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為7500元分屍女友 變態惡煞成魔之路

桃園龜山發生一起駭人聽聞的分屍慘案,油漆工人李凱裕與大他8歲的女子沈雲瑩交往,李凱裕自認收入都拿給女友繳房貸,但最近女友買保險,受益人竟不寫他的名字,他擔心分手後將一無所有。7月3日,2人為7,500元起口角,李一怒之下殺死女友,再用菜刀將屍體剁成5大塊,丟到南崁溪,凶殘手段令人髮指。


肢解女友的冷血油漆工李凱裕,經常進出警局,大小前科竟有三十三項之多。

「對面!對面有一隻腿!是右腿,流過去了!」「左手在那邊!」七月五日上午,桃園龜山大坑村一號橋下的南崁溪,大批檢警沿著溪流,尋找二天前才被分屍的女子沈雲瑩屍體,原本包在垃圾袋裡的四肢,已腫脹變形,散落溪裡載浮載沉。


50歲的死者沈雲瑩,慘遭男友殺害分屍。


檢警將5大屍塊組合,勘驗後發現大、小刀傷高達46處,顯現凶嫌下手極度殘酷。


檢警在南崁溪打撈,陸續尋獲死者散落在溪邊的四肢。

狠剁五塊 棄溪流

手腳一一尋獲之後,檢警又注意到在溪岸旁,有另一包垃圾袋卡在石頭間,法醫將垃圾袋打開時,大群的蒼蠅飛竄而出,一股濃烈惡臭撲鼻,裡面是連著頭部和身體的大屍塊,屍塊上交錯的刀痕總計四十六處,雖然泡水多時,但死者臉孔依稀可辨。
檢警隨後將打撈起來的五大屍塊一字排開,被押到現場的殺人凶手李凱裕默默看著,臉上沒任何懼怕或懊悔表情,過了好半晌才點頭承認:「對,這就是被我分屍的沈雲瑩!」
這起駭人聽聞的分屍案,發生在七月三日上午,李凱裕與同居女友沈雲瑩酒後為七千五百元起衝突,最後李凱裕用菜刀將女友狠剁成五塊,再分裝二個垃圾袋,拿到南崁溪棄屍。


死者在床單留下大片血跡,李凱裕第一時間還辯稱是女友「月經流的」。

假委託書 騙薪水

據本刊調查,四十二歲的李凱裕,從十七歲開始,就陸續犯下傷害、槍砲、妨害自由等多項前科,也曾染上毒癮,到警局做筆錄不計其數,進出監獄對他像是家常便飯。而他喝酒後,更會性情大變,警方查出他至少有五次以上酒駕紀錄,桃園很多派出所員警都曾抓過他。
或許早已不把犯罪當一回事,這次李凱裕竟為了一筆小錢,就將認識二年半、大他八歲的沈雲瑩殺害,分屍丟棄。而且犯案後,還想再騙取沈雲瑩六月的薪水,實在冷血、凶殘。
但李凱裕行凶後還想騙錢的行徑,也是警方快速破案的關鍵。
七月三日下午,已殺人棄屍的李凱裕,神情怪異地跑到南平路黃昏市場,找沈雲瑩工作的火鍋料攤陳姓老闆,出示一張他假造的「委託書」,強調是沈雲瑩親筆所寫,內容提到她因生了重病,現在在醫院就醫,所以特別委託李凱裕幫她領取六月二萬五千多元的薪水。
李凱裕的舉動引起老闆懷疑,反問他:「阿瑩生什麼病?」他支支吾吾回說:「要插管…很嚴重。」老闆不信,撥打沈女的手機無人接聽,最後她告訴李凱裕:「要拿也是阿瑩的妹妹來拿,我不可能給你!」李凱裕這時面露凶光,悻悻然地離去。


李凱裕肢解女友使用的菜刀,刀鋒因不斷猛砍而變鈍。

殺女友分屍過程


李凱裕和女友沈雲瑩喝酒時,為七千五百元吵架,李拿延長線打女友,造成她撞上電視櫃死亡。


李凱裕將死者拖進浴室,用菜刀猛砍四十六刀,將屍體肢解成五大塊。


李凱裕將屍塊分裝成二包,再拿到南崁溪大坑村一號橋丟棄。

窩匿凶宅 喝米酒

李凱裕走後,被他嚇到的老闆,連忙通知平常會定期和沈雲瑩電話聯絡的沈雲瑩妹妹。沈女妹妹當天一直聯絡不上姊姊,相當擔心,當老闆告訴她李的異常舉止時,沈家人便決定到警局報案。四日晚間,大批警力前往死者居住的國宅,按電鈴半個多小時無人回應,便破門而入。
警方進屋後逐房搜索,最後在臥室發現全身赤裸的李凱裕。已喝茫的他,看著滿地的米酒瓶,神情恍惚地喃喃自語,警方這時發現,臥室裡包括電視櫃、床鋪、甚至天花板,到處都是血跡。警方追問沈雲瑩下落時,他只頻頻搖頭,鎮靜地表示:「她生病去看醫生了,我不知道她在哪。」


