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傳真

大事不管小事不放 馬英九淪為總管

「台灣是雙首長制,就任總統後我會退到第二線,第一線由行政院出面。」不管油價漲、民眾怨、綠卡炒翻天,馬總統堅持站在第二線,內政全權交由行政院處理。
但待在總統府沒大事可做的馬英九,變得凡事都要管,不但公文看得超仔細,還會一一挑錯字,連廁所要不要放擦手紙也管,更跨領域介入警衛安全工作,連警衛隨扈人員的辭呈他都要親自批示,現在的馬英九簡直成了「馬總管」。


馬總統變「馬總管」,時時緊盯總統府職員有沒有做到節能、減碳拚環保。圖為馬英九宣導隨身攜帶環保筷。

六月十日當天,馬英九最依賴的隨扈警官張智華,因為受不了特勤中心軍系人員的排擠,一早就提出書面辭呈。此舉立刻震動了內定中興警衛室主任許燕情,因為知道事態嚴重,把辭呈直接轉給總統府侍衛長陳添勝,但侍衛長也不敢作主,立即轉呈馬英九,最後竟然因馬總統在六月二十三日退回辭呈,才平息一場可能的風暴。


隨扈求去 馬退辭呈

府內人士指出,負責馬英九安全工作的軍、警人員搞內鬥,軍系及特勤中心想全面接管總統安全警衛工作,使出各種手段要警職退出,但這些馬英九維安的老班底也不是省油的燈,頻頻告御狀,由張智華率先發難,主因是他的妻子、隨扈警官吳玫玲也在核心,負責貼身保護第一夫人周美青的安全。
張智華的辭呈,先是送到了特勤出身、內定副侍衛長兼中興警衛室主任許燕情手中,他不敢批示,而把辭呈推給了總統府侍衛長陳添勝。陳對遭警職人員下馬威雖然不滿,但為了防止事態擴大,還是趕緊拜託張智華的妻子吳玫玲出面勸說,要張千萬別衝動。
但沒想到事情才發生沒幾天,軍警內鬥案即被本刊給揭露,這令許燕情相當生氣,在和特勤中心高層研究報導內容後,懷疑洩露消息的人就是吳玫玲和文中曾被提及的內定侍從組長沈興強。
消息曝光隔天,也就是六月十二日,國安局特勤中心高層立即下令,要替沈興強及吳玫玲進行測謊,甚至直接把測謊器材搬進了總統府,測試結果二人都沒有說謊,但國安高層堅信是二人走露消息,反而懷疑是測謊機器故障。府內人士說,張智華的辭呈已經被馬英九退回。


馬英九的貼身隨扈張智華,因受不了軍系人員排擠而辭職,馬英九不做大事、只管小事,連維安隨扈間軍警內鬥都要插手處理。


6月19日,馬英九參加吳伯雄與東元集團負責人黃茂雄壽宴,竟枯等車隊3分鐘,當天20多名維安人員遭調職懲處。


周美青隨扈吳玫玲,因其夫婿總統座車警衛官張智華請辭事件被媒體披露,而遭測謊。

府內志工 綠藍較勁

不僅如此,國安人士指出,六月十九日,總統發布撤換前國安局長許惠祐的同一天晚間,馬在參加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和東元集團負責人黃茂雄的聯合壽宴結束後,竟站在路邊枯等車隊三分鐘,結果當天負責維安的二十幾名軍系警衛人員,被召回特勤中心後全遭調職,並換了一批新的特勤人員。但國安局表示並無撤換人員。
軍職人員私下無奈地說,車隊會晚到,就是因為馬英九下令不要交通管制、也不要提前發動車隊等待,由於被撤換的全是軍職沒有警職,而且馬貼身的核心警衛張智華、祕書林有政及座車警衛官鄭小龍,確定會回特勤中心接受二週特勤安全訓練,也就是說,這幾位警官不需歸建,也確定會被納編入「中興警衛室」編制,更象徵在此番軍警內鬥中,警職人員略勝一籌。
但馬英九不只針對隨扈人員的去留要管,連府內導覽志工和參觀民眾起衝突,他都要插手。
府內人士說,自從總統府開放大陸人士入府參觀後,導覽志工之間就雜音不斷,有一批從陳水扁任總統時期留下來、被認為是深綠的志工,因為拒接大陸人士進總統府參觀的導覽工作,而讓泛藍志工頗有微詞。更讓相關單位頭痛的是,深綠志工竟傳出在做導覽工作時,和挺藍的民眾起了衝突。


總統府深綠志工拒接大陸團參觀導覽,還傳出與泛藍民眾起衝突,馬總統要求徹查處理。

節能減碳 沿用扁桌

六月十九日,總統府祕書長詹春柏,在參與總統府二局的內部會議時,就有專員當場反應,指深綠的導覽志工在解說時,因稱讚扁清廉、又批評閣揆劉兆玄沒有領導能力,而引來挺藍民眾反彈,一群人還因此吵了起來。為免類似的事情再度發生,應查出是哪些志工在導覽時加入意識型態,必要時還應汰換深綠志工。會後,詹春柏除找來相關主管開會、要求徹查外,還將此事上報給馬英九。
馬英九的「馬總管」式領導風格讓府內上下吃不消。例如,為了推行節能減碳,馬入府後,繼續沿用阿扁過去使用的辦公桌,但因馬英九的身高比陳水扁高了十公分,相關主管只好找人想辦法,把桌子的四隻腳用接腳的方式墊高,辦公室內唯一換新的就是椅子,因為馬英九希望座椅能靈活移動,因此換掉了扁用過的固定式「龍椅」。
馬雖節省,但有時節省過了頭,甚至不盡人情也引發抱怨。六月十八日晚間,馬英九邀請無盟及國民黨立委進總統府餐敘,卻沒有準備立委駕駛的便當,由於車子一旦開進總統府,基於安檢問題無法隨意進出,幾小時的餐敘下來,立委的司機都餓扁了,事後好幾名立委得知後,打電話給詹春柏抱怨,指這種幾近鐵公雞的節儉實在太離譜,也認為馬英九有失待客之道。


