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號頭條

防倒閉潮 金控集團賣樓求生

次級房貸掀起的金融風暴不僅席捲美國,更衝向台灣。國內多家金控已因踩到地雷而皮開肉綻,現又眼見美國第三、第四大投資銀行美林與雷曼兄弟相繼陣亡,戳破「銀行不能倒」的神話,令他們不得不繃緊神經,嚴陣以待。
本刊調查,國內消費金融龍頭中信金近日悄悄請高手研究,找出各種合法活化總部大樓資產的方式,以提高流動性;台新金與新光金也變賣土地或大樓,為金融風暴後緊接而來的企業倒閉潮籌備銀彈。經濟寒冬,已逼到眼前。


美國5大投資銀行有3家人間蒸發,國內金控剉著等,中信金董事長辜濂松、新光金董事長吳東進與台新金董事長吳東亮,都著手活化資產、備妥銀彈。

一葉知秋。有一百五十八年歷史的美國第四大投資銀行雷曼兄弟上週聲請破產保護,國內金融業也不敢再心存僥倖。本刊調查,國內代銷雷曼連動債一百六十九億元居冠的中信金,在雷曼出事,全球央行、政府與投資人手忙腳亂期間,商議未來如何在法令許可範圍內,活化中信金位在北市信義計畫區內的總部大樓資產,以提高中信金整體流動性。


台新金董事長
吳東亮


中信金董事長
辜濂松


新光金董事長
吳東進



中信金 動總部腦筋

知情人士指出:「五月間金融界一直有耳聞,中信有意將總部大樓售後租回。這種活絡資產的操作手法,在國外屢見不鮮,但國人少見,怕引起不當聯想,始終是耳閒。直到雷曼颳起金融海嘯,才又提起。」
中信金總部大樓為地下一、二層,地上二十二層樓,樓地板面積約二千三百六十坪。專業人士估計,以北市信義計畫區商辦大樓每坪約一百六十萬元市價計算,這棟大樓身價起碼超過三十七億元。
由於這棟大樓資產登記在中信銀行名下,無論買賣、售後租回或設定額度(credit line)、擔保借款等,均受到銀行法嚴格規範,不可隨便處置。但為了尋找可以活化總部大樓等銀行資產的各種法令許可方式,現正委託第三方國際專業機構進行評估。放眼國內,有能力承攬此業務的業者,包括金控龍頭國泰金在內。
事實上,中信金今年上半年每股盈餘一.○四元,是金控獲利王,但中信金與雷曼往來部位在國內居冠,此外,「萬一主管機關要求金控把投資人的損失承接下來,」所有金控就須有所準備。而且,「銀行業做的是以短支長的生意,收進來的定存最長一年,放款少則七、八年,多的是二、三十年,一旦遇上金融體系不穩定,銀行對客戶或同業都會雨天收傘。」一位金控高層說,「例如最近銀行美元同業拆款緊縮,有家股價大跌的金控業就難借,而美國老牌壽險公司AIG正是因為同業不願拆款給他而出事。」


中信金思考未來任何增加流動性的資產活化方案,活化北市信義計畫區的總部大樓即重點之一。

景氣冷 恐有倒閉潮

此外,二個多月前,仕欽、歌林等上市櫃公司先後被打入全額交割股,敏感的銀行業者就已察覺,這只是冰山一角。
「在真正風暴來臨前,銀行最關鍵的防颱準備,就是提高流動性。因此包括中信金等金控都想活絡資產。」知情人士說,這些手法在國外常見,但國內銀行總部大樓具有指標意義,一般不會去動總部大樓的腦筋,「這種方式可說國內第一件,但肯定不是唯一的一件。」
本刊向中信金發言人吳一揆查問,他證實因國際金融業倒閉頻傳,中信金已密切注意交易對手的風險,「對於有些被點名的金融機構,將清查中信金持有多少股票、債券與衍生性商品的曝險金額;同時,銀行界的拆借處於比較緊張的狀況,欠缺流動性,必須維持銀行的流動準備。」
「就經濟面來看,因景氣不佳,銀行必須對放款、資產品質緊密監管,如果企業欠缺現金,以眼下的情形,要辦聯貸或從金融市場取得資金都很不容易,未來可能會有一波倒閉潮,需嚴加防備。」吳一揆說。
不過,對於以總部大樓活絡資產一事,吳一揆說:「中信金籌備中的南港總部需於四年後才能進駐,現設信義計畫區的總部大樓仍有使用需求,搬新大樓後才有規劃。」


