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人

輪我上場 美利達工業總經理曾崧柱

曾崧柱的父親曾鼎煌創立美利達工業時,只是50多人的小廠;36年後,發展成兩岸年產量超過百萬台、營收超過百億元的台灣自行車第二大廠。
曾崧柱放棄出國留學,返家幫忙,卻遇上自行車業的寒冬,他跟著父親守客戶、在歐洲作品牌、往大陸設廠,讓美利達成為台灣自行車業的佼佼者。
但2001年,最大客戶抽單、又碰上貨款延遲,使美利達的股價跌至谷底5.8元,靠著以債換股,危機變轉機;油價飆漲,也讓今年美利達的業績迭創新高,曾崧柱說:「等了20年,這個輪子終於轉動起來了。」


36年前從做機車車殼起家,曾崧柱撫著美利達自豪的車體說:「別的我不敢說,但美利達的車子絕對是最勇、最耐操的!」

曾崧柱小檔案

生  日:1957年
學  歷:文化大學物理系
家  庭:已婚,育有1子2女
嗜  好:騎自行車
經營哲學:有幾分氣力作幾分事

在A-team的環台成功記者會上,巨大機械董事長劉金標先來段溫馨親切的致詞,隨後總經理羅祥安又幽默逗樂現場來賓,但輪到美利達總經理曾崧柱時,他只說:「謝謝大家光臨,很高興我們環台成功。」就步下講台。但同業都不以為怪:「他在公開場合,話就這麼少。」

曾崧柱(右)是曾鼎煌(左)的獨子,進入家族企業超過20年,早已從父親的左右手,成為獨當一面的大將。

美利達 重點車款



創業款
1972年創業時期的車款。


特技款
1980年特技單車興盛時期的車款。


至尊款
2008年的頂級限量車款「96至尊」,定價35萬元。

機車殼起家 粗勇

人沉默了些,但這二年美利達的業績卻不沉默,去年年營收逾百億元,EPS六﹒一八元,居台灣第二大,僅次於產捷安特的巨大機械。
美利達前身是專作機車車殼的遠大工業。曾崧柱的父親曾鼎煌代工了十餘年機車車殼,一九七二年爆發能源危機,一直想作外銷的曾鼎煌看準美國政府呼籲民眾節能減碳,成立美利達轉作自行車。
但當時台灣小自行車廠如雨後春筍出現,產品粗製濫造,「我爸拿著車到美國拜訪,在會客室等了半天,見面卻只有五分鐘,一聽台灣來的,就說等消息吧。」「好不容易賣給一、二家,他們賣了才發現車身真勇,因為我們作機車車殼起家,車身焊接是專長。」
一九七五年,BMX(特技單車)當紅,主打強化車身的美利達獲得美國大筆訂單,之後陸續接下英國來禮公司(Raleigh)、日本愛克株式會社的代工生產單,年產量達四十萬台。


A-team環台11天後,曾崧柱搭著出發前拍的人型立牌說:「你看,出門騎這一趟,人瘦了2公斤、皮膚黑了2碼。」


以往美利達外銷比率高達95%,對內銷甚少著力,能見度較捷安特低。去年底起設立旗艦店,希望增加內銷量,也提升品牌形象。


美利達從2000年開始贊助選手,2002年就奪下世界冠軍,2004年更搶下雅典奧運的金、銀牌。圖為國際自由車環台賽。(全國自由車協會提供)

品牌與代工 並行

七○年代起,巨大、美利達等廠以現代化機械設備崛起,台灣自行車業開始與先進國家技術接軌;八○年代出口量激增,一九八六年逾千萬輛,搏得「自行車王國」的美稱。
曾崧柱文化物理系畢業後本要出國留學,但身為家中獨子,他自覺責無旁貸。「我說留什麼學?趕快當一當兵回家幫忙,你那麼辛苦!」曾崧柱說:「我爸聽到沒說什麼,不過大概很安心吧,畢竟那時候很多人出國就不回來了。」一九八三年曾崧柱進入美利達,從研發、製造、倉儲、採購、業務,每個部門都待上一輪。
但八○年代油價回穩、新台幣升值、勞動成本增加,自行車業走下坡,「每年跟對手拚一、二元的差距。客戶會問你賣一百,別人賣九十九,你降不降?」
八○年代末,美加又採反傾銷保護國內自行車業,此舉讓美利達決定品牌、代工並行。曾崧柱說:「雞蛋不能放同一個籃子」,為避免激怒代工客戶,他轉個彎,避開英法主戰場,從邊緣的挪威發展自有品牌「MERIDA」,再從北歐擴及荷、德、義等國。
一九九○年美利達赴中國大陸深圳設廠,是台灣西進的第一家車廠。「當時六四剛過,公司內部當然擔憂,但不過去以後就毫無競爭力。」曾崧柱說:「大陸的人力成本不到台灣十分之一,之前是一百元跟九十九元的競爭,但在大陸設廠,價格能殺到九十五元,小廠根本不能比。」
曾崧柱鎖定一年達三千萬輛的大陸單車市場,以兩手政策作行銷:以「美利達」品牌作高價搶攻歐美,又以「泛達」品牌低價搶攻大陸。
二○○一年,美國第一大自行車廠Schwinn面臨倒閉,當時美利達的合作夥伴之一Pacific找曾崧柱合作投標,卻惹得當時美利達的最大客戶Trek大大動怒。


