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的家

怪卡的理性世界

都說城兆緯是個「怪卡」,穿得怪,想得也怪,去年又買了間別人當是「廢墟」的老公寓,連老爸城仲模都不清楚他要搞什麼名堂。
他親手設計改造「廢墟」,手法乾淨俐落,空間溫馨舒適,既不前衛也不金屬。居家的城兆緯很理性,並不愛搞怪。


除了是珠寶暨工業設計師,城兆緯其實也熱愛室內設計。

星期六上午,天空飄著細雨,循著才從一夜紙醉金迷甦醒的五條通前行,幾番來回,終於發現筆記本上寫著的地址。
是棟風華已全然落盡的老公寓,磨石子階梯斜斜直通樓頂,前端還是斑駁老邁的歲月的記憶,中段之後磨石子被深色木質地板吞沒,隱約透出矜持的現代感。
我似乎走進了時光甬通,恍惚中連門鈴也忘了按,便拉開沈沈的鐵門。樓梯末端,是個廚……沒錯,一入門就是個廚房櫃,延伸出一個小巧精緻的下廚空間。果然是個「怪卡」,會把房子搞成什麼模樣?想到呼之欲出的解答,竟不由得莫名興奮。
一轉頭,細長的空間自眼前伸展出去,先是廚房,再是餐廳、客廳,更遠是書房、透明浴室、臥房,約莫20公尺外視線的盡頭,是個大露台。簡約而溫暖的設計風格,完全顛覆了我原先的想像。


2004年designburg微風店開幕時,城兆緯一身黑色衣裙出席,搞怪的裝扮,頓時成為鎂光燈焦點。

簡約溫馨設計 顛覆印象

「嗨!」循著昏黃燈光中傳來的聲響尋索,這房子的主人,城兆緯,那個曾經穿著黑色長裙,出席父親,前司法院副院長城仲模佈達典禮的超前衛男子,正堆著笑臉,廚房中央吧檯前捎來簡短的問候。一襲黑色棉質襯衫,一件寬鬆的牛仔褲,招牌的辮子掛在腦後,還不算離經叛道,沒讓我這半輩子循規蹈矩的中年男子嚇著。都錯怪他了。
這個創意裡經常夾帶著濃濃金屬味,自創designburg品牌,以一系列鈦金屬、不鏽鋼、鏡面漆皮做為素材,設計出手鍊、戒指等飾品,在時尚圈打響名號的前朝官宦子弟,其實浸淫空間設計已有很長一段時間。城兆緯說:「這些年都在忙品牌的事,只有朋友拜託時,才兼兼空間設計的差。」
去年,城兆緯起意買間房子,當他和新婚妻子的兩人天地,尋索許久,竟看上原先其實不屑一顧的這間老公寓,老爸城仲模來看了,竟也只顧搖頭。
「格局又細又長,本來隔了四個房間,全是暗房,不但漏水,原房客還把東西堆得跟拾荒堆一樣,非常恐怖。」「別人認為這房子跟『廢墟』沒兩樣,但從空間設計的角度來看,不是那麼糟,重新改造還大有可為。」
這些年他的鈦金屬設計作品打響了名號,但知道室內設計也是他專長的人卻不多,就算有,也會以為他的作品必然金屬一樣又冷又硬梆梆。「這是非常大的誤解。」他說:「我不喜歡前衛卻難用的設計,我喜歡原木的顏色和彩調,偶爾搭一些石頭和金屬,但線條會儘量簡單。」


一進門就是樓梯,一出樓梯口(右下方)就是廚房,為搞好門面,城兆緯費盡心思。


客廳在設計時被擺在最後順位,城兆緯自己設計這張麂皮絨布沙發,漂亮又實用。


這張貼在門上的大海報,上頭是巴黎羅丹美術館花園的景致,有視覺延伸的作用,門後有間儲藏室。

廚房充當門面 費心打造

這新房子,可出了不少難題給他,像登堂入室的地方就放了廚房,這個選擇的確讓他掙扎過。「房屋這麼長,能接水接電接瓦斯的只有這個地方,沒有選擇,只好讓廚房變成門面,這本來是絕對避諱的事。」城兆緯說:「因為是這個家的門面,所以必須選用比較好的材料。我都用黑檀鋼琴烤漆,這種門板材料的等級僅次於不鏽鋼,但不鏽鋼太冷,且一敲就變形,一刮就一道痕跡,只點綴性用了一點。」
整套廚具都是特別訂製的,從頭到尾沒有用到一塊補板,尺寸計算得剛剛好。他說:「訂製廚具都是10公分一個單位,多個0.5公分都進不來,預算有限,我必須爭取每一個10公分的單位,因此在重砌水泥牆時,厚度就要算得很精準。」
規劃廚房時花費他最多心思和時間,除了門面不能太難看外,也因為他和新婚的太太平常都下廚。他說:「一天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待在廚房,抽油煙機挑的是專業廚房用的水簾式油煙機,主機連同進排水設備,是5、6台一般抽油煙機的價錢。」
中島櫃是城兆緯自己的設計,由工廠依圖樣製作。「我在吧檯用早餐,朋友來,也在這裡聊天吃火鍋,一個人在家時,還常常把手提電腦從書房移來,就著吧檯幹活兒。」
他拿著電器行找來的寶貝,一支遙控器,不斷變換房子裡的燈光照明,要我感受截然不同的燈光表情,我或張口讚嘆,或閉目沈醉,表情轉換和豐富靈活的光影相比,實在遲鈍多了。城兆緯得意地說:「每開一盞燈或關一盞燈,感覺都不一樣,不用花很多費用,只要設計師多花巧思,都辦得到。」


