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人語

愛要及時 沈芯菱

18歲的沈芯菱像一個小小傳奇,至今已做了許多人幾輩子都做不到的事。
才11歲,她幫務農的阿公架網站賣文旦,創下農產品架設網站的首例,年年滯銷的文旦自此供不應求。13歲,她自力架設「安安免費學習網站」,供弱勢學童學習。16歲,出版社找她出書。18歲,她為弱勢族群拍的一系列「草根臉譜」照片,在520總統就職當天的小巨蛋,一再被播放。
傳奇的背後,是曾經辛苦的童年。她說,正因出身貧窮,更能體會弱勢。她像卡通裡的神探柯南,孩子的身軀,裝著早熟聰慧的靈魂。週遭人需要她時,她悄悄變成大人來幫助他們。


沈芯菱有一套「95分哲學」,她說從95分進步到100分要花很多時間,她選擇將時間用在公益,功課95分就好。

跟沈芯菱說話會產生一種錯覺,好像眼前這付青春皮囊不過是具被附了身的軀殼,其實體內裝的是另一個靈魂。或者換個不那麼靈異的比喻,她像卡通裡的神探柯南,孩童的身軀裡,是成熟智慧的老靈魂。
五二O總統就職當天,小巨蛋外頭的巨型螢幕播著一系列攝影作品—「草根臉譜」。作者是一名十八歲高中生,叫沈芯菱,剛從雲林斗六高中畢業,推甄上清大人文社會系。她寫信給馬英九,附上照片,期盼政治人物做決策時,「能想起這些佈滿風霜的臉。」
工人、攤販、農民、拾荒者…,她拍這一類照片五年了,全台跑,拍壞多台相機,花了一百多萬。「這群人長期被忽視,像很多爸媽帶小孩經過工地,就比著勞工朋友:『你再不唸書,以後就會那樣。』勞工朋友聽到是很刺痛的,他們不是不想讀,可能是沒錢。」
沈芯菱的人生節奏很奇特,像是濃縮了的,十八歲就已做了一般人可能一輩子都做不完、也做不到的事。
十一歲那年中秋,務農的阿公苦於文旦滯銷,沈芯菱剛學會電腦,幫阿公架網站賣文旦,幾萬斤文旦被訂購一空,這是首次有農產品架網站。同年她成立工作室,幫企業架網站,以此賺了上百萬元﹔十六歲,出版社找她出書,書名就叫《一百萬的願望》。她還有三十四張電腦證照,人人稱她電腦神童。
難以想像,她的電腦來自自學。沈家原本是流動攤販,後來開一間小店,小學四年級,沈芯菱對電腦有興趣,母親躊躇許久,最後賣掉珍愛的玉飾。懂事的沈芯菱暗暗立誓:「我要加油,不可以玩遊戲!」


這天沈芯菱在菜市場拍一名七十多歲賣菜阿嬤,下方兩張照片即是她拍出的作品。

早熟的 童年

她沒錢買電腦書,常在書店站著把一本書看完,趁記憶還清楚,回家操作。記者讚她聰明,她歪著頭想了一下,說:「應該說貧窮是最好的老師」。
她第一套故事書叫《慈濟月刊》。「有個阿姨看我擺攤不能上幼稚園,就送我一疊慈濟月刊。」她不識字,逢人就問:「哥哥,請問這幾個字怎麼唸?」竟也拼湊出許多內容。
「有個國王生病,醫生叫他要穿一個很快樂的人的鞋。宰相到處找,但王宮都找不到,只好出城,看到一個老伯伯很快樂在唱歌、耕田,宰相立刻向老伯伯要鞋子,老伯伯卻說:『我沒有鞋子啊』。」她的童年沒有白雪公主,只有《慈濟月刊》一個個善良知足的人們。
幼時的擺攤生活也訓練得她早熟,沈媽媽就說,芯菱從小靈巧貼心,還會教隔壁攤小孩:「你爸爸在忙,不要吵他喔。」困苦童年有沒有不快樂的記憶?她才要開口,望向媽媽,話吞了回去,笑笑說:「還好耶」。


