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行各業

袖珍藝品師傅

「能把一塊白色黏土變成各種有生命的動植物,我覺得自己像個魔術師。」

邱紹松拿出樹脂黏土做的白鯧,魚身有乾煎造成的微焦感,我們幾乎都聞到魚香了。他拿硬幣比對,這魚竟只有1元硬幣大小。市場上1條白鯧100多元,他的魚賣400元,整攤袖珍魚攤要價40,000?45,000元!
他本來是飯店協理,7年前,老闆決定去大陸,他放心不下父母才轉業。一次,他在東南亞看到攤販做袖珍荷花覺得很傳神,買材料自學。他試做種植多年的蘭花,「我把花剪下來解剖,把每片花瓣的輪廓描出來,再用黏土一瓣一瓣地復原。」他做出等比例的擬真花,友人驚嘆連連,興起開業念頭。「做等比例的東西,工時久、售價高,以商業立場來講,銷售率較低。」他於是將花卉愈縮愈小,發展出1元硬幣大小的盆花,每盆賣180。


邱紹松 50歲.花蓮市
從事現職:6年 月入:10幾萬


栩栩如生的乾煎白鯧含盤子售價400元。

樹脂黏土 延展性好

一般常用紙黏土或麵包土塑花,但他說:「麵包花做起來是硬的,要噴膠,怕裂、怕發霉。樹脂黏土的延展性更好,碾薄更接近真花質感。」他看《電視冠軍》發現日本人拿樹脂黏土做小蔬果,也試做,並發展成滿桌食物,「我從炒青菜、蕃茄炒蛋,做著做著,又做秋刀魚。」他從1條魚,慢慢做出魚蝦螃蟹滿簍的鮮魚攤。
因為店面接近菜市場,他去拍照記錄後,又發展出:果菜攤、燒臘攤、古早麵攤、燒烤攤等作品。除了靠黏土捏塑,配件多得自己發想:「紅色塑膠繩弄平,劃上白線,就變成迷你的紅白塑膠袋;錫箔紙包裝上的亮面紙可以剪成刀子;倒進果凍臘就是水的感覺。」
他靠教學和販售作品,月入達10幾萬。他統計:「60%是觀光客來買,20%是老顧客,其他是本地人買去送朋友。」他最討厭大陸客,他學他們的侉腔調:「這啥玩意兒?」「不就死魚嗎?」「死魚有什麼好裝飾的?」因為懶得應付這類客人,他乾脆貼上告示:「作品令人心動,價錢令人心痛。」
這門技術能將白黏土無中生有,讓他有像魔術師的快感,但也有痛苦:「作品被人奪走,雖然換了錢,卻再也看不到它了。」


邱紹松做魚攤,還要考慮季節性,不同季節的魚不會混在一起。整攤售價40,000~45,000元。

撰文:王錦華 攝影:黃威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