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人

力爭上遊 遠雄海洋公園總經理劉長泰

去遊樂園是歡樂的;但要經營一座遊樂園,卻是痛苦的。

劉長泰是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的愛將,29歲時被趙藤雄欽點,掌理遠雄海洋公園,催生延宕多年的遊樂園。

打通1,800個行政流程的印章、紓解外籍顧問團的疑慮,大家都在等著看這個五專畢業的年輕人有多少能耐。海洋公園蓋起來了,他也成為遠雄集團最年輕的總經理。

但蓋樂園與經營樂園卻是兩回事。消費緊縮的年代,入園人次從一百多萬下滑剩下七十萬,習慣看工程圖蓋房子的他,得在低迷旅遊環境中,摸索歡樂的因子,刺激遊客,來降低虧損赤字。

海豚從身旁躍起,攀上歡樂高峰的劉長泰,迎面是前所未有的荊棘。


37歲就當上海洋公園總經理,劉長泰說:「我剛升上總經理時,大家都問我是不是趙藤雄的親戚。」

王總!以後記得常來啊!」大陸踩線團的晚宴現場,劉長泰拿著酒杯四處敬酒,生張熟魏地招呼著遠道而來的貴客:「跟大陸人打交道,就是要會喝!一碗公的高粱大口下肚也面不改色,你就是兄弟了!」

劉長泰小檔案

生日:1969年
學歷:中國市政專校建築科
經歷:弘泰工程顧問有限公司專案、遠雄建設專案管理、海洋公園業務與行銷企劃經理
婚姻:已婚,育有2子 
最喜歡:不斷突破挑戰自我
最討厭:一成不變
經營哲學:制度化的控管,才能有好的服務品質


海豚是海洋公園最大賣點,每隻要價卻高達百萬元,劉長泰說:「老闆趙藤雄一直希望海豚能生小孩,不然成本太高。」


左二:劉長泰
大陸踩線團在花蓮遠來飯店用餐,劉長泰四處招呼:「這幾年我跑了好多大陸旅展推銷,這些大陸旅行團我都很熟了。」

敢拚年少攀峰

「他們晚宴在遠來;住宿在美侖飯店;理想大地只有參觀,光看這行程安排,你就知道誰用了多少力氣。」看他一杯又一杯紅酒下肚,依舊清醒地回答我的問題:「怎麼用力喔?很多事情是不能講明的啦!」
果真隨時保持工作戒備,「我手機二十四小時開機,以防趙老闆(趙藤雄)有事交代。」劉長泰說。
這種拚命的精神,獲得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賞識,讓僅有五專學歷的他,三十七歲就升任集團旗下海洋公園的總經理,「我升上總經理後,很多人都問我跟趙藤雄是什麼關係?」
遠雄人才濟濟,為何老闆會看上這個五專生?「別人不想做、做不到的,我都接,這樣老闆才注意到我。」

突破逆向致勝

在遠雄,劉長泰專挑難度高的案子,他手上最高曾同時擁有十五個內湖科技園區辦公大樓的建案規劃。
一九九九年,遠雄在北市信義計畫區有塊僅約二百坪的土地,比起鄰近動輒上千坪的信義之星等豪宅建案,許多建築師都搖頭:「土地這麼小,怎麼蓋?」
劉長泰卻一口接下:「我參考世界各地的豪宅建案,發現土地小反而可蓋單純戶數的豪宅。」他打破當時動輒上百戶的豪宅模式,蓋了一棟一層一戶,每層一百六十八坪、僅有十七戶的「御之苑」,反而因為稀有,造成搶購熱潮,王文洋就買了二戶,價格更打破當時每坪最高八十萬元的市場行情,讓台灣房價首度突破每坪百萬元。
劉長泰逆向操作的能力,讓趙藤雄決定丟個更大的難題給他。二○○○年,當時在遠雄擔任建築規劃的劉長泰被調往花蓮,專責開發總面積五十一公頃的遊樂園與飯店。 


