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觀點

被酬庸的聖人

監察院和考試院扭曲了三權分立的民主機制,是我國憲政制度的盲腸,早該用刀割除;擔任監委和試委的人不見得高人一等,不過是被酬庸的對象。


監察院和考試院是我國憲政制度的盲腸,早就應該用刀割除,回到三權分立的正常體制。但經過提名風波,這個盲腸似乎越發膨脹,尤其王建煊主張在監察院下面設立廉政公署,扭曲三權分立的民主機制,大開民主倒車,更不可取。
王建煊在大陸各地傳教做善事,人格操守受到肯定,不過,監院能否發揮功能,操守只是起碼條件。事實上,歷任監院院長的形象和人格均未比他遜色,他有抱負理想,但別人未見比他少;他看起來相當謙虛,但卻讓人感覺他的道德優越感。在他面前,彷彿聽到「天國近了,你們這些罪人,趕快悔改吧」的聲音,真是令人吃不消。
監察院的權力都是從立法權和司法權切割出來的,這是孫文學說的懷舊體制,早與時代脫節。它當然有一些功能,但這些功能還原給各機關,更可穩固民主體制。但如想擴張權力,甚至把廉政公署設在其下,勢必破壞憲政體制,未見其利,先見其弊。
其實,大家都知道,監院和考試院都是酬庸人才的疏洪道,擺平黨派利益,扮演政治平衡槓桿,王建煊、沈富雄莫不如此。尤其是考試院,更是憲政盲腸中的盲腸,把一群退休的官僚政客和不食人間煙火的蛋頭聚在一起,要他們決定各機關和各行各業的人力資源,簡直是滑稽透頂。把考試委員當作翰林院的選拔,有如回到大清帝國末年。
張俊彥被刷下來的過程有點殘忍,但這位台灣半導體之父,為何要淌這種渾水?表面上是受到馬英九的感召,實際上就是大頭病,以為可以光宗耀祖,結果自取其辱。許多人怪媒體沒良心,批評立法院是屠宰場,但是那些以為擔任監委和試委就比較清高的人,應該醒一醒,他們只是被酬庸的對象,不見得高人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