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觀點

馬英九的四頭馬車

當上總統之後,馬英九沒有選擇的權利,
一定要設法在國民黨、立法院和行政院之間建立有效的溝通平台,
並主導這個平台,才能讓這個龐大的政府機器順利運轉,
否則四頭馬車各自向不同方向奔馳,根本沒有能力解決問題。


台灣的股市從「馬上」之後,就一直跌跌不休,油價、物價、電價全面大漲,人民荷包大縮水,新政府焦頭爛額,馬英九民調直直落。擁有數十年歷史的《中國時報》,突然裁員一半,這是「馬上好」變為「馬上壞」的鮮明證據。
其實,總統對經濟景氣的影響有限,尤其對深受複雜國際經濟因素制約的台灣經濟,國民黨以兩岸和經濟牌為號召,從開放和鬆綁的高度來看是絕對正確的,但這是屬於長期性、戰略性的改變,短期內不容易看到具體成果。目前,台灣社會對大陸觀光客充滿高度期盼,這是長期壓抑之下的「飢渴」心理,經過現實考驗,很快就會冷卻。
事實證明,全世界權力最大的美國總統,對美國總體經濟的影響力,也是被過度高估的。但是,總統的人格特質和治國理念對經濟信心確有不小影響。雷根總統和柯林頓任內美國經濟表現亮麗,與他們二人全身散發熱情,善於溝通說服,貼近人民心聲,頗有關係。可惜,這種特質正是馬英九所欠缺的。
馬英九說要遵守憲法分際,退居第二線。給人的印象是逃避困難,不敢負責,輿論譏之為「宅男」,與他在競選期間所承諾的積極總統、全民總統和完全執政,簡直背道而馳。當社會民眾為民生經濟而怨聲載道之際,馬英九必須站出來與人民共同面對困難,苦民之所苦,否則無法穩定人民的信心。
我們的憲政體制對總統和閣揆的角色界定模糊,阿扁時代朝小野大,但他卻大幅擴張總統權力,閣揆淪為執行長。如今國民黨掌握立法行政二院,依憲政精神應往總統制傾斜,馬英九卻反其道而行,想要退居第二線,讓缺乏民意洗禮的閣揆,焦頭爛額,這絕不是選民所期待的狀況。
劉內閣是一個全由技術官僚和學者所組成的團隊,面對驚濤駭浪的民生經濟,已經心勞力拙,加上地方諸侯咄咄逼人,立法院不斷膨脹權力,馬英九不擔任黨主席,缺乏黨政協調的平台,在府院關係上自我設限,在黨政關係上完全切割,馬英九如何駕馭「國家之舟」渡過重重難關?
立法院是政治怪獸,國民黨則是政治恐龍,馬英九想和他們保持距離的心理是可以理解的,他出污泥而不染的形象,其來有自。可是當上總統之後,他沒有選擇的權利,沒有逃避的自由,憲政體制當然要尊重,但不能當作藉口,人民對他的授權,就是要他負起全責。
他一定要設法在國民黨、立法院和行政院之間建立有效的溝通平台,由他本人主導這個平台,才能讓這個龐大的政府機器順利運轉,否則四頭馬車各自向不同方向奔馳,光是內耗根本沒有能力解決什麼大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