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政商勾結 爆張俊彥受財團供養醜聞

馬英九提名的考試院長人選張俊彥,上週才爆發「自傳」疑請人捉刀,以及拜會立法院時,對著藍營立委洪秀柱嗆聲「冤家路窄、狹路相逢。」而引發軒然大波。
不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張俊彥又遭人指控在二○○四年交大校長任內,將榮譽博士學位頒給寶來金融集團總裁白文正後,即長期向寶來報銷公關費用;二○○六年,張俊彥從交大退休,仍雇用一名司機與一位祕書,二人的人事費用每年超過百萬元,全數由寶來集團「包養」的重大醜聞。

張俊彥 小檔案

生日:1937.10.12
學歷:成大電機系學士、交大電子所碩士、交大電子所博士
經歷:交大工學院院長、交大電機資訊學院院長、中研院院士、國科會國家毫微米元件實驗室主任、財團法人航發會董事長、總統府國策顧問、交大校長。
榮譽:台灣第一位本土培養的理工博士及中研院院士,成功研製出我國第一枚積體電路,被譽為台灣「半導體之父」。

前交通大學校長張俊彥,不是馬英九新人新政中唯一的大學校長,但卻是朝野立委反彈最力的一位,十分不尋常。上週遭張俊彥惹惱的藍營立委洪秀柱,更揚言要查「某人」的財產資料,指「有人夫人名下有股票很奇怪,跟地緣的關係很特別,所以我們來看一看,某些地方廠商進駐特別多,所以股票也特別多,這什麼原因?」洪秀柱還秀出一則手機簡訊,指一位交大教授請立委「費心清除敗類。」


考試院長提名人張俊彥,上週傳出「自傳」請人捉刀及向立委嗆聲,如今再被爆要企業買單醜聞,爭議不斷。

司機祕書 寶來買單

究竟張俊彥名下財產有何「特別」,下週一(七月七日),立院將對被提名的考試院正副院長及考試委員進行審查,才會清楚,但本刊日前接獲檢舉,直指張俊彥長期向寶來金融集團報帳,將私人開銷交由業者買單,如此公私不分、膽大妄為,如何率領考試院?又如何成為全國公務人員的表率?
消息人士指出,張俊彥從一九九八年至二○○六年擔任交大校長,但在○四年,他頒發交大榮譽博士學位給寶來金融集團總裁白文正後,即隨時向寶來報銷公關費;○六年他從交大退休後,仍雇有一名司機與一位祕書,每人一年的人事費用逾五十萬元,二人費用超過百萬元,也全都由業者「買單」。
這位人士說,張俊彥與寶來雙方並無雇佣關係,因此寶來出帳方式,並不是直接將錢匯到張俊彥或司機與祕書的名下戶頭,「而是拿收據,向寶來報帳,由業者買單。」


立委洪秀柱秀出簡訊,一名交大教授檢舉「張某人」,還請洪秀柱「費心清除敗類」。


張俊彥(右)上週遇上立委洪秀柱(左),還嗆聲:「冤家路窄、狹路相逢」,惹毛洪秀柱。


張俊彥私宅位在新竹科學園區附近的知名豪宅「聯華山莊」。


張俊彥(左)交大校長任內,破例將榮譽博士學位頒給金融界的寶來集團總裁白文正(右)。(聯合知識庫)

科技背景 直通高層

企業捐款大學取得榮譽博士學位的事,在私立大學偶有所聞,但在公立大學則十分罕見。歷年來,交大大多將榮譽博士學位頒給科技界,但張俊彥任內,卻破例將榮譽博士學位頒給金融界的白文正;頒贈學位前,寶來曾捐贈交大財金實驗室,算是對交大有貢獻,但事後,張俊彥竟要業者買他私人的單,令人驚訝。
大學校長本來就有特支費,作為公關支出費用,但張俊彥還要企業買單,實在可議,而且張俊彥退休後,司機與祕書費用也要業者買單,他與企業掛鉤之深,匪夷所思。
以證券業為主的寶來集團,也與培育科技人才的交通大學毫無淵源。本刊調查,交大與寶來原是兩條平行線,是因《中國時報》前總經理黃肇松的關係,才牽上線。而黃肇松與張俊彥交好,則是因為黃肇松是媒體人,有業界人脈,張俊彥雖是學者,但有科技業與綠營人脈,且是少數直通政壇高層的學界人士。


