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潮 老房子說故事

官巷書卷之家 台大校長宿舍

台北市南昌路,日據時期是有名的「官巷」,南昌路、福州街口,過去稱為南菜園,曾經是日治時期兒玉總督的別墅。
日本戰敗後,國府接收,總督別墅變成台大校長宿舍,傅斯年、錢穆都在這裡住過,錢穆之子,前監察院長錢復的童年歲月也在高牆大院裡度過。
物換星移,校長宿舍的精美庭園造景半已荒廢,小橋下清澈的流水已是昨日記憶,和台大越來越遠離權力核心的光景,恰是對應。


濃密的大樹覆蔭下的台大校長宿舍,日據時期是總督兒玉官邸,左方白色平台建築處為豪宅案「力麒首御」基地。

政黨輪替,台灣人看多了官場現形,換位子也跟著換腦袋。但全台卻有這麼一棟很安靜的文官宿舍,不管政治朝代怎麼換,出將入相,有資格進駐的屋主,永遠都是同個職位者,不是總統、不是行政院長,也並非什麼三軍統帥,而是全台最高的學術首府台大校長。


台大校長宿舍入口門廊與多折式外觀。(鄧宗德提供)

帝國高官 南昌路冠蓋相望

台大前身為殖民時期的台北帝國大學,是日本在台創立唯一的最高學府,主要是提供在台日籍生就讀,當時能躋身進入的台灣人都是佼佼者,如李登輝、辜振甫、李鎮源等。帝大校長除了學術象徵地位外,最主要其實是用來宣揚殖民政績,校長肩負著帝國神聖使命,是日本總督最主要的知識長,這就是為何大學校長宿舍不在舟山路的校園內,而是距離總督官邸最近的台北市福州路。
台北市要說有什麼「官巷」,恐怕不是房地產愛炒作的仁愛路、泰順街,那裡的事務官說穿了位階不高,日本人來台,以總督府為核心部署文官宿舍,最早的一批都集中在總督府南側,沿著南昌街一帶發展。中國傳統風水裡,朱雀向南,文教設施配置在城南,這點日本人倒是執行得很徹底,諸如北一女、台師大(前身是帝大先修班)、乃至於最後修成正果的台北帝大。而貫穿其間的南昌路官舍,集官產軍學於一身,應該才是當時最名符其實的官巷了。
南昌路、福州街交叉口,過去稱為南菜園,治台有功、政績顯赫的兒玉總督別墅,就選在南菜園,師法桃淵明「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田園野趣,名之為菜園,卻往來無白丁。自總督府往南走來,分別是台灣銀行董座宿舍、台灣專賣局、台灣軍司令部長宿舍、三井株式會社董座宿舍、帝大校長宿舍、郵便局長宿舍,都是檯面上最有權勢、最具帝國皇室象徵的御用代表。首任台北帝大校長幣原坦1828年上任,本身專研南洋史,任內特別致力於台灣土俗人種學的研究,在位長達9年,奠定了整個大學建設基礎。


錢思亮時期使用之書房。(鄧宗德提供)


台灣的大學聯招制度是錢思亮(圖後中站立者)在台大校長時期建構的。在這張珍貴的錢家三代同堂照片中,錢復(左前一)還只有四、五歲年紀,依偎在祖父錢鴻業懷裡。(錢復提供)


校長宿舍客廳外的大庭院是一大特色。(鄧宗德提供)

錢思亮 福州街一住四十年

改朝換代後,來的也是國府時代高官,總統嚴家淦、陸軍總司令孫立人、一級上將何應欽,帝大改名台灣大學,校長則由北大校長傅斯年接任,這棟宿舍的歷史命格,至此就沒再改變過,不管主人怎麼換,頭銜都是台大校長。
台灣光復後,台大前後更替了10位校長,住在福州街宿舍最久的,要屬第五任校長錢思亮了。錢思亮不僅在位時間久,建立台大研究型大學的學術權威地位,錢氏一門三傑,父親當上校長後,么兒錢復隨即考上台大政治系,還當選台大代聯會主席,父子同登科,至今仍是公認的校史佳話。
日本人階級分明,官越大房子也跟著大,所以台大校長宿舍主建築就有150坪,連同庭院更多達近千坪,規模相當於徐州路台北市長官邸水準。校長宿舍周圍有高牆大樹環繞,空間配置其實和台北賓館大同小異,只是格局縮小一號,但在國府遷台民不聊生之際,這番禮遇把台大校長比照直轄市長、部長級人物高規格對待,仍看得出傅斯年、錢思亮等地位不凡。話說當時全台灣也不過50輛汽車,他們也是少數享有配車特權的學界名流,台大校長何其之大,如今看來恐怕已是後無來者了。
錢思亮一家人最仰慕胡適豐富學識,尤其胡適家中藏書豐富,排起來就有五大間,因此1951年錢思亮接替傅斯年搬進福州街台大校長宿舍後,即以藏書與文人字畫做為屋內主要擺飾。為解決日式宿舍藏書空間,幾乎每個房間都放了大書櫃,甚至連客廳玄關還多做一個直通屋頂的書架當作隔間。


宿舍客廳構造仍維持日式宿舍原貌。(鄧宗德提供)