七月三日下午五點,李凱裕將屍塊分裝成二大袋,搭電梯運屍時,被大樓監視器清楚拍下。


沈雲瑩2年前以250萬元,買下光峰路「千禧新城」國宅,因房屋裝潢結識李凱裕。


李凱裕供稱,他跟女友是因酒後為7,500元吵架,推擠中,女友頭撞到電視櫃,就此昏迷。


死者後腦有2道長約10公分的十字形刀傷,檢警認為「撞電視櫃」不會造成此傷,懷疑李凱裕仍隱瞞行凶過程。

應訊鬼扯 漏洞多

警方將李凱裕帶回偵訊,他辯稱,三日上午,他跟沈雲瑩在家裡喝米酒,喝到酒意漸濃時,沈雲瑩開始罵他收入不穩定,當初說要照顧她都是騙人的,李被唸煩了,勉為其難拿出六月做油漆工所得共七千五百元。
但李凱裕把錢全給女友後,又有些後悔,拜託女友說:「好歹也拿個二千元給我吃飯?男人在外不能沒錢。」沒想到,女友不但不給,反而譏諷他只賺七千多元,錢都喝酒喝光了,二人越說越僵,最後大打出手。
李凱裕向警方表示,後來他火氣上來,隨手拿起延長線插座,猛敲女友頭部,造成她受傷。李辯稱,女友後來去看醫生,而他無力攔阻,「我也不知她後來跑去哪了。」
但李凱裕的謊話後來被一一戳穿。警方質問,床單上為何有大片血跡,不像敲頭時造成,他竟解釋:「那是她月經來,跟我打架時,來不及包衛生棉流下來的。」警方後來採證,床單上血跡至少超過一千西西,忍不住大罵李:「如果那真是月經的話,早就血崩死掉了!你還鬼扯!」即使供詞漏洞百出,李仍堅不吐實。


檢警慶幸案發當時沒下雨,否則屍塊可能都被衝走,認為冥冥中自有天意。

開三條件 換實情

警方後來調閱監視器,發現李凱裕三日下午,鬼鬼祟祟地提著二包垃圾袋,放到車裡後離開,直到晚上才回來,研判沈雲瑩可能遇害。警方再度質問,李顯得無法招架,眼見他有所動搖,警方改採柔情攻勢,問他:「你到底愛不愛你女友?」
李凱裕一聽,臉色一沉,閉上眼表示:「當然愛啊。」警方便順水推舟告訴他:「你如果真的愛她,怎麼忍心讓她曝屍荒野,應該讓她入土為安才對啊!」李凱裕這才鬆懈心防,準備說出棄屍地點,但他又開出三大條件,希望警方答應。
李凱裕的第一個條件,是希望警方能以「自首」辦他,這樣或許可少關幾年;第二個條件是他說之前給女友十幾萬元繳貸款,希望沈家人多少可「還」他一些,在牢裡可以過得比較「愉快」一點;最後一個條件,則是他不希望警方讓媒體來採訪。
李嫌的條件讓警方有些為難,最後只能同意在筆錄上寫「很配合調查」;錢的部分,警方則願意轉達,但警方也質疑他:「你殺了她姊姊,他們會願意給你錢嗎?」李凱裕最後才說出棄屍位置,並交待分屍經過。


李凱裕殺人後,偽造1張「委託書」,拿到死者在南平路工作的市場攤位,向老闆索討6月的薪水。

部分過程 仍隱瞞

據李凱裕的說辭,他與沈雲瑩打架,沈女後來因撞到電視櫃失去意識,他簡單急救仍無呼吸,一時慌亂才想要棄屍,不過因為女友重達八十公斤,才決定將屍體拖進浴室,用菜刀剁斷四肢,分成二大袋方便搬運。
不過,李凱裕的供詞有不少漏洞,仍有疑點尚待釐清。首先是凶案現場牆上、天花板,到處都是噴濺血跡,根本不像「撞到電視櫃」引起,反而較像被凶嫌拿刀追砍死者造成。
其次,警方勘驗,發現死者全身共有四十六處不規則刀傷,遍布前胸、後背與腹部,後腦則是二道十字形、長約十公分的傷口。李凱裕無法明確交待這些傷痕,警方研判他原想再將胸、腹一併肢解,最後切不動才罷手。
警方調查,李凱裕約十六年前從雲林搬到桃園,離婚育有一女,平時以刷油漆為生。他從小就是麻煩人物,染有吸食安非他命、酗酒惡習,常與人打架,也因此有三十多條毀損、傷害和妨害自由的前科。


