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乳癌是美女的老師


成英華 37歲 台北市 佛朗明哥表演經紀

我愛幻想,常覺得自己是漫畫裡面的美女。小時候,我看過一部少女漫畫,裡面的女主角好美喔,但後來,她竟然得乳癌,乳房整個被切掉!乳房一直是女人重要的性感象徵,失去乳房的女人,還能叫美女嗎?從此,乳癌是美女的敵人,這個念頭牢牢抓著我。

好奇怪,愈害怕的事情,愈常出現。我總是不經意就會看見報章雜誌上的乳癌醫療新知、病患心情…,二十五歲去算命,我的疾厄宮裡連一顆星也沒有,命理師提醒我要注意健康,還用紅筆在疾厄宮旁寫下一個「乳」字。三十歲那年,害怕的事情終於發生了,我在右胸摸到一個硬梆梆的硬塊,那一刻我就知道了,是乳癌。

爸媽年紀大了,我沒驚動他們。開刀、化療、放療,都是姊姊陪著我,這反而化解我們長久以來的姊妹心結。從小,我就長得黑黑瘦瘦的,大家都誇我姊姊長得又白又細緻;姊姊永遠考第一名、念名校,不像我念書怎麼都念不好。跟姊姊比,我永遠不夠美麗、不夠成功。生病後,姊姊開朗的個性卻給我很大安慰,她說:「妳以前常抱怨乳房又小又扁,這次就算要全切除,妳可以順便隆乳啊。」悲慘的事,用笑話沖淡,也就不那麼悲慘了。

生病還有個好處,以前我總會遇到有些女生覺得我家境好、長得好,根本不用努力,因此對我有莫名敵意。現在,當我對她們說:「其實,我得過乳癌…」大家都來安慰我,我也學習到偶而示弱的人際相處之道。原來,乳癌不是美女的敵人,是老師。

撰文:王錦華 攝影:馬立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