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人

帶刺綻放 古典玫瑰園董事長黃騰輝

玫瑰多嬌,也多刺。
深愛玫瑰的黃騰輝,
也以玫瑰賺錢,
並為此發動「玫瑰戰爭」。
靠著收爛尾樓發跡的他,
因為喜歡聖修伯里筆下的小王子,
想像自己就是那位小王子,
無可救藥地愛戀著玫瑰,
最後開起了英式茶館「古典玫瑰園」,
注重氛圍、立下許多規矩,
全盛時期兩岸開到六十幾家店。
不過,黃騰輝搶下各種玫瑰商標,
不惜與加盟主對簿公堂,
也讓他鋪陳的優雅玫瑰美麗背後,
留下森冷霸氣的陰影。


黃騰輝常常畫筆一提就停不下來,但無論畫什麼主題,總少不了玫瑰。「古典玫瑰園」茶館裡,擺滿他的各款玫瑰創作,十分自戀。

黃騰輝 小檔案

生日:1959年12月5日
學歷:東海大學國貿系
經歷:財訊雜誌社長助理、村莊開發合夥人
婚姻:已婚,育1兒1女
最喜歡:清晨修整庭園裡的玫瑰花、深夜裡聽爵士樂、畫畫
最不喜歡:被繁瑣事務困住,無法開心
經營哲學:用心堅持做好每一個細節
座右銘:祇要能深愛自己那朵玫瑰,每個人都是小王子;夢想是半徑,走多遠,成就的圓就有多大。


黃騰輝家裡當然少不了玫瑰花園,門口和頂樓都各有一座,隨時都開著各色的玫瑰花。

初夏午後來到黃騰輝的家,他手拿剪刀,「花開的時候,就是花謝的時候,不剪也是會謝。」說著,剪下一朵盛放的黃玫瑰,走進那幢放大版「古典玫瑰園」的維多利亞風格豪宅。
嚴格來說,黃騰輝的浪漫跟成長環境並無太大關係。他生長在花蓮瑞穗,家裡是黑松經銷商,十六歲就讀花蓮中學,「那三年對我影響很大,一個鄉下孩子讀花中,第一個認識的不是校長,而是名詩人學長楊牧。」
因為崇拜楊牧,黃騰輝開始寫詩;畢業後考上東海大學,千方百計要住進楊牧住過的一五二七房宿舍。結果,明明是國貿系的他,開始和一群建築系學長繪圖、做模型,到後來,創業之路也從建築開始。
一九八四年黃騰輝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是財訊雜誌社社長孫文雄的助理,「那時候坐我旁邊的是謝金河(現財訊社長)。」一年後,他到台中跟著建築系學長白錫旻等人,集資成立「村莊開發」,創業代表作就是台中縣市之交的「爛尾樓」理想國社區。


古典玫瑰園以玫瑰花、香精油營造出的氛圍,吸引喜歡古典情調的消費者。

三十歲 賺進首桶金

那時,建商在東海大學附近搶建別墅住宅失敗,喊價三棟一百萬元也賣不出去,地主找上白錫旻。黃騰輝回憶:「我們將一樓店面免費提供藝術創作者使用,打造藝術街坊,果然一炮而紅。」理想國一共蓋了六期,那時候股市飆到一萬二千點,建築業景氣大好,理想國別墅也從一棟三百萬元飆到一千五百萬元。「那時候生意正好,而我對人生的規劃想法也慢慢成形。」
一九九○年,黃騰輝三十歲,理想國早已讓他賺進人生第一桶金,他開始想為心裡的那朵玫瑰而活。投入五百萬元資本額,在理想國對街的小巷子裡,開了「古典玫瑰園」,除了茶館,還專賣茶葉及周邊商品。
黃騰輝說:「開始很慘澹,那時台灣人對英國茶不熟悉,只會喝立頓的紅茶包。有天只賣出一杯四十五元咖啡!」當晚,他和太太開著賓士轎車回家,心裡猶豫著,該繼續嗎?


