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與偏見

豆腐渣的社會架構


插圖.劉志誠

放諸於任何社會,自由市場是否都會創造繁榮、興盛?不是。要有法治、以道德為基礎的社會,自由市場才能有促進繁榮之效。沒有法治和以道德為基礎的社會,自由市場只是森林規律當道的弱肉強食世界而已。當然,就算在這樣的蠻荒世界,自由市場還是會產生不少效益的,但其最終結果卻是惡劣,甚至慘痛不堪的。
過去三十多年,大陸推行自由市場經濟,帶來史無前例的高速經濟發展,是個奇蹟。可是經濟儘管高速發展,社會體制卻依然故我,還是開放前般的破爛。故此,時至今日大陸的市場是開放了、是自由了,社會體制依然跟在極權鎮壓下那樣封閉。社會體制是政治結構的延伸,中國大陸仍然是極權統治,超越不了權力壟斷的獨裁模式,社會體制也就無從發展起來了。
在極權專制的中國,人民的政治權利被扼殺,民間組織被禁絕,故此也就不能發展出制衡和緩衝政府權力的社會體制。就以地方官員吞占農地,觸發農民暴動這無日無之的新聞來說吧。問題的癥結是沒有法治,以致官商勾結巧取豪奪,而農民投訴無門。我相信,走出農村,在城市同樣有不知多少類似的官商勾結行為,只不過沒有釀成暴動,便沒有像農村衝突那樣令人注意而已。
沒有法治強權便大於一切。不管是政治的特權或黑幫勢力,強權的介入都必然扭曲市場的公平競爭,窒礙甚至扼殺無形之手的神奇運作,形成另類的交易費用。較諸法治下的市場經濟,沒有法治的市場,其交易費用會異常高昂。
中國大陸的經濟無疑增長得很快,可是在繁榮的底下又隱藏着多少這些由強權形成的流弊?經濟興旺可以掩蓋流弊於一時,可是一旦經濟逆轉,這些流弊便會通通浮現,觸發無從估計的災難。這一劫是跑不掉,是一定會來臨的。經過向經濟發展傾斜、抑壓體制發展而帶來的高速繁榮,隱藏在大陸的社會腐爛必定非常嚴重。
就拿最近四川大地震來說吧,豆腐渣學校不是壓死了成千上萬的學生嗎?這些滅絕人性的惡行,如果不是有地震災難又怎會暴露出來?股神Warren Buffett說,漲潮時誰也不知道什麼人沒有穿泳褲,可是一旦退潮,誰在裸泳便清楚不過的了。四川大地震是個小退潮,預示了大退潮時的中國會是怎麼個樣。
市場交易都建基於買賣雙方各有權利與義務的契約;明文的契約權利與義務,清楚列出;默許契約下的權利與義務雖然不見諸文字,但依然存在。先談明文契約的交易關係吧。這種關係必須有法律的保障才能生效,否則契約亦形同廢紙。在大陸,廢紙正是不少契約的最後結果。
好些大陸商家簽了合同,要是市場出現對他不利的變化,他便不交貨或不收貨,總之合同就是不算數,非要重新議價不可。以前我在大陸做生意便有過不少這樣的經驗(我現在連到大陸去旅行亦不成,莫說是做生意了),時至今日,這相信還是不少在大陸做生意的人的經驗。
沒有法治,除非是官方撐腰的特權人士(這些人的合約誰敢不履行?),其他人的合同,說反悔便反悔,根本投訴無門。遇上這些情況,除了認命重新議價便沒有別的選擇了(當然如果你是跨國大公司,出了事政府可能會幫你交涉,故此你會有較大的議價能力,你簽的合約會較為有效)。
市場的一大功能,是讓人們透過競爭發現新的知識。例如原油飆升至一百三十八美元一桶,美國加油站汽油的零售價格高至四美元一加侖,好些美國人感到吃不消,開始盡量節省用油。美國消耗世界三分之一原油,要是所有美國人都節約用油,油價遲早會受壓回落,憑�這個信念,我於是沽空原油期貨合約,賭原油價格會在三個月後回落。要是三個月後油價果然回落,那麼我便會發現了新的油價,也同時賺到了錢。可是如果沽空原油期貨的合約是得不到法律保障的,對方輸了不認數,我便不會傻呼呼的跑去賭油價的未來走勢了。這麼一來,市場便少了一個發現新知識的機會了。
當然,買賣原油期貨合約,為人熟悉;用這個例子來解釋透過市場競爭發現新知識,似乎簡單了一點,也可能不太貼切。可是不管是什麼的市場,發現新知識的過程還是大致相若的:沒有法律的保障,人們便沒有誘因去發掘新的知識,以致喪失創新的活力,整個經濟變成一潭死水。或許你會反駁,現時中國大陸雖然沒有法治,但經濟不是活力奔騰嗎?怎麼會是一潭死水?