沈芯菱從傳統傻瓜像機開始拍,手上這台單眼數位,已經不知是第幾台。

從利己 到利人

為了貼補家計,她想起爸媽做過裁縫,決定替爸媽架網站,做公司行號制服。如今生意好到忙不過來,這天我們到她家樓下,幾個員工正在車衣服。她又成立個人工作室,「三十四張證照就是這樣來的,不是為了證明我多厲害,而是年紀太小,客戶不相信,只好考證照。」她談生意都由媽媽帶著。
當她賺到人生第一筆錢,在某個飄著玉蘭花香的夜裡,開心拿給屋簷下乘涼的媽媽。想不到媽媽微笑說:「妳的天賦是老天爺恩賜的,有多餘心力,應該幫助其他艱苦人。」媽媽的話就像那晚輕柔的微風,徐徐牽引了沈芯菱日後的生命線圖。
沈媽媽混雜國、台語解釋:「假如芯菱沒幫我們架成衣網站,我們就跟那個賣菜阿婆同款,一天賺幾百塊。上天已經對我們很好,她有多的能力就幫助別人,是不是卡好?」
媽媽說的助人,沈芯菱很快有了靈感,「那陣子很流行線上教學,但教材很貴,有訂購的同學常討論,沒錢訂購的就只能羨慕地聽。」她想起自己也曾好羨慕有訂購的堂姐。她決定架設一個免費學習網站,讓沒錢的小孩也能上網學習。
她勤跑圖書館、書局找教材,國一那年,「安安」免費學習網站上線。如今網站瀏覽人次超過兩百萬,「有個小孩好可愛,還掃描成績單給我,說上次英文七十分,這次進步到八十多分。」她說得好像自己是「大人」了,笑得淡淡的酒窩都跑出來。
許多善心人士或企業想捐錢給「安安」,她卻謝絕。是否擔心未來企業可能要求刊廣告?「對。還有,我不想養成接受贊助的習慣,怕以後不懂珍惜金錢。」我望了她一眼,眼神清澈如山中潭水。
這些年,她還辦免費英語教學、幫弱勢學童配眼鏡、投書報社幫柳丁農發聲…。連「安安」,都增加為大陸配偶設計的簡體字版。
但人生還長,我總感覺她太急著做許多事。她這麼說:「常有科技新貴寫信給我,說早就想做免費教學網站。我不確定長大會有什麼包袱,但一定有,現在有熱情就快做。我徬徨時會去翻筆記本,上面記我為什麼做安安、為什麼教英文,人都會忘記,徬徨時我就去找回熱情。」
還有一個最深處的原因,我後來才在她的書中找到。她把那段記憶藏在末頁的後記。
獨生女的她,小時和大她十一歲的堂哥最要好,堂哥總帶著她四處到溪邊、泥地玩耍,號稱的「探險隊」,永遠只有隊長和副隊長兩人。無奈堂哥家貧沒錢升學,長大後始終找不到好工作。


沈芯菱出門多由媽媽帶著,到較遠地方拍照則由爸爸開車,一家感情極好。

來不及 的愛

沈芯菱掛念在心,一直想協助堂哥創業。但「學校的課業、公益活動將生活填得滿滿,加上堂哥北上工作…每次總想事情告一段落再去找他。」某天深夜她夢見堂哥找她聊天,隔天媽媽說,堂哥氣喘發作,過世了。
我問起這段往事,她緩緩地說:「那是我第一個最摯愛的親人走了。」那年她十五歲,堂哥才二十六歲。她將後記題為:「愛要及時」。那年以後,她的人生更緊湊了。
「之前拍照是興趣,堂哥突然走了,我才決定趕快規劃。我看過一張照片:硫磺島之役,聽說當年羅斯福就是看到照片,決定反擊日本。照片力量這麼大,也許也能讓底層的人被關懷。」
這天她拍市場小販,纖瘦的她揹著笨重長鏡頭,健步如飛。巷口地上坐一名七十多歲阿嬤,青菜攤在地上叫賣,她和阿嬤邊聊邊拍,「阿嬤的菜都自己種,可是常賣不掉。」她拍了一張阿嬤的腳,皮膚粗糙,還長了白斑,那是一雙種田的腳。
回程我在車站等車,一名乾瘦黝黑的清潔工正低頭收垃圾,收完又檢視每個垃圾桶,十分認真。我和她攀談,就這麼巧,她是沈芯菱的鄰居。她的眼珠無法靈活轉動,羞赧小聲說:「沈媽媽人很好,常送東西給我吃。」
我想起幾次和沈媽媽碰面,她第一句總說:「吃過沒?我去買東西給你們吃。」又請我們上斗六最好的餐廳,當然我們沒讓她付錢。沈家其實不富裕,至今仍住在租來的兩層樓鐵皮屋﹔採訪那天,沈媽媽穿著沾了一小塊污漬的舊上衣。但我記得她總說:「我們已經比別人卡幸福。」


沈芯菱小時跟著爸媽四處擺攤,自小靈巧貼心。(沈芯菱提供)


沈芯菱特別愛拍社會底層的人們,她說這些人才是可敬的草根人物。(沈芯菱提供)






後記

上課、讀書、管理教學網站、爸媽的成衣網站、拍照…,難道沈芯菱像拿破崙,每天睡4小時?
「8小時啊。頭腦清醒我就看書,小混沌時管理網站,真的不行就拍照。」她動作也快,因為小時跟著爸媽擺攤很趕,她吃飯、洗澡都只5分鐘,說也算貧苦奔波的好處。我睜大眼:「我都要半小時,為什麼有些人那麼快?」她也不解:「我也不懂為何有些人這麼久。」

撰文:簡竹書 攝影:宋岱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