凶手李凱裕埋怨女友,最近買保險受益人不是寫他,認為女友根本沒把他放在心上。

擔憂給錢 沒保障

二○○三年,李凱裕在台中北屯打工時,因三更半夜經常和朋友喝通宵,噪音引來鄰居抗議,讓他非常不爽,聚集狐群狗黨,帶武士刀、蝴蝶刀等凶器衝進鄰居家中,除了砸爛對方家具,還喝令鄰居坐在椅子上不准動,控制鄰居行動半個多鐘頭,才揚長而去,凶殘暴虐的個性一覽無遺。
二年前李凱裕因案服刑出獄後,曾要痛改前非。李的同事向警方表示,他後來的確改變不少,「但還是很常喝酒,而且都喝米酒加綠茶。」
二○○六年二月間,沈雲瑩在龜山「千禧新城」買國宅,李凱裕受僱替她粉刷新家,對沈女一見鍾情,原本一萬元的粉刷費,最後只收六千元,還載她到他認識的家具行買家具。二人認識不到一個禮拜就同居。
警方指出,二人交往時,李凱裕承諾會照顧沈女,還強調賺到的錢,都會拿給她繳貸款。熱戀初期,李凱裕信守諾言,每月固定拿給女友一萬多元,但時間一久,他開始擔心如果女友跟他分手,他會一無所有。
後來,李凱裕給錢拖拖拉拉,二人經常因金錢問題引發口角,而李凱裕只要一喝酒就性情大變,有時一吵架便出手痛打女友。沈雲瑩經常掛彩,親友常勸她分手,不過沈女卻說已經「愛到了,沒辦法」,堅持和李凱裕在一起。


沈雲瑩慘遭男友李凱裕分屍,圖為家人幫她安供的牌位。

積怨爆發 釀慘劇

日前,沈雲瑩買保險,在李凱裕詢問下,發現沈女的受益人竟寫她妹妹,而不是他,讓他當場抓狂,心中積恨越來越深,漸漸引爆殺機。
這起恐怖分屍案,起因男方擔心「白給錢沒保障」,經常暗自埋怨,靠喝酒打女友出氣:而女方遇人不淑,明知對方有暴力傾向,卻執意交往,最後釀成不幸的慘劇,實在令人嗟嘆不已。


李凱裕經常酒後毆打女友,還曾在死者住家牆壁寫下「我打十幾電話你不接…你不高興隨便你」等發洩字句。

專家說法 分屍焦躁 事後消極

油漆工人李凱裕犯下凶殘分屍案,中央警察大學學務長黃富源說,根據「犯罪心理學」,凶嫌在殺人後還肢解屍體,原因大概不外出於「深仇大恨」、「湮滅證據」或「心理變態」三者。
根據研究,凶手殺人後,為方便掩藏死者,經常會選擇肢解屍體,再拿到荒郊野外丟棄。本案凶手李凱裕自稱得了憂鬱症,在焦躁的情況下,痛手殺死女友,事後倉促棄屍,可顯現他心中十分緊張。此外,李凱裕殺人後,竟回到刑案凶宅,無意湮滅現場留下來的帶血床單、電視櫃,連菜刀也沒丟掉,只躲在裡面喝酒,根據犯罪學分析,反映出他在犯錯後已感到懊悔,行為也變得消極而不抵抗。

姊找妹 靈異鬼來電

沈雲瑩遭分屍案偵破後,龜山分局流傳一起「鬼來電」的靈異傳聞。
沈女的妹妹私下向警方表示,7月3日案發當天下午2點,她接到手機顯示姊姊號碼的來電,當時她並不知姊姊已遇害,2人還正常對話。
沈女的妹妹說,姊姊什麼都沒多講,但突然問她:「北極玄天上帝以前是不是殺豬的?」由於問題很另類,讓她覺得有點莫名其妙,也不知如何回答,整個對話時間大約1分多鐘。
警方聽後大吃一驚,因為根據凶手李凱裕的供詞,他大概是在上午11點多,就已將沈雲瑩殺害分屍,下午2點,死者根本不可能會打電話,但死者家屬強調:「我真的有接到。」還說可以調閱通聯,證實姊姊真的打來過,辦案員警聽到此事,不禁毛骨悚然,直呼不可思議。


沈雲瑩的妹妹一直反對她和李凱裕交往,認為他有暴力傾向。(蘋果日報)


台灣近年常有驚悚的分屍案,但最恐怖的,還是分屍後將人肉煮來吃的「食人魔」陳金火。


冷血分屍案一樁接一樁

撰文:陳鴻偉、李明軒 攝影:攝影組 資料:楊米 繪圖:林佳欣、許哲源 編輯:陳美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