不容否認的是,中國大陸仍然是處於數量化的初級經濟發展階段,生產上仍然採用外國的科技和知識為主,中國自己的創新和科技可以說絕無僅有。可是當經濟日趨成熟,往質量化發展了,便要創造更多的增值產品才可以跟越南、印度等同樣處於初級發展階段的地區競爭。到其時要是還沒有法治的保障,科技創新便會面對障礙,而整個經濟變成一潭死水的機會便愈來愈大了。就算未去到那個地步,在現階段,缺乏法治的保障和契約精神,在大陸做生意的交易費用必然比法治社會高出許多,這毫無疑問將打擊整體經濟的提升。
中國大陸有法律卻沒有法治,主要是因為獨裁政府以法律為專政統治的工具,是個權宜之計,而不是整個社會的運作基礎。可是即使有一天法律不再是權宜的統治工具了,要是沒有對統治者的有效制衡,法律恐怕也很難發揮促進經濟發展的效用。法治不單純是靠武力實施法律而已,人們不會懾於武力制裁而守法起來。人們必須有良知的束縛,才會自我克制不做壞事的。
換句話說,人們必須有惻隱之心培養出的道德規範,才會懂得自動自覺守法。一般人都不懂法律條文的,可是只要他們心中有個是非觀,他們便不會犯法。故此法律必須建基於道德的磐石,在不為道德規範的社會,不管多麼嚴謹完備,其法律都肯定起不到作用的。
中國政府仍然對人民心存恐慌,故此也就害怕制衡政府權力的民間組織的出現。出於對人民的恐懼,因而便嚴厲控制民間組織,箝制宗教自由,結果便導致道德真空。是的,道德是法律的磐石,宗教更是道德的磐石。中國沒有宗教自由,因而中國人心中便沒有道德的規範。在這樣的社會,法律是無法發揮其應有的效用的。一日中國還是極權社會,一日中國便不可能有法治。法律既然只是統治者的權宜手段,官商固然必定勾結,而人民更不會有道德操守。
人們沒有道德操守,在大陸做買賣便不可能有誠信。誠信是促進市場效率的關鍵元素。在香港做生意,牙齒當金使,一個口頭承諾便是買賣雙方信守的協議,憑這個誠信,香港便勢不可擋地發展為大中華的金融中心。誠信維繫金融市場的運作,上海以至整個中國大陸都缺乏香港視為必然的誠信,故此香港的金融市場便獨占鰲頭。
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是一齣尚未播完的電影,它的結局似乎快要到了。大陸的物價通膨已為整個經濟發出了警號,經濟逆轉似乎難於避免。一旦逆轉,則將暴露體制缺陷所形成的災難,那才是中國經濟發展這齣電影的主軸啊。
播放完這齣電影,人們才會知道台灣這個有民主政制、有健全社會體制的地方來得多麼優越,台灣跟大陸的經濟結合會有助於修補大陸的體制缺陷,到其時台灣給大陸帶來的好處,一定會令人嘆為觀止。等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