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號頭條

陪睡拉K 春風一條街色情直擊

本刊3年前曾踢爆素有嘉義市「春風街」之稱的友愛路上,脫衣陪酒歪風盛行,當時嘉義市長黃敏惠也曾宣示要大力掃蕩,但近來業者不但重起爐灶,規模更勝以往。本刊直擊,每晚10點一過,傳播妹在街上各KTV間到處流竄,色情陪酒已不算什麼,吸毒陪睡的狀況更為氾濫。

九月十八日晚間十點多,剛下完大雨的嘉義市街上行人冷清,但是被嘉義人戲稱「春風街」的友愛路上卻排滿轎車,附近的自助式KTV內人聲鼎沸。


毒粉到手
宣宣在外買完K他命後,就直接拿給身邊的男客。


器具上桌
服務生拿進盤子跟吸食器後,傳播妹要男客直接把K放在盤子堙C


辣妹烤K
宣宣把K他命放進香菸裡,再用打火機烤香菸。


以口餵毒
宣宣把摻有K他命的香菸點燃後,餵給身邊的男客。


入鼻爽快
泡泡直接拿起盤子用鼻腔吸食K他命。

整頓後 春風大復活

三年前,本刊曾踢爆春風街上色情氾濫,傳播妹隱身自助式KTV內脫衣陪酒,後來引爆嘉義市派出所基層員警向色情業者索賄的風暴,調查局嘉義縣調站大舉約談多名派出所員警,數名所長也因此下台,春風街當時曾一度恢復純淨。
但沒想到才過幾年,業者不但重起爐灶,規模更勝當年。據本刊調查,目前春風街上約有三十家「傳播公司」,小的經紀人只帶一、二位小姐,大的帶十幾位小姐,平常日維持有五、六十名傳播妹,到假日則有將近二百名傳播妹上班,臀波乳浪,不一而足。而當年傳播妹只脫衣跳豔舞陪唱,現在則是陪吸毒還陪睡,當時,嘉義市長黃敏惠說:「純樸的嘉義市不能被色情攻陷。」現在已成了諷刺的大笑話。
性好漁色的阿忠,知道嘉義市的「春風」再起已有一陣子了。這一天,他特別找了幾位朋友一起從台中殺到嘉義,準備好好玩一玩。一行人走進春風街上的一家KTV,才剛進包廂,房門馬上被年輕貌美的傳播妹打開說:「先生,要不要叫小姐,我叫『宣宣』,可以陪搖,陪喝酒,讓我留下好嗎?」阿忠還來不及反應,宣宣就自己坐了下來。


大批的傳播妹就在自助式KTV間穿梭。


春風街上的自助式KTV已被傳播妹攻陷。

無人管 買毒超輕易

宣宣身高接近一七○公分,面容姣好身材高挑,阿忠一看就喜歡,只是搞不清為何宣宣像「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一樣,自己開門進來,阿忠忍不住問宣宣,宣宣說:「是櫃檯叫我進來的,等一下還會有很多小姐來敲門喔。」果不其然,隨後每隔一分鐘,包廂門就被打開一次,每次都有一、二位傳播妹到包廂內自我介紹,讓客人挑選。
當包廂內所有男客都選完傳播妹坐檯後,宣宣主動問阿忠:「你們是要喝酒還是玩K?」阿忠驚訝地反問:「現在全台灣都在抓毒品,你們這邊還這麼光明正大!」宣宣卻見怪不怪地回答:「我們這邊K桌很多,從中午就開始有人玩了,我還可以幫你跟藥頭買貨。」
一旁的另一位傳播妹「泡泡」也加入遊說:「現在全台灣這邊的K最便宜,一克才三百元,而且馬上拿就有,可以嘗試一下。」宣宣見阿忠有些心動,就自己拿起放在桌上的小費走出包廂,不到五分鐘回來後,就把一包K他命丟在桌上。