「馬英九自行車環台的車子是我們贊助的。」曾崧柱指著馬英九的簽名說:「等他上任,我才敢把車擺在大廳。」他笑笑,顯露處事小心的風格。

大客戶抽單 瀕危

「他們說美利達投標Schwinn沒道義,要把訂單轉給捷安特。Trek的單一年有三十萬輛呀!一抽單,我們只有倒閉一途。」曾崧柱手一攤:「那時真的很慌,睡不著。萬一Pacific沒標到,就算想救我們也沒輒。幸好標到了,緊急將訂單從捷安特抽給我們,才有驚無險度過危機。」
同年另一個大客戶Epic因經營出問題。眼看收不到錢,曾崧柱評估Epic旗下的Specialized是世界名牌,決定冒險「以債作股」,用十億元取得Epic約四七%股權。
沒想買下股權後,訂單不斷湧入,當年的十億元投資,現今市值超過四十一億元,危機反倒成了美利達的金雞。美利達股價也由二○○一年的谷底五﹒八元鹹魚翻身,到二○○八年股價最高上探七十八元。

揮軍科技業 慘賠

二○○三年,長期以來處於競爭狀態的巨大董事長劉金標,找上美利達董事長曾鼎煌,協議成立A-team。「很多人說,捷安特跟美利達競爭這麼久,怎麼可能真的合作!」曾崧柱說:「參加A-team要開放生產線給競爭對手品頭論足,這不但是自行車界頭一遭,在其他業界也沒聽過。」
透過A-team合作,台灣自行車業擺脫困境,五年來出口總值由五億八千多萬美元增為十億五千多萬美元,翻了二倍。「車價增加很多,這就是把設計跟發展根留台灣。」今年當選A-team會長的曾崧柱說。
二○○一年曾鼎煌想要多角化經營,相中筆記型電腦機殼製造,由於材料鎂合金是自行車車架的原料之一,曾鼎煌認為技術門檻不高,喜孜孜投資三億元開發鎂合金事業部。
「傳統產業轉型科技業,多好聽呀。」曾崧柱說:「可是一做下去後才知道,如果自行車業是拿瑞士刀在砍殺,科技業就是關公大刀。」
同業年產數百萬片,但美利達只做得到八十萬片;背負著台灣第二大自行車廠的名號,曾鼎煌又堅持從挪威HYDRO進口最好原料,光成本就比人貴上一大截。
「第一年良率只有七成,貨剛交給廣達,人家就大罵:『叫你們總經理來!』」曾崧柱開車開了三小時,去被採購經理訓斥,摸摸鼻子回廠重作;第二批又被罵了三、五回。 連續虧損五、六年後,去年決議結束。「這就像船想跑快,就得把船上的重物扔了,我們專長是自行車,還是好好作下去吧。」


A-team今年環台11天,抵台北時眾老闆興奮合照。

站上第一線 寡言

相較於父親曾鼎煌常對外界侃侃而談自行車業,曾崧柱沉默許多。早期對外都交給父親發言,但隨著曾鼎煌年事漸高,他也不得不站上第一線,但看得出他很無奈:「我最討厭受訪,尤其是那種坐在辦公桌前面的僵硬照。我們彰化這種小地方啊,很危險ㄋㄟ,被壹週刊一報,我就不能穿著休閒褲在街上逛了。」「我不喜歡被報導,報導之後要十幾年之後再來見真章,像東森、亞力山大不都被報導很多嗎?現在呢?」
「我兒子大學剛畢業,正要去當兵,他喜歡攝影。同樣是圓的,他好像喜歡鏡頭比輪子多。」說到這裡,他警覺地接著說:「不用問我要不要交棒給後代,重點是我要把這個品牌作成有人願意接、不管誰接都不會倒。」雖說不愛受訪,但我覺得,他對媒體的問題,比誰都敏銳。


A-team今年環台11天,抵台北時眾老闆興奮合照。

A-team 業界互為師

台灣原有「自行車王國」美稱,但隨著大廠西進中國大陸,卻面臨激烈價格戰,台灣的自行車出口量從1千萬輛跌到不足300萬輛,自行車業幾乎要連根拔起到對岸。
2003年,台灣2大自行車廠-巨大機械及美利達工業,由巨大工業總經理羅祥安擔任創始會長,曾崧柱擔任副會長,找上11家零件廠商共同組成A-Team,希望透過成員分享管理經驗,將台灣定位為全球高價自行車的產製中心,拉開與廉價的大陸自行車距離。
A-Team導入全世界知名的「豐田生產方式(TPS)」,除了設定目標與計畫開會外,會員也須到其他公司觀摩,比如巨大開放給美利達,弘光開放給同樣是做腳踏板的維格觀摩,帶給所有會員極大衝擊。

撰文:鄭郁萌 攝影:許添瑞、陳肇英 編輯:吳宜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