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爆 史亞平政壇劈腿 向扁求官

曾經自爆駐澳期間幫忙安排馬英九訪問行程,而獲得賞識延攬入閣的新聞局長史亞平,最近遭人踢爆,指她在阿扁執政時期,也曾向陳水扁當面求官,而使外界對她遊走藍綠的行徑多所議論。兼以馬蕭及劉揆的民調支持度直直落,但史亞平代表政府發言卻經常「離離落落」,引來行政院長劉兆玄、副院長邱正雄及祕書長薛香川等政院三長的嚴重不滿,而讓這位素有「內閣第一美女」之稱的史亞平,深陷前所未見的政治風暴。


新聞局長史亞平最近遭人踢爆在民進黨執政時期,曾向陳水扁當面求官,而恐陷入政治風暴。

二○○五年下旬,時任駐澳洲代表處副代表的史亞平,在一次陪同外賓回台晉見陳水扁的場合,曾私下向陳前總統表示,她出使澳洲已經多年,希望有機會能回國服務;由於史亞平與陳水扁素無淵源,史提出上述請求,雖然突兀,但阿扁仍交代她送一份履歷過來再議。


史亞平自稱駐澳期間幫忙安排馬英九訪問行程,而獲得賞識延攬入閣。圖為馬英九北市長任內訪問澳洲雪梨,與僑界人士合影。


陳水扁執政時面對史亞平求官,雖覺突兀,仍交待她送一份履歷過來再議。圖為陳水扁21日為雷學明等人控告他誹謗一案出庭。

綠當權 向扁求官

工作經驗、抱負的信件及履歷,送到時任總統府副祕書長黃志芳的手中,由於黃曾在派駐華府期間與史亞平共事,當時陳水扁就是交代史把履歷交給黃志芳轉呈,並同時指示行政院研究史亞平可能的去處。
據政壇高層人士指出,由於外交官調動有其一定機制,史的請求雖不符合體制,惟據他了解,陳前總統仍慮及史亞平可能在工作及家庭之間遭遇困難,因此有意接受史的請求,把她調回國內,並委以重任「升官」。
只是,在請行政院及外交部評估之後,不利史亞平的傳言卻紛至沓來,尤其是民進黨駐澳洲黨部及部分旅澳僑領的陳情函,更是湧進了總統府、行政院及外交部,加上外交部認為史亞平若憑空高升,恐紊亂文官升遷體制、打擊駐外人員士氣,史亞平的「求官」之舉,最後才就此打住。


前外交部長黃志芳(前)證實確曾收到史亞平的私函,但卻也為駐外人員頻遭黑函攻擊抱屈。

頻凸槌 發言草率

本刊詢問卸下外長職務即鮮少公開露面的黃志芳,他證實確曾收到史亞平的私函,但卻也為史亞平等駐外人員抱屈。他說,部分旅外黨職人員及僑領,可能認為駐外代表、副代表不夠重視他們,因此經常向國內陳情,包括像當時駐澳洲代表楊進添、副代表史亞平等人,都是他們檢舉的對象,這些投訴對駐外人員實在有點不公平。
面對此項說法,史亞平則說,她真正希望請調回國服務,是去年七月左右,至於二○○五年那次,是陳前總統主動問起她駐澳洲多久?並要她送一份簡歷給黃志芳,但因當時駐澳洲代表剛換為林松煥,她怕業務銜接有問題,不想提前離任,所以寫了一封信謝謝陳前總統,這件事從頭到尾都可接受檢驗,如今卻被藉機抹黑,她感到相當遺憾。
我駐澳洲代表林松煥主動致電本刊表示,當時他還是外交部亞太司長,那場晉見他也在場,晉見即將結束,陳前總統和在場人士一一握手,是陳前總統主動問起史亞平的工作情形,以及交代她備妥履歷給黃志芳。他說,史亞平工作認真,表現卓越,在任期間負責國會工作,使澳洲國會友台小組成員倍增,成為僅次於友英的聯誼組織。
時任駐澳洲代表、現已改派印尼的楊進添也主動打電話給本刊說,當時史亞平從台灣返澳,曾就此事向他報告,看得出來史亞平當時頗為為難,一方面是國內長官希望她回台,一方面又怕新的代表即將到任,業務無法交接,所以最後還是決定留在澳洲。
除了傳出在政壇間劈腿、而引起藍綠人士不同的評價外,史亞平擔任政府化妝師,卻經常凸槌,發言「離離落落」,致引起行政院三長的嚴重不滿,也使她身陷另一個風暴之中。


劉內閣民調直直落,身為政府發言人的史亞平發言卻頻凸槌,無異是雪上加霜。

新聞多的新聞局長 史亞平

6/4 本刊報導史亞平婚姻危機,夫妻長期分居,一度論及離婚,史亞平低調不予回應。
6/27 股市開盤大跌逾300點,史亞平轉述行政院緊急會議結論是「沒有藥方」,讓媒體傻眼,她後來改口:「只是玩笑話」。
7/6 行政院長劉兆玄突然宣布要興建蘇花高部分路段,引爆爭議。史亞平未能第一時間釐清,又丟出「蘇花公路危險路段的替代道路」等說法,招致批評。
7/11 名嘴沈富雄點名史亞平對很多政策不太懂,只能照本宣科,馬政府擺了一個「白雪公主」,建議將她撤換。

