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心視界

好酒好宅好人生

為了找尋心目中的好酒,為了找到生命中的好宅,我不斷流浪探尋,這首流浪之歌,卻讓我看到幸福建築的另一個可能。


坐在張裕能淡水自宅陽台就能眺望淡水河出海口的美景,感受生命的澎湃。

我一直努力將人生的問號變成驚嘆號,這個驚嘆號是綿長成串的,而非剎那短暫。
1997那年,我四十歲,衝刺事業之餘,也瘋狂愛上紅酒,那年是我開始認真喝紅酒的第三年,那段時間我喝遍法國五大酒莊的各種美酒,還努力學習紅酒知識,想知道究竟是什麼力量讓紅酒如此醉人?
紅酒的魅力是許多力量交織而成,包含好的風土條件,像產區、土壤與氣候,還包含葡萄樹,一株好的葡萄樹是經過地下扎根三十五年,只摘取最精華的六到八串葡萄來釀酒。我還是不滿足,不是附庸風雅,而是想知道更多非關知識的紅酒哲學。我特地跟一群酒商朋友參加法國波爾多酒展,我想追根究底,到底什麼才是好酒?
我這個酒客夾雜在滿滿的酒商之中。午宴上遇到了酒展策展人,他是巴黎大學的釀酒博士,「到底什麼是好酒?」我問。「harmony,」他說「包括配菜跟你的錢包。」

和諧是一種品味

我笑了,也懂了,和諧,是一種品味,也是一種主張,菜餚如何跟酒搭配就是一種和諧,身分地位跟生命經驗也要和酒產生和諧共鳴,如果喝了十幾年的紅酒,還沒有自己的主張,只是人云亦云,就很奇怪,只是浮面的品味。我慢慢理解更多,像法國紅酒跟法國料理的關係,為什麼法國菜起司味總是那麼濃,添加那麼多調味料,因為那是早期保存食物的方法。
當飲食文化開始轉變,品酒風格也要隨之調整。例如有機食材當道,像加州菜的興起,就要搭配味道淡而強的夏多內白酒,不要一直認為法國酒是正宗,就忽略其他地區的酒,除了加州酒,南非、智利與澳洲酒有些也都比法國酒好,品味應該多元豐富,除了用大腦理解,嘴巴更要有感覺。
我記得當時有人寫下喝紅酒的心得,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說法是:「就像在一場溫暖的雨中,撐起一把黃傘。」很抽象,但很有感覺,不只是紅酒,連好宅也是如此,最好的住宅標準應該就像在一場溫暖的雨,撐起的那把黃傘般自在舒服。
好建築跟好酒一樣,不只是生活品味,更是一種和諧,和生命的共鳴和諧。
心理學家榮格分析,人生有兩個階段,第一個是建立人際關係,學習和人相處,如何表現自己,讓別人看待你;第二個是找出內在生命意義的時候。住宅也是如此,一開始努力追求華麗大宅,讓別人欣賞羨慕自我成就,接下來則是找出好宅的真正價值與意義,如何和大自然與藝術和諧相處。
我現在的生命意義就是榮格所說的第二階段。艾倫狄波頓在《幸福建築》說,我們需要週遭環境體現我們重視的情緒和觀念,這要從建築身上獲得提醒,我們仰賴建築,把建築當成一種心理模型,藉此形塑出正面的自我,我們在物質層面上需要一個家,在心理層面也同樣需要一個家。
對我來說,真正的夢幻好宅,已不是精雕細琢的華麗豪宅,而是真正回歸心理層面的家,能與美好的大自然、美好的人文藝術對話,共享生命美好的家。