包廂候選
男客到自助式KTV包廂後,櫃檯會通知傳播妹到包廂內供客人挑選。


街邊待命
平時沒生意時,傳播妹與經紀人就會在附近閒聊,交換生意情報。

太誇張 櫃檯供吸具

其他的小姐見到K他命上桌,立即就打電話給櫃檯,沒多久服務生就拿著吸食K他命的盤子跟吸管,面無表情地送進包廂,彷彿這一切都很理所當然。
宣宣熟門熟路地將K他命倒在盤子中磨碎後加進香菸中,開始大剌剌抽起K菸,還把盤子遞給阿忠跟其他小姐吸食。包廂內沒多久就煙霧瀰漫,K菸的味道就像燒塑膠的臭味,空氣中滿是K煙,女孩子也主動點起快節奏的舞曲,還拉著阿忠到包廂前跳舞,舞越跳越煽情,女孩子便主動黏在男客的大腿上磨蹭。
在搖頭狂舞的過程中,宣宣一口口地餵著阿忠抽K菸,自己也不忘隨時趕進度拿起放在盤子裡的K吸食,而其他的女孩子也毫不客氣自顧自的吸毒,沒多久一大包K他命就被分食完畢。
K他命吸愈多,傳播妹的服務也愈火辣,三貼舞、摸乳、摸大腿,不斷挑起男的情慾,她們身上的短裙似乎已成了裝飾品。

陪拉K 不脫衣防抓

吸毒過量的阿忠在迷濛中被挑起了情慾,一邊摟著泡泡,另一手將宣宣也拉入懷中,還伸手想脫宣宣的衣服,宣宣輕輕的將阿忠的手撥開,只是溫柔的躺在阿忠身上,泡泡見狀說:「我們可以抱,但是不能脫衣服,因為我們只陪搖不陪睡,另外有陪睡的。」但傳播妹們堅持手可以伸進衣服內摸卻不能脫衣服,理由竟是怕警察進來。
傳播妹陪吸毒不怕警察,卻反而怕警察抓脫衣陪酒,聽起來實在荒唐可笑,傳播妹解釋,這是因為本刊三年前踢爆春風街色情氾濫時,內容主要針對脫衣陪酒,所以傳播妹才會「記取教訓」不脫衣陪酒,但吸毒則「不在此限」。
這理由讓跟著阿忠再回當地採訪的本刊記者,更感到荒唐。
本刊調查,春風街上的色情拉K如此氾濫,跟高雄市及台中市大舉掃黃、掃毒有關,傳播妹經紀人小張表示,以前春風街的傳播妹大多是外縣市淘汰的酒店妹,不但年紀大,素質也不好;但這一年來因台中市、高雄市的酒店排擠經紀人制度,讓很多經紀人帶著傳播妹到嘉義討生活,「傳播妹人數不但變多,年紀也變小,就帶進年輕傳播妹的拉K文化。」


床邊做K
春風街裡的傳播妹還頗為自豪自己是吸毒專家,一進汽車旅館內就蹲在地板上做K菸。


裸身互餵
汽車旅館內傳播妹主動餵男客吸毒。


恍神床戰
春風街上的傳播妹不但陪搖,還可至汽車旅館內陪睡。

K他命小檔案

K他命屬於麻醉劑的一種,多用於動物身上,濫用者多與搖頭丸一起吸食,可以燃燒、注射及黏膜吸收的方式進入人體,吸食者會產生幻覺、嘔吐、視覺扭曲、說話遲緩、暫時性失憶等作用,與其他毒品混和使用毒性更強。目前K他命屬於三級毒品,製造、運輸、販賣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吸食者無刑責。

近午夜 鶯燕滿大街

KTV櫃檯幫忙叫傳播妹賺分紅,也是助長春風街色情拉K風氾濫的原因。傳播妹宣宣說:「我們坐檯一小時收費一千元,櫃檯抽二百,經紀人抽二百,自己實拿六百元。」
本刊觀察,每天晚上十點春風街上的傳播妹開始上班,到了十二點就是高峰期,只要KTV內進來大批男客,櫃檯就會主動通知傳播妹的經紀人生意上門,而經紀人馬上就會開車擠到KTV的停車場或門前的慢車道,讓車上的小姐快跑下車,進到包廂內供客人挑選。熱鬧時KTV的門口彷彿人肉市場一般,穿著清涼的傳播妹通通擠在門口爭奇鬥艷。
春風街旁的便利商店整晚就像高速公路休息站,沒事時經紀人把車停在便利商店前,沒檯可坐的小姐就坐在車上休息,而經紀人也互相交換客人的訊息,有時還會有人送宵夜到車上,而路過的男客如果在路上見到喜歡的小姐,還可以自己上前攀談要電話。