史亞平 小檔案
生日:1962年7月27日
籍貫:福建省福州市
學歷:政大外交系學士、政大外交研究所碩士
經歷:外交部薦任科員、駐美國代表處祕書、國家安全會議簡任祕書、外交部禮賓司副司長、駐澳洲代表處副代表、外交部非政府組織國際事務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現職:新聞局長
家庭:先生郝治華為醫師,育有1子1女


愛漂亮的史亞平經常說,她有更美的照片,她從小到大多得是好看的照片。圖為史亞平盛裝出席金曲獎,引起眾人驚豔。

捅婁子 長官收拾

六月二十七日,股市大跌三百多點,行政院長劉兆玄眼看大勢不妙,緊急在中午時分約集財經部會首長開會研商對策,當日股市收盤縮小跌至二百六十三點,情況看似獲得初步控制,不料,當天下午,史亞平開記者會轉述財經首長會議內容,卻宣稱「救股市沒有藥方」,而使股市在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又跌掉三百多點。
股市漲跌雖和史亞平發言不當無必然關係,但史的這項發言,終究還是引起政府高層人士的不滿,首先是行政院祕書長薛香川,在電子媒體連番播送救股市沒有藥方的新聞後,立即約見史亞平表達不滿,並研商補救對策,這才促成當天晚間由行政院副院長邱正雄及政務委員朱雲鵬親自上陣,說明政府當前財經政策,以企圖挽回民心的主因。
隔了三天,劉兆玄接受陳文茜主持的《文茜小妹大》電視專訪,開錄前,陳文茜向劉兆玄表示,行政院最大的問題是發言人,尤其是論述能力問題,劉兆玄聞言表示:「我知道我們有這個問題。」顯然也對史亞平擔任政府發言人的能力有所質疑。


對於史亞平指稱救股市沒有藥方,行政院三長都曾表達嚴重不滿。


行政院長劉兆玄接受陳文茜專訪,開錄前,陳文茜向劉兆玄表示,行政院最大的問題是發言人。


行政院副院長邱正雄(前)曾要求史亞平(後)多為政策做宣傳。


從監察院副院長中箭落馬的沈富雄,曾點名應撤換新聞局長史亞平。

局長頻凸槌 副局長也失常

史亞平轉述政府決策經常凸槌,而她親手挑選的副局長林清修,也會「走鐘」。7月9日,林清修代表史亞平出席行政院第七次穩定物價小組會議,會後,林回新聞局轉述會議內容,劈頭就說,各單位報告各類重要原物料及民生物資價格變動,還有不同國家差異,「每次都有,請各位看新聞稿,我自己都看不懂。」
有記者問,內閣上路已經50天,囤積小組還沒組成、如今還在討論適法性問題,民眾無法接受。林答:「那你們不要寫。」問到會議內容,林推說:「見晚間經建會新聞稿。」有記者看不下去,批評會議怎會沒結論?林卻說:「反正你是日報,明天才見報。」記者轉向史亞平抱怨,副局長一問三不知,還說他是好心才來跟我們說,轉述要有內容,不是來浪費大家的時間。後來,史亞平找經建會主委陳添枝轉述,卻分為電子與平面2批,只讓電視台訪問陳添枝,不准平面媒體記者錄音。


不但新聞局長史亞平經常凸槌,連她親手挑選的副局長林清修(右),面對媒體時也頻出狀況。(聯合知識庫)

沈大砲 力主撤換

七月十日,這回對史亞平表示不滿的,換成是行政院副院長邱正雄。當天,行政院院會後記者會,邱正雄親自上台說明政府對於穩定物價的努力,站在台上說著說著,卻突然回過頭來,向坐在一旁的史亞平說,要新聞局多做宣傳。
不只行政院三長對史亞平有意見,就連外資對政府只做不說、或是說得不夠,也迭有怨言。七月九日,行政院穩定物價小組召開第七次會議,會後行政院的新聞稿即提到,邱正雄與外資第二次會晤時,外資圈普遍反應國內的宣傳做得並不夠。
無獨有偶,從監察院副院長中箭落馬的沈富雄也在此時開砲,力促內閣改組外,並點名應撤換新聞局長史亞平,理由是發言人不該只靠嘴巴發言,而是要有內涵。不過,就在史亞平幾乎萬箭穿心之際,行政院卻在沈富雄開砲隔天,由邱正雄親自出面,聲明強調劉揆和他對史百分之百信任,因此並無撤換新聞局長的問題。