院子裡有一座池塘,一座石板橋是畫龍點睛的設計。(鄧宗德提供)

門廊車道庭池石橋一應俱全

只是房子建坪雖大,但日式建築的木桁樑,在這批長年抗日的國府政要眼中,終究是礙眼了些,而且不習慣席地而坐,總覺得男兒膝下有黃金,所以當時留用的殖民建築,許多都經過「國府化」的洗禮,校長宿舍自不例外,跟著拿掉榻榻米,在木地板上鋪起碎花地毯,牆面換貼壁紙,掛上水墨字號及家訓,換套洋沙發,寫字桌一擺,基本格局就有了。從錢家人在福州街宿舍留下的家族合照可看出,台大校長終究沿襲了五四的中國文人精神,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只是室內再怎麼努力,房子外觀還是擺脫不開雨淋版、日本瓦的東洋味。
說是職務宿舍,室內規格相對單純,但入口寬大的迴車道與門廊,氣勢硬是拉抬不少,門廊落柱貼有與台大文學院同一時期的十三溝面磚,顯示校長宿舍設計也是出於行家之手。入門拾級而上,是用來會客的大客廳,一旁的走廊通到底,分別是主臥室以及子女房,後頭配有廚房和簡易衛浴,留個後門通往車庫與晒衣場。
整座宿舍最大特色,莫過於多轉角的曲折建築設計,讓每個房間都有明亮天然光,與幽靜的庭園美景可享,尤其客廳落地推門外的盎然綠意裡,還有精心安排的水塘風情,令所有賓客眼光為之一亮。水塘周圍疊以咾咕石,夾縫中長出多樣蕨類,池中點綴一眉石拱橋,恰是畫龍點睛,烘托台北城南安逸的閒情雅趣。
1970年錢思亮轉任中研院院長,台大聘其為名譽教授,宿舍搬至一巷之隔,福州街廿六號的另棟宿舍,座向相仿,但建築庭院都平庸許多,這時錢復已任外交部北美司司長,一家人都還住在一起,錢復長子錢國維特別得寵,睡覺時都跑去跟祖父同房,這份濃厚的祖孫情維持了19年,1982年底,錢復外派擔任駐美代表不及半年,就傳出父親高血壓病情惡化,錢復特別安排就讀高中的國維回台北陪伴老祖父,次年9月錢思亮辭世,錢復回國奔喪時,婉謝了經國先生讓他們續住台大宿舍的用意,這戶住在台大宿舍群長達43年的人家,至此也就默默離開了福州街。


傅斯年在台大校長任內過世,台大在校園內為他建了一座希臘式紀念亭。


為了方便當時兒玉總督上班,從宿舍的大門往前直走,就會抵達後來變成中華民國總統府的台灣總督府。

物換星移官巷漸離權力核心

其實早年日本殖民者來到外化之地亞熱帶台灣,心態上多少帶著放逐之感,台北可供內地人遊樂的場所,除了西門町外,另個遊藝據點,就是沿著南昌街轉進廈門街,前往川端橋(今中正橋)的新店溪畔,有畫舫、藝妓館、居酒屋可耽於逸樂,而台大校長宿舍恰好就坐落在這條城南新軸線上。可惜國府遷台後,物資缺乏也不允許官員公開逸樂,校長宿舍的精美庭園造景,終究也是淪為半荒廢狀,今天除了碩大榕樹叢外,池水黃濁近乎閒置,已難覓昔日小橋流水光景。
另個諷刺對照,乃緊鄰校長宿舍後方牯嶺街60巷內,如今殘破不堪的小木屋,是哲學泰斗方東美任教台大時的住所。1948年起,方東美被延聘為台大哲學系主任,他融合中西哲學與佛教思想,開展新儒學的時代意義,尤其能用華麗的英文介紹中國哲學,在國際宣傳上凸顯了國民政府維護中華道統的正當性,特別是「逆境哲學」一說,成了反共抗惡期間,國人精神武裝很重要的支柱,蔣經國為此還特別到牯嶺街,向方東美「求智慧」。1977年方東美辭世,骨灰灑於金門料羅灣,時任行政院長的經國先生,特別為紀念亭題字。只是比起東海大學、金門人對方東美遺留資產的敬重,台大方面卻任其閒置荒廢,甚至一度還淪為地方清潔隊放置打掃器具的儲藏室,幾番光景,對照今日福州街的冷清,也只怪如今的台大似已越來越遠離權力核心。


台北市南昌路日據時代是著名的「官巷」,除兒玉官邸外,還有當時稱為專賣局的台灣菸酒公賣局,這幢建築1922年完工,十分華麗貴氣。


距台大校長宿舍不遠的哲學大師方東美故居,現已殘破不堪,當年蔣經國曾來此向大師求智慧。(鄧宗德提供)

鄧宗德 小檔案

1991 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碩士
1992~1998台北縣、高雄縣、連江縣綜合發展計畫規劃師
1999~2006 台北市文化局研究員
2007 順天堂集團寵物保健專案經理


社長╱總編輯.裴偉 顧問.陳志峻、謝忠良 文字統籌.陳玉華、楊欽亮 攝影統籌.黃敏建 主編.林宜聰 撰文:鄧宗德 攝影:許凱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