專車接送
生意上門後,經紀人就開車載傳播妹,到附近的KTV內供客人挑選。

開房間 陪搖兼陪睡

表面上,現在春風街的傳播妹雖然不脫衣服,但情色服務卻比當年更大膽。在包廂內的阿忠被傳播妹挑逗到急著想要找管道發洩時,泡泡竟建議阿忠:「我們還有其他小姐是陪搖、陪睡,只是你要到汽車旅館內開房間,不能在包廂裡面做。」
阿忠聽完泡泡的建議後,到附近的汽車旅館內開房間,等泡泡幫他叫陪搖、陪睡的傳播妹。
三個小時後,阿忠就滿臉迷濛地開車出了汽車旅館,在春風街上蛇行,在外等待的本刊記者趕忙攔下阿忠,以免他吸毒完開車釀禍。
據阿忠轉述,他進到旅館後打電話給泡泡,沒多久就有經紀人帶小姐到房間來。女孩子年紀很輕,約二十歲,長得還不錯,一進房間後,經紀人就先跟他收了六千元,表明三小時內,小姐可陪搖、陪睡,收完錢後經紀人就離開。

警放縱 危險駕駛多

女孩子一進房間,看到阿忠桌上放的K他命,自己拿出卡片炒K,還餵他吸K菸,而且還自稱是專業玩家,一邊玩一邊解釋K要加到哪種香菸味道才會好,玩了一陣子之後,傳播妹就拉阿忠一起洗鴛鴦浴。
「洗澡時衣服脫掉後,我發現她皮膚滑嫩,胸部雖然不大,但卻尖挺有彈性,洗完澡後她就不斷挑逗我,我們就一邊吸毒一邊做愛,感覺很迷濛,一切就在迷迷糊糊中結束,我連女孩子什麼時候走的都不知道。」
精神科醫師表示,K他命是分離性麻醉劑,吸食過量者會有幻覺、幻聽,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比酒後駕車還嚴重,但酒駕警察會抓,K他命不但沒有儀器測量,屬於三級毒品的K他命吸食極少量並不觸法,春風街上因此有許多的酒客因害怕酒後駕車被抓,而改成吸K他命,反而造成更多危險。


吸毒完後,男客左擁右抱大玩一王二后。

父母官 有責阻歪風

事實上,春風街的色情氾濫並非無法遏止,主要在於當地政府及警方是否願意拿出魄力大力掃蕩。
以高雄市為例,之前也常有客人在自助式KTV內吸毒後打架鬧事,歷任市警局長及市府祭出鐵腕,只要抓到包廂內吸毒就拆包廂,並斷水、斷電,因此,高雄的KTV業者一見到在包廂內吸毒者,馬上將客人請出,壓制了公然吸毒的惡風。
三年前本刊踢爆春風街「春風」無限時,甫當選嘉義市長的黃敏惠曾難過地表示,淳樸乾淨的嘉義市不能被色情攻陷,也曾要求市警局大力掃蕩;但如今市長任期已將屆滿,可是春風街不但春風再起,還被毒品攻陷。身為地方父母官的市長,應該拿出鐵腕,調查其中的弊端何在,如果僅是宣示一下,絕對抵擋不住這股歪風盛行。


過去春風街內脫衣陪酒盛行,小姐還會演出特殊招式。


吸毒過後,傳播妹會點快歌與男客在包廂內跳舞


吸毒恍神後,男客伸手要脫傳播妹身上的衣物。

撰文:社會組 
攝影:攝影組 
繪圖:潘美靜  
編輯:吳宜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