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行各業

鳥醫生

「鸚鵡有6歲小孩的智商,可活70年,所以我有客戶死後留了數百萬元給1對金剛鸚鵡。」


李照陽 台北市 46歲 從事現職23年 月薪6萬元

這家動物醫院貓犬是禁止進入的,因為他們會嚇到李照陽的「病患」。他的雙臂滿是這些受到驚嚇的嬌客留下的咬痕,他是第一位專看鳥類的獸醫,目前台灣有5位。
這些鳥醫生都跟李照陽一樣,最早是與賽鴿飼料公司合作,提供醫療服務,他們早期都以醫治賽鴿為主,但李照陽有些感嘆:「賽鴿年輕時拚命飛,等到不能飛時,便被撲殺或丟到公園。」只有少數人會照顧鴿子一輩子。
不過,賽鴿的盛況不再,「尤其高鐵開通,很多人偷帶鴿子搭高鐵,作弊狀況多,現在改到海上放鳥,但鴿子搭船會暈船,常找不到路回來,效果不好。」而且養鴿人有許多養殖「秘方」,只有重病才會找醫生。
賽鴿成長趨緩,寵物鳥則熱門了起來,連禽流感威脅時,診所也沒受影響。之前台灣曾流行畫眉,畫眉仰賴大陸進口,這幾年禁止進口野鳥,再加上養鳥人口年輕化,反是鸚鵡最受歡迎,「鸚鵡會說話,主人下班還會飛到門口迎接,聰明一點的,有6歲小孩的智商,可活70年,所以我有客戶死後留了數百萬元給1對金剛鸚鵡。」
也因為智商高,許多寵物鳥因適應新環境或缺乏與人互動而產生憂鬱症,但「最常見的還是營養不良,因飼料複雜,主人常會輕忽。」近10年,賽鴿與寵物鳥的看診比例各佔一半,「現代人居住空間狹小,養不起貓狗,便選擇養鳥,而那些羽毛炫麗、叫聲好聽的又符合人們炫耀的性格。」
不過,有種鳥是李照陽不接的:老鷹,「就算救活了,也很難人工飼養,反而是變相鼓勵非法捕捉。」大學就是賞鳥社的李照陽,對他來說,救鳥之外,還得負社會責任。

撰文:鄭進耀 攝影:蘇立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