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人

女媧補天 灣仔碼頭水餃 創辦人臧建和

「女媧補天!」臧建和說,這個在最絕望時抽到的籤詩,是她人生最好的寫照。
三十年前,被丈夫拋棄的臧建和,帶著二個女兒流落香港,身無分文、腰部骨折,「這是最後的一條路。」她把生命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水餃上,靠著對美味的追求以及動人的奮鬥故事,成為香港的水餃皇后,更吸引美國食品大廠通用磨坊上門合作。
靠著企業結盟,臧建和將水餃推向全世界,在大陸與香港的市占率都超過五成,去年進軍台灣,更順利地切入少有的手工冷凍水餃市場,短短一年,就擠進前三大。
回顧波折的一生,她說:「破了的天,只要努力,一定可以補起來!」


無神論的臧建和,在最落魄時抽到黃大仙籤詩,要她「女媧補天」,從此見廟必拜,從一無所有到成為水餃皇后,她說:「我相信老天爺是幫我的。」

對!我這一生這麼多波折,回想起來,還是覺得我是幸運的。」灣仔碼頭水餃創辦人臧建和,面對「挫折」這個提問,連停頓都沒有。坐在遠東飯店貴賓室,臧建和有隨侍的化妝師、手拿的小巧LV包,談起香港灣仔碼頭推著木頭攤車賣水餃的過往,聽起來已像前世夢迴。「沒有重男輕女的婆婆、拋棄我的丈夫、山窮水盡的流落,就沒有今天的我。」
人生的幸與不幸,原來都有它的價值。


灣仔碼頭以1顆高於5元的高價切入台灣冷凍水餃市場,短短1年就搶下1成5的市場占有率,成為前三大品牌。

選色包裝 憑直覺

一九七八年,臧建和從街邊小販做起,成功打入香港飲食市場,成為香港人口中的「水餃皇后」,一九九七年與世界第六大食品公司∣美國通用磨坊合作,成立工廠與銷售網路。至今,成為兩岸三地第一大冷凍水餃品牌,三十年來銷售了一百億顆水餃。
二○○七年,灣仔碼頭進軍台灣市場,讓台灣原本停滯的手工冷凍水餃市場成長了八成五,進軍一年就攻占手工冷凍水餃四成市占率。
站在家樂福賣場,一眼望去,灣仔碼頭的黃色櫃位鮮明亮眼,後頭另闢了一個灣仔碼頭的專用櫃,臧建和一臉笑意的走來:「我們產值高,賣場給我們的待遇就特好。」
她拿起一盒鮮黃的冷凍水餃說:「我覺得黃色可以馬上跳到眼睛裡去,結果廣告界的人笑我:『不懂事!黃色使人焦慮啊!』現在妳去大陸看,所有的水餃包裝都學我。」「有些事得憑直覺,老天就是保佑我,讓我撞上了嘛!」
笑說自己幸運才開拓版圖,其實臧建和成功並無僥倖。進台灣市場前,她偷偷來台十多趟,到賣場、大街小巷試吃水餃:「一整排都是冷凍水餃,擔心死了!連續吃了三天『怎麼都一個味啊!』」



臧建和從街邊小販做起,一開始只想養活二個女兒,卻因為懂得因應市場,不斷改良產品,成為兩岸三地最大的冷凍水餃商。(臧建和提供)

台灣搶市 調口味

臧建和發現,台灣雖然是冷凍水餃的發源地,卻沒在口味上用心開發。她同時發現,台灣人吃水餃習慣蘸醬料吃,她立即調淡口味,找出適合台灣的口味。
不過,台灣的冷凍水餃平均價格在二到三元間,灣仔碼頭最便宜的水餃一顆也要五元,蝦仁等高級食材更達到一顆要價近七元的水準,初期業界並不看好,她仍與通用磨坊耗資二十億元,在台灣投資廠房。
臧建和認為,台灣多數都是機器生產的冷凍水餃,二十億元的冷凍水餃市場中,手工冷凍水餃僅有二成,只有統一等少數廠商生產,她運用強大的廣告,與通路不停舉辦的試吃活動,短短一年就打開手工水餃市場。
灣仔碼頭品牌經理何叔娟統計:「灣仔碼頭進來前,整體冷凍水餃市場前三名為龍鳳、統一與奇美。現在灣仔碼頭擠下奇美,與統一爭戰二、三名,比起龍鳳二成的市占率,灣仔碼頭也有一成五。」


在記者會上,臧建和(中)將水餃皮拉得老長,證明彈性。

顧客肯定 常鼓勵

除了水餃,臧建和還嘗遍台灣各地美食,她最愛欣葉台菜與夜市麵線,「夜市最能觀察出當地的飲食習慣!」拿起一塊藥燉排骨,她習慣先聞味道再嘗,接著張大眼睛誇張的說:「好吃!」還拉著老闆的手,彎腰直說:「謝謝!太好吃了!」
看她大口品嘗,我問她:「剛剛那碗麵線,待會兒我去試試?」臧建和這時像個道人長短的鄰家歐巴桑,貼著我的耳朵說:「那麵都糊了,湯頭也不好,唉!我也是小販出身,客人一句好吃,是最好的鼓勵啊!」
原來表情愈誇張,說出來的話就愈不真實,不過也是她一路辛苦走來,才會有這種對小販的體貼。
臧建和在山東青島出生,十一歲時,因父親是國民黨軍人,在一九六六年的文化大革命中,全家被迫下鄉勞改,她卻連夜逃回青島,爭取平反:「我從小在紅旗子下長大,政府這樣對我不公平!」憑著這股勇氣,居然在高壓的政權下順利平反。
回到山東後,臧建和被分配到電機工廠擔任駐廠護士,與當醫生的泰國華僑結婚,婚後五年,先生回到泰國,直說要辦手續接她們母女到泰國團聚,拖了三年。臧建和帶著二個女兒到泰國尋夫,途經香港,卻聽到丈夫另娶的消息。
「我的個性是再委屈都求全,在他家做大老婆也好,做工人也好,可是我婆婆重男輕女,對方生了個兒子,不要我二個女兒。」