站在水族館的通道上,劉長泰望了一眼悠游而過的魟魚:「魟魚體型大,游得又慢,可以讓遊客看清楚,所以我當初堅持水族館主要養這種魚,比較吸引人。」

延宕洗牌重整

過去,海洋公園是趙藤雄心中的痛,一九九三年購地,耗資一百億元,預計推出遊樂區。遠雄請來各國外籍顧問操刀,卻因觀念不同與不諳台灣作業流程,工程延宕,加上繁複的行政程序,蓋一個主題樂園,要經政府各部門「蓋一千八百多個章」,被視為行政效能阻礙民間發展的慘作,當時陳水扁總統巡視時,還痛批官僚心態,親自向趙藤雄致歉。
「我一去,發現規劃預算都快花光了,卻連個設計圖都沒看到!」劉長泰發現最大的問題在於外國顧問團對於台灣法規不了解,設計碰到法規問題就整個停擺。於是他大膽建議解散顧問團,由他負責統籌規劃,再將設計圖分別發包給外國顧問。
「我當時才二十九歲,也不知道哪來的膽子。」只有五專畢業的劉長泰,大膽對上八國聯軍,一個人得面對來自十多個國家的專業顧問。「一開始他們都不相信我的能力,當我什麼都不懂。」
他形容,那是他人生中最痛苦的一年,「我太太還說,那時我說的夢話都是開會。」為了取得來自十多個國家的國外顧問的信任,劉長泰到各國的迪士尼樂園考察,「我自己去數有幾個水溝蓋、動線怎麼規劃,路燈有幾盞。」
此外,他還要老婆當「婦聯會會長」,帶這些外國顧問的老婆、小孩到處玩,公、私雙管齊下,才取得國外顧問的信任,最後海洋公園終於趕在二○○二年底開幕,二○○五年劉長泰也變成集團內最年輕的總經理。

聚焦拉攏團客

但把遊樂園蓋完,與經營遊樂園卻是兩回事。建築師變成業務員,「最大的挫折就是每個旅行社的業務數學都比我好,一個團多少人、住房多少錢、多一個老人是多少錢,一個小孩又是多少錢,哇!他們計算機隨便按一按就出來了,本來計算什麼梁柱重量、距離,我沒問題;可是要精算旅遊的成本,我都搞不清楚。」
劉長泰把目標放在團客,他成立專門小組為公司行號服務,甚至派小丑到火車上表演。去年更因為設計出讓海豚活動的演出,打敗澳門飯店,爭取到浪琴表的全球發表會。如今會議旅遊占海洋公園收入五成以上。
劉長泰還想辦法讓遊客在園內「二次消費」,「海豚表演完,小朋友都搶著要跟海豚拍照,拍一張四百元,要跟海豚共游,一次二千元。」劉長泰說。看完表演轉個彎離場,下樓就是禮品店。「小朋友剛愛上海豚,一定會吵著買。」這些設計,讓入園的每位遊客平均消費達一千元左右,扣除六百多元的門票,每位遊客平均花費四百元。
此外,劉長泰還設計夏令營,讓小朋友「夜宿海豚館」與海豚共眠、「遠來飯店與海洋公園套裝行程」等活動,透過園內設施留下住宿客人。
他也常踢鐵板,對於海洋公園的各式表演,他提出意見時,馬上被現場的導演奚落:「表演藝術都是被你這種人扼殺的。」急在心裡的他,最後也只能要自己「多克制」。


拿著海洋公園近年熱賣的海豚水壺,劉長泰說:「遊園人次衝不上去,就只能推出新產品讓每人均消費提高,刺激消費。」

歡愉暗藏嚴控

只是,海洋公園的入園人數,從二○○三年高峰的一百三十萬人次,下降到現在的平均七十萬人次,在國內的主題遊樂園中,連前三名都排不上,比起第一名的劍湖山每年高達二百萬人次,還有段很長的差距。海洋公園的年營業額雖有十二億元,去年虧損卻達九千多萬元,比前年虧損的二千多萬元高出近四倍。劉長泰不由得焦慮起來, 「去年颱風很多,整個八月幾乎都停擺。」
颱風一來,蘇花公路就坍方,慘澹時,每天二百人次不到,加上今年遠航停飛,幾乎只能依賴台鐵與不時中斷的公路。他開始拚命跑大陸旅展,希望分食陸客登台商機。但他也承認「每年國內旅遊有一億多人次,境外旅客加上大陸客估計約三百萬,相對之下,還是先顧好國民旅遊。」
幾乎都把時間花在工作上,台北、花蓮二地跑的他,坐飛機已經到了長時間耳鳴的程度,劉長泰笑說:「還好我做的是遊樂事業,我兒子來找我可以到處玩,不會抱怨我!」
「嘩!」一聲驚呼,海豚一躍而起,頂起了二公尺上方的彩球,觀眾看得目不轉睛,劉長泰卻低聲說:「那顆球應該要馬上收回去的!現在還懸在外面,晚上的檢討會控制室完蛋了!」原來歡樂場面的背後,充滿了嚴厲的管控!


左二:海洋公園董事長洪賢德
右二: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
右一:劉長泰
劉長泰讓海洋公園落成時間不至於因公文往返延宕太久,深獲趙藤雄信賴。

後記

劉長泰非常迷信SOP(標準作業流程),海洋公園從上到下,從海豚的餵養、掃地清潔,幾乎每個工作都有SOP管控,加起來整家公司共有一千多份SOP報表,最誇張的是,就連拜拜都有SOP。
「初二、十六,三牲、素果;預算3,000,7月普渡罐頭2箱…。」這份拜拜的SOP流程清楚地標示著。看我驚訝的眼神,劉長泰說:「這就是管理啊!每個動作都要經過精密的計算後標準化,才不會有問題。」
我望著這份計算出來的拜拜準則,神明可能也在精密計算著該給的福分吧!

撰文:鄭心媚 
攝影:許添瑞 
編輯:徐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