張俊彥不少開銷,向寶來報帳,由業者買單。圖為寶來內湖總部。

工學博士 產學雙棲

張俊彥是台灣第一位工學博士,在台灣半導體研究上引領風潮,培育不少科技界人才,但直到一九九八年當上交大校長,才拉高張俊彥的知名度,不過,他與政壇搭上線,則是他的另一個身分∣「二二八受難家屬」。
張俊彥十二歲時,他擔任教師的父親張木火因叛亂罪被槍斃,這個特殊身分,使得張俊彥日後喪失出國留學機會,而成為本土博士。張俊彥也因這個身分,與綠營及陳水扁走得近。二○○○年陳水扁選總統時,張俊彥經由李遠哲牽線,加入由李領軍的「國政顧問團」,公開支持水蓮配,陳水扁勝選後,也不忘感恩。
二○○○年五月二十日,陳水扁就職總統,立即發布張俊彥出任總統府國策顧問,過了六天,又發布他接掌航發會董事長。由於航發會為中華航空的大股東,張俊彥不但從半導體跨行航空業,還以國立大學校長身分兼營利事業董事長,張俊彥直通綠營的本領,不但震撼學界,業界也注意到了。
「只要與張俊彥一塊搭華航出國研習參訪,都能享受特別升級的通關禮遇,猶如政界或商界『大人物般』。」一位大學教授說,對長年待在學界的張校長有此能耐,刮目相看。


馬英九(右二)提名前交通大學校長張俊彥(右)任考試院長,不料引來朝野立委反彈。圖為2004年馬英九台北市長任內,與張俊彥出席一場記者會。

刊登廣告 拉抬交大

此外,張俊彥也不忘拉抬交大聲勢,以打敗台灣大學為目標,不但力倡交大與清大合併為「新竹聯合大學」,○三年二、三月間,交大還成立全國第一個「菁英班」,並大打廣告。此一招生策略果然奏效,成了當年度第二類組的大黑馬,擊敗台大資工、清大電機,成為僅次於台大電機系的第二志願。
正是這場招生大戰,把寶來扯進來。張俊彥為了在報上登廣告,找到黃肇松幫忙,一整版要價超過百萬元。寶來與交大素無淵源,原本不需買單,但商人立場要廣結善緣,加上張校長有綠營關係,也不想得罪人,最後還是答應。
至於交大登廣告,校方會計如何作帳?一位業者不諱言,「會利用報紙登廣告,再找別人買單的作法,這就是高手。」
就在寶來與交大結緣,並捐贈交大網路財金實驗室後,隔年,交大頒發二個榮譽博士,一個給國際半導體權威薩支唐教授,另一個正是頒給白文正。


交大與寶來本無淵源,因交大登廣告一事,經由前中時總經理黃肇松牽上線。

廠商招待 與妻同遊

「證券業與交大,八竿子打不著邊,只能說張俊彥很敢。」知情人士說。張俊彥對企業界招待旅遊等「小事」,更是不忌諱。有回,一家廠商犒賞主管出遊,到泰國頂級飯店Banyan Tree(悅榕度假村)度假,當時張俊彥身為交大校長,卻也毫不避諱,帶著太太一塊接受招待,住進一戶一棟、有私人管家的傳統泰式建築「別墅Villa」裡。
直到○六年張俊彥退休前,他又把白文正找來,要求寶來捐贈一億元、幫忙蓋喊了多年還未建成的「交大美術館」。對於這筆幫張俊彥留「業績」的大帳,業者付款拖拖拉拉,惹來交大抱怨,但張俊彥退休後,上門報的帳業者推不掉,還是一一買單。
而張俊彥這種公私不分的爭議作風,業者不敢吭聲,但交大師生卻不願買帳,張俊彥退休後不到二個月,一度爆發開來。