美食若有好酒與美景相配,滋味更上一層。

生命中的夢幻好宅

淡水河是每個台北人的回憶,也是台北人心目中永遠的河。我的家在淡水河出海口一棟大樓的三十七與三十八樓,屋頂有游泳池,每天可以觀賞日落,欣賞生命的澎湃。
我未來的家在台東都蘭山下,那是我另一個幸福夢想。台東的房子很單純,我除了有大山、大水跟大天,也跟藝術家好友江賢二毗鄰而居。
除了自然風景,藝術人文也是一座幸福建築的必要條件。在淡水自宅,我擁有一座美術館,台東,我也會蓋一座美術館作伴。
真正懂得生活品味的人,不是住在擁擠的都會核心,而是結合自然跟藝術的生命好宅。我發現,這種夢想不是我一個人獨享,許多企業家也在追求這種夢想。像華倫.巴菲特住在奧克拉荷馬的鄉下,比爾蓋茲住在西雅圖的華盛頓湖畔,傑克威爾許住在波士頓的十九世紀古宅中,他們都是在和自我的內在對話。
這幾年我走遍世界各地,除了吃美食、喝好酒,再來就是看偉大建築。我發現距離洛杉磯南方八十公里Laguna海灘,就是一個結合自然跟藝術的美好地區。當地除了美麗景色、空氣、沙灘,還有美食跟無數的畫廊,居住在那裡的人擁有一種獨特的美學觀點。
真正的生命豪華來自內在。我喜愛的法國大導演侯麥,在一九八六年「綠光」這部電影傳達那種生命的豪華:「傳說如果能在生命中,看見落日的最後一道綠光,就可以得到幸福。」電影中女主角一路尋尋覓覓,最後在海邊夕陽消逝的一剎那看到綠光,破涕為笑。
就是那道光。我找尋的綠光,就在我的淡水住家眼前,日升日落,當陽光跟海平面即將接觸的那一刻,綠光就在海面上湧現。
我追求的不只是感性,還蘊含一種生命的野性。我在台東買的那塊地,地界是用一排椰子樹當地標,想用更寬廣的視野來規畫我住的空間。除了那堛漯躓藎挫窱帣n,清晨散步會看到猴子出沒嬉戲,還能遠眺綠島,晚上在月光下和原住民以及一些年輕藝術家烤肉、喝啤酒,那真是極大的享受。
我很幸運,在日昇之處迎接晨曦,在日落之地欣賞夕陽,日昇日落都比別人享受更多。以前我在房地產業認真工作,希望創造好作品,但是那些作品都還是希望獲得外界掌聲與肯定,卻沒有得到我自己生命的掌聲。但是我從旅遊當中找到一種生命的況味,也找到工作的價值感。


江賢二去年應台新銀行藝術基金會之邀辦展,他與張裕能已相約都蘭山下做鄰居。


張裕能認為好房子不一定要精雕細琢。

平凡中的不平凡

生命不就是追尋偉大的平凡,建築就是生命的容器,住在裡面的人要有尊嚴,敢哭泣,勇於做真正的自己,而不是活在外界的目光之下。
我這幾年蓋的房子,就是想呈現那種平凡中的不平凡,能夠在大自然與藝術之中,找尋內在生命的和諧。有人說我很浪漫,浪漫之中帶點傻勁,但是每個人心中都有浪漫的一部份,我就要把那部份找出來,蓋一棟讓自己欣賞、也讓知音共享的好宅,是一種使命感,社會上總要有一些傻瓜來成就這些事情吧!也許大家現在不太能理解,但是等我做出來之後,大家就能理解。
我讀過清朝聞人張潮寫的《幽夢影》,感觸特別深,他寫著:「能閒世人之所忙者,才能忙世人之所閒。」
什麼是閒?什麼是忙?生命到底是追求什麼?我不是對建築認真,我是對生命認真,如果不是旅行帶給我對悠閒的重新體認,可能我現在對建築作品還停留在傳統思維。
我從印度的泰姬瑪哈陵找到啟發,那是藝術跟建築結合的最高境界。以前對建築的態度是它就是一個建築物,現在則要視為一種藝術品,有人說建築是凝固的音樂,我卻認為建築是凝固的願望,傳達一種藝術價值,包含整體感、和諧跟光輝的力量。
沒有整體、沒有和諧與光輝,建築物只是空的容器,無法跟生命產生共鳴,和藝術在一起,連自己的生命都有光輝。
五十知天命的感覺是什麼?是一場溫柔舒爽的雨帶來的感動。


擁有渾厚歷史文化背景的美國東岸大城波士頓,是眾多名人與企業家心目中的理想居所。


張裕能在台東都蘭山腳買了一塊地,準備享受他的退休生活。


印度泰姬瑪哈陵是藝術與建築結合的典範。

張裕能的私藏酒譜


好酒是用心釀造出來的,不論時間、溫度與原料的拿捏都很重要,和催生好房子的過程有異曲同工之妙。

白酒

酒名:Chablis Grand Cru
推薦年份:2002年
產地:法國.博根地.莎布里區
私人鑑賞:Chablis,酒質非常高雅、纖細,適合配上鮮美的生蠔,宛若冰匙燙舌的口感,是餐前酒或前菜酒的最佳選擇。

紅酒

酒名:Chateau Palmer
推薦年份:1989、1990年
產地:法國.波爾多.瑪哥區
私人鑑賞:品酒餐會中永遠的最後一棒,出現瞬間即壓倒群芳,像交響樂定音鼓;口感雋永回甘,半夜醒來,口中仍遺留幸福的味道。

張裕能小檔案

出生:1956年
學歷:龍華工專(肄業)
現職:甲桂林廣告(股)有限公司、大隱開發建設(股)有限公司、北京達觀公司董事長


張裕能喜歡旅行,欣賞建築物,並趁機品味世界各地的美酒佳餚。

壹週刊提醒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社長╱總編輯.裴偉 顧問.陳志峻、謝忠良 文字統籌.陳玉華、楊欽亮 攝影統籌.黃敏建 主編.曾淑芬 撰文:張裕能 攝影:陳肇英、李智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