馬英九沿用阿扁用過的辦公桌,墊高桌腳後繼續使用。

管制水電 親挑錯字

但「馬總管」的節省真正「身受其害」的,其實是總統府職員,馬英九上任後,親自命令相關單位把總統府各樓層廁所紙拿掉,以節省用紙。連飲水機都全搬走不准使用,理由是要避免裝水時一開一關浪費電,要大家喝水時全集中到茶水間取水。
不但如此,各辦公室燈管也全都拔掉一支,這樣的舉動引發府內人員不滿,許多上了年紀的職員本來就因為老花眼而看不清楚,現在辦公室照明變暗,讓他們看起公文更加吃力。據說,馬總統也總能在公文上找到錯別字。
最近就有一個真實的例子上演,日前,政治大學有一名教授過七十壽誕,政大向總統府要總統喜幛,但連這種公文都由馬英九親自批示。知情人士說,馬英九細心看公文,竟細到連對方提供該教授的生平事蹟都能找到錯誤,因為馬曾在政大教書,有一起事蹟政大漏了馬英九的名字,馬還特地把自己的名字給標註上去。
馬式風格也讓府內員工驚喜連連,月前,府內約聘人員方子瑜突然接到自稱馬英九打來的電話,一開始本來以為是有人在開玩笑,仔細一聽才知道真的是總統親自致電,問明原因,才知道原來馬英九不會使用府內網路系統,要她跑一趟總統辦公室,教總統如何操作。


馬總統省錢吃便當,為省紙拿掉總統府廁所的擦手紙,成了名符其實的「馬總管」。

事必躬親 幕僚得閒

而且據了解,親自接到總統電話的還不只方子瑜。上週,總統府一局也突然接到電話指出,六月二十三日馬上任後首次總統府月會,馬要破例上台主講,連題目都定為「法制與倫理」,而要求一局職員負責草擬總統講稿。這個要求讓一局主管冒出一身冷汗,因為過去總統講稿,通常都是由貼身幕僚、或極了解總統的高層負責撰寫。
知情人士說,因為總統辦公室祕書全都不屬於文膽型的事務人員,再加上副祕書長高朗要到七月一日才會入府報到,因此,擬總統講稿的工作才會落到一局頭上。
接到命令的一局人員推來推去,最後這項工作竟落到一名小科員頭上,但因為該名科員實在太緊張了,拖到最後還是無法完成,馬英九只好臨時決定改由法務部長王清峰上台報告。因為是臨時被告知,王清峰是看著稿一字一句唸完的。
馬總管事必躬親,反倒讓該管事的祕書長詹春柏沒事做,工作被搶走後,詹春柏連府內各局處大小會議都親臨督導,平時他與其他局處首長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在昏暗的燈光下,想法子把公文看仔細,當個稱職的「校稿員」,只希望別再讓馬總統找到錯別字。


馬總統變馬總管,下令府內各辦公室燈管拔掉一支以省能源,令府內老花眼的職員視力更退化。

扁嫂醫療器材 網上拍賣

前第一家庭扁家搬離玉山官邸後,交還給總統府的物品,將在近日內被上網公開標售。官邸人士說,扁家在離開後留下大量的電器用品,因為吳淑珍怕冷,所以買了超多台電熱器,現在全都還給總統府;不只如此,因為吳淑珍身體狀況不好,扁8年任內也買了許多醫療器材,其中最受矚目的,是當時用國務機要費買的心臟電擊器和大量溫度計,如今,這些器材全都已被移送總統府醫務室,只是不知何時府內才會有機會用上心臟電擊器。


府近期將拍賣前第一家庭二手貨,吳淑珍用過的電暖爐及醫療物品為最大宗。

劉揆不搬家 操翻隨扈

行政院長劉兆玄,因為總統、副總統還沒搬進法定官邸,所以也決定暫緩入住金華街的閣揆寓所,如此一來,卻造成更多的警力浪費。平時劉兆玄為上班方便,都是在台北市新生南路和母親同住,週末才會回新竹和太太團圓,一直到週一上午才北上辦公。平常空無一人的閣揆官邸只有宴客或約見訪賓時才使用。

只是,這種為「拍馬屁」狡兔三窟的做法,卻讓警方得在3個地點都布下安全網,不但如此,為落實「馬規劉隨」,劉兆玄在假日出門散步或打球時,都要求不要警官隨扈,卻害得安全人員得喬裝易容,偷偷跟在背後保護他,也常常上演警官騎摩托車出門尋人的窘境。

劉揆這種刻意表現親民、不擺官架的作風,卻讓警衛安全部署更加麻煩。據了解,這些常常得喬裝的便衣隨扈,連端午節都沒能收到慰勞獎金,工作量加倍之餘,滿腹苦水更不在話下。


劉兆玄拍馬屁,不在馬英九入住官邸前搬進閣揆寓所,卻造成更多警力浪費。

撰文:謝忠良、溫惠敏 攝影:賴智揚
   馬立群
   蘋果日報 
編輯:徐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