張俊彥在交大校長任內,曾接受業者招待,赴泰國頂級度假飯店Banyan Tree(悅榕度假村)度假。

企業捐款 獨攬功勞

當時,交大興建學人宿舍第三招待所,張俊彥以「教授講座」的名義捐贈交大二千五百萬元,要求命名為「木淑館」,馬上引起校內教授反彈。
首先,這些錢全是企業捐款,其中一千三百九十多萬元,是交大與企業所簽的企管顧問費,剩下一千一百多萬元,則是鴻海郭台銘所捐的教學研究設備金,並非張俊彥個人所出,因此沒有命名權。其次,「木淑館」所引用典故,「風木思親、淑世淑人」,無人得知,根本是張俊彥為紀念自己的父母(父親張木火、母為鄭淑玉)而命名。
為此,交大特地幫張俊彥開記者會,指張俊彥當校長的八年內,兼任聯電、東元等十一家公司顧問,取得一億八千六百萬元,全作校務發展用,「貢獻甚巨」。但此說法再度被交大人抨擊:「若這筆錢是企業或企業家給張俊彥校長個人的顧問費,那張校長不是跟第一親家公趙玉柱一樣,四處拿人家顧問費,是否合法值得討論。」一位交大人在部落格上寫道。
這一張揚,張俊彥與企業的密切關係,也跟著曝光。像是奇美集團旗下的驅動IC晶片廠奇景光電,二○○一年改選董監事,擔任交大校長的張俊彥,出任獨立董事。
雖然奇景總經理吳炳昇的碩士及博士論文指導教授都是張俊彥,二人相識二十餘年,才邀張俊彥擔任獨立董事,但當時股市觀測站顯示,張俊彥擔任奇景董事之前,就擁有一百九十九張的奇景股票,隨後奇景到美國那斯達克上市,每股曾飆到一千多元,張俊彥的身價,也水漲船高。


張俊彥(右)募款能力強,但將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左)一千多萬元等企業捐款,轉以張俊彥講座金捐給交大,被疑公私不分。

講究排場 非議不斷

張俊彥住在竹科知名豪宅群聯華山莊內,根據鄰居透露,張俊彥豪宅前的石雕郵桶,是從大陸精挑石材雕刻後,送到張宅安裝,而張宅後院的三株桂花樹,是當年高鐵興建時,張俊彥跑到三義去買的,由於桂花樹的移植相當不容易,所費甚高。
張俊彥講究排場的形式作風,在公立大學校長中,獨樹一格,而他與綠營漸行漸遠,也正因他爭議不小。
二○○○年陳水扁首度勝選,立即聘張俊彥為國策顧問,但第二年卻未續聘引發外界議論,總統府為此則回應說,多人因雙重國籍,改聘為無給職顧問。
同年扁政府再請張俊彥出任航發會董事長,但因他學校及航發會兩頭奔波難以兼顧,府院高層迭獲不利張俊彥的投訴,隔年要他下來,他卻多番抗拒,揚言不出席董事會,讓扁政府難堪,最後扁政府妥協,以讓張俊彥保有航發會董事收場。
總計扁政府時代,張俊彥出任的職位除了前述,還包括行政院科技顧問、教育部國家講座教授(一年可支領獎勵金三百三十萬元以上)、二二八基金會董事,以及由呂秀蓮任召集人的總統府科技諮詢委員會「國防科技組」召集人。○一年,高鐵通過南科可能引發震動爭議,行政院長張俊雄也請出張俊彥與業者溝通,並在多次接見具科技背景的外賓時,請張俊彥陪同,算是對張俊彥頗為禮遇。
二○○二年,陳水扁更將國家級矽導計畫,交給張俊彥負責,寄望台灣產業能第二次躍升,創造一兆元產值。張俊彥接手後,計畫在竹科打造研發中心,由交大建築研究所所長劉育東及電子工程系教授溫岸負責,不料劉育東將部分經費,支付給其他案子的廠商,經人檢舉,今年被檢方起訴,事發後,劉育東與溫岸還相互指摘。
而聯電當時捐款五百萬元的美化竹科研發中心景觀費,也轉進交大思源基金會,支付其他費用。「整個案子搞的很爛,張俊彥就是放任溫跟劉育東胡搞,最後才會弄得亂七八糟。」知情人士私下透露。