新光金董座吳東進(左)、台新金董座吳東亮(右)兩兄弟各自登山,如今都面對同樣嚴峻的考驗。


台新金準備處分位於台北的三棟自有大樓,以增加資本適足率。圖為即將賣掉的台新金位於內湖舊宗路資訊處理中心。


台新金 吃彰銀招衰

除了中信金,國內金控自救動作最積極的,還有新光金董事長吳東進與台新金董事長吳東亮兩兄弟。
吳東亮最近可說流年不利。三年前他在阿扁執政時,以三百六十八億元天價標下彰化銀行公股二二.八一%,取得經營主導權,業界以「小吃大」形容他擴大金融版圖的強烈企圖心。但也因為此案,讓吳東亮接下來的日子很難過。
台新金才標下彰銀就遇上雙卡風暴,負債加上打銷呆帳七百億元,致使二○○五、○六年稅後虧損二十九億元與一百六十一億元,直到去年才回到正數。但因民股與彰銀公會不斷抗議彰銀合併案,使合併日子遙遙無期,「台新金最擅長的消費金融因不景氣而喪失成長動力,原先寄望與擅長企業金融的彰銀合併後可發揮綜效,但彰銀目前的股價比台新金還貴,換股比例很難談,台新金目前是處於難以開源,又無法節流的窘境。」金融業人士分析。
今年六月台新負債比(負債與淨值比)一度衝破五○%,遠超過法定上限三○%,遭金管會警示,限期增加淨值,台新金因負債高不得舉債,只能辦理增資。沒想到增資一途更是多舛。五月間,台新金打算以每股十五元增資十二億股,預計九月中旬募集六十七億元。但消息才出,財政部長李述德一句「彰銀招親不限一對一」,使台新金股價跌破十五元門檻,迫使台新金宣布增資延後。
接著,金融海嘯迎面而來,台股空頭氣焰囂張,法人更杯弓蛇影,唯恐台新與彰銀合併案生變,屆時恐出現龐大「或有損失」,因而大賣台新金,台新金股價上週跌破七元,創新低,股價幾乎跌剩淨值一半。


新光金今年中處分掉信義聯勤南北2塊地,入帳百億元。


美國投資銀行雷曼兄弟聲請破產保護,引爆這波金融海嘯。



股價挫 擬賣樓變現

所謂「或有損失」,是指台新金以三百六十八億元標下彰銀股票,財報上列為股東權益的是一百七十一億元,剩下一百九十六億元多列在商譽,分二十年攤提,台新金帳上雖不會有損失,但萬一合併案生變,以彰銀市價跌剩十五、十六元,或有損失超過百億元。
台新金打算處分北市建國北路、內湖及長安東路三棟自有大樓,上週買賣雙方幾乎要簽下MOU(備忘錄),因時機敏感而暫時喊停。
不過,一位台新金高階人士對本刊說,由於現金是最純的資本,換算出來的資本適足率也會比握著不動產來得高,「交易仍在進行中,最終還是會完成的。」
屋漏偏逢連夜雨,吳東亮近日心情跌到谷底,卻又有口難言,只好在二十二日於各媒體刊登公開信,強調台新金營運穩健,金控現金部位逾一百八十億元,非常充裕。


行政院副院長邱正雄(右1)、財政部長李述德(右2)、金管會主管陳樹(左2)合力挽救台股脆弱的信心。(蘋果日報)


從去年次貸風暴到今年雷曼兄弟破產,連番受傷的新光金記取教訓,將加強風險控管。


國內金融股股價已因金融風暴而疲弱,外資借券放空更火上加油。

新光金 頻頻踩地雷

至於吳東進,從去年的次級房貸風暴到今年的雷曼兄弟破產,「無役不與」,新光金投資次級房貸相關產品帳上價值約六百億元,曝險金額達二百六十七億元,包括二十五億元的雷曼兄弟債券。
一位金融業人士說,金控到海外買長年期債,原是合理的風險控管,因為台灣長年處於低利率,保險業者收一張保單進來就是二十年,但台灣卻很少有長達二十年的債券,「然而,到海外去怎麼買、買什麼,就各憑本事了。新光金連續踩到地雷,營收又不足以支應失血,顯得資產配置能力不足,曝險部位過高。反觀國泰金以二房產品為主,雖然收益沒有那麼高,但是相對安穩。」
據統計,新光金今年上半年大虧一百一十七億元,在十四家金控裡業績表現敬陪末座。外資預估,新光金今年全年可能虧損一百一十一億元。為免財報數字太難看,吳東進因而賣出信義聯勤基地,入帳一百零一億元、獲利三十二億元,轉買現成廠辦與商業大樓收租。
為提高資本適足率,新光金第一季辦理現增八十億元,八月發行四十七億元無擔保次順位金融債券,九月二度要辦現增,打算以每股十六元發行五億股,辦理八十億元私募現增,全年增資力度之大,在同業居冠。「金融業只要是有資金活水,就萬事OK。」此外,吳東進也痛定思痛,砸上億元引進艾格瑞斯公司(Algorithmics)的市場風險解決方案(Algo Market Analytics),為日後的投資案把關。

外資借券放空金控

金融股跌得慘不忍睹,外資借券放空是元凶之一。9月以來,台新金、兆豐金與第一金等多家金控,借券數都達數千張,外資藉國際金融風暴,狠狠地血吸金融股。
借券是提供給法人使用的避險放空工具,性質如同散戶的融券。當法人看壞某檔公司股價時,向持有這檔股票的公司借股票(即借券),在市場賣出,待股價下跌後,再以低價自市場買回,還給借券的公司,從中賺取差價,而出借股票的公司則賺取出借期間的利息。
由於本土法人甚少借券,國內的借券市場幾乎都是外資的天下,因此摜壓台股而超跌。市場人士建議應提高借券門檻,例如要求借券人僅能以現金做擔保,或者拉高擔保比率。雖然政府已經祭出平盤下不得放空政策,「對於非避險的借券政府應嚴加管理,只要外資借券減少3成,大盤行情就會改善很多。」一位資深券商主管表示。

撰文:褚親親 何曼卿
攝影:林道銘 許添瑞 陳肇英 湯興漢
資料:李玉玲
繪圖:許哲源
編輯:吳宜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