30歲前,黃騰輝靠著台中縣知名的理想國社區致富。後來也在附近開了第一家「古典玫瑰園」。

開茶館 規矩一籮筐

黃騰輝又拿出擅長的情境製造來形塑玫瑰園,堅持入內脫鞋、不招待六人以上團體、不接受十二歲以下孩童、不併桌、不准抽菸。店長張美卿說:「董事長管得很細,堅持每間店每天都要有一盆盛開的玫瑰,而且要九十九朵,花形有固定的要求、音樂、香精氣味、洗手間都要注意。」
也因這些細微的服務,帶動台灣罕見的下午茶風潮,甚至有人從台北南下台中喝茶,「當年耶誕節開始,進館就得要排隊,一年就回本。」
一開始,黃騰輝沒想過開分店,「我們的店離市區很遠,朋友想在市區開店,服務台中市客人。」就這樣,古典玫瑰園全盛時期,在台灣有六十幾家加盟店。


黃騰輝家裡洋溢著英國維多利亞風格,而為了讓一家4口可以一起坐在沙發上,他還特別訂做4人加長沙發。

捍商標 披甲告到底

隨著版圖擴大,問題也跟著來了。「品味常被忽略,音樂、擺飾不對味,甚至有人在茶館賣蛋炒飯。」黃騰輝不滿加盟主無法堅持他的「玫瑰味」,註冊了四十多種玫瑰商標,包括招牌、紙巾、菜單等,只要碰到他的玫瑰圖形,一律告到底,甚至有人用了他的玫瑰圖案餐巾紙也挨告。
黃騰輝因為玫瑰商標和退出的加盟主纏訟多次,被指「霸占玫瑰」。黃騰輝強調:「我並不是不准別人用玫瑰,只是加盟店脫離體系,本來就不該繼續用公司註冊的商標。」
在商場的競爭上,頂著嬌豔玫瑰的黃騰輝,也善於運用玫瑰多刺的本能自保或是攻擊,搞得古典玫瑰園在高峰時,解約五、六家加盟店,被加盟主指控為掀起「玫瑰戰爭」的始作俑者。
如今,古典玫瑰園在台灣萎縮成四十家,三分之二為加盟店,大陸上海、北京、福州、成都、杭州也有十幾家分店,前二年首度進入韓國首爾,並在美國紐約以合資方式開了一家店;除了茶館,還在百貨通路設櫃賣茶葉、茶具等,在美麗華百樂園還有唯一一家TEA PUB,賣加茶酒類、咖啡等,一年營業額約六、七億元。
曾經處處盛開的古典玫瑰園,近來有減少的趨勢。「這二年不景氣,對走精緻路線的餐飲業殺傷力很大。」黃騰輝說,目前市場上小型的歐式茶館不少、日系的輕食連鎖也竄出頭。
Afternoon Tea公關曾盟君表示:「古典玫瑰園是台灣品牌,而我們是日系品牌,訴求點不同,很難拿來相提並論。古典玫瑰園近來出現衰退,應該是受消費市場改變的影響,消費者更偏好日系細膩服務的體系。」
黃騰輝靠最愛的玫瑰賺錢,生活也充滿了玫瑰;九二一地震前,在埔里的三分地,種了三千多種玫瑰;收藏二、三千組的骨瓷茶具,玫瑰是唯一主題;女兒的英文名字就叫Rose。
三十九歲那年,黃騰輝開始想提筆作畫,只上了三堂課就決定依照自己的心意創作。「我常深夜在玫瑰和綠葉爬滿的小花園裡孤獨畫畫,每一筆,我都好像聞得到玫瑰的心意,聽得見玫瑰花開的聲音。」


黃騰輝復刻Aynsley百年名瓷。該品牌為英國皇室愛用。


黃騰輝在竹山擁有一片茶園,假日他會上山當個茶農,平日還可以享受自己栽種的成果。


早期黃騰輝還將自己的肖像印在果醬包裝上,被視為自戀的行徑。


黃騰輝收藏各種語言版本的《小王子》,每到一個國家都先去書店尋寶,現有200多本。

當茶農 渴望回原點

黃騰輝一家四口感情很好,他為子女設計的房間,有如王子公主的寢宮,但小六與小三的兒女只拿來放東西,夜晚仍跟爸媽擠同一張床,所以他們家有張超大訂做的四人古典床!
雖然喜歡英國古典氛圍,但庄腳囝仔還是習慣親近土地,不在埔里種玫瑰,黃騰輝改在竹山種茶,初夏清晨就和茶農上山採夏茶。他說:「人有時候繞了一大圈,最後還是回到原點。」
明年古典玫瑰園即將邁入二十年,他計畫著:「再過幾年,我要跟老婆回到原點,回到第一家店招呼客人,這正是我最初的夢想。」

撰文:陳盈珊
攝影:湯興漢
編輯:吳宜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