張俊彥本想引用父母名,將交大學人宿舍第三招待所命名為「木淑館」,被疑公私不分而作罷。


準考試院長張俊彥(左)與準監察院長王建�(右),上週連袂拜訪立院,2人能否都通過考驗,下週揭曉。


張俊彥(後排左二)因「二二八受難家屬」身分及力挺陳水扁選總統,與綠營走得近,被阿扁聘為國策顧問。


陳建仁主掌國科會主委後,調查張俊彥負責的矽導計畫(上圖,翻攝自矽導竹科研發中心網站),並將新竹生醫園區的主導權由交大改台大,引發一場唇槍舌戰。

投書登報 決裂綠營

後來,前國科會主委陳建仁上任,主動清查張俊彥負責的矽導中心計畫,讓張俊彥大為不滿。自認為與高層關係良好的張俊彥,多次在國科會的會議中拍桌大小聲,「簡直沒把陳建仁看在眼裡。」當時參與會議的人士透露。
儘管如此,綠營仍在二○○七年,將第四屆「總統科學獎」應用科學組獎座連同獎金二百萬元頒給張俊彥,但就在頒獎前夕,陳建仁又把張俊彥好不容易才爭取到的新竹生醫園區主導權,交由台大負責,而讓張俊彥氣得跳腳。他多次請見陳水扁不成後,直接登報投書,重砲批評國科會,指稱「科技官員罔顧科技產業、漠視智慧財產權,不問是非,只問政治,延宕重大計畫推動,坐失先機。」而陳建仁也不甘示弱,發出正式新聞稿,反指張俊彥所言非事實,張俊彥與綠營的關係就此決裂。
考試院負責為國舉才,院長地位何等崇隆,人格操守理當是全國公務人員表率,檢調應深入追查其中不法,以正國人視聽。

回應
爆發長期受企業供養醜聞,本刊數度致電當事人考試院長被提名人張俊彥,及寶來集團董事長白文正,白文正透過祕書表示,他不予回應。張俊彥助理則說,張出席中研院院士會議。至截稿為止,張俊彥仍無回音。
  另外,甫接任中央社董事長的前中國時報總經理黃肇松表示,張俊彥與白文正2人,那需要他居間介紹?至於交大廣告由寶來買單一事,他則說確有其事,但那是寶來資助交大財務工程的一部分。

張俊彥 是非不斷

◎木淑館命名爭議
2006年擔任交大校長期間,收受多家公司以顧問費名義捐贈交大的2,500萬元,再以個人名義捐給學校,以爭取交大第三招待所命名為「木淑館」,紀念父母,被批公私不分。

◎矽導計畫弊案
交大校長任內推動矽導竹科研發中心,傳出弊端,時任交大建築研究所長的劉育東後來遭貪汙罪起訴,有人檢舉張俊彥也難辭其咎。

◎考試院長提名爭議
提名人送交立院審查的自傳以第三人稱撰寫,被立委質疑是找槍手「作弊」;到立院拜會時和立委洪秀柱握手,脫口說出「冤家路窄,狹路相逢。」被批講話沒分寸。

馬上 新閣員爭議多

◎行政院長 劉兆玄
中南部六二水災,6天後劉揆才南下勘災,被轟與民意脫節;處理油價調漲及閣員綠卡問題,也被批危機處理不及格。

◎外交部長 歐鴻鍊
被爆出公職任內曾持有美國綠卡,忠誠遭質疑;我漁船在釣魚台海域被日艦撞沉事件中,被批反應遲鈍,有辱國格。

◎國防部長 陳肇敏
赴立院備詢第一天就出包,宣稱319槍擊案中陳水扁的槍傷不是在台南第一現場造成。他後來雖為此道歉,陳水扁仍控告他毀謗。

◎海基會董事長 江丙坤
本刊踢爆江丙坤經濟部長任內,涉嫌利益輸送兒子江俊德成立的公司。

◎海基會副董事長 高孔廉
本刊踢爆高孔廉任中國統戰外圍組織「閩台經濟合作促進委員會」顧問。

◎農委會主委 陳武雄
六二水災時低估災情,宣稱農損只有2千萬元「而已」,被轟不知民間疾苦。

撰文:何曼卿、曹以斌、廖志成
攝影:賴智揚、蘋果日報
資料:白裕承 編輯:徐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