史亞平和記者閒聊,被當成新聞報導,竟恐嚇起記者,但史亞平則澄清,她是找記者溝通。

後台硬 靠馬力挺

對於史亞平不斷出狀況,行政院三長也因此多次怪罪,但史卻始終能安然過關,除了新閣上任才剛滿二個月,若急著換掉史亞平,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歎;而史的後台強硬,恐怕才是主要因素。只是,欽點史亞平入閣的馬英九要是知道,原來史在民進黨政府期間就曾當面向阿扁「求官」,不知要做何感想?
尤其,馬政府上台至今,民調支持度直直落,行為舉止優雅的新聞局長史亞平也開始顯露焦躁,因此惹來媒體批評,卻不見包容雅量,反而還私下恐嚇記者:「休想再踏進新聞局一步。」「你問什麼我都不會回應。」而創下我國第一位政府發言人恐嚇記者記錄,以及漠視記者採訪權利的事件。由於該事件已在記者圈逐漸發酵,後續會對馬政府及劉內閣造成何種影響,頗值得觀察。
六月二十三日,國內一家日報指稱,有「內閣第一美女」之稱的史亞平作風幹練,私底下卻是個傻大姊。日前她榮膺內閣滿意度最高首長,託人買「鮮芋仙」的芋頭冰、仙草冰請記者吃,她到場卻說:「那個什麼『玉仙冰』,名字怎麼這麼好聽啊!」原來她沒聽過這個打著二名六旬老翁名號、暴紅的古早味冰品品牌。


史亞平託人買「鮮芋仙」的冰品請記者吃,卻說:「那個什麼『玉仙冰』,名字怎麼這麼好聽啊!」

嗆記者 限制採訪

報導還說,請吃冰當天,面臨裁員的《中國時報》刊登一張中央社拍的史亞平斗大照片,媒體開玩笑說,《中時》利用這張美圖在討好她,史亞平卻雞同鴨講地說:「這不算美,我還有更美的照片!我從小到大多得是好看照片。」
消息見報當天,撰發該報導的記者打電話給史亞平,由史的幕僚代接,該記者以為史亞平拒接電話,當天中午便趁她陪同劉兆玄到立院參加一項公開活動時,跑去找史亞平,想當面跟她解釋,沒想到史亞平卻狠狠地撂下一句:「你不要再亂寫了,再亂寫,就休想踏進新聞局一步。」之後,便頭也不回地逕自離去。
記者消遣史亞平是傻大姊,錯把「鮮芋仙」叫「玉仙冰」,罵都被罵了,原以為事情到此便可告一段落,不料,史亞平卻不願就此罷手,在往後她與記者接觸的公開場合,還曾三番兩次提及,以後記者會乾脆分二批舉行,有那位記者在一批,「他問什麼我都不回應。」另外一批就不讓那位記者參加。此舉使得主跑行政院的記者大表詫異,甚至還有記者表示,都什麼時代了,竟還有政府發言人敢漠視記者發問的權利到如此地步。


股市直直落,史亞平卻說救股市沒有藥方,讓投資人恨得牙癢癢的。

化妝師 轉述失焦

對此,史亞平則說她絕不可能恐嚇記者,也絕沒說過不准誰再踏進新聞局這樣的話。她表示,對於和記者聊天,或是做背景說明,大家都有共識不做報導,但被報導出來以後,是有向記者以及媒體反應,目的是希望尋求一定的共識。
記者的問題太多,史亞平也會變臉。前陣子物價高漲、股市大跌,行政院幾乎天天開會忙著因應,但史亞平對財經政策理解有限,轉述經常不夠完整、精確,而引起輿論交相指責。
為此,史亞平乾脆找財經官員到新聞局直接向記者說明,但因每位官員負責的領域不同,說明過於片段、零散,記者會因此經常失焦,主跑行政院的記者對此屢有怨言,豈料,史亞平得知記者的反應也是怒氣沖天,說她辛苦找來財經官員直接說明,「你們(記者)卻還要抱怨。」
跑行政院的記者則指出,以前怎麼就沒有這些問題?因為過去的發言人會幫大家消化、整理之後再做轉述,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已經站上發言台了,還不懂法案內容;就算懂的,可能也會亂解釋一通!就連跟著下鄉,還會「蘇花高」、「蘇花替」分不清楚,但是最經典、最讓股民恨得牙癢癢的,恐怕還是那句「內閣救股市沒有藥方」,做為政府的化妝師,宣達這樣的政策之前,難道不應該先三思再三?


史亞平陪同劉兆玄下鄉,卻連「蘇花高」、「蘇花替」都分不清楚,而引起軒然大波。圖為劉兆玄前往花蓮精舍拜會證嚴上人。

看上不看下 政院與記者溝通不良

行政院與記者的關係緊張,肇因有記者遭史亞平及其他行政院官員恐嚇;但官員只看上不看下,有事直接找媒體高層疏通,不把第一線的記者看在眼裡,也是主因。
主跑行政院的記者表示,8年前跑黨政新聞的記者多已位居媒體要津,8年後國民黨重新執政,老官僚一個個復出,與昔日的黨政記者情誼仍在,有事一通電話直接打到媒體高層,簡直就是瞧不起他們這些位居第一線的記者,雙方的關係哪能改善?

撰文:廖志成、溫惠敏 攝影:鄺頌廉、蘋果日報 資料:白裕承、楊米 編輯:徐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