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我願為您化為泥


張日明 78歲 台北市

大家都忘了閻錫山啦,他曾是同盟會的成員,一九四九年國民黨撤退時,他是行政院長兼國防部長,而我是他的少尉侍從官,保衛他的安全。

我這條命是閻先生給的。我十六歲從軍,就加入閻先生的「鐵軍」,幾年後當他的侍從官。撤退時,我奉命押解黃金到台灣,但飛機載滿黃金載不了人,我被留在機場,如果落在共產黨手裡肯定活不了,沒想到兩天後,閻先生派飛機來接我。他很忙,時局又這麼亂,竟然還記得救我這個小少尉。

一九五0年他辭官到陽明山上隱居,我們五十個弟兄跟著他,漸漸地,大家各自謀生去了,剩下我和六位弟兄。白天,閻先生寫書,我們養牲畜種水果;晚上,他教我們讀書、講人生道理。我八歲時,父親死在共產黨手裡,在我心中,閻先生就像父親。

十年後,生病的閻先生在我懷裡嚥氣,我們葬了他,仍住這裡。後來我結婚生子,種水果無法養家,只好下山做小生意。一九八六年,孩子都大了,我想回山上,但太太要上班,住山上不方便,我就天天搭公車上山。

除了颱風天公車不開,每天早上九點到傍晚六點,我都在這裡整理閻先生的故居和墓園。每天我都對著他的靈位說:「閻先生,今天我還在,您放心,我會守住這裡的安全。」但去年,墓園旁種的茶樹被偷了六株,我沒顧好,對不起閻先生。

其他六位弟兄都死了,只剩我這個年紀最小的,但我也七十八歲了,不知能守多久,我只想死了之後,把骨灰灑在墓園旁的樹林,繼續守護閻先生。但不曉得,他的家人讓不讓我灑。


張日明(後立左三)與六位兄弟守護閻錫山,如今只剩他一人。

撰文:周家睿 攝影:李智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