看到台灣賣場醒目的陳列,臧建和笑開了嘴:「以前我用黃色包裝,人家都笑我不懂;現在你看,黃色多顯眼啊!」


因沒生下兒子,前夫(右)另娶。臧建和(左)帶著2個女兒流落香港,臧建和說:「他當初沒拋棄我,就不會有現在的我。」

流落異鄉 拒接濟

去不了泰國,又無臉返鄉,臧建和流落香港,從餐廳洗碗、掃廁所的清潔工到看護,獨立養活二個女兒,卻在路邊洗碗時,被冒失的小孩撞裂腰骨,再也不能靠體力過生活。
工傷後,臧建和跟雇主打官司勝訴,卻拒絕雇主支付的港幣三萬元,「老闆說我故意賴他,這種冤屈我不受!才不是為了錢。」香港社會局要給她救濟金,她也拒絕:「拿了救濟金,我就不會上進,孩子也會學著。我一定要我女兒在香港這個認錢不認人的地方,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在朋友的建議下,她開始推著車子到香港灣仔碼頭賣水餃。第一天擺攤,臧建和心裡徬徨又擔心,「最後一條路了,再走不通,還能怎麼辦?」她看著來往的人群,很怕自己的水餃不受香港人喜愛。
這時來了四個年輕人,好奇的湊過來吃水餃,臧建和緊張得雙手捧著碗奉上,直愣愣的等著答案。才吃一口下肚,四人馬上驚呼:「吼吼吃啊!」至今談起,臧建和仍掩不住笑意,拍著桌子說:「這四個字是我最喜歡的廣東話,吼吼吃啊!」


為確保手工品質,臧建和(右)常常親自到工廠巡視,她說:「我喜歡用找不到工作的員工,只要你對她們好,她們一定會好好珍惜工作,努力包水餃。」(臧建和提供)

堅持品質 護招牌

她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水餃上,有個客人說水餃皮厚得像棉被,她馬上三天三夜不睡,重新研發出滑嫩爽口的水餃皮,「那時我二個女兒每天都吃餃子皮,別人說我狠心,每個餃子多掙點餡下來,女兒就有得吃了,可是我不能對不起顧客。」
就這樣,臧建和用美味的水餃與動人的奮鬥故事,透過媒體行銷,甚至被封為「水餃皇后」。日本百貨超市邀請她成為供應商,各國際大廠爭相邀入股合資,可是只要對方一問:「妳可以為我賺多少錢。」她就打退堂鼓:「灣仔碼頭是我的生命,只考慮賺錢,沒想到品質,會砸了我的招牌。」直到美國通用磨坊透過大女兒黃蓓洽談,提出完全尊重原有經營管理,任何配方更改都得經過她簽字的條件才談成。初期,祖傳祕方還得她擔任總經理的女兒黃蓓下班後配置。


跟台灣通用磨坊員工開會,臧建和(右)勤做筆記,她說:「台灣市場競爭激烈,我很在乎在這裡能不能打下江山。」

絕處逢生 不怨人

隨著國際公司加入,十九年間,臧建和的身價隨灣仔碼頭水餃水漲船高,開始在全世界各地設廠、鋪貨。
「手工的東西,特別重視跟員工的關係,剛開始大陸廠夏天淡季裁員,冬天再回聘,我馬上把大陸經理叫來:『工作不安穩,員工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鐘,品質怎麼會好?』」
我問臧建和一路走來,有沒有怨過夫家的無情,她平靜的說:「現在生活得開心,就不必怨。女兒畢業的時候,我還要她們去給奶奶上墳,讓奶奶看看,女孩家一樣可以戴方帽。」
「女媧補天!」臧建和說,這是她在走到絕境時,黃大仙給她的靈籤,「天塌了,只要像女媧一樣吃苦,一樣補起自己的天!」




臧建和小檔案

出生:1945年  學歷 青島高中
經歷:工廠護士、餐廳洗碗工
婚姻:離婚、育有2女
最喜歡:品嘗美食
最討厭:只講利益,不講人情。
經營哲學:先確保品質,再考慮拓展市場。



到台灣來,臧建和(前左)特別指名要逛夜市:「這裡是觀察台灣人飲食喜好最好的地方。」她喝了當令的鮮竹筍湯後,立即說要帶筍子回香港試包水餃。

後記

採訪結束,照例小檔案資料詢問,臧建和老實而迅速的回答,卻在學歷問題上解釋了半天。
「我是香港首屆女企業家、世界第四屆女企業家,哎呀!中國的獎就甭說了,香港理工大學也頒給我榮譽博士啊!這些獎說得我都頭暈了。」我看了一眼名片上特別括弧起來的「博士」2字追問:「那妳真正的學歷是?」
她支吾了半天:「就普通高中,讀書只讀到那,可是我不斷自學,甚至那些文學的東西,我知道的都比碩士更多,哈哈!」
看著她急忙的解釋,原來,再多的獎、再多的榮譽博士學位,都彌補不了學歷那把尺在她心底刻上的缺口。


二個女兒黃蓓(右)、黃蓬(左),是臧建和創業的最大動力。(臧建和提供)

撰文:鄭心媚 攝影:陳肇英 編輯:陳美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