一般台灣家庭的蓮蓬頭水龍頭距離地面85公分,城兆緯新居的水龍頭位置刻意放低,符合日式浴室使用習慣。


透明浴室是城兆緯新居私密空間裡的視覺焦點。

豐富燈光表情 變化情境

燈光把餐廳一張玻璃圓桌腳精巧的工藝烘托了出來。城兆緯說,那原是一張桌腳鏽化了的桌子,卻是一款經典家具,玻璃由平行而不相接的八根金屬桿和八根鋼絲支撐,幾何力學應用到極致。朋友是住大台北華城的有錢人,不想要,便送了他,從小喜歡拆東西的城兆緯見獵心喜,拿了便拆,拆完才發現忘了先拍照,30多個零件一時半刻根本組不回去。
換了別人,可能就放棄了。「還好幾何和力學,我都有一定把握,花20多小時拆拆裝裝,到底還是把它組了回去。」這桌子本來沒地方放,裝修新房子時想起它,一擺,搭配一支德國進口的吊燈,感覺全來了。
桌旁貼了張巴黎羅丹美術館外花園的大海報,冷不防城兆緯伸手一推,原來海報貼在一道門上,門後是小巧的客用廁所,和一個擺了洗衣機的儲藏室。
客廳的尺度也小了些,城兆緯自己都說,空間一節加一節,如果要犧牲,會優先考慮客廳。不過他還是擺了組自己設計的麂皮絨布沙發,雙人椅加貴妃椅,簡單卻高雅,訪客多時,也比1+2+3的沙發組實用。


主臥室鋪絨毛地毯,簡潔大方,落地窗簾與燈光搭配,可利用反射光源,調整空間質感。


為防範颱風季節強風,露台南方松圍籬採用較厚型號,並以不鏽鋼鑼絲釘取代一般鐵釘。

透明日式浴室 老婆最愛

推開連通客廳等公共區域和臥房等私密空間的木門,一方透明玻璃圍廓的浴室立刻攫取我的眼線。城兆緯說:「這是太太的想法,設計的過程裡,她只跟我說,要一個浴缸。」
城兆緯挖空心思,規劃了老婆夢想的日式浴室,有個和高級溫泉旅館一樣的石砌浴缸,沒有礙眼的層板吊櫃,洗浴用品整齊地擺在石階上,賞心悅目。「然而卻很費工夫啊!」城兆緯輕輕拍了拍玻璃說:「那麼大片的玻璃,還是想辦法先弄彎了才硬拖上來裝的,難得就像女人生小孩。」真是有創意的比喻。
朋友來,除了吧檯,大家也常在臥室落地窗外的露台上盍各言爾志一番。露台三面用一根根長7尺的南方松圈成了高高的圍籬,要自閉也不用那麼誇張吧?他趕忙說:「其實是顧慮了風水問題,人家都說對面房子的屋角是個壁刀煞,要想個法子擋。」這個新人類中的新人類,堅說不信風水,卻還是妥協了。「總是礙眼嘛!」他說。
還好他沒真去掛個八卦鏡避煞,反而巧妙地在木板間留了間隙,沒把圍籬封死,又種了迷迭香、甜菊等香草植物和一株櫻花,別有一番風景。雨小了,我踩著濕漉漉的南方松地板,享受寧靜的午前時光。在台北市中心,能擁有這麼一方仰望天空的私人空間,不知要羨煞多少人?


客廳和浴室間的長形空間規劃成工作室,遠端是城兆緯鍾愛的電鋼琴。


長條空間只有前後採光,中間隔了四間暗房,這是城兆緯新居改造之前的模樣。

室內3D示意圖


城兆緯小檔案

年齡:1973年生,35歲
學歷:中興大學森林系畢
現職:designburg設計師
經歷:室內設計工作室助理 免稅店企劃
得獎:ALESSI台灣設計大賽第二名
家世:前司法院副院長城仲模之子

社長╱總編輯.裴偉 顧問.陳志峻、謝忠良 文字統籌.陳玉華、楊欽亮 攝影統籌.黃敏建 主編.曾淑芬 撰文:楊欽亮 攝影:許凱迪 繪圖:許哲源