髮店不到10家,如今近百家。
「以前酒店小姐是主要客戶,酒客愛長髮飄逸的﹔現在7成客人是掉髮,需要長戴。」學美髮的陳正榮10年前進入當時冷門的假髮產業,「以前看到年輕男生進來,我都很驚訝,現在二、三十歲的好多,還有高一小男生。」掉髮女性也增加不少,許多人選擇戴髮片。女客佔七成,畢竟女人更在意外表。

遭識破 最尷尬

還有化療病患,「以前都是五、六十歲歐巴桑,現在四十幾歲最多。」更有客人幾年後又上門,「癌症復發,看了很難過。」正當他感傷罹癌的人越來越多,最近,店裡一位二十多歲的同事竟也長了腦瘤,「開刀要剃髮,我們已經準備送他假髮。」
假髮店先做好各種基本款,陳正榮一一詢問客人需求,再依客人喜好修剪,「做造型的要求流行,長戴的只希望看起來自然。」真人髮絲一頂5千至2萬元,以往多是女童升國中後剪下的,髮禁解除後,現在多購自中國﹔標榜好整理的人造「記憶絲」4萬多元起跳。假髮壽命3至5年。
除了化療屬短期落髮,客人莫不是試盡各種方法:抹薑、用避孕藥洗頭、到育毛中心…都無效,萬不得已才來,「假髮一戴上去,往往一輩子拿不下來。」最怕是被識破,「有客人等捷運,列車進站時風大,假髮飛走,超尷尬,還要撿起來。還好現在技術進步,有固定扣。」但也因進步,「我姑丈也戴假髮,但結婚四年我姑姑才發現。」
許多藝人也來他的店,女藝人做造型,男藝人,當然是頂上稀疏了,但他只說了大家都知道的髮片天王。本身頭髮濃密的他說,假髮看久也習慣,以後不怕禿頭,戴假髮就好。或許,他還無法體會偽裝的無奈與悲哀。


掉髮不太嚴重者會選擇髮片,此為最小尺寸的髮片。

.陳正榮
.台北市
.三十歲
.從事現職十年
.月入約五萬元

撰文:簡竹書
攝影:馬立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