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與偏見

我們毋須太擔心

幾個星期間油價從每桶一百美元左右,飆升至一百三十五美元,升幅不可謂不驚人;不少人因而擔心油價居高不下將一方面導致經濟衰退,而另一方面又令通膨重燃。高盛(Goldman Sachs)更有分析員走出來說,油價會升至二百美元一桶。真的漲到這個水平,那差不多是現時油價的一倍,我們負擔得起嗎?

黎智英

people@nextmedia.com.tw


插圖.詹震寰

可以。若然石油不是唯一的能源,那麼油價飆升帶來的打擊將不是想像中那麼嚴重。譬如,家居空調改用太陽能或風力發電,又或者不用燃油或石油氣改而用核能發電,與此同時,汽車則轉用電力、石油混合引擎,那麼我們便可以大為減輕對石油的依賴了。
這全是幻想嗎?不,油價升到現今的水平,出於生存的壓力,人們將發揮創造力發展太陽能、風力、潮汐等再生能源發電。新的能源科技不斷發展,將大大提升成本效益,從而降低能源價格。就算不可以完全取代石油,對石油的依賴亦將大為降低。故此我們欠缺的並不是能源,而是研發新能源的想像力而已。人的創造力是世上最大而又最可靠的資源。
就以太陽能為例。四十年前,當人們開始研發太陽能發電時,油價才不到三美元一桶,相對之下,太陽能發電的成本當然貴到不可以想像了。儘管毫無競爭力可言,人們還是傻呼呼地投資鑽研太陽能技術。這個傻氣便是人的想像力了。
果然,經過四十年的研發,至今當使用太陽能發電的產量每增加一倍,其生產成本便下降兩成。到了今年四月,一家叫Nanosolar的太陽能發電板製造商宣稱已研發出新的發電板,售價是每瓦特的容積(capacity)為一美元,這個價錢只是現有技術的三分之一,已經比用煤發電的成本還要便宜。如果他們真的能做到便確是能源危機的救星也。
倘若太陽能發電的技術可以按電腦科技的Moore's Law般的速度發展,那麼不消多少時候便會有較燃油或石油氣為便宜的辦法發電了。當然太陽能跟電腦不是同一樣的科技,其發展速度可能不會那麼迅速,但太陽能取之不盡,只要研發下去,那又何用擔心會有用罄能源的時候?
風力發電的展望跟太陽能同樣樂觀。雖然風力跟陽光一樣,都會中斷,不是絕對可靠的電力供應,此中要解決的問題是如何儲存電力。這個棘手的問題相信亦會很快得到解決。油價居高不下將大大刺激研發新能源的投資,全面加速這方面的科技發展。驟眼看,好些研究都匪夷所思,但天曉得當中不就是我們未來的主要能源所在?故此我們絕不應害怕油價居高不下,像小羅斯福說的,最可怕的是為悲觀的陰霾籠罩、我們害怕起來,喪失掉創意。
這不是說油價居高不下不是個嚴重的問題。油價在高水平持續得愈久,經濟放緩以至衰退的威脅便愈大,以致令一般人的生活陷入困境。當中尤以發展中的國家為然,像中國及印度般高速發展的國家,對石油的依賴愈來愈大;能源支出攀升,人民生活捉襟見肘,日子更為艱困。
油價飆升直接扯高其他物價。例如最近糧價大漲,原因之一便是油價居高不下所致了。耕作用的化學肥料是石油副產品,油價升,肥料的價格當然跟着升了。加上運輸農產品同樣用上大量石油,油價漲升加重運輸成本,那麼糧食價格又怎能不被推高?除了農產品,還不知有多少貨品的價格是受油價牽動而漲升了。

就以我們經營的出版業來說吧。油價漲了,紙價給扯高了三成多。單是紙價上升便足以令我們香港和台灣每年的紙張成本增加不少。幸好我們的生意算是不賴,尤其是馬英九做了總統,兩岸三通經濟好了起來,廣告收益將會好好多,紓緩了不少利潤壓力,否則會很頭痛。像我們那樣,受油價飆升影響,導致成本增加打擊利潤的公司真的不知還有多少。航空公司便是個很明顯的例子了。
油價壓力固然使電費、交通費上升,連鎖反應之下其他物價勢將增加,這對不少人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更令我們不能不擔心通貨膨脹會否重新抬頭。美元弱勢,進口價格全面漲升,那又怎不令物價火上加油以致通膨惡化?如斯一來,我們又會否重蹈七十年代覆轍,面對物價、失業率同時大幅攀升,經濟嚴重衰退的停滯性通膨(stagflation)?果如此,全球經濟將不堪設想。不過我有信心停滯性通膨慘情不會重臨,我們擔心的問題反而會變成有建設性的壓力,使我們更有創意地加速解決能源短缺的問題。
現今汽車大約用上一半以上的石油產量。若然價格的壓力令電力、石油混合引擎汽車更為流行,隨着生產數量的增加,及科技的進步,將大大降低這種新引擎的成本,從而大幅降低用於交通運輸的石油,紓緩能源危機的壓力。這個可能性指日可待,故此我們不用太悲觀。
另一個令我相信七○年代的停滯性通膨不會重臨的原因,是當日的教訓異常慘痛,從此令所有政府加倍積極對付通貨膨脹,不敢再以財赤這卑劣的政治手段觸發通貨膨脹。現今所有中央銀行都比過去更具管控通膨的獨立性,而他們現今的人才、知識和科技運作系統又不知比七○年代的時候高超多少倍。在這些優越的條件下,七○年代停滯性通膨重臨的可能性可謂微乎其微。人是會吸收教訓、自我提升的動物,當然人還是有操之過急的弱點,而這是永遠都會存在的。
引發今次能源危機的主因是中國和印度等第三世界國家過去二十年來的突然崛起,高速的經濟增長大大增加了他們的能源需求。美元積弱,又令以美元計算的油價漲幅顯得更為駭人。然而情況已見逆轉的端倪。
油價居高不下令全球經濟放緩,更又同時鼓勵企業和個人透過不同的方法、嘗試新的科技節省能源及提高能源效率,進而減低能源的消耗。
有些經濟研究說,像美國般耗油量大的富裕國家,在高油價壓力下,一年便減少了百分之七的消耗量。雖然中國和印度等發展中國家的能源需求仍會增加,但增幅同樣會減少,因為它們的經濟亦無可避免為油價拖累而放緩。
另一方面,儘管美國的次貸危機還會持續一段時間,最嚴峻的時刻理應已成過去。美國當前面對的不再是流動資金短缺的問題,而是通膨重燃之憂,故此我相信美國是不會再減利息了。反之,隨着經濟的好轉,利率會逐漸回升,美元匯價亦因而會站穩進而攀升。儘管短期內油價和物價可能還會反覆,我有信心全球經濟已走出谷底了。若然如此,就算油價真的像高盛分析員說的,升至二百美元一桶,那相信亦只是曇花一現而